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二十一)(图)

2017-9-14 06:02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高月谭详评红楼梦原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二十一 怀文章惊人 入仙境良紫迷魂

早饭后,良玉又出了门,站在河边,望着远山出神。此时他心潮澎湃,心中充满了亲情,爱情、友情。这几种情愫在他心中激荡着,回旋着,融合着,酝酿着。他凝神久久地望着大佛山。大佛慈祥地望着他。忽然,只见大佛两臂微微向上伸展,最后定在空中,在蓝蓝的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字。他脑中‘砰’的一声,忽然清醒,胸中的情在升华着,升华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无比庄严,慈悲,殊胜的感情在他胸中升腾。他慈爱地望着周围的一切。对这天,这地,这山,这水,树木,花草,鱼虫,国家,百姓,一切的一切充满了庄严神圣的爱。对!“大爱!”此时,他又望着大佛山,“大佛”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对他微笑着。他双手合十,向大佛敬礼。

他走回家中,喊紫娟磨墨。他端坐在窗前,凝神细想,瞬间,提起笔来,奋笔疾书。紫娟怕打扰他,刚要离开,他头也不抬,手中在写字,口中喊着:“回来!”紫娟只好走回来。“搬个椅子,坐在跟前。”紫娟只好照办。不一会,只见笔尖扫过纸面,十几页纸上满是他刚劲,飘逸的笔迹。紫娟忙一页页放开,让墨汁晾干,又一一按顺序用针线订了起来,就这样一口气写了下去,直到小翠喊吃午饭才甘休。

饭后到了书房,直打呵欠。紫娟说:“睡一会吧,上午写累了。”“也好!”紫娟把枕头放平整,帮良玉把外袍脱下,挂好,看他睡下,拉过被子,替他盖上,放下帐帘,轻轻退出卧室。良玉醒来时,已是太阳西斜。紫娟走进去挂上帐帘,取下长袍递给良玉,放好拖鞋,递过一杯漱口水。良玉又洗了脸,二人走进书房。良玉坐在桌前喝了一口热茶。紫娟问:“还写吗?”“写!胸中塞满了文章,一吐为快!”紫娟往砚台里注了些许清水,磨起墨来,然后放好纸笔,走进卧室,整理床铺。良玉又连声叫:“快过来!”紫娟走近他身旁,良玉指指椅子:“坐下。”紫娟说:“我又帮不上忙。”良玉说:“你帮了大忙,你在身旁,安了我的心,提了我的神,文章写得更酣畅。”紫娟一笑,说:“以后你去殿试,也把我带着?”良玉说:“带着,放在这里!”指指胸膛。良玉又定睛望着紫娟说:“你是上天派到我身边的天使。”紫娟听了,心里一热,嘴上却说:“别胡言乱语了,快写吧。”良玉却认真地说:“我说的是实话。”

只见良玉望着窗外,思索片刻,拿起笔来,饱蘸墨汁,写起来。真个是下笔如飞,笔走龙蛇,字不加点,一气呵成。写了一篇又一篇。小翠喊他们吃晚饭,紫娟直摇手。紫娟既不敢打断,又怕他饿着,见他略一停顿,立即拿一个小巧的点心,放到他嘴里。他头也不抬,边吃边写。天暗下来,紫娟点起灯烛。“休息一下吧!”“不用!”良玉仍然手不辍笔,龙飞凤舞,如行云流水。写啊写啊……等他最后放下笔时,掏出金表一看,“啊!到了练剑的时候了。”紫娟说:“咱们写了一个通宵?你快睡一会吧,天快亮了。”良玉说:“我毫无睡意,你呢?”紫娟说:“我也不困。”良玉说:“那咱们一起去练剑如何?”紫娟欣然答应。

