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七)(圖)

第三十七回 喜洋洋共度良宵 情切切同赴故土

2019-07-18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繪《紅樓夢》第四十八到第四十九回:濫情人情誤思遊藝,慕雅女雅集苦吟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十七 喜洋洋共度良宵 情切切同赴故土

這日寶黛夫妻二人正在逗孩子玩,忽見林府二太太的丫頭走來,丫頭笑盈盈地說:「二太太請姑爺,姑奶奶趕快到瀟湘館去。」寶玉問:「何事?」丫頭說:「小王爺和小王妃來了,好多人都到瀟湘館去了。」兩人進了大廳,只見燈火輝煌,只聽笑聲喧喧,一個年輕的麗人偎依在二太太身邊,見到寶黛二人,麗人連忙迎上去,抱住了黛玉,「大姑!小翠好想你!」黛玉笑著打量著小翠,「這半年不見,越發嬌美,豔麗,又增加些貴氣。」這時滿屋子的人都望著她倆。碧華說:「我發現這兩人長得真像!竟像姐妹倆,看那眉眼,那身段,那眉梢眼角的神氣兒,那全身的氣派,太像了。」寶黛二人給太太行了禮,與眾人一一見面,然後歸坐。

秉義說:「我小妹從小在農村長大,無拘無束,野慣了。後來,兩位姑姑到了我們家,全家都以為仙女降臨。我娘成天逼著我妹向兩位姑姑學。就這樣學著學著,不但一抬手一投足都像,竟連模樣也長混了。」眾人都笑了起來。寶玉說:「像是有六,七分像,可是翠兒如今雖然尊貴,端莊,仍然不時露出骨子裡帶來的一點野性。」二太太坐在炕上,靠著軟墊,說:「還教化的不夠。」小王爺連忙說:「祖母大人,不要再教化了,留著這點野性好!我最愛的也就是這一點。」眾人又笑起來。

黛玉說:「你們王府規矩多,來往的又都是些達官貴人,我們這位野性未改的小王妃,沒出差錯,沒給你丟臉吧?」小王爺連忙擺手,望了翠兒一眼,說:「她鬼得很!機靈的很,在人前裝得可像樣了,人見人愛,人見人誇。只是沒人時,在我跟前,野性就出來了,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小翠一聽,站起來就要找王爺廝打。

「你敢罵我是狐狸!誰是狐狸!」嚇得小王爺在人群中亂竄,口中仍說:「你就是個小狐狸!你就是個小妖精!」滿屋子人哈哈大笑。這時良玉擋住了小翠:「好了,饒了他吧!我看你這小妖精,把小王爺迷惑得神魂顛倒!」小翠氣急敗壞,恨恨地說:「你們都是一夥的,合夥欺侮我。」這時紫娟走過來,拉住小翠,把她按在椅子上,說:「你別不依不饒,你安分一些吧,小妖精!」黛玉笑著說:「說你是小妖精是誇你長得太美,太迷人!」小翠說:「那為什麼人們都說你是仙人,都不說你是小妖精呢?」黛玉一愣,接著說:「那是因為我沒有你機靈,沒有小王爺最愛的那股野性。」小翠一時無語。

黛玉踱到小王爺身邊說:「小王爺,您身為王爺,從皇后貴妃,到大家閨秀,名媛,什麼美女沒見過?為什麼那日在宴席上第一次見到我們家小翠就看傻了,兩眼都直了,像隻呆鳥?」小王爺笑著說:「因為我看到了我一直想要找的人。」眾人都不解,「找你想要的人?」小王爺臉一紅,說:「那時我經常在夢中見到一個可愛美妙的小女孩。」眾人都興趣盎然地聽,碧華說:「這可爰美妙的小女孩就是小翠了?」小王爺點頭。小王爺說:「夢中的她好像住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山村裡,有時在河邊遇到她,有時在竹林邊見到她,有時她從花叢中走出來……她就像剛剛開放的花朵般芬芳,又像初升的太陽般絢麗,她嫣然一笑,兩個酒窩,她有些調皮,有點野性。」小王爺好像陶醉在夢中的美妙時刻裡。

寶玉笑問:「你們每次見面都做了些什麼?」小王爺說:「也沒做什麼,就是在一起玩,有時在河邊戲水,有時隨手摘一片竹葉吹竹笛,有時她用柳條編個小花籃,信手摘幾朵野花,插在裡面,好看極了。」紫娟望著大家說:「小王爺說的夢境,像不像咱們住的山裡?」眾人不由一驚,黛玉說:「像!難道小王爺的魂魄早跑到山裡去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種強大的神秘感籠罩在眾人心頭。這時良玉問小翠:「翠兒,你在山裡時,是否也做過這樣的夢?」小翠臉一紅低下頭去。秉義說:「小妹!這裡都是你最親近的人,也沒外人,你就如實地說了吧!」半晌,小翠說:「那時,我常常夢到一位年輕英俊的公子,夢中的情景,就像他說的。」碧華問:「夢中的那個人是他嗎?」小翠點了點頭。

