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琐谈:台湾往事(图)

2017-10-12 08:00 作者: 二大爷别院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许多民众搭配国旗服饰出席<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tag/中华民国 alt= '中华民国' target='_blank'>中华民国</a>2017年国庆大会。
许多民众搭配国旗服饰出席中华民国国庆大会。(图:自由时报)

【看中国2017年10月12日讯】2016台湾选举国民党不仅失去了总统宝座,还痛失“立委”半数,输得很惨。唯一的亮点可能就是蒋介石曾孙蒋万安——从美国回到台北,一个拿着律师执照的政治小白,竞选“立委”成功。蒋万安在台北接头点头哈腰拉票的场景让大陆很多人看不习惯,你看,这就是名门之后。这种不体现组织意图,不走组织安排程序的做法我们是万万不能学习的。

之所以破落到这个地步,国民党给自己准备的坑其实已经挖了几十年。1977年,国民党着力培养的本土政治明星许信良,因为出书大爆家丑,被国民党以“党纪考核不佳”为由,取消了桃园县县长的候选人资格。许信良不服气,顽强的以个人身份参选,国民党立即将其开除党籍、扫地出门。国民党在为自己的候选人“做票”过程中,被许信良逮个正着,此事被曝光后引发群众大规模抗议,史称“中坜事件”,声望飙升的许信良以巨大优势击败国民党候选人,成功当选,由此打破了国民党只手遮天的局面。[1]

但是许信良能够在国民党的独裁下成功钻空子,上演叛徒的逆袭,根源还在国民党。如果国民党学习一下先进的做法,以“民众素质低”“台湾特色”“稳定是福”为由死活不搞地方民主选举,那任你是谁,恐怕也只有“寻衅煽颠”吃牢饭的份,更别说翻盘的可能。

李敖曾经骂蒋介石“独裁无胆,民主无量”,这倒是实话,蒋介石玩独裁手段跟老对手比,那还是差得远。早在1947年11月,国民政府轰轰烈烈的搞了第一次国会议员和立法委员直接选举,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尽管由于中共割据、内战正酣以及各党派抵制等原因,参选率不足10%,但是毕竟拉开了“三民主义”允诺的宪政的序幕,由此也创下了多个史无前例的第一——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全国性(包括新疆西藏、内蒙、台湾以及海外侨胞)的选举、第一次妇女参选且拥有选举权、第一次差额总统选举等等。尽管有诸多的不如意,但毕竟开了真普选之先河,所以当时的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说,“此事之教育价值,实无法估计。”[2]这个“独裁无胆”的口子一开,就为后来的许信良们翻身埋下了种子。

蒋介石败退台湾,根据《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搞了所谓的“万年国大”,终生总统,拉开了长达38年的“戒严”的序幕。但蒋毕竟和饿死几千万人都可以熟视无睹的领袖不同,同为独裁,也有高下之分。蒋把在大陆没有搞完的“地方自治”那一套移植到台湾继续试验,从1950年开始,以花莲县为起点,开始推动全台湾的县市长等公职人员直选,这样的选举,当然有形式,有黑幕,有道不尽的真假。但是,选举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民众一旦明白手中的选票就是自己的命运,那就存在无数的可能。这也是1977年许信良能够翻盘的关键。有了他成功的先例,从此台湾基层民主风起云涌,大批社会著名的活动人士通过基层选举的口子,得以进入政治领域。

当然,这个时候的国民党依靠枪杆子,维系着高压统治,还操控着大部分基层选举,包括至关重要总统选举。蒋经国以世袭标签登上大位,依靠经济上的“十大建设”,拉开了台湾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的序幕。但与此同时,以“美丽岛”事件为标志,异见人士抱团反对一党专政的呼声越发强烈,街头民主运动如火如荼,陈水扁、谢长廷、吕秀莲、陈菊、林义雄这些日后呼风唤雨的人物,就是那个时候冒出来的,他们以“党外候选人推荐会”名义,积极投入地方议员的选举并成功上位。[3]

庆幸的是,这些人既没有被劳动改造也没有被寻衅滋事,蒋经国先生虽然握有枪杆,也不乏恐怖高压之举,但权衡之下,最终做出了对得起人民和历史的选择。在1987年废除戒严,1988年开放党禁报禁,迈出了台湾民主化极其重要的一步。从蒋经国的身上我们可以更好地比较所谓的伟人标准——把劫掠人民的口粮还给人民不是难事,难的是把权力还给人民。

但实事求是的说,蒋介石只是播种,蒋经国让其破土发芽,真正让台湾成为样板的,是另一个让大陆民众切齿痛恨的人——李登辉。

被人民日报痛骂为“叛徒”的李登辉早年经历和蒋经国有极大类似,也是红色愤青一枚,在日本求学时对共产理论有深入的研究。由于对国民党的高压统治不满,从日本求学归来后李登辉被台湾的中共地下党拉拢,曾经在1946年和1948年两度加入中共,很快又两度退出。至于原因,除了震动台湾的“二二八事件”后面临恐怖清查,中共台湾地下党面临溃散之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三十岁后还相信共产主义是不实际”。

