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黄奇帆

2017-09-29 10:02 作者: 东方安澜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喂,奇帆同志吗?”“是是,我是黄奇帆”。“奇帆同志,如果对国务院的工作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提出来吗”。“温总理,我…………”。这是黄奇帆担任重庆市长后,回上海和旧友吃饭,席间发了点牢骚,第二天就被中南海的温家宝知道了。温家宝是什么人,温家宝是线人。在中共体系内,还有一条线是针对党内的。项英就是被线人警卫员干掉的,龚楚也差一点,朝鲜战场上的督战队就是整这盘菜的,政治部主任具体落实。

温家宝修理,黄奇帆肯定不服气,但也无可奈何。在党内,比的就是政治能量,跟懂不懂经济无关。黄奇帆的本事,就是能装矮人。装矮人不稀奇,能装到被别人看起来自然而然、真心诚意,这是大本事。薄熙来看见邓朴方的轮椅车过,躬身谦让,这不是装矮人;黄奇帆钻在薄熙来脖子底下“如鱼得水”,这才是装矮人。说白了,是一副奴才相。我知道我在做奴才,大家也知道我是做奴才,并且我把奴才做的没有半点屈辱感,反而有滋有味,这是黄奇帆的过人之处。

在重庆,黄奇帆经历了六任书记,两个男女做夫妻,还时不时有磕碰。在这个体制内,上下级,就是主子和奴才的关系。大凡有点个性的,或者边缘化,或者挂冠而去,或者有红色背景。黄奇帆能在夹缝里生存,并且做出点成绩,实属难能可贵。正是薄熙来任上,给了他施展的空间,所以这个“如鱼得水”,也并非全部马屁,也有由衷之言的成分。“怀才而遇”,作为一个有抱负的官员,还有比这个更幸运的事吗!何频说,薄熙来落马,黄奇帆没怎么落井下石,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还是薄熙来任上,有一张图片,黄奇帆穿着军大衣,冒着寒风,坐在军用卡车上,视察重庆的城市建设。图中的黄奇帆贵为市长,有些寒酸,连一个局级干部也不如。说明黄奇帆在薄眼中,屁也不是,我替黄奇帆不值,也佩服黄奇帆的耐气。忍常人所不能忍,耐常人所不能耐。这也是黄奇帆之所以成为黄奇帆的原因。明显,薄熙来是在挫挫他,他却似乎甘之如饴,不时捋一下挂在头顶的三根额毛,接受采访一脸狡黠。让我感觉薄熙来想对他撒气,一拳打在棉花上。也许,这就是侍奉六任市委书记而不倒的秘诀。黄奇帆这个人,一脸人精、有福相,也似乎玩得转道家心法,“抱朴、守雌、怀柔、示弱”。我跟黄奇帆离了十万八千里,得不了黄奇帆半毛好处,我就佩服他一个把奴才做到骨子里的人,又能伸展了才智,也不枉为官一场。有多少人“天生我材必有用”豪气在官场内耗中消磨殆尽。

黄奇帆从上海外放重庆,本来是为了完善履历,提升升迁空间。不知为何在重庆踏步了这么些年。官场上,稍一不慎,就是灭顶之灾。当年,上海培养的三个后备干部陈良宇孟建柱黄奇帆,现在看来,黄奇帆最弱。本文开头黄奇帆被温家宝吃瘪,就是一例。发个牢骚就能被内线侦知,说明官场上,人人没有安全感。接电话的时候,作为人精的黄奇帆背上一定冷汗直冒。在我看来,黄奇帆的第二个关卡,是带了七十辆坦克,奔赴美领馆,妄图冲关,抓王立军。在瓜民看来,黄奇帆是受命于薄熙来,似乎很容易摆脱干系。但拥兵、带兵,在有司看来,是忌讳中的大忌讳,当年五大司令对调,就是控制军权,对军人带兵尚且忌讳,不要说外客带兵了。但黄奇帆接受凤凰采访,神情轻松,显然是高层有人替他说话,摆脱了干系。至于今后会不会老账新翻,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要弄你,再说得清楚的事情也说不清楚。“伍豪事件”、“高岗事件”、“叛徒、工贼”,历史上例子不要太多太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