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四十)(圖)

第四十回 延期盡絳珠歸仙 歷劫畢靈石還鄉

2019-07-21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繪《紅樓夢》第四十八-四十九回,濫情人情誤思遊藝,慕雅女雅集苦吟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四十回 延期盡絳珠歸仙 歷劫畢靈石還鄉

斗轉星移兮,花開花落。

年復一年兮,人生幾何?

大夢酣兮,酸辣苦樂。

緣盡歸來兮,夢醒方覺。

三年後,賈政夫婦先後病逝,靈柩暫寄城外鐵欄寺。又二年後,賈璉、寶玉扶棺南下。大船行了多日,到了賈府的祖塋。埋葬了二老,又處理了其它有關事項,已經是三個月過去了。二人掛念遠方的親人。恨不能插翅飛到愛妻身邊。於是,他們雇了一輛兩匹馬的四輪馬車,日夜兼程,向京城飛奔。寶玉坐在馬車上閉上眼,似睡非睡,好像已經到了黛玉身邊,對她竊竊私語:「咱們的祖塋地背靠青山,面臨碧水,是個絕佳的風水之地。周圍又增加了幾百畝良田,那是你從良玉那裡分來的;又蓋了一所學校,一座老人院,那是賈薔奉你之命建造的;賈薔夫婦在祖墳邊上開了個小雜貨店,生意興隆,人來人往;旁邊蓋了一片房舍,足夠賈家人住的,賈薔說,那是你每年不斷寄去的銀兩建造的。那裡每日能聽到琅琅的讀書聲,能看到老人們在花園中下棋、聊天……一片祥和美好的景象。鄉親們都以為你這次會回去,個個翹首以待,沒見到你,很失望。但已把你當作女神似的在傳頌。」想到這裡,臉上漾起了笑容。賈璉拍了他一下:「做什麼美夢呢!看你那美滋滋的樣子!醒醒吧,馬上到家了。」

說話間,馬車到了大門口,終於到家了!下了車,兩人不由愣住了,只見三府門前一律掛起白色挽幛。兩人的心立即提起來,呼、呼直跳。急忙跨進賈府,早聽到內院傳來天搖地動般的哭聲。興兒眼尖,早看到他倆,連忙哭著跪行到二位身邊,說:「二位爺終於到了,玉奶奶昨晚仙逝了!」寶玉睜圓雙眼問:「你說誰仙逝了?」「玉奶奶!」寶玉一聽,仿佛一個霹靂炸在頭頂,眼睛一黑,頓時昏死過去。

眾人連忙把他抬到床上,林家的三位神醫圍在床邊搶救。大伯說:「這是急火攻心。快去熬些西洋參湯準備著。」忙了一陣子,寶玉慢慢睜開了眼睛。急忙餵了些參湯。聽到外面的哭聲,寶玉喊:「我要去見她!我要去見她!」眾人扶他起來,幫他穿上鞋子。剛要站起,可是眼前一黑,雙腿一軟又跌倒在床。懷玉說:「別急,再歇一會。」寶玉躺在床上,癡癡地望著帳頂,自言自語:「你走了,戲也唱完了。只不知你從何處來?又到何處去了?」幾位神醫見他沒流一滴淚,只是胡言亂語,十分焦急。大伯又去號脈,只覺脈象平穩,又見面色平靜。這時寶玉望著眾人說:「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你們都辛苦了,出去休息一會吧。我很累,很累,想睡一會。雪兒留下。」眾人都退了出去。