因为这个历史,李登辉也没有少喝咖啡,曾被连续审查,最长的一次被台湾情报部门羁押了四个半月之久,获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仍被要求定期汇报并且被监视。为此,惶恐至极的李登辉跑到美国去读博士,其博士论文《台湾农工部门间之资本流通》获全美最佳博士论文奖,由此进入蒋经国视野。作为农业问题专家被邀请回国后,1969年6月,由于在海外与“台独”运动参与者有过接触经验,李登辉再一次被警备总部约谈,约谈的时间长达17个小时,之后又持续了一个礼拜才结束。李登辉在晚年回忆往事时称,这件事使他“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执政的话,绝不愿意同胞再忍受这种白色恐怖之苦。”“以往像我们七十几岁的人在晚上都不能好好的睡觉,我不想让子孙们受到同样的待遇。”[4]

李登辉的这段经历对于我们理解他其后暗中支持民进党,倾力推进台湾民主化进程有很大的帮助。李登辉为了在威权统治心态根深蒂固的国民党站稳脚跟,清除党内反对民主化的势力,在政治斗争上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两面三刀、封官许愿、监听监视之类的龌龊手段用了不少,但在收拢权力之后,他的民主化路线是极为清晰的。1990年坐稳总统位置后,没有用武力对付“野百合”学运,反而以妥协收场。随后宣布释放政治犯,和这些曾经的异见分子一起召开“国是会议”,继而又废除“万年国大”,修法废除“因言获罪”……最终,仅仅用了4年的时间,成功修宪,确定总统全民普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宁静革命”。

赢得1996年的台湾第一次总统大选后,李登辉的就职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我们已经清楚的证明中国人有能力施行民主制度,运用民主政治……今天的这个庆典,不是为了庆祝任何一个候选人的胜利,不是为了庆祝任何一个政党的胜利,而是为了庆祝我们两千一百三十万同胞追求民主的共同胜利,是为了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自由与尊严,在台澎金马获得肯定而欢呼。”2000年,李登辉功成身退,放弃竞选连任,成就了民进党的上台执政,台湾政党轮替成型,民主化历经半个世纪的坎坷,终于开花结果。李登辉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在历史上注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么这么一个人,为何成了被口诛笔伐的台独分子了呢?

李登辉在1988年2月继任后的首次记者会上说:“只有一个中国而没有两个中国的政策。只有一个中国,我们必须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1990年5月在就任总统的致词中又强调,“台湾与大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所有中国人同为血脉相连的同胞”。同年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1991年颁布《国家统一纲领》,其中明确提出“大陆必须进行民主改革,随后双方在民主政治的框架下完成两岸的统一大业。”1995年的双十节,他又表示:“四十多年来我们之所以奋斗不懈,就是要为将来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立下可供遵循的典范”……这些,像一个台独分子的言论吗?

但显然,李登辉提出的民主统一这个先决条件是很多人断然不可接受的。在1994年李登辉完成修宪,确定台湾将进行全民普选后,显然有人就坐不住了。所以从李登辉1995年以私人身份访美、并在母校康奈尔大学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之后,人民日报如打了鸡血一般,突然推出了系列文章,猛烈抨击的所谓“分裂言论”。但其实你看看李登辉的演讲内容,通篇都在讲台湾的民主经验,跟台独八竿子打不着。

当然,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你要求李登辉没有一点台湾情节,跟大陆人一样对大一统万般膜拜那不太可能。他抛出两国论,跑到靖国神社去祭奠为日本人战死的哥哥,有亲日情节,这是事实,但也没有妨碍他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的政策取向,也没有损害台湾的根本利益。大陆人总喜欢居高临下,以上邦大国观看殖民地的视角俯视台湾同胞,反过来看一看,台湾人为什么要顺着你喜欢的说,你的三观很伟大吗。2007年李登辉在日本被大陆人扔塑料瓶袭击,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希望他在国内也能这样。这句话细细体会,恐怕会让人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我们都习惯于在新闻中目睹台湾政要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干架,可能这样的噱头更符合嘲笑的需要。而今,我相信很多人都笑不出来了,因为和申大妈们代表我们数十年如一日的举手比起来,恐怕有人为了博你肯定为你干上一架来得更实惠。

在轮回的选举中,没有永远的失败。国民党若说失败,那也只是一时,因为四年后还可重来;民进党若说胜利,那也只是一时,因为随时有可能再打回原形。这个政治游戏中,只有一个永恒的赢家,那就是手握选票决定政治轮回的台湾人民。

资料来源:

[1]《从转型旗手到寂寞先知》张黎宏

[2]《中央日报》1947年11月24日第二版

[3]《我们台湾这些年》廖信忠

[4]《中国第一个民主体系》李登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