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婊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图)

原标题:岁月静好婊是这个时代最不值得同情的动物

2017-12-02 09:55 作者: 天佑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岁月真的静好吗?

【看中国2017年12月2日讯】这两天,三种颜色事件在朋友圈几乎刷屏,各种信息不断传出令人毛骨悚然。如果视频里家长讲的事情是真的,那么,这完全不是人类社会应该发生的事情。因为某些行为是人类做不出的,无论是给孩子打针还是吃白色药片,无论是脱光光还是做活塞运动,一切行为都是只有畜生才能做出的。当事的孩子还小,有些事情还不懂,但是,他们描述的事情分明是成人甚至是某类有特别癖好的成人才能做出来的动作。

事情发生后,很多朋友来要求天佑就此事发表看法。因为天佑有接待任务,加上还要办理一些重要的私人事务,所以迟迟没有动笔。直到现在,天佑才有了时间对此事发表看法。

首先,我谈谈我的初步印象:有人说这件事是中国版《熔炉》,我觉得这样对比是完全不合适的。如果视频中家长们讲述的都是事实,这件事和韩国电影《熔炉》里描述的事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熔炉》里描述的事情已经是罪无可赦了,但是,那只是教职员工性侵学生。而这次三种颜色事件,却可能有除教职员之外的社会人员甚至权力人员参与猥亵性侵,而在这个过程中,教职员工可能以此谋利,那么,此事跟熔炉案就不是一个性质的问题了。

其次,我不认为这件事情会有真相。很简单,除了维稳体制要发挥自己的强大作用以外,家长们自己的表现会让这件事变得虎头蛇尾。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这些家长绝大多数属于这个社会中的一个极其有趣的群体:岁月静好婊。

有人问了,天佑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一棍子打死的嫌疑?我的回答是:我坚持我的判断。这里面有个非常充分的理由,那就是,这些家长都是北京的中产,某些甚至还是体制内的人。这些人收入不低,要么高薪,要么有灰色收入,否则的话,孩子不会进入收费不菲的三种颜色幼儿园。这个幼儿园的收费之高,相信相当于跟他们生活在同一城市的另外一群因为大兴大火而被驱赶的人的一个月收入或者是大半月的收入。

在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北京中产是北京另外一个阶层。有个科幻小说叫做《北京折叠》,这些人就是属于第二空间的精英阶层。对于底层,对于这些北京大兴大火中死去的那些人来说,他们处于一个空间,却永远没有交集。尽管他们跟第一空间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比较其第三空间的人来说,他们非常有资格值得骄傲。他们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像大兴那些人租住在逼仄的隔断房里;他们有自己的事业,无论是自己的公司还是在大公司工作收入都不菲,在体制内更不用说,那更是种种的优越;他们有非常良好的资源,生活在一个相对高的层次中。

正如《北京折叠》中所描绘的那样:当一个阶层的父母狼狈地通宵蹲在幼儿园门口的马扎上痛苦而忐忑地排队时,等待另一些孩子的是清洁的空气、高质量的纯外语教学、绿色有机的食物、非富即贵的同班同学,这是另一种人生起点。这一丁点儿都不科幻,就不说所谓的教学质量和思维理念了。

所以,三种颜色幼儿园这些家长生活在岁月静好的感觉中我是毫不怀疑的,如果不是这些他们的孩子疑似被打针、被服药、被脱光衣服和别人做活塞运动,你如果打开他们的朋友圈,估计大多数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岁月静好的表情,一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就安稳的样子。世界上任何与他们无关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关心,杨改兰为啥杀死自己的孩子并自杀他不关心;某些文人律师进去了他不关心;某些人被强拆了他也不关心;甚至某些地方的幼儿园发生虐童事件他们也不会关心,反正事情又没发生自己的身上。这些人的心理我很明白:他们不敢面对黑暗,以为自己对社会的阴暗面视而不见,不关心政治,自己就是纯洁的了,自己的生活就天天都岁月静好。

然而,哪有什么岁月静好?这次三种颜色幼儿园事件,撕开了城市白领精致生活的假面,让他们直面残酷的体制,平时他们可以冷漠地面对社会的不公,平时他们可以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但是,当然们自己的孩子身上出现莫名的针眼,要服白色药片,甚至可能跟医生爷爷做活塞运动时,他们再也无法继续带着虚伪的面具装上流了。于是,他们嘶号,他们诉说,他们委屈......

有趣的是,当整个事情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以后,我们惊讶地发现:同一个幼儿园的另一部分家长还照常送孩子上学,感恩节活动还照旧举行,孩子们照常上课而不是集体停课。面对这么大的事情,那些家长居然还是选择了惯性的岁月静好式的若无其事。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前两天何思云老师爆料幼儿园性侵案时,有个人对我说:还好,我家是男孩。然后,他依然故我地晒他的心灵鸡汤,继续晒他的小资生活。中国类似的人很多,只要是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就是惯性的岁月静好。其实,他们这种岁月静好,就是选择性的眼瞎。

昨晚,我接待客人。酒桌上谈到三种颜色事件,我做出一个判断,此事一定会不了了之,因为这些平时习惯了岁月静好的家长,只要一被约谈,立马就会尿裤子。客人还不相信,他说:这事儿要是我,我砸了这家幼儿园。我冷笑道:这些家长面对背景深厚的三种颜色幼儿园敢得瑟?不是自己公司被查,就是丢工作,搞不好还会惹出其他麻烦。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忍,然后继续岁月静好。

果然下午,新的消息出来了。那些家长分别被约谈退了学费后,一个个都心平气和、心满意足地离开,不向媒体做任何解释。

很多人觉得震惊,觉得这些家长不可理解。我倒是很平静地在朋友圈里说:大家都散了吧。为什么这样说?这是一次典型的中国式维稳事件,孩子遭遇了什么对于这些家长来说,退了钱一切都不重要了;园方说造谣者已被控制,是谁被控制对于没有被控制的家长来说,也不重要,反正他们自己有没被控制。最后此事的解决,估计就是有几个幼儿园老师倒霉,不会有什么其他结果,跟不会有公众期待的真相。

所以,这个社会还会像以前一样,底层赞歌高唱,中层岁月静好。尤其是岁月静好的中层,孩子是不是被虐待?是不是遭到性侵?事情只要是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切都当没发生过,即使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要是一有压力,还是会忍。看到这里,我们还会说什么?岁月静好婊是世界上最不值得同情的动物,老婆被上级睡了,他们会忍;自己孩子被人家做了活塞运动,还会忍。他们就是战无不胜的“忍者神龟”,无论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只要把头缩进厚厚的壳里,即便是天塌地陷对于他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下一次令人震惊的事件还在路上,或许会再一次涉及岁月静好婊们,他们的态度会怎样?不会跟这次有两样的。他们会用精致的利己主义将自己保护起来,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叫做——岁月静好。说白了,所谓的岁月静好婊就是精致利己主义者,也是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这种人,你同情他干嘛?让他们去死好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