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四十)(图)

第四十回 延期尽绛珠归仙 历劫毕灵石还乡

2019-07-21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绘《红楼梦》第四十八-四十九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四十回 延期尽绛珠归仙 历劫毕灵石还乡

斗转星移兮,花开花落。

年复一年兮,人生几何?

大梦酣兮,酸辣苦乐。

缘尽归来兮,梦醒方觉。

三年后,贾政夫妇先后病逝,灵柩暂寄城外铁栏寺。又二年后,贾琏、宝玉扶棺南下。大船行了多日,到了贾府的祖茔。埋葬了二老,又处理了其它有关事项,已经是三个月过去了。二人挂念远方的亲人。恨不能插翅飞到爱妻身边。于是,他们雇了一辆两匹马的四轮马车,日夜兼程,向京城飞奔。宝玉坐在马车上闭上眼,似睡非睡,好像已经到了黛玉身边,对她窃窃私语:“咱们的祖茔地背靠青山,面临碧水,是个绝佳的风水之地。周围又增加了几百亩良田,那是你从良玉那里分来的;又盖了一所学校,一座老人院,那是贾蔷奉你之命建造的;贾蔷夫妇在祖坟边上开了个小杂货店,生意兴隆,人来人往;旁边盖了一片房舍,足够贾家人住的,贾蔷说,那是你每年不断寄去的银两建造的。那里每日能听到琅琅的读书声,能看到老人们在花园中下棋、聊天……一片祥和美好的景象。乡亲们都以为你这次会回去,个个翘首以待,没见到你,很失望。但已把你当作女神似的在传颂。”想到这里,脸上漾起了笑容。贾琏拍了他一下:“做什么美梦呢!看你那美滋滋的样子!醒醒吧,马上到家了。”

说话间,马车到了大门口,终于到家了!下了车,两人不由愣住了,只见三府门前一律挂起白色挽幛。两人的心立即提起来,呼、呼直跳。急忙跨进贾府,早听到内院传来天摇地动般的哭声。兴儿眼尖,早看到他俩,连忙哭着跪行到二位身边,说:“二位爷终于到了,玉奶奶昨晚仙逝了!”宝玉睁圆双眼问:“你说谁仙逝了?”“玉奶奶!”宝玉一听,仿佛一个霹雳炸在头顶,眼睛一黑,顿时昏死过去。

众人连忙把他抬到床上,林家的三位神医围在床边抢救。大伯说:“这是急火攻心。快去熬些西洋参汤准备着。”忙了一阵子,宝玉慢慢睁开了眼睛。急忙喂了些参汤。听到外面的哭声,宝玉喊:“我要去见她!我要去见她!”众人扶他起来,帮他穿上鞋子。刚要站起,可是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又跌倒在床。怀玉说:“别急,再歇一会。”宝玉躺在床上,痴痴地望着帐顶,自言自语:“你走了,戏也唱完了。只不知你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了?”几位神医见他没流一滴泪,只是胡言乱语,十分焦急。大伯又去号脉,只觉脉象平稳,又见面色平静。这时宝玉望着众人说:“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你们都辛苦了,出去休息一会吧。我很累,很累,想睡一会。雪儿留下。”众人都退了出去。

