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所再也考不进的“最牛”大学 今年80岁了(组图)



西南联合大学的校门(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7年11月15日讯】95岁的杨振宁来了,99岁的吴大昌来了,93岁的李德齐来了!

今天上午,90余位西南联大老校友在北大欢聚一堂,他们的平均年龄在95岁以上,一起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纪念他们的母校西南联合大学80岁生日。


杨振宁、吴大昌相见言欢。(图片来源:以下除来自网络历史资料,皆来自京呈微信号)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这是当年的西南联大校歌。


西南联大历史文物展上的校歌印刷物

转眼这所战火中的奇迹大学已经诞生了80个年头,了解这段历史的后人都会惊叹,这所大学在教育史上留下的璀璨一笔。不足4000名毕业生中, 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4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171位两院院士及数不清的人文大师。

8月,日军攻陷天津,在记者招待会上公然宣布:“我们首先要炸掉南开大学!”10月,北大红楼和清华园也是满目疮痍。

8月28日,北大、清华、南开三校接到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公函,要求:三校南迁,联合组建长沙临时大学。战事紧急,撤退毫无组织,教授学子各自逃出,“逢车便上,遇庙而栖”,一路乞讨,辗转南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流离与聚合,11月1日,长沙临时大学正式开课。

不久,上海、南京沦陷,临时大学决定西迁昆明。教授、学生们携老扶幼,一路辗转颠簸,历尽艰苦,徒步至昆明,行军3600里。

1938年4月28日, 284名师生抵达昆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正式成立。

联大成立之后,校训定为“刚毅坚卓”,其条件之艰苦令人无法想象。一间宿舍要住40个学生,教室里只有椅子没有课桌,图书馆里面所谓的书架,是废油桶上放一块木板。起初,教师、学生只能在校外租住,后来好不容易置地,修建校舍。

清华校长梅贻琦请来梁思成夫妇设计校舍。夫妇两人前后五稿,越改越简陋,仍不被采用。梁思成忍无可忍:“你们到底要什么样的校舍?”梅说:“除了图书资料室做砖瓦建筑,教室用铁皮做顶,其余统统做茅草屋。”当晚,他和林徽因重新设计,林徽因一边改一边流泪,哭的是联大,也是中国。

铁皮屋,每逢下雨雨打铁皮声音太大就没法上课。有一次,经济学家陈岱孙上课,中途大雨如注,他在黑板上写下“停课赏雨”四个字,学生们就静静地听了一节课的雨。后来,联大遭遇财政赤字,连这样的铁皮屋顶都没保住,所有屋舍都改成茅草房。

昆明通货膨胀,以当时的物价来推算,联大薪金最高的名教授,一个月连40斤豆腐都买不起。当时昆明人都说:“如今只剩下三样便宜货,邮票、电影和助教。”

这些名师早年何等优雅,如今个个破履烂衫,食不果腹。朱自清每日只能吃糙米度日,致使胃病加重。一次出门,一个乞丐追着他要钱,他说:“别追了,我是联大教授。”乞丐扭头便走:“你早说嘛,害得我白跟了你半天!”


朱自清的聘书

华罗庚放弃国外大好机会,到联大只能租住农家牛棚。他批改作业到深夜,然后埋头钻研自己的学问,一晚上被牛虱咬得遍体鳞伤。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攻克了十多个世界级数学难题。


华罗庚一家在昆明

后来,昆明空袭,华罗庚几乎被炸死,闻一多就邀他同住。十几口人共居一室,中间用布帘隔开,形成“布东考古布西算”的奇特格局。彼时,闻一多自己开辟菜园,靠卖书、卖衣、治印换钱。从1944年4月到1946年7月,闻一多留下了1400多方印谱,可见其治印之勤,经济之窘迫。

联大教授们为了生计各显神通:费孝通在街上卖过大碗茶;吴大猷为妻子治病到菜市场捡牛骨;吴晗为了送妻子去上海做手术,用十六箱藏书抵押给学校换机票。

相比之下,理工科教授就“牛”多了:物理学家赵忠尧在家生产肥皂;化学系的高崇熙栽了一大片剑兰拿到市集上卖;化工系谢明山研制出了“西曼”墨水,在昆明市场上居然畅销一时;生物系教授更是建了酒精提炼厂,为医院解决燃眉之急…