两人悄悄地走出大门,向河滩走去。良玉说:“你站远些,剑可是很锋利的。”紫娟忙向后退,这是紫娟第一次近距离,大大方方地看良玉练剑。

只见他站定,深吸一口气,然后静心调息片刻。唰的一声展开架势,一双明亮的眼睛随着手势转动,只见他轻轻把剑柄一转,越转越快,剑光如银龙般盘旋,飞舞。他飞旋如风,时而轻盈如燕,时而如猛虎扑食,忽见他腾空而起,如雄鹰展翅般停在空中,又轻轻落地,如蜻蜓般落在荷叶之上。腾转挪移,虎虎生风。最后一个干净俐落的收势,站定原处。紫娟高兴地直拍巴掌。良玉问:“只你一个人吗?”紫娟往周围望了望,“除了我,还有谁?”良玉说:“我听好多人拍巴掌。”紫娟说:“你大概饿昏了吧。”紫娟走近他,看他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她走到河边蹲了下来,向良玉招手,两人并肩蹲在河边。紫娟用双手捧了些清水往脸上敷,良玉也如此洗了二,三次,又捧起水喝了一口。两人连喝几口。良玉笑着说:“真的从里到外都感到无比清爽。我每天练剑都没想到,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紫娟边撩起水来往良玉身上泼,边笑着说:“是你笨,这都想不到,还怪我?”良玉也往紫娟身上泼水,俩人打闹了一回。紫娟说:“我们都称这是母亲河,河水是那远远的高山上积的雪流淌下来的,很洁净。这里有个女儿国,那条河水更好了,是那山头的积雪,渗到石缝里,一层层过滤,一层层吸收山石中的营养,然后从山脚流到这里,那河水能治百病。”良玉问:“能带我去看看吗?”紫娟说:“穿过这片竹林就是。”

两人钻进竹林,可是走啊走,总也走不出林子。紫娟说:“糟了,迷路了!”忽见前面有人踩出的一个三岔路口,两人走上前去,犹豫一会,挑选一条小路往前走。两人走得口干舌燥,汗流夹背,总也走不到头。又走了一会,忽然豁然开朗,终于出了林子,往外一看,两人惊呆了。眼前出现一个大湖,湖水碧绿如翡翠,周围松树挺拔,翠叶欲滴,各色鲜艳的鲜花,开满大地。湖边一群小鹿在悠悠吃草,湖对岸一个淡蓝色的山峰直插云霄,白云在山间缠绕。这里所有的颜色比外边更加鲜艳,细腻,透明。这里美得让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良玉说:“没找到女儿国,却闯进了天上的瑶池。”良玉蹲下来想喝口湖水,紫娟阻止。良玉说:“这是父亲湖,放心喝吧。”于是紫娟也蹲下来,双手捧水喝了起来,水一入口就觉得一股清凉甘甜沁入心脾,浑身舒畅。又洗了脸,站起来时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倍增。两人看了又看,不忍离去。良玉说:“咱们就搭个小茅屋在这里住下吧。”紫娟说:“你舍得外面的亲人吗?你舍得林家的钱财吗?你不是还要考状元,光耀门庭吗?”良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就是这些情啊,名啊,利啊牵绊着,没有法子,身不由己。”紫娟说:“回去吧,家里人要着急了。”

临行前,他们双双跪在湖边,拜了又拜,又磕了几个头,才一步几回头地离去。紫娟慌忙中又摘了一束花,抱在怀中。回来时很快出了竹林,马上到了河边,穿过柳林,老远就看见家门口的高台。只见一个女孩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哭。紫娟仔细一看,那不是小翠吗?紫娟大声喊:“小翠!”小翠闻声望去,连忙飞奔下台阶,向二人扑来,放声大哭。良玉蹲下来,边替她擦眼泪边说:“别哭,慢慢说,家里出了什么事?”小翠说:“出了大事,家里丢了人!”紫娟说:“谁丢了?咱们一起去找。”小翠说:“你俩丢了!这一个月,你俩到哪去了?家里人闹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都快没命了。”两人一听,惊诧万分。只听小翠说:“那天喊你们吃早饭,屋里没人,只有写好的文章摆满一桌一地。到爷爷家找,没人,到河边沙滩也不见踪影,大家慌了。又都涌到书房,看能不能找点蛛丝马迹。大姑,大姑父读了你写的文章,说写得好,喜得直拍桌子。”紫娟说:“那叫拍案叫绝。”小翠说:“噢!‘拍案叫绝’,后来又到秀林找,到山里找,找得天翻地覆。神仙爷爷来过几次,让大家不要着急,会回来的。大姑说:“眼看考期逼近,这如何是好?”前天晚上,神仙爷爷又来了,众人围着神仙爷爷哭,神仙爷爷却笑呵呵地说:‘别哭了,这两天就会回来的。’真神了!你们今天就回来了。”三人边说边走,已快到大门口。

