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七)(图)

第三十七回 喜洋洋共度良宵 情切切同赴故土

2019-07-18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绘《红楼梦》第四十八到第四十九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七 喜洋洋共度良宵 情切切同赴故土

这日宝黛夫妻二人正在逗孩子玩,忽见林府二太太的丫头走来,丫头笑盈盈地说:“二太太请姑爷,姑奶奶赶快到潇湘馆去。”宝玉问:“何事?”丫头说:“小王爷和小王妃来了,好多人都到潇湘馆去了。”两人进了大厅,只见灯火辉煌,只听笑声喧喧,一个年轻的丽人偎依在二太太身边,见到宝黛二人,丽人连忙迎上去,抱住了黛玉,“大姑!小翠好想你!”黛玉笑着打量着小翠,“这半年不见,越发娇美,艳丽,又增加些贵气。”这时满屋子的人都望着她俩。碧华说:“我发现这两人长得真像!竟像姐妹俩,看那眉眼,那身段,那眉梢眼角的神气儿,那全身的气派,太像了。”宝黛二人给太太行了礼,与众人一一见面,然后归坐。

秉义说:“我小妹从小在农村长大,无拘无束,野惯了。后来,两位姑姑到了我们家,全家都以为仙女降临。我娘成天逼着我妹向两位姑姑学。就这样学着学着,不但一抬手一投足都像,竟连模样也长混了。”众人都笑了起来。宝玉说:“像是有六,七分像,可是翠儿如今虽然尊贵,端庄,仍然不时露出骨子里带来的一点野性。”二太太坐在炕上,靠着软垫,说:“还教化的不够。”小王爷连忙说:“祖母大人,不要再教化了,留着这点野性好!我最爱的也就是这一点。”众人又笑起来。

黛玉说:“你们王府规矩多,来往的又都是些达官贵人,我们这位野性未改的小王妃,没出差错,没给你丢脸吧?”小王爷连忙摆手,望了翠儿一眼,说:“她鬼得很!机灵的很,在人前装得可像样了,人见人爱,人见人夸。只是没人时,在我跟前,野性就出来了,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小翠一听,站起来就要找王爷厮打。

“你敢骂我是狐狸!谁是狐狸!”吓得小王爷在人群中乱窜,口中仍说:“你就是个小狐狸!你就是个小妖精!”满屋子人哈哈大笑。这时良玉挡住了小翠:“好了,饶了他吧!我看你这小妖精,把小王爷迷惑得神魂颠倒!”小翠气急败坏,恨恨地说:“你们都是一伙的,合伙欺侮我。”这时紫娟走过来,拉住小翠,把她按在椅子上,说:“你别不依不饶,你安分一些吧,小妖精!”黛玉笑着说:“说你是小妖精是夸你长得太美,太迷人!”小翠说:“那为什么人们都说你是仙人,都不说你是小妖精呢?”黛玉一愣,接着说:“那是因为我没有你机灵,没有小王爷最爱的那股野性。”小翠一时无语。

黛玉踱到小王爷身边说:“小王爷,您身为王爷,从皇后贵妃,到大家闺秀,名媛,什么美女没见过?为什么那日在宴席上第一次见到我们家小翠就看傻了,两眼都直了,像只呆鸟?”小王爷笑着说:“因为我看到了我一直想要找的人。”众人都不解,“找你想要的人?”小王爷脸一红,说:“那时我经常在梦中见到一个可爱美妙的小女孩。”众人都兴趣盎然地听,碧华说:“这可爰美妙的小女孩就是小翠了?”小王爷点头。小王爷说:“梦中的她好像住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山村里,有时在河边遇到她,有时在竹林边见到她,有时她从花丛中走出来……她就像刚刚开放的花朵般芬芳,又像初升的太阳般绚丽,她嫣然一笑,两个酒窝,她有些调皮,有点野性。”小王爷好像陶醉在梦中的美妙时刻里。

宝玉笑问:“你们每次见面都做了些什么?”小王爷说:“也没做什么,就是在一起玩,有时在河边戏水,有时随手摘一片竹叶吹竹笛,有时她用柳条编个小花篮,信手摘几朵野花,插在里面,好看极了。”紫娟望着大家说:“小王爷说的梦境,像不像咱们住的山里?”众人不由一惊,黛玉说:“像!难道小王爷的魂魄早跑到山里去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种强大的神秘感笼罩在众人心头。这时良玉问小翠:“翠儿,你在山里时,是否也做过这样的梦?”小翠脸一红低下头去。秉义说:“小妹!这里都是你最亲近的人,也没外人,你就如实地说了吧!”半晌,小翠说:“那时,我常常梦到一位年轻英俊的公子,梦中的情景,就像他说的。”碧华问:“梦中的那个人是他吗?”小翠点了点头。

