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统贱民”——朝鲜法定的3个阶级51个阶层(组图)



在朝鲜,自杀是对“对领袖和国家的背叛”。除此之外,还要把家属从原先生活的地方驱逐出去。

* * *

服役10年行将退役,朝鲜人民军战士金庆植(化名)自杀了。

漫长的10年军旅生活中金庆植最恳切的愿望,那就是加入朝鲜劳动党,入党后可以到大学深造、打开飞黄腾达之路。

终于到了一年只有几次的朝鲜劳动党入党申请日期。金庆植本人也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一切入党条件,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我们也知道你在军队服务生活中认真负责。但朝鲜劳动党是神圣和光荣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加入的。”金庆植的爷爷在韩战时期过到韩国,所以金庆植是“越南者家属”,家庭成分不好,属于朝鲜3大阶级中的“敌对阶级”。这就是不能入党的理由。

不能放弃入党的金庆植又鼓起勇气恳求道:“我尽我的一切更加努力行不行?”但对方无情地回答道:“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没人认同你。认真勤奋是重要,但家庭成分也应该好。”

10年的等待成为泡影,抑郁症、对爷爷和国家的怨恨交杂在一起,金庆植选择了在自己服役的地方用手枪自杀。

在朝鲜,自杀是对“对领袖和国家的背叛”,“领袖和国家的背叛者”是朝鲜最严重的罪名之一:家人不得给他举办葬礼,也不让家属看到遗体。除此之外,还要把家属从原先生活的地方驱逐出去。

* * *

如果说中国的富二代是拼精子,那么朝鲜的身分制则更霸道:查三代。

金氏政权依据对自己的忠诚度,设计了一套精致的出身成分制度,把国民分为:3大阶级51种成分。以这一套制度配给国民不同的教育、工作、能获多少粮食配给、医疗照护,婚姻配偶,甚至居住的城市。

跟朝鲜官方宣传的人人平等相反,朝鲜人一出生就要继承不平等地位。一个人进入社会首先遇到的就是家庭出身问题。朝鲜的出身成分要追溯到前三代,是不是根红苗正。

金氏政权设计的这一极致的制度共分为:3大阶级51种成分,具体是这样的:

核心阶级 - 13个成分

日本投降前的劳动者、小作贫农、世袭佃农、集体农场农民、“解放”后受高等教育知识分子、“解放”后党事务员、朝鲜劳动党员、革命遗家族(抗日战争牺牲者遗族)、爱国烈士遗族(朝鲜战争牺牲者遗族)、被杀者遗族(朝鲜战争中被韩国军队虐杀的朝军家属)、战死者遗族、后方家族(朝鲜人民军现役军官的家族)、荣誉军人(朝鲜战争负伤兵)。

动摇阶级——27个成分

“解放”前小中商人、知识阶层劳动人、手工业者、替工、店员、富农、小中自耕农、中小规模承包商、民族资本家、朝鲜劳动党停职开除者、满刑期政治犯、经济犯罪者、囚犯家人、死囚家属、迷信崇拜者、儒生、天道教青友党员、无党派层、中日回国侨民(朝鲜劳动党员除外)、外国回流学生。

敌对阶级——11个成分

日本官厅反动官僚、产业国有化后的资本家、土地改革时有5亩以上土地持有人、亲日亲美分子、富农地主、原朝鲜社会民主党员、1945年后越北者、佛教徒,基督徒、哲学家、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即是党内反对派)。

出身成分制度源于金氏家族极权制度的确立,因此其划分的标准也是上溯三代对金家忠诚度的调查。

1957年,金日成在八月宗派事件后开始肃清朝鲜劳动党党内苏联派与亲中的延安派,随后,为了方便从源头上将“可能危害体制稳定的人群”隔离开来,1958-1960年对一般市民根据对金日成的忠诚度分为“核心阶级”、“动摇阶级”、“敌对阶级”3种类。

当时,三个阶级的比例是核心阶级30%,动摇阶级40%,敌对阶级30%。核心阶级多是金日成在中国东北抗日时的战友,地位最高,动摇阶级对党不置赞否,人口最多;而敌对阶级则对党持敌视和否定态度,大概有7万人,被发配至山区居住并被监视,其中大概6000人被以反革命的名义处决。