联大时期老照片

听闻教育部打算拿出部分钱补助困境中的教师,西南联大校委会召开会议,最终作出了一个决定:所有教师联名拒绝政府的救济!“全民族都为抗战付出了巨大牺牲,还有许多的人民比我们还要艰难,我们有什么理由接受政府补助呢?还是让这些补助用于抗战吧。”

老师苦,学生亦苦。学生住着满是臭虫、虱子的茅草屋,每天吃着掺杂糠皮、稗子的粗饭,却始终求知若渴、未曾半点抱怨。迫于生计,同学们利用课余时间兼职,编辑、家教、会计、翻译、电影放映员……昆明人说:“若是梅贻琦校长下令封校三天,不准师生出来,昆明大到政府机关,小到民营企业、中小学校,恐怕全都无法正常运转。”

联大没有固定教室,亦无课桌,宿舍灯光黯淡,根本无法阅读。“看书、写作都是在茶馆里面。”实在喝不起茶,就喝白开水。为躲避日军飞机轰炸,学生老师时不时要“跑警报”。尽管物质生活艰困,朝不保夕,他们依旧激情不减,弦歌不辍。


联大上课时的场景。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联大教师队伍常年稳定在350人左右,正副教授占教师总数一半以上。其中有150多名学者留学欧美。他们有不同的学术风格、流派,却有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育人理想。忠诚教育,治学严谨,不苟且,不浮躁,教书育人,自敬其业,不忧不惑,皆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之楷模。

破格录用教授方面,联大不拘一格,唯才是举。沈从文小学读完后就去当兵,发表许多小说,从未当过老师,也未去国外留学,联大聘为教授。学校聘钱钟书、华罗庚、陈省身当正教授。当时这三位先生都只有28岁,在全国都引起不小的轰动。

当时的联大学子,简直是幸福到了极点。“国文老师是沈从文,英语老师是李赋宁,物理老师是吴有训,中国通史老师是吴晗,公共伦理学老师是冯友兰。数论和《庄子》,老师分别是华罗庚和闻一多。”

联大实行“自由教育”,有时候一门相同的课,二三个教师同时担任,各讲各的,经常互相旁听。不管是哪位先生,都受到了学生的尊重,听了不同观点,学生也受益颇多,至于如何思考,全在个人。

相当多的教授主张“通才教育”,“打好‘博’的基础,才易于求专求精。”课时安排上,让学生充分自学,去独立思考,自觉钻研,不读死书,不死读书。

在“教授治校”管理机制下,联大秉持“殊途而同归、一致而百虑”,创造了民主和谐的治学环境,给了学生们足够的发展空间。


西南联大毕业证书

联大不向专制妥协,不接受以国家名义来抹杀个性,剥夺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联大的知识分子既同仇敌忾,在民族大义面前保持了气节,又包容和保全学生们的个性,既能够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也懂得坚守人格独立,思想自由,这对所有大学都是历史借鉴。

正因为如此,短短8年,联大创造了教育史上的奇迹,为中国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科技、国防等各战线培育出骨干力量。抗日救亡的九年间,先后共有1200余名联大学子,投身于抗日救亡的大军,14人牺牲。西南联大做到了真正的育才育人。


西南联大大学生自治会印章

学术上联大亦是一座高山:汤用彤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陈寅恪的《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雷海宗的《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费孝通的《禄田农庄》、《内地农村》,潘光旦的《性心理学》,华罗庚的《对垒素数论》,张青莲的《重水之研究》、赵九章的《大气之涡旋运动》、冯景兰的《川康滇铜矿纪要》、闻一多的《楚辞校补》、冯友兰的《新理学》……


李政道西南联大时期的考卷

“思想独立,学术自由”,让联大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辉。

1945年12月,西南联大即将解散,三校北返之际,梅贻琦高声宣讲:“联大没有强迫,只有诱导,没有盲从,只有信仰。联大的存在和光荣的获得,依靠自由民主和活泼的传统,联大绝不自私独占这全民羡慕的传统,这传统必须普及全中国!”

正是因为这段光辉岁月,杨振宁在今天的致辞中说:感谢西南联大,它是奠定我一切成就的基础!

后人重温那段峥嵘岁月,愿今天的大学额从中汲取营养,培养更多健全的人、独立的人、有思想和创建的人,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