“梦?这东西太奇妙了。”良玉自言自语。宝玉说:“记得神仙爷爷曾专门讲到‘梦’,他老人家好像说,若梦里稀里糊涂的,一觉醒来就忘了。这样的梦与你没有关系,若在梦中见到了什么,做了什么,非常真切。那就是在另外空间发生的事情。”碧华说:“照这样说来,那小王爷和小翠几年前就在另外空间成为一对小鸳鸯、小夫妻了。”小翠急了:”没有,没有,什么小夫妻!”碧华存心逗小翠:“你们在梦中就只是玩?没有互相爱慕,互相亲热?”这时小王爷倒是大大方方接过话:“爱慕吗?当然爱慕得紧。亲热嘛,我一想对她亲热就醒了。”众人笑了起来。

这时乐儿说“要是编成戏文,倒是好听极了。”黛玉笑着望望秉义和乐儿,说:“你俩的戏,倒是更好听呢!”众人一齐起哄,“什么好听的戏义?说来听听。”秉义只是低头笑,乐儿红着脸,对黛玉说:“姐,别说,羞死人的。”众人一听,更是催黛玉快讲。黛玉对身边的乐儿说:“都快当妈妈了,还害羞!”接着缓缓地讲:“那年我和紫娟二人落难,身边分文全无,饥寒交迫,差点流落街头,。幸好一位好心的酒店老板娘收留了我们。老板娘有个可爱的小女儿,每日给我们送吃送喝的。虽然只短短几天,双方已结下了深深的友情。后来,我们到了柳溪镇,又进了山。我们回来时,那小女孩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貌小姐了。当时,我们的侄儿秉义被皇上饮点为忠智将军。他们的事迹登在邸报上,家喻户晓。当时他二十一岁。我和紫娟想撮合二人。一天就把侄儿带到洒店。他当日没穿戎装,坐在一张桌前喝茶。我和紫娟坐在柜台里同她娘俩讲话,我们叫乐儿看看坐在那边的侄子,她不屑一顾,我们劝说好一会,才转过头,略看了一眼,说:‘还算周正。’说完转身到内室去了。她母亲小声说:“几个月前,一位客人带来一份邸报,她一看,迷上了上面写的白马小将军。说非他不嫁。终日拿着报痴痴呆呆,晚上睡觉还搂着报纸,都傻了!这可怎么办?”我和紫娟一听,乐了。但当时并没把话说透,只劝她别着急,我们想办法。过了几曰,我们预先让秉义穿着戎装,戴着银色铠甲,牵着白马在沁芳桥畔柳树下等候。我俩把乐儿带到了桥的另一端,我们让乐儿顺着桥往前走,乐儿不懂,说:‘为什么只让我一人上桥?’我们推她往前走。我和紫娟则躲在桥边的花丛中观察,只见她疑疑惑惑地上了桥,东张西望。到了桥顶,只见她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绞。紫娟小声说:‘看到梦中的白马将军了!’小将军好像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来,往桥上望。我说:‘四目相望,有戏了!’只见姑娘一愣,惊呆了,揉了探眼睛。紫娟说:‘她以为还在做梦。’接着,只见她跌跌撞撞往桥下奔。小将军可能怕她摔倒,忙迎上前去,张开两臂,两人抱在一起,姑娘在将军怀中大哭。……’众人一齐拍手。望着秉义和乐儿。宝玉说:“有情人终成眷属。”碧华说:“这故事好感人,我都快要哭了。”

众人又说笑了一会。碧华忽然盯位了璞玉,说:“我们的璞玉小弟,年纪轻轻就当了仁寿堂的坐堂医生,口碑极好,人称‘小神医’。不知如今可遇到心仪的女孩儿?”璞玉笑着说:“我白天接触的是病人,晚上想的还是病人。既没有艳遇,更没做春梦。哪有什么心仪的人?唉!我此生就献给病人吧!”碧华说:“不一定啊,万一哪天一位绝代佳人生了病,点名让我们的小神医云医治。一看,小神医才貌俱佳,愿意以身相许呢!”璞玉说:“二嫂真会编戏文,怎么可能?”“上天会送一个可人儿给你的。”“二嫂就别打趣我了。”

叔嫂二人在说笑着。黛玉走到碧玉身边,悄声问:“见到你那位二公子没有?”碧玉红着脸摇头。碧华看到了,又来凑热闹,问:“梦到过没有?”碧玉脸更红了,“没有。”碧华说:“这样也好,到洞房花烛夜那天,你戴着盖头,坐在床沿,心中像揣着一只小鹿,‘呯呼’直跳。这时,忽然盖头被揭开,你含羞抬头一望,只见面前站着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男子,正深情地望着你,你会惊喜万分,这种……”璞玉笑着说:“二嫂说的这位男子,就是我哥吧?”碧玉接着说:“那位胸中揣着小鹿的新娘就是二嫂你吧?”只见碧华愣了一下,眼睛眨了两眨,拍着脑袋,自言自语,“怎么说到……”众人见状,都轰然大笑。碧玉说:“活该!想打趣我,却引火焚身,说到自己头上了。”