1966年-1967年开始,出身成分制度被进一步强化,除对本人外,还对其双亲至六等亲调查。

数年前,朝鲜向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提交的现有人口数为2300万。3个阶级中,“核心阶级”(又称“支配阶级”)594万人(占总人口28%)、“动摇阶级”(又称“基本阶级”)954万人(45%)、“敌对阶级”(又称“复杂阶级”)573万人(27%)。和当初相比,“动摇阶级”、“敌对阶级”的人数明显增加。

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

1995年1月,金正日视察某哨所时提出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正式提出了“先军政治”的概念,并很快确立其压倒一切的地位。

为了使军队死心塌地效忠于己,金正日调整了社会各个阶层的次序,将军人置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3大阶级之前,以突出军人的社会地位。

这种观念对残障人士的命运有不利的影响,他们经常一出生就被赶出大城市,因此只能住在乡下。身体或心智障碍、驼背、盲人、聋哑人士,都只能由家人照顾,因为没有任何专门机构。他们被视为次等人类,对社会毫无用处,在街上也没有人跟他们讲话。

在这种社会里也有特殊集体。属于这一特殊集体的人没有出身成分,不能入党,也不能当兵。可是他们能合法地往返中国。这些人是拥有中国国籍的,居住在朝鲜的华侨。

不过,这一制度绝不是全能的金三氏的创新,实际上是变异了朝鲜古代李朝的旧制。

李朝历经27代君主共五百余年,除了“事大”中国朝廷外,主要的根基是以“两班”贵族领头的种姓式的阶级制度,即将朝鲜民众分为四个阶级:第一等,两班贵族;第二等,是两班贵族的庶子,称为“中人”;第三等,是普通老百姓,称为“常民”;第四等,则是贱民,称“白丁”。

核心阶级的特供和敌对阶级的饥饿

这种制度区分决定了每个人受的教育、工作、能获多少粮食配给、医疗照护,甚至婚姻配偶、居住城市。

在此等级制度下,因犯事“降级”容易,想升级则极难,这制度让朝鲜2300万人口中的1/3变成奴隶,剩下的2/3成为盲目效忠者。

朝鲜老百姓很形象地根据出身成分把核心阶级比喻成里外都红的“西红柿”,把动摇阶层比喻为表面红的“苹果”,把敌对阶层比喻成“葡萄”。

核心阶级是支柱力量,其中有相当人数的红二代、红三代。还有一些军烈属和忠于领袖的工农兵。他们大多居住在平壤、新义州等大城市,垄断了最好的工作单位。进入朝鲜高等学府,例如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入学资格,只分配给核心阶级成员。这样一来,核心阶级就在事实上又垄断了进入高级干部行列的机会。

当主要节日,“西红杮”们还会收到金氏家族赠送的高价的进口商品作为礼物,甚至包括豪华轿车。为了让“西红杮”们吃水不忘挖井人,对领袖感恩戴德,金正日活着的时候还特意将车牌打上他的出生日“2.16”。

根据2008年统计,平壤有人口3,255,388人,这些人都是经过认定政治上可靠、出身成分属核心阶级的人。

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实施先军政治以来,朝鲜军团长,道委书记以上的“西红杮”们都配有专职护士、保姆以及专用公寓、专用别墅、专用轿车和野战指挥车等,甚至还运营共他们与年轻美貌的女性享乐的“将领休养所”。他们享用国家给予的全套日本产家电、家具、沙发乃至食品等,享受着西方文化。

金日成综合大学是朝鲜最好的大学,朝鲜劳动党主要干部大约有40%毕业于该大学。每个学校和地区都有配额,校长、市和郡人民委员会的推荐是必须的,这是核心阶级的垄断权力。

联合国的援助物资送达时,大部分东西都被负责发放的“西红杮”们拿走:他们偷偷趁着半夜用手推车将粮食搬空,尽可能不发出声音。一般人根本没看过什么国际救援物资,于是大家渐渐就骂这些干部是“脏狗”。


一些家庭出身不理想的学生往往会向老师询问:老师,我也能上大学吗?

动摇阶级的家庭出身者“苹果”,虽然可以上大学,但入党、提干极难。所以到了高中,一些家庭出身不理想的学生往往会向老师询问:老师,我也能上大学吗?