「夢?這東西太奇妙了。」良玉自言自語。寶玉說:「記得神仙爺爺曾專門講到『夢』,他老人家好像說,若夢裡稀裡糊塗的,一覺醒來就忘了。這樣的夢與你沒有關係,若在夢中見到了什麼,做了什麼,非常真切。那就是在另外空間發生的事情。」碧華說:「照這樣說來,那小王爺和小翠幾年前就在另外空間成為一對小鴛鴦、小夫妻了。」小翠急了:」沒有,沒有,什麼小夫妻!」碧華存心逗小翠:「你們在夢中就只是玩?沒有互相愛慕,互相親熱?」這時小王爺倒是大大方方接過話:「愛慕嗎?當然愛慕得緊。親熱嘛,我一想對她親熱就醒了。」眾人笑了起來。

這時樂兒說「要是編成戲文,倒是好聽極了。」黛玉笑著望望秉義和樂兒,說:「你倆的戲,倒是更好聽呢!」眾人一齊起哄,「什麼好聽的戲義?說來聽聽。」秉義只是低頭笑,樂兒紅著臉,對黛玉說:「姐,別說,羞死人的。」眾人一聽,更是催黛玉快講。黛玉對身邊的樂兒說:「都快當媽媽了,還害羞!」接著緩緩地講:「那年我和紫娟二人落難,身邊分文全無,饑寒交迫,差點流落街頭,。幸好一位好心的酒店老闆娘收留了我們。老闆娘有個可愛的小女兒,每日給我們送吃送喝的。雖然只短短幾天,雙方已結下了深深的友情。後來,我們到了柳溪鎮,又進了山。我們回來時,那小女孩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貌小姐了。當時,我們的侄兒秉義被皇上飲點為忠智將軍。他們的事蹟登在邸報上,家喻戶曉。當時他二十一歲。我和紫娟想撮合二人。一天就把侄兒帶到灑店。他當日沒穿戎裝,坐在一張桌前喝茶。我和紫娟坐在櫃檯裡同她娘倆講話,我們叫樂兒看看坐在那邊的侄子,她不屑一顧,我們勸說好一會,才轉過頭,略看了一眼,說:『還算周正。』說完轉身到內室去了。她母親小聲說:「幾個月前,一位客人帶來一份邸報,她一看,迷上了上面寫的白馬小將軍。說非他不嫁。終日拿著報癡癡呆呆,晚上睡覺還摟著報紙,都傻了!這可怎麼辦?」我和紫娟一聽,樂了。但當時並沒把話說透,只勸她別著急,我們想辦法。過了幾曰,我們預先讓秉義穿著戎裝,戴著銀色鎧甲,牽著白馬在沁芳橋畔柳樹下等候。我倆把樂兒帶到了橋的另一端,我們讓樂兒順著橋往前走,樂兒不懂,說:『為什麼只讓我一人上橋?』我們推她往前走。我和紫娟則躲在橋邊的花叢中觀察,只見她疑疑惑惑地上了橋,東張西望。到了橋頂,只見她一個趔趄,差點摔了一絞。紫娟小聲說:『看到夢中的白馬將軍了!』小將軍好像聽到了動靜,轉過身來,往橋上望。我說:『四目相望,有戲了!』只見姑娘一愣,驚呆了,揉了探眼睛。紫娟說:『她以為還在做夢。』接著,只見她跌跌撞撞往橋下奔。小將軍可能怕她摔倒,忙迎上前去,張開兩臂,兩人抱在一起,姑娘在將軍懷中大哭。……』眾人一齊拍手。望著秉義和樂兒。寶玉說:「有情人終成眷屬。」碧華說:「這故事好感人,我都快要哭了。」

眾人又說笑了一會。碧華忽然盯位了璞玉,說:「我們的璞玉小弟,年紀輕輕就當了仁壽堂的坐堂醫生,口碑極好,人稱『小神醫』。不知如今可遇到心儀的女孩兒?」璞玉笑著說:「我白天接觸的是病人,晚上想的還是病人。既沒有豔遇,更沒做春夢。哪有什麼心儀的人?唉!我此生就獻給病人吧!」碧華說:「不一定啊,萬一哪天一位絕代佳人生了病,點名讓我們的小神醫雲醫治。一看,小神醫才貌俱佳,願意以身相許呢!」璞玉說:「二嫂真會編戲文,怎麼可能?」「上天會送一個可人兒給你的。」「二嫂就別打趣我了。」

叔嫂二人在說笑著。黛玉走到碧玉身邊,悄聲問:「見到你那位二公子沒有?」碧玉紅著臉搖頭。碧華看到了,又來湊熱鬧,問:「夢到過沒有?」碧玉臉更紅了,「沒有。」碧華說:「這樣也好,到洞房花燭夜那天,你戴著蓋頭,坐在床沿,心中像揣著一隻小鹿,『呯呼』直跳。這時,忽然蓋頭被揭開,你含羞抬頭一望,只見面前站著一位英俊瀟灑、風度翩翩,溫潤如玉的男子,正深情地望著你,你會驚喜萬分,這種……」璞玉笑著說:「二嫂說的這位男子,就是我哥吧?」碧玉接著說:「那位胸中揣著小鹿的新娘就是二嫂你吧?」只見碧華愣了一下,眼睛眨了兩眨,拍著腦袋,自言自語,「怎麼說到……」眾人見狀,都轟然大笑。碧玉說:「活該!想打趣我,卻引火焚身,說到自己頭上了。」