贴身丫头雪儿跪在床边又默默地哭了一会。宝玉问:“奶奶是怎么走的?何时走的?”雪儿说:“奶奶走的实在奇怪。昨儿白天还教几个少爷读《千字文》、《弟子规》,晚上还到学堂讲了课。回来后,服伺她沐浴更衣,又服伺她睡下,我们几个丫头才悄悄地走到院中乘凉。想暑气散尽再回屋睡觉。几个人正小声讲话、说笑,忽然听到美妙的乐声从天际传来,渐渐向我们这儿移动。乐声虽美,但来的奇怪。我们几个吓得连忙躲到屋里。只听乐声竟然在我们房顶盘旋!良久,渐渐远去。我本想上床睡觉,忽然想到平时半夜,奶奶要醒来一次,喝几口水的。我就到了奶奶的卧房。只见烛光在案头忽明忽暗,奄奄一息。帐帘也没放下。我怕有蚊子,在帐内轻轻扇了两下,刚想放帐帘,忽然看到奶奶的睡姿有些异样。我摸了一下奶奶的手,冰凉,再把手放到鼻尖,没有了气息!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丫头们都起来了,我们连忙报告平二奶奶……”雪儿还要往下说。宝玉止住了。问:“你刚才说,当夜有乐声在屋顶盘旋?”“是的!千真万确,我们全都听到了。”这时,宝玉又痴痴地望着帐顶。半㫾,一幅画面在他眼前浮现:一个高大的玉石牌坊矗立在仙雾缭绕之中。“太虚幻境”几个大字清唽可见。又见一个厅堂之内,立着高大的书柜。宝玉打开册子,文字、画面清清楚楚。第一面:“可怜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这不就是她俩的名字吗?又一副:只见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一女子掩面啼哭。这分明是写探春远嫁。还有“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这是说的惜春……。上次看时,迷惑不解,不知所云,现在全部豁然明白。

雪儿此时,盯着宝玉,只见他仍痴痴地望着前方,眼光迷离,好像在回忆遥远的往事。这时宝玉又看到了一番景象:一条大河弯弯曲曲伸向远方,河畔有块巨石,石旁有棵仙草,鲜红剔透,嫋娜可爱。一位英俊的公子,脖子上挂着一块玉石,向这边走来,对仙草说:“你与那鲜花相比,别有一番韵致。”从此以后,每日用雨露浇灌它,天长日久,那株仙草幻化成一位嫋嫋婷婷的一位女孩儿。一日,来了一僧一道,要带那年轻公子下凡历劫。那女孩儿也要到人间一同走一遭。并说:“我要用今生的眼泪报答他的浇灌之恩。”……想到此,宝玉笑了。大喊一声:“明白了!全明白了!”雪儿唬了一跳。宝玉说:“我要去见她。”也不用人扶,穿上鞋,大步奔向灵堂。

灵堂内外,哭声一片。只见良玉扶棺号哭,不断以头撞棺;紫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昏死过去。宝玉径直走到棺前,俯首望着黛玉,只见她安祥地躺着,比生前更加妩媚娇艳。宝玉弯下腰,伸手摸着她的脸颊,给她理了理头发。然后扶棺仰天大笑,连连高喊:“缘已了,戏已终!归去矣!该收场了!”此时哭声嘎然而止,人们都惊异地望着宝玉。人人都知道,宝黛夫妇恩爱无比,此时一定是悲伤过度,迷了心志。贾琏、贾环等人忙走来相劝。贾琏说:“宝兄弟,人死不能复生,你一定要想开……”宝玉拍手大笑,“你们真糊涂,她没死!她回到太虚幻境中去了!”这时,平儿号啕大哭,边哭边说:“老天啊!您真的要毁了贾府吗?贾府的二个顶梁柱一个走了,一个疯成这样!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平儿的话,触痛了所有的人,个个又放声大哭。

晚上,平儿派人守灵。宝玉说:“不用了,我来守。让我再陪她最后一晚。平姐姐,你放心,我没疯。”平儿只好答应。派人在棺木旁搭个小床,铺上被褥。又送来一壶热茶、两盘点心。众人刚退出,宝玉就关上了门。第二天早晨,茗烟到灵堂去换班,不一会,只见茗烟脸色煞白,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茗烟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宝二爷也走了!”此时,个个捶胸顿足大哭。

却说这日,黛玉讲课回来,十分困倦,刚上床就朦胧睡去。忽见晴雯飘然而至。晴雯笑着推她一把:“绛珠仙子,你该回去了,警幻姐姐派我来接你。”拉着黛玉飞上了天。只见五彩祥云中,停着一辆金光闪闪的香车。车前、车后几十个仙娥、仙童奏乐迎接。黛玉坐入车子,车行如飞,不一会就看到了玉石牌坊。黛玉下车,望着牌坊,说:“回家了!终于回家了,好像做个长长的梦,总算醒了!”