小翠早已飞到院内,大呼:“回来了!回来了!”众人立即涌到院子里,早看到良玉,紫娟神采奕奕地进了院子。二人一看众人,只见个个眼布红丝,面带倦容,消瘦许多。紫娟心里一酸,流下泪来,说:“对不起,让大家受苦了。”大嫂扑到紫娟身旁,搂在怀里,拍打着紫娟的背说:“你俩想到哪里去玩,说一声,谁会拦你们,为什么一声招呼不打,就溜了,害得我们这一个月……”大哥说:“人来了,比什么都好,就别抱怨了。”紫娟说:“大嫂说的话,我听不明白。昨晚良玉写了一通宵文章,接着又到河滩练剑,我说女儿国里的一条河,人喝了可治百病,他要去看看。心想穿过竹林就是,可一进竹林,总也走不出来了,迷了路,走得又渴又饿,忽然眼前一亮,一个大湖出现在我们面前,周围环境那个美啊!简直说不出来。在那看了一会,怕你们着急就回来了。从早上到现在还不到半天,怎么说是一个月呢?”良玉说:“现在还不到中午吧,算算也不过两个时辰。”

黛玉望着紫娟,忽然摸着她的脸说:“你眉梢上原有颗小小黑痣,怎么不见了。”紫娟摸摸自己的脸,一脸惊异。良玉忽然说:“我左耳朵边有个疤,是小时跌在一棵树叉上留下的,也没有了。难道我们用那湖水洗了脸就……”众人又惊呼起来,冬儿说:“早知我也跟小姑他们去,我就干脆跳到湖里洗个澡,出来就变成美男子了。”众人都笑了起来。紫娟又呼叫起来:“我的花呢?”大嫂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紫娟仔细望着手中的一束小草,良玉也看了一会,说:“这可能就是你刚才摘的花了。”紫娟惊异万分,只见花枝细得像发丝,那星星点点的几个彩色小点可能就是花了。紫娟说:“那花明明像团扇那么大,美的鲜艳无比,我摘了一大抱,抱在怀中的,为何都变成那幺小一点了。”众人瞪大惊异的眼睛,都说,“真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黛玉低头思索了一会,说:“我明白了,你们还记得神仙爷爷曾讲过,说这苍穹之内有无数不同的空间。”众人想了想说:“是有这话!”黛玉接着说,“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说,他俩进入另外空间了。不同空间,时间不同,物体大小也不同。”众人认真想了想,秉义说:“对!人们不常说,‘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吗?”宝玉说:“这样一说就说通了。”小翠说:“良叔,你还记得路吗?也带我到那另外空间玩玩好吗?”良玉笑着说:“傻丫头,哪能说进就进呢?读过‘桃花源记’吗?”“前一阵子,大姑读给我们听过。”良玉说:“那渔夫回来时做了好多记号的,再去找时连记号都无影无踪了。”小翠说:“照你说,那桃花源也是另外空间了?”良玉说:“我想可能是吧?”小翠又接着问:“那我们这山里也是另外空间吗?”众人听着,不由吃了一惊。大嫂说:“你瞎问些什么,中午饭还没做呢,跟娘做饭去。”