这时,忽然门外有说话声:“真热闹!什么高兴的事?竟笑成这样?”众人一看,原来是大嫂,小翠连忙跑过去,小王爷也跟了过来,喊了声“娘”,作了一揖。小翠说:“娘!天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大嫂笑着说:“你们的说笑声震动了半个京城,我能睡得着吗?”说着,向门外一招手,十几个丫头一字儿走进来,拎的、抬的、端的……热腾腾的美食一下子摆满一大桌。大嫂说:“估计你们也笑累了,我送来了夜宵:有鸡汤小馄饨,酒酿汤圆、蟹肉煎饺,还有两样小点心:枣泥山药糕、花生核桃酥。”二太太说:“光听这名儿,都馋得流口水,我是南方人,好久没吃酒酿汤圆了。”大嫂连忙亲自端来一小瓷碗汤圆。二太太抓住大嫂的手说:“难为你这深更半夜还做这些吃的,辛苦了!”大嫂说:“说什么辛苦,能为这些人做吃的,我心里甜着呢!再说做夜宵是我最拿手的。做这点东西,像玩儿。”小翠又端来一盘蒸饺:“我娘做的蒸饺,堪称一绝,奶奶,一定要尝尝。”

丫头们又端来了点心,小炕桌上全满了。紫娟、碧华连忙走到炕前,伺候婆婆吃饭。二太太说:“你们自己去吃罢,不必管我。”众人见二太太开始吃汤圆,才一蜂窝地涌到大桌前,挑自己喜爱的吃起来。偌大的一张桌子,只有黛玉、紫娟、乐儿三人坐着,其余的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三三、二二,边吃边说笑、打闹。

大嫂望着这一群可爱的年轻人香甜地吃着,个个漾溢着笑容,心里又甜又暖,但嘴里却说:“这王爷、状元大学士两位大人都在,你们竟一点规矩也没有,吃饭也没个正形,吵吵嚷嚷,嘻嘻哈哈,成何体统?”小王爷说:“娘亲,您老就别抱怨了,今晚这里没有什么王爷、状元、大将军……都是您的晚辈,都平等,这自由自在的,真开心!”碧华说:“小王爷说得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多痛快!最讨厌假斯文。”大嫂笑着对二太大说:“您老人家太仁慈、把这群孩子都娇纵惯了。”二太太说:“孩子们在外边循规蹈矩,拘紧得狠,到了自己家里,就该让他们放松放松。听她们逗趣说笑话,我好像也变成年青人了。”

碧华情不自禁地走到二太太身边,说:“您真是我的好娘亲!开明得很,不像那些老古董!”二太太戳着她的额头,说:“我平日最宠的就是你,今晚数你最调皮。”指着紫娟说:“你也学学你姐,看她多文静,哪像你张牙舞爪!”碧华说:“她假正经,没人时,她才会闹呢!”紫娟笑着说:“你胡说!我何时闹过?”碧华指着良玉说:“他知道。”良玉说:“紫娟是一位最娴淑贞静的好妻子,她才不闹呢。”碧华问:“那我呢?”良玉说:“你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妹妹!”说到这,黛玉深深地望了良玉一眼,良玉自知失言,忙低下了头。众人却不依不饶:“那你更爱哪一种?”良玉红着脸,连忙说:“都爱!都爱!”

这时紫娟站起来说:“别闹了,说点正经事吧!”众人问:“什么正经事?”紫娟说:“刚才小王爷说到梦,我想到了山里,咱们也该回去看看乡亲们了。”众人齐呼:“好!好!去!”良玉说:“我太想去了,可如今身不由己,我看秉义也去不成。”小王爷说:“我去!我要看看梦中的地方究竟什么样?”小翠说:“我看你今晚玩傻了,你忘了?娘叫你明早就回去,说一个什么大人要到王爷府,让你陪客呢!”小王爷叹了口气:“真扫兴!”乐儿说:“整日听你们说‘山里’,我也想去看看。”大嫂连忙说:“你是个有身孕的人,怎能在路上颠簸?在家里,我都舍不得让你做事。”黛玉点点在座的人,只有七位能去。

秉义说:“你们这一去,这先生都走了,晚上怎么上课?”良玉说:“让大伯讲医术。我也能凑合顶两天。你就讲讲‘孙子兵法’吧。”秉义说:“我从来没当着众人讲过话。”宝玉说:“你在山里还当众唱过歌,就不能当众讲话?”秉义只好点头答应:“我试试看吧。”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