陽間有貪贓枉法之人 陰間無抵賴不還的債(圖)

2017-07-03 09:00 作者: 李秉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老天爺看著人在陽間的一切作為,貪贓枉法之人報應不遠。
老天爺看著人在陽間的一切作為,貪贓枉法之人報應不遠。(圖片來源:fotolia)

古書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清代《安士全書》:「天為民而立君,君為民而設官。」人民是國家的根本,蒼天為了利益眾生而設國君,國君為了恩澤百姓而選拔官員。

孟子《盡心章句下》亦言:「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因此,「民貴君輕」的思想流傳後代,中國歷史上的仁君賢臣,莫不是以百姓為念,以百姓所需來訂定施政的方針。

所謂:「人在公門好修行」,一個人有幸能站在一個「為民服務」的位子上,應該戒慎恐懼,戮力從公,時時以百姓為念,為人民謀取更大的福祉。反之,一個人站在高位,如果瀆職害民,魚肉鄉里,巧取豪奪,運用權勢謀取私利,將百姓的利益占為己有,即使一時得逞,難道上天視而不見嗎?報應會遠嗎?

人在陽間一切作為,老天爺記著呢!貪贓枉法之人,到了陰間還容許你抵賴不還嗎?

欺壓百姓 下場悽慘

柳勝是個貪婪又凶惡的人,利用不正當的手段取得官職後,濫用職權,在鄉里間做惡,只要能貪到錢財,就不擇手段欺壓百姓,百姓敢怒不敢言,十分痛苦。偏偏朝廷派遣到此地管理的官員殷述慶也是一個貪官,他倆沆瀣一氣,互相勾搭,一得到不義之財,就互相瓜分。

許多被欺壓毒害的百姓,心中憤恨又無能為力,只得向神明哭訴。不到半年的時間,某日柳勝忽然暴死,幾天之後,殷述慶亦得惡疾身亡。

有一天,柳勝家中的一個老僕人和一條狗同一天暴亡,原因不明。經過一個晚上,老僕人忽然坐起來,對妻子說:「我剛才被拘提到地府,親眼看到閻王爺坐在殿堂上,官吏們嚴厲傳令,台階下押了兩個人上來,正是主人柳勝和殷述慶,他倆被嚴刑拷打,十分悽慘。

閻王爺又命令差吏拿來一本簿子,上面鉅細靡遺記錄了我替主人領錢的數目,主人所豢養的這隻黑狗也經常跟隨我出去領錢,所以就把我和狗一起勾來作見證。

不久以後,殿堂上傳出:『柳勝、殷述慶押入地獄,不准放還!』的聲音,今天特地放我回來,是要我將此事告訴世人,警告眾人不要行惡啊!」

殷述慶貪官當權,作惡多端,柳勝用不正當的手段謀取官位,助紂為虐,兩人受報可說是咎由自取。

怠忽職守 無疾暴斃

清代的時候,有一位縣丞候補去江蘇,要接替前一任縣丞管轄四個團鎮。他攜家帶眷前往,到達時,前任官員不幸已因病亡故。

這一年此地遭水災,朝廷下達命令免除百姓的錢糧,並且由政府發放賑濟救人。府台頒發公文,命他調查轄區受災的戶口,還派遣兩位委員一同負責處理災情。

這位新任縣丞和這兩位委員是舊識,彼此很投緣,就留他們共同居住,但是三個人整日飲酒作樂,怠忽職守,把處理災情的所有事務全都委託保甲、鄉董、團練去辦理而不加過問,導致這些人勾結舞弊,欺詐得利,結果可憐的受災百姓仍然貧苦無依,得不到任何救濟。

不久以後,新任縣丞夫婦先後無疾暴斃,一位委員回省出差,不到一個月就死了。縣丞四十歲不到,以前未犯大錯,突然遭報,什麼原因呢?怠忽職守,以致生靈塗炭,百姓的苦難深重向誰去說?

晴空炸雷 三人俱亡

清朝時,蘇州人士某甲,對母親很不孝順,動不動就罵她、打她,最後甚至把老母親活活折磨而死。

有一位寡婦在丈夫死後頓失依靠,辛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打算存放在一個店主那兒生利息,好用來維持日後生計。不料卻被某乙與某丙兩人無意中發現,就偷了這些銀兩瓜分掉。寡婦丟失這一大筆錢,生活無著,心情鬱悶而死。鄉里眾人皆知銀兩是某乙和某丙偷的,但他兩人是無賴,所以都不敢說。

某甲、某乙和某丙都是藩台衙門的役夫,壬寅年夏天時有外寇入侵,情勢緊張。當時官軍要從浙江到江蘇,政府於滄浪亭設軍需供應局,滄浪亭正好和郡文廟相鄰。有一天,藩台來到軍需局辦理公事,一些隨行的執事、役夫等都分散在廟前的大樹下歇息。

時值夏天,天氣晴朗炎熱,萬里無雲,不知怎麼回事,卻瞬間黑雲密布,狂風四起,雷電交加,一聲炸雷響起,甲乙丙三人竟然同時被擊斃於樹下,而其他人都安然無恙。

有詩曰:「毆母偷銀罪益高,恢恢天網總難逃。居然鼎足同遭譴,文廟門前即市曹。」知情的人都說這分明是「現世報」啊!

吝惜米糧 害民遭報

南宋宋孝宗淳熙初年,有一天早上,司農少卿(掌管金錢和穀物)王曉去拜訪給事中(屬於門下省,掌管上奏諸事)林機,林機之妻是王曉的姪女。

當時林機尚在官府處理公務,其妻流著淚,非常傷心的向王曉說:「林家要絕後了。」王曉大驚,連忙詢問是何原因?

姪女回答:「天快亮的時候,我夢見一位紅衣神差,手拿天符對我說:『天帝有詔命:林機逆旨害民,特令誅滅全族!』我心中驚恐而醒,此夢境歷歷在目。」

王曉心中存疑,遂安慰她:「夢境而已,不必當真,妳不必太憂慮,等林機回來我問問他。」

沒過多久,林機回來了,王曉從容的詢問他近來可曾做過甚麼不妥當的事嗎?林機想了一下,說:「近來四川大旱,官員請求朝廷發放十萬石米來賑災,皇上下旨批准所請。但我認為十萬石米未免太多了,蜀道又異常難走,應該先調查情況是否屬實,再斟酌情況給與救助,所以我將敕書退回朝廷。

後來,皇上諭令宰相說:『四川西部路途遙遠,往返萬里,如果等查報核實以後才發放米糧,恐怕已經來不及救百姓了,不如暫且先發放一半數量好了。』我最近只做了這一件事,心中有點覺得不妥而已。」王曉一聽,皺起眉頭,心情沈重的離去。

妻子聽後以後更加不安,對林機哭訴她的夢境,林機自知理虧,心中也蒙上了一層陰影,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不久,林機因病返鄉,死於福州老家。他的三個兒子也相繼病死,果然斷了子嗣,從此絕後!

人命可貴,林機吝惜賑災米糧,使其短少一半,導致多少黎民百姓活活餓死,這罪業該有多大?斷子絕孫也償還不起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