众仙姑降阶相迎,互相施礼。刚要转身回屋。忽听有人报:“神瑛伺者也回来了!”一位仙姑笑着说:“绛珠妹子前脚到,他后脚就跟来了,何不夫妻双双一齐把家回?”众姐妹都笑了。说话间,宝玉已到了跟前,众人又问候了一遍,簇拥着二人笑嘻喜地进了大厅。厅内的桌上早已摆上了一杯杯琼浆玉液。众人归座。警幻仙姑站起身,笑着说:“为绛珠妹子、神瑛伺者归来而干杯!”众仙女站起来,举起七彩琉璃杯一饮而尽。酒过三巡。神瑛伺者站起来,向众人抱拳拱手致意,说:“我今日就借这杯酒向大家辞行。从来到贵地,就得到众位神仙姐姐的关爱。在这仙境中度过的美好时光,小弟终生难忘。”警幻说:“你刚从人间回来,不妨再多玩几曰。”神瑛说:“谢谢姐姐挽留,我离家时间已太久了,今日一定要回去。今后若有缘,希望众位姐姐到我的故乡--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游。”一位仙女笑着说:“你是否要和绛珠妹子单独话别。毕竟夫妻一场。”神瑛伺者说:“不必了。”这时望着绛珠仙子,绛珠也正望着他,四目相望,各自向对方行了大礼。最后神瑛向绛珠拱手,说:“就此一别!”然后头也不回,走出了宫殿。众仙女出门相送,神瑛再次向众人告别。刚走出牌坊,只见一僧一道说说笑笑向这边走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神瑛连忙跪倒在地,拜了三拜,二仙连忙扶起,神瑛说:“感谢两位仙师把我从青埂峰下带到太虚幻境又带到人间,在人间经历了大起大落,悲欢离合,让徒儿有所觉悟,出家当了和尚,惭愧!只因徒儿一段情未了,又到人间走一遭,现又回到太虚幻境,循环往复,几个回合,如今终于大彻大悟,放弃了一切执念。一切归空。”两位仙人哈哈大笑,同时拱手:“可喜可贺!此时此刻,徒儿已修得正果!”只见道士袍袖一扬,神瑛往身上一望,只见身上已披上黄色袈裟,不由一惊。仙师问:“今欲何往?”“想到家乡青埂峰下走一趟。”大士说:“有始有终,我俩把你送到家乡,如何?”神瑛大喜。这时,三朵白云从脚下涌出,倏忽之间,飞向高空。袈裟飘飘,翩翩而去,不一会,消失在苍茫的大穹之中。

此时天上仙境忙着迎来送往,而地上更是热闹非凡。今日是宝玉黛玉的大殡之日。早见三府门前的大广场上,人头攒动,白汪汪一片。送葬队伍启动,直奔城外铁栏寺。只见队伍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向前推进。队伍绵延六、七里,如同一条银色的河流。刚跨过一条街,忽然斜剌里又来了一队白色的队伍,如一排雪浪般涌来。人人哀号悲哭。贾琏一惊,忙把贾环、贾蓉喊来:“去看看,是什么人?”二人并马而去。不一会两人回来了,说:“是前几年的灾民。他们说,听到消息,立即一传十,十传百,不几日就有上千人,约好,一起来了。”贾琏感慨万分,“他们也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都是有情有义的大好人!”贾蓉说:“我们已代表贾府,再三表示感谢。”贾琏说:“做的好!”不一会,这支白色的支流就融进雪白的主流中去了。路两边,四大王府、各大公侯等达官贵人家设的祭棚也接连不断。刹那间,十里长街变成一片白色的汪洋。人们个个放声痛哭,哭声撼天动地,似乎整个京城都在哭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