紫娟说:“大嫂,你去睡一会吧。这顿饭我们俩人做。”大嫂一听,喜上眉梢,说:“还是我丹儿妹妹疼我。你们这一回来,我浑身突然松了。这一会真要瘫了似的,我真的要安安稳稳睡一觉了。”说着走进卧房,其他人也都感到乏极了,都打着呵欠去睡了。紫娟把大门关上,插上门栓,对良玉说:“不要别人打扰,让他们好好睡一觉。这一个月来,他们够累的。”良玉说:“你夸下海口要做饭,说说要做什么?我当你的下手。”紫娟苦笑了一下,说:“我也不知要做什么,只是看到大嫂面黄肌瘦的样子,不忍心再让她累,就应承下来了。”良玉笑着说:“善良的小姑娘,你做得对,快想想从哪里下手吧。”紫娟望着地上觅食的鸡子,说:“咱们熬鸡汤,这个我会,只要把鸡子放到清水里煮就行。你会捉鸡子吗?”良玉说:“这个容易,这事交给我,你看做什么饭?”“做米饭!记得大嫂说过,一碗米,两碗水,好!咱们分头做。”紫娟洗了米,放在锅里,又到灶前点了柴。良玉已拎着两只褪了毛,掏了内脏,洗得干干净净的鸡子进来。紫娟说:“你干事真快。”两人放了一大锅清水,把鸡子放在锅里,又加些葱姜。紫娟说:“好了,大嫂说把水烧滚,用余火焖就可以了。”良玉说:“不能只吃米饭喝鸡汤吧,总要有点菜吧。”紫娟说:“我只会韭菜炒鸡蛋。对!咱们到菜园割韭菜去。”

两人穿过花园,见到了篱笆围着的一个大菜园。紫娟走近前去,打开了篱笆门。良玉喜出望外,“我从来没到过这里,这里太有趣了!”只见支架上垂着长长的豆角,像小姑娘的发辫;那边木架上一根根带着刺,顶着黄花的嫩黄瓜,挂在翠叶中。两人摘了些豆角和黄瓜,又割了一小筐韭菜,拿到井边来洗。良玉兴致勃勃地把轱辘一摇,拎上来一桶水,倒在旁边的大盆里,紫娟把袖筒卷得高高的,蹲在地上洗菜。两只白嫩的手腕,戴着翠绿的玉镯,绿玉镯也浸在水里。良玉看呆了,说:“咱们就在这务农吧,这种日子也很自在。”紫娟说:“别胡思乱想了,我要洗第二遍了,快打水。”换了一盆清水,良玉也蹲了下来,帮助洗菜,情不自禁地抓住了紫娟的手腕。紫娟轻轻地抽了出来,说:“别发愣了,咱们要去做菜了。”做了鸡蛋炒韭菜,凉拌了黄瓜,煮了豆角,三样碧绿的菜摆上了桌。看着自己的作品,两人十分开心。紫娟说:“对!还有最好吃的菜,又是现成的,我怎么忘了?”两人来到一个小仓库,屋子里摆满了坛坛罐罐,全是大嫂腌制的小菜,又发现了咸鸭蛋,煮了咸鸭蛋,把腌制的小菜,摆满了八九盘。两桌像模像样的菜就出来了。良玉问:“要喊他们吃饭吗?”“让他们多睡一会吧。”

捣鼓了半日,两人也累了。再加上昨晚写了一通宵文章。不一会,良玉趴在院中的石桌上睡着了。紫娟连忙拿件斗篷轻轻盖上。傍晚蚊虫飞来飞去,紫娟站在良玉身边,用扇子赶着。不一会大嫂第一个走出卧室,接着陆陆续续都起来了。走进厨房,大嫂说:“挺像样的,小俩口真能干,以后可以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大家坐定,紫娟抱来一大摞细瓷碗,盛一碗饭,良玉接过一碗,分别递到众人跟前。桃花要帮忙,大嫂说:“你只管舒舒服服地坐着,今天就是要小俩口伺候我们,咱们享享清福。”紫娟狠狠地瞪了大嫂一眼。盛完饭,紫娟又拿来十几个小瓷碗,分别给众人盛鸡汤。打开汤盖,香味扑鼻。良玉笑盈盈地放到每人面前。这时秉智歪着头盯着良玉看。良玉说:“我脸上又脏东西吗?”秉智说:“良叔刚来时,总板着脸,我们都怕良叔。现在良叔变了,一天到晚笑嘻嘻。笑起来更好看了,都快超过玉叔了。”良玉故意收了笑容:“有吗?有吗?”大嫂说:“喜事一连串,能不笑吗?失散了三十多年的大伯找到了,又有了可心的小媳--”话没说完,紫娟从背后把个剥好的咸鸭蛋塞到嫂子嘴中,大嫂满嘴黄黄,白白,龇牙咧嘴,“咸死我了,咸死我了。”众人见状,都大笑起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