而敌对阶级“葡萄”不能在平壤、新义州等大城市居住,只能生活在东北部的山沟、煤矿或者农场,不能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只能从事一些低贱的工作。如果粮食分配系统崩溃,他们就要遭受吃不饱营养失调。这还不够,时不时还要去公安去汇报思想。

敌对阶级“葡萄”也是被监禁、监视的对象。目前关押在朝鲜政治犯收容所的人预计有15-20万人。在过去60年期间在朝鲜以政治罪被捕的人预计能有50万人以上。

为了制造恐怖,朝鲜政权还在民众中培养了大量“线民”,在朝鲜每50人中就有1人是情报员。情报员就超过15万人。再加上曾经当过情报员的退休人员在内就可以达到20-30万人。如果把保卫员和安全员(警察)也计算在内,跟国家恐怖有直接关系的人就达40-50万名。

“敌对阶级”因不能从朝鲜现行体制中受益,所以是最有逃跑意向的人。综合韩国国家情报院历年来对朝鲜“脱北者”的问卷调查,预测朝鲜国内约有70万人(占350万“敌对阶层”人士的20%)坚决要“脱北”,占到总人口的3%。

3大阶级51个阶层在衣食住行方面的差距

在朝鲜衣服是实行配给制,工人一年发两套工作服,一般干部、技术人员每三年发一套西服的布料,中级干部两年发一套西服的布料,中、小学校的学生大约每隔二年,在金日成生日那天赠送一套校服。由于中、小学生发育较快,隔两年发一套的校服很快就变得太小,家长们不得不在裤子,袖子上接一块步来加长。在朝鲜买衣服、布都要凭工业品购物券,当然黑市也可以买到不要购物券的衣服,不过价格很高。

鞋由于国家不免费提供,成了朝鲜人在衣着方面最大的问题。每人每年发一双鞋的购物券,但由于鞋的质量太差,两三个月就穿破了,没有办法只好去黑市上买高价鞋。干部以及干部的子女们可以穿到较好的鞋,所以在朝鲜只要看看脚上的鞋就可以大致判断出一个人的身分。

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可是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以准备世界青年运动会为由,宣布人们的口粮定量暂时再削减10%。但世界青年运动会开完后,口粮定量的暂时削减却一直持续下去。

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每天450克。1995年朝鲜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现在的口粮供应为每人每天350克左右。每天350克的口粮是无法维持生命的,于是朝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但是无钱无势的人只好去野菜,吃树皮。


如果不幸被划入敌对阶级,那就注定一生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了。

朝鲜的中央电视台则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野菜更是营养丰富,多吃有利于健康。

就3大阶级而言,核心阶级基本能够满足温饱;动摇阶级则视经济形势而定供应口粮,长年处于半饥饿状态;如果不幸被划入敌对阶级,那就注定一生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了。

虽然动摇阶级、敌对阶级陷入饥饿的困境,但处于核心阶级的干部们却有特供,吃饭没有问题。高干们则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

据说近来朝鲜出现了自称为“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盗窃集团,专门行盗富裕的干部家庭,盗完后还要留下“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纸条,颇得老百姓的赞赏。不管该传说是否属实,朝鲜的老百姓对生活富裕的官员干部们的怨恨是毫无疑问的。

朝鲜不允许有私人住宅,住房全由政府、单位提供,分5个级别。一级住房是一般老百姓住房,二级住房是一般干部住房,三级住房是科、处级干部住房,四级住房是局长级干部、大学教授住房,特级住房是副部长以上高级官员住房。

住房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停电。由于能源不足,平壤每年的停电次数为200次左右,而且由于电压太低,不加装调压器许多家电就无法使用。为了节电,电熨斗、电炉等耗电较大的电器被禁止使用,违反者要予以处罚。

三个以上“1”字:贱民身份证

朝鲜公安部门对每名17岁或以上国民,都有一份档案,每两年更新一次。

2011年7月,朝鲜当局进行了居民登记调查和身份证更换工作,大部分居民们认为这是“为了掌握不知去向者(脱北者)的措施”。因为更换身份证的时期和金正恩加强取缔脱北者以及非社会主义现象的时期相吻合。