貼身丫頭雪兒跪在床邊又默默地哭了一會。寶玉問:「奶奶是怎麼走的?何時走的?」雪兒說:「奶奶走的實在奇怪。昨兒白天還教幾個少爺讀《千字文》、《弟子規》,晚上還到學堂講了課。回來後,服伺她沐浴更衣,又服伺她睡下,我們幾個丫頭才悄悄地走到院中乘涼。想暑氣散盡再回屋睡覺。幾個人正小聲講話、說笑,忽然聽到美妙的樂聲從天際傳來,漸漸向我們這兒移動。樂聲雖美,但來的奇怪。我們幾個嚇得連忙躲到屋裡。只聽樂聲竟然在我們房頂盤旋!良久,漸漸遠去。我本想上床睡覺,忽然想到平時半夜,奶奶要醒來一次,喝幾口水的。我就到了奶奶的臥房。只見燭光在案頭忽明忽暗,奄奄一息。帳簾也沒放下。我怕有蚊子,在帳內輕輕扇了兩下,剛想放帳簾,忽然看到奶奶的睡姿有些異樣。我摸了一下奶奶的手,冰涼,再把手放到鼻尖,沒有了氣息!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丫頭們都起來了,我們連忙報告平二奶奶……」雪兒還要往下說。寶玉止住了。問:「你剛才說,當夜有樂聲在屋頂盤旋?」「是的!千真萬確,我們全都聽到了。」這時,寶玉又癡癡地望著帳頂。半㫾,一幅畫面在他眼前浮現:一個高大的玉石牌坊矗立在仙霧繚繞之中。「太虛幻境」幾個大字清唽可見。又見一個廳堂之內,立著高大的書櫃。寶玉打開冊子,文字、畫面清清楚楚。第一面:「可憐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釵雪裡埋。」這不就是她倆的名字嗎?又一副:只見一片大海,一隻大船,船中一女子掩面啼哭。這分明是寫探春遠嫁。還有「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旁。」這是說的惜春……。上次看時,迷惑不解,不知所云,現在全部豁然明白。

雪兒此時,盯著寶玉,只見他仍癡癡地望著前方,眼光迷離,好像在回憶遙遠的往事。這時寶玉又看到了一番景象:一條大河彎彎曲曲伸向遠方,河畔有塊巨石,石旁有棵仙草,鮮紅剔透,嫋娜可愛。一位英俊的公子,脖子上掛著一塊玉石,向這邊走來,對仙草說:「你與那鮮花相比,別有一番韻致。」從此以後,每日用雨露澆灌它,天長日久,那株仙草幻化成一位嫋嫋婷婷的一位女孩兒。一日,來了一僧一道,要帶那年輕公子下凡歷劫。那女孩兒也要到人間一同走一遭。並說:「我要用今生的眼淚報答他的澆灌之恩。」……想到此,寶玉笑了。大喊一聲:「明白了!全明白了!」雪兒唬了一跳。寶玉說:「我要去見她。」也不用人扶,穿上鞋,大步奔向靈堂。

靈堂內外,哭聲一片。只見良玉扶棺號哭,不斷以頭撞棺;紫娟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昏死過去。寶玉徑直走到棺前,俯首望著黛玉,只見她安祥地躺著,比生前更加嫵媚嬌豔。寶玉彎下腰,伸手摸著她的臉頰,給她理了理頭髮。然後扶棺仰天大笑,連連高喊:「緣已了,戲已終!歸去矣!該收場了!」此時哭聲嘎然而止,人們都驚異地望著寶玉。人人都知道,寶黛夫婦恩愛無比,此時一定是悲傷過度,迷了心志。賈璉、賈環等人忙走來相勸。賈璉說:「寶兄弟,人死不能復生,你一定要想開……」寶玉拍手大笑,「你們真糊塗,她沒死!她回到太虛幻境中去了!」這時,平兒號啕大哭,邊哭邊說:「老天啊!您真的要毀了賈府嗎?賈府的二個頂樑柱一個走了,一個瘋成這樣!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平兒的話,觸痛了所有的人,個個又放聲大哭。

晚上,平兒派人守靈。寶玉說:「不用了,我來守。讓我再陪她最後一晚。平姐姐,你放心,我沒瘋。」平兒只好答應。派人在棺木旁搭個小床,鋪上被褥。又送來一壺熱茶、兩盤點心。眾人剛退出,寶玉就關上了門。第二天早晨,茗煙到靈堂去換班,不一會,只見茗煙臉色煞白,驚慌失措地跑了出來。茗煙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寶二爺也走了!」此時,個個捶胸頓足大哭。

卻說這日,黛玉講課回來,十分困倦,剛上床就朦朧睡去。忽見晴雯飄然而至。晴雯笑著推她一把:「絳珠仙子,你該回去了,警幻姐姐派我來接你。」拉著黛玉飛上了天。只見五彩祥雲中,停著一輛金光閃閃的香車。車前、車後幾十個仙娥、仙童奏樂迎接。黛玉坐入車子,車行如飛,不一會就看到了玉石牌坊。黛玉下車,望著牌坊,說:「回家了!終於回家了,好像做個長長的夢,總算醒了!」

