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能与心能 物质世界的真相与假相(图)

2017-11-28 13:08 作者: 淡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物质世界的真相与假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超声波在介质中沿直线传播,遇不同声阻抗分界面,产生不同程度的反射、折射、衍射、散射。大而化之,电磁波、振动波等等;包括人们普遍认知的光、声;以至人们的思维;许许多多的物理、生理现象,都有类似的反应。

真相与假相

现代医学中,人们通过计算机技术(例如:数字扫描转换器、运动目标显示器、富里叶技术等等),可在屏幕上直观、逼真、实时、动态的展示人体器官的细微活动态。手执超声探头的人们,都会忘记它的工作原理,如痴如醉于影像间,成为患者命运的宣判者,何况行外人!

然而,这影像却地地道道是由超声换能器,在机械能与电能之间颠倒颠、倒颠倒(正负压电效应),使振动波在许许多多组织界面之间来回传递,被仪器所见(接收),再由它们的语言、色彩(灰阶、彩阶)表现出来,将影像让人“眼见为实”。这里所显现的,是绝对的伪像,可又是人体相对真实在这一空间、这一瞬间的表达。而这一空间的真实,唯有探头发射的声能(振源)和它接收的反射,以及人体大大小小的声阻抗界面。它们可以表达真相,却并非真相。除去一切仪器的附加(波的因素),图像消失,也就失去了界面(不同组织结构的临界面)的意义;波粒分离,只剩下人体大粒子包小粒子,形形色色的组合,客观存在。离开了仪器,人眼也就只能看到人体的外形――自然光下的一个层次面了。

推而广之 我们来看大千世界

大家知道,物体的可视性,在于类似于超声的可见光,经由瞳孔、视网膜、视神经通路,将景象转换成可经神经传导的生物电及化学介质的传递,一级、一级传输至大脑的特殊区域,经一系列神功鬼斧的超级处理,人们才看到了这五彩缤纷的靓丽世界。(而这世界本身,却是光对界面反射、折射、衍射、散射而成,也是一种表达。)再进一步,眼、耳、鼻、舌、身、意经历大脑多层次立体交叉协调、整理,我们才有了身在其中,亲密接触的“真实”的感觉。这感觉是否真实,是否如你所见?人们并不在意,“我在其中,我乐意”。反过来,却把愿闻其详的人们贬为“迷信”“虚幻”“误入歧途”,“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循“声”渐进

我们借鉴超声,去看一看那个可能的“真实”。

超声的能量,从振源开始,一路抵达目标的过程中,遇界面不断反射、折射,愈走愈弱;随传播距离延伸,声能自身亦在内摩擦中耗损,走向这一振源波的终结。人在成长的过程中,能量场经历超声同样的过程:从“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走向“夕阳西下”,精力与健康随同“名、利、情”的反射、折射,虽表现了一时的绚丽,却挡不住岁月风波,外损内耗,能量尽失,老病死向每个人招手。迷中来、迷中去,怎谈见真相?

能量在什么情况下得以保持?

超声在均匀介质内保持原始前进方向上的传播,则声能最强、衰减最少,传播距离最远。保持声能,均匀介质是关键;减少、弱化不同界面,减少声阻抗也是为了同一目地。超声探头匹配层的选材标准便基于此:最大限度的保证最大声能在进入人体前不被削弱。

对保持心的能量来说,也是同理,心旷神怡就是健康的“均匀”介质,喜怒忧思悲恐惊就是最大的“阻抗、界面”。心能可转化为体能,一颗年轻的心,能使“大变小、老转少”;心能与体能的相互依存和转化可以延年益寿;修心养性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靠的就是“无欲则刚”(均匀介质)式的心能不衰。

可是,想依靠人类的智慧、科技,去解开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的奥秘,则无异杯水车薪。不是没有那么大智慧,那么高科技,而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就是这一境界中的生命,超越不了层次的限定。要真正理解宇宙的真相,必须超越人的限定:心能超越人所执,方可见体能跃出老病死。

如何提高心能?那一颗颗利益得失之心,贫富宠辱贵贱好恶之心,如同无数心能的阻力界面,唯有在修炼过程中“损而又损”,才能保证心能的最强势。在均匀介质中,心无所用“以至无为”,超越了人的界定,去了人眼看不到的地方。遥视、宿命通便是小层次那一境界的“为”,在人看来,已是“无不为”。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前面已说过,超声成像是绝对的伪像。在以伪像表达真实的过程中,就掺杂了其断层图像与相应解剖断面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表现为声像图中回声信息特殊的添加、减少或失真;加上仪器分辨力的优劣;操作者的知识面、经验及主观性;瞬息万变的体内组织动态变化,可以说,没有一个超声医师可以保持他的诊断正确性。更何况这相对人体结构解剖断面亦来自我们空间的光电伪象,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所见。

而仅在分子层范围内,人们便能借助仪器看到数不清的人体结构层面,例如:组织细胞层面;胞内层面(包括胞浆、胞核、细胞器);胞核层面(包括染色体);大、小分子蛋白质层面;核苷酸层面……多了去了。哪一层都体现了那一境界的真实,哪一层都概括不了整体。别说原子以微直至夸克,夸克以微至无限微观,它们其中瞬息的任一变动,均可造成千钧一发――表象人体的变化;更甭提生命的生前社会活动带来的因缘果报(横向不同空间);更宏观、更微观的身体存在(纵向不同空间);无尽时空的渊源流长。

从超声看宇宙变化

超声在传播中遇粗糙面及极小障碍物(或一组小障碍物)时,将有部分能量被散射,散射波可进行组合,等频同相波迭加后能量加强,等频反相迭加后能量减弱,因而可用于流动信息的研究。例如血管内红细胞的运动。成千上万的红细胞(小粒子),顺血管同相运动,其散射能量迭加,以图形的方式在屏幕上展示血流的频移状态及加、减速度。如果将超声束放大至银河系、宇宙、洪穹天体那么大的范围,地球、太阳系、银河系……都不过是其中发生散射的微小粒子。

调整好眼界,我们来看欧洲太空局的观测:星尘风暴正在逼近太阳系。星尘是纤细得只相当于头发的百分之一的宇宙微粒,其本身不会对行星造成多大影响,但它却会与游离的小行星发生碰撞,产生更多更大的宇宙尘埃。其阴霾所造成的光电阻力会使太空观测及太空船运行受阻。天文学家称我们的太阳正处在本次太阳周期(十一年为一周期)之初,已有比之90年代多2、3倍的星尘进入,至2012年有多达10倍的星尘进入太阳系;并称我们的太阳正向更密集的星际云团移动,已处于本星际云团的边缘,即将加入我们最近的恒星邻居阿尔法人马座的云团中。该云团温度稍低但更加密集。更加密集的星际云团、更加密集的星尘,多个大范围等频同相加速度使之必定发生一个大的天体变化。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