身份证上标记需要观察对象,可能是因为随着市场的活跃和地区之间的流动人口增多而采取的一项对应方案。因为这样就可以随时监视流动人口和往返异地的人员。

身份证上还标记着姓名、性别、职业、出生地、出生年月日、国籍、居住地址、婚姻情况、号码、发放日期、血型等内容。

朝鲜新发放的公民身份证上用暗号标注了需要进行特别控制或监视的对象,把他们分为涉嫌敌对势力的“需要观察对象”。当然,一般百姓全然不知到这一玄机。

身份中号码有居住地区名称和六位数字,可是号码中如果包括了三个以上“1”,那么就是表示不同于一般居民的需要观察对象。

朝鲜人民保安省发放的身份证标记地区和6位数字。比如,居住在平壤万景台地区的身份证上标记着“万景台-OOOOOO”。号码由居住地区编号和系列号组成。

* * *

两江道惠山市的崔某因跟中国进行走私过图们江时被捕过两次,最近向地区保安署第二部(负责签发旅行证的部门)申请了边境地区旅行证。崔某跟其他三人一同申请了旅行证。可是只有崔某没有得到旅行证。他到别的地区进行贿赂,旅行证也没能审批下来。

崔某找平时关系非常好的另外一个地区保安署居民身份证科指导员(警察)商量该怎么办。可是听到了意外的消息。这位警察说:“用你的身份证不可能得到旅行证。”“特别是不能到边境地区。”

当崔某问缘由时,警察要他发誓一定保密后说:“如果身份证号码中包括了三个以上“1”字,就意味着这个人是需要注意的对象。”“对这些人拒发访问平壤、边境地区、休战线附近等特殊地区的旅行证。”

崔某问:“那我什么地方都去不了了?”警察严肃地说:“偶尔会发放旅行证件,但是旅行途中会有岗哨、乘警、地区警察等的特别监视或检查。会一直受到监控。”

那时崔某才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上有三个以上的“1”。明白了很难得到旅行证的事实。他说:“不认识我的人也能通过身份证知道需要监视。”“到哪儿我都成了罪人了。

* * *

核心阶级的互相监视

核心阶级是金氏政权统治的支柱力量。

这些核心阶级就职于劳动党和行政机关、国家安全保卫省、人民保安省、检查、审判等政权机关。

朝鲜的劳动党党员人数约为400万。其中初级党秘书等处级干部和军队内军官、保卫员、保安员以上职务的能够直接控制朝鲜居民的核心成分就更少。

作为等级社会制度的“精英阶层”,尽管自身卑微可怜,但却可以从周围其他人更加不幸的遭遇中找到一种身份上的优越感和另类的满足感,久而久之甚至形成虚幻的幸福感。

“就算我们插上翅膀,也追赶不上韩国经济。”这是朝鲜某高层官员对韩国访朝团说过的著名言论。

他们喜欢资本主义商品,却又否定改革开放的理由是,如果思想中心的体制发生变化,他们就会丧失主导权。对于长久以来仅忠于党的领导的党务人员来讲,他们并不具备可以在资本主义体制下生存的特殊技能和心理准备。与其说去面对竞争社会,还不如安分于现在的地位和名誉。

那生活在核心阶级的一定感觉很爽吧?

答案是:NO。


越是高层,金氏对其的监视网也越多。(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越是高层,金氏对其的监视网也越多。而且一旦发现反体制倾向,就会加以残忍的处罚,将反金意识扼杀在襁褓里。

监视最为严密的对象为军队高级指挥官。朝鲜军队可以说是政治局和部队指挥官的双重体制。作为军队党组织的政治局干部们密切监视着主要指挥官。同时在部队内设有通报科,一旦发现部队内的异常现象就可以直接与中央党通话。再加上保卫司令部利用专门的窃听装备24小时密切监视指挥官的私生活。

同时,对将来成长为朝鲜体制内精英集团的大学生们的监视程度也非常高。为加强对大学的监视社会专门的负责保卫员,还有密探。此外还有保安员们组成安全小组(情报人员)监视着教师和学生们的动向。据传,分布在大学内的情报人员密度达到每5个学生配有1个情报员。

甚至在核心权力部门的中央党、省、内阁内部,都派有国家保卫部的直属保卫员监视干部们。为中央党干部和军队要人们在平壤市内建立最高档次公寓区里,还配有武装警卫,连亲戚们的进出都要控制。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世界每一个极权政权倒台时,金氏就会在核心阶级内部展开宣传:比如在干部中播放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受到处决时的录影、萨达姆被绞刑的录影,目的在于引发干部们的恐惧心,让他们都产生“金氏的同命鸟”的一体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