眾仙姑降階相迎,互相施禮。剛要轉身回屋。忽聽有人報:「神瑛伺者也回來了!」一位仙姑笑著說:「絳珠妹子前腳到,他後腳就跟來了,何不夫妻雙雙一齊把家回?」眾姐妹都笑了。說話間,寶玉已到了跟前,眾人又問候了一遍,簇擁著二人笑嘻喜地進了大廳。廳內的桌上早已擺上了一杯杯瓊漿玉液。眾人歸座。警幻仙姑站起身,笑著說:「為絳珠妹子、神瑛伺者歸來而乾杯!」眾仙女站起來,舉起七彩琉璃杯一飲而盡。酒過三巡。神瑛伺者站起來,向眾人抱拳拱手致意,說:「我今日就借這杯酒向大家辭行。從來到貴地,就得到眾位神仙姐姐的關愛。在這仙境中度過的美好時光,小弟終生難忘。」警幻說:「你剛從人間回來,不妨再多玩幾曰。」神瑛說:「謝謝姐姐挽留,我離家時間已太久了,今日一定要回去。今後若有緣,希望眾位姐姐到我的故鄉--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一遊。」一位仙女笑著說:「你是否要和絳珠妹子單獨話別。畢竟夫妻一場。」神瑛伺者說:「不必了。」這時望著絳珠仙子,絳珠也正望著他,四目相望,各自向對方行了大禮。最後神瑛向絳珠拱手,說:「就此一別!」然後頭也不回,走出了宮殿。眾仙女出門相送,神瑛再次向眾人告別。剛走出牌坊,只見一僧一道說說笑笑向這邊走來。定睛一看,原來是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神瑛連忙跪倒在地,拜了三拜,二仙連忙扶起,神瑛說:「感謝兩位仙師把我從青埂峰下帶到太虛幻境又帶到人間,在人間經歷了大起大落,悲歡離合,讓徒兒有所覺悟,出家當了和尚,慚愧!只因徒兒一段情未了,又到人間走一遭,現又回到太虛幻境,循環往復,幾個回合,如今終於大徹大悟,放棄了一切執念。一切歸空。」兩位仙人哈哈大笑,同時拱手:「可喜可賀!此時此刻,徒兒已修得正果!」只見道士袍袖一揚,神瑛往身上一望,只見身上已披上黃色袈裟,不由一驚。仙師問:「今欲何往?」「想到家鄉青埂峰下走一趟。」大士說:「有始有終,我倆把你送到家鄉,如何?」神瑛大喜。這時,三朵白雲從腳下湧出,倏忽之間,飛向高空。袈裟飄飄,翩翩而去,不一會,消失在蒼茫的大穹之中。

此時天上仙境忙著迎來送往,而地上更是熱鬧非凡。今日是寶玉黛玉的大殯之日。早見三府門前的大廣場上,人頭攢動,白汪汪一片。送葬隊伍啟動,直奔城外鐵欄寺。只見隊伍浩浩蕩蕩,壓地銀山一般向前推進。隊伍綿延六、七里,如同一條銀色的河流。剛跨過一條街,忽然斜剌裡又來了一隊白色的隊伍,如一排雪浪般湧來。人人哀號悲哭。賈璉一驚,忙把賈環、賈蓉喊來:「去看看,是什麼人?」二人並馬而去。不一會兩人回來了,說:「是前幾年的災民。他們說,聽到消息,立即一傳十,十傳百,不幾日就有上千人,約好,一起來了。」賈璉感慨萬分,「他們也懂得『滴水之恩,湧泉相報』,都是有情有義的大好人!」賈蓉說:「我們已代表賈府,再三表示感謝。」賈璉說:「做的好!」不一會,這支白色的支流就融進雪白的主流中去了。路兩邊,四大王府、各大公侯等達官貴人家設的祭棚也接連不斷。刹那間,十里長街變成一片白色的汪洋。人們個個放聲痛哭,哭聲撼天動地,似乎整個京城都在哭泣。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