這時,忽然門外有說話聲:「真熱鬧!什麼高興的事?竟笑成這樣?」眾人一看,原來是大嫂,小翠連忙跑過去,小王爺也跟了過來,喊了聲「娘」,作了一揖。小翠說:「娘!天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大嫂笑著說:「你們的說笑聲震動了半個京城,我能睡得著嗎?」說著,向門外一招手,十幾個丫頭一字兒走進來,拎的、抬的、端的……熱騰騰的美食一下子擺滿一大桌。大嫂說:「估計你們也笑累了,我送來了夜宵:有雞湯小餛飩,酒釀湯圓、蟹肉煎餃,還有兩樣小點心:棗泥山藥糕、花生核桃酥。」二太太說:「光聽這名兒,都饞得流口水,我是南方人,好久沒吃酒釀湯圓了。」大嫂連忙親自端來一小瓷碗湯圓。二太太抓住大嫂的手說:「難為你這深更半夜還做這些吃的,辛苦了!」大嫂說:「說什麼辛苦,能為這些人做吃的,我心裡甜著呢!再說做夜宵是我最拿手的。做這點東西,像玩兒。」小翠又端來一盤蒸餃:「我娘做的蒸餃,堪稱一絕,奶奶,一定要嘗嘗。」

丫頭們又端來了點心,小炕桌上全滿了。紫娟、碧華連忙走到炕前,伺候婆婆吃飯。二太太說:「你們自己去吃罷,不必管我。」眾人見二太太開始吃湯圓,才一蜂窩地湧到大桌前,挑自己喜愛的吃起來。偌大的一張桌子,只有黛玉、紫娟、樂兒三人坐著,其餘的人有的站著,有的坐著,三三、二二,邊吃邊說笑、打鬧。

大嫂望著這一群可愛的年輕人香甜地吃著,個個漾溢著笑容,心裡又甜又暖,但嘴裡卻說:「這王爺、狀元大學士兩位大人都在,你們竟一點規矩也沒有,吃飯也沒個正形,吵吵嚷嚷,嘻嘻哈哈,成何體統?」小王爺說:「娘親,您老就別抱怨了,今晚這裡沒有什麼王爺、狀元、大將軍……都是您的晚輩,都平等,這自由自在的,真開心!」碧華說:「小王爺說得好!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多痛快!最討厭假斯文。」大嫂笑著對二太大說:「您老人家太仁慈、把這群孩子都嬌縱慣了。」二太太說:「孩子們在外邊循規蹈矩,拘緊得狠,到了自己家裡,就該讓他們放鬆放鬆。聽她們逗趣說笑話,我好像也變成年青人了。」

碧華情不自禁地走到二太太身邊,說:「您真是我的好娘親!開明得很,不像那些老古董!」二太太戳著她的額頭,說:「我平日最寵的就是你,今晚數你最調皮。」指著紫娟說:「你也學學你姐,看她多文靜,哪像你張牙舞爪!」碧華說:「她假正經,沒人時,她才會鬧呢!」紫娟笑著說:「你胡說!我何時鬧過?」碧華指著良玉說:「他知道。」良玉說:「紫娟是一位最嫻淑貞靜的好妻子,她才不鬧呢。」碧華問:「那我呢?」良玉說:「你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妹妹!」說到這,黛玉深深地望了良玉一眼,良玉自知失言,忙低下了頭。眾人卻不依不饒:「那你更愛哪一種?」良玉紅著臉,連忙說:「都愛!都愛!」

這時紫娟站起來說:「別鬧了,說點正經事吧!」眾人問:「什麼正經事?」紫娟說:「剛才小王爺說到夢,我想到了山裡,咱們也該回去看看鄉親們了。」眾人齊呼:「好!好!去!」良玉說:「我太想去了,可如今身不由己,我看秉義也去不成。」小王爺說:「我去!我要看看夢中的地方究竟什麼樣?」小翠說:「我看你今晚玩傻了,你忘了?娘叫你明早就回去,說一個什麼大人要到王爺府,讓你陪客呢!」小王爺歎了口氣:「真掃興!」樂兒說:「整日聽你們說『山裡』,我也想去看看。」大嫂連忙說:「你是個有身孕的人,怎能在路上顛簸?在家裡,我都捨不得讓你做事。」黛玉點點在座的人,只有七位能去。

秉義說:「你們這一去,這先生都走了,晚上怎麼上課?」良玉說:「讓大伯講醫術。我也能湊合頂兩天。你就講講『孫子兵法』吧。」秉義說:「我從來沒當著眾人講過話。」寶玉說:「你在山裡還當眾唱過歌,就不能當眾講話?」秉義只好點頭答應:「我試試看吧。」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