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袁立 :以爱的方式走过岁月(组图)

2017-12-21 08:30 作者: 成都下水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袁立,一直走在慈善的路上,痛并快乐着(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2月21日讯】第一次“见”袁立,是在电视机的屏幕上,濮存昕与她联合主演的电视剧《英雄无悔》。我那时是一枚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对着长相精致、冷艳讥诮的袁立流着哈喇子,压根也没有想到这辈子与她会有任何交集。

后来又看了她主演的电视剧《永不瞑目》,敢爱敢恨的欧阳兰兰成了记忆中的经典,依然有着出浴亭亭媚,凌波步步妍的惊艳。

哦,对了,那时她的名字是袁莉。

老实说,我只看了她的两部电视剧。以至于去年见到袁立真身时,她佯装不高兴:你都不知道《铁齿铜牙纪晓岚》和《大海的女儿》?

我从来不怀疑她的演技,在我看来,把角色演成自己,把自己演到失忆是演员的最高境界。

真正与袁立发生交集,是去年一月初,中国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院长通知我,希望联合一帮医疗大V,直播袁立捐款救助的一名尘肺病人的肺移植手术,弘扬爱心凝聚力量,希望成就未来的正能量。

于是我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成员包括十余名医疗大V、大爱清尘慈善基金会的朋友以及袁立。

手术和直播都很成功,但术后第四天,病人出现严重并发症,病人死亡。

一场猝不及防的死亡,让所有人痛心。病人死亡之前,袁立星夜兼程的从杭州赶赴无锡,送别病人。

陈静瑜院长发出的照片很感人,袁立袭一身白大褂,捂着脸,像在哭泣。


(网络图片)

我好奇的问她:你哭了吗?

袁立回答:没哭。

我仿佛听到了时针滴答的声音,堆砌成一叠又一叠安静的碎片,背后地动山摇,心却静如止水。

这场救助,袁立捐赠了40多万人民币。

我对袁立肃然起敬,之后我们成了微信好友。

翻阅她的微信,她总在忙,流连在偏僻的陕西、云南、湖南、重庆等诸多省市的乡村,那里河水碧绿,白墙黑瓦,却栖居着无数命在旦夕的尘肺病人。

袁立,是尘肺病人的救星,她与他们的一蔬一饭,是性命相见。

除了捐助尘肺病人,她还数年如一日的捐助抗战老兵。

慈善成了她的人设,人设这东西,很悬乎很美好很蒙太奇,既是盔甲也是软肋,稍有不慎,会作为别人攻击的口实。

国家确实在进步,但在国泰民安的大背景下,也有着鲜为人知的的苦难。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爱心是超强万能胶,一旦动了它,就会被粘上,再也甩不掉,除非连皮带肉撕下来,然后留下一块清晰的疤痕伴你一生。

袁立,一直走在慈善的路上,痛并快乐着。

去年的国庆黄金周,我与袁立见面了。袁立是我的微博、微信好友,初识于今年初的微博肺移植手术直播,他捐赠了近50万元资助一位病入膏肓的尘肺病人,最后病人还是走了,但那场直播如同十月泛凉的秋色,依然充盈着坚韧、悲悯、爱心、伤痛。

在T2航站楼接到袁立,我的表情不太自然,袁立大方的笑:怎么你与微博上的下水道判若两人?

我怯生,好么?

并非每一次相遇都是蓄谋已久,起因是袁立在微信里向我咨询医疗问题,一侧乳腺痛。可是我拜托朋友找好了北京的专家,这妞忙得没时间去看。

我在微信里调侃:好歹我多少懂点,只有我帮你看了。

她说:我操你大爷,流氓医生。

然后我知道她要来成都了,她的目标对象不是我,也不是黄金周来成都旅游,她是来拜访一位她信赖的牧师,很多人都知道,袁立是基督教徒。

她为自己的成都之行确定了两个原则:低调、简朴。

不过我还是为她在一座酒店公寓定了三晚套房。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袁立在网络上富含争议,她心直口快她嫉恶如仇她没心没肺,其实我最欣赏她的东西:她喜欢读书,她心地善良,她表里如一的做着慈善。这个世界,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尽管她的目的是来成都听教,但毕竟只有一天,剩下的两天,我带她逛街、吃路边摊,K歌,她最喜欢的美食是火锅,在成都的三顿晚餐都是火锅。

袁立的五官很精致,也不胖,在我的朋友面前始终落落大方。周国平说过一段话:矫情之所以可怕,原因在于它是平庸却偏要冒充独特,因而是不老实的平庸。不矫情的袁立很可爱,就是许多粉丝喜欢的小月姑娘。

我们有过对彼此世界观的争论,袁立烦了:下下,你怎么喋喋不休得像我的老爸?

离开成都那天,袁立批评我:你是真诚的下下,也是虚荣的下下,你没有必要为我安排豪华套房,没有必要为我安排豪车接送,这是没有底气的表现。你的文章,更多是小机灵,还缺乏大智慧。

10月4日,该话别了,还是T2航站楼,我把袁立重得要死的行李搬下车,与她来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拥抱。

驱车回市区,微信提示音想起,是袁立的声音:下下,谢谢你送给我的茶叶和茶杯,我现在正在喝,茶杯很精致,茶很稥,有橘子的香味,三天,谢谢你的款待,谢谢你的陪伴,我有时很着急,说了一些可能伤害到你但却是特别想让你好的话,谢谢你的宽容,你一直在耐心的听,我觉得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

宽阔的人民南路,树叶随风簌簌作响,仿佛袁立还坐在副驾位上,一切都安静美好。

我不是基督教徒,也没有打算信教。可是我相信,听教洞心听教慰心听教品茗的袁立,会越来越宁静、超然、脱俗。

祝福你,曾经让我惊为天人的欧阳兰兰!

随后的日子,偶尔我会与她在微信里聊天。

她的目标非常坚定,继续持之以恒的做着慈善。


(网络图片)

今年5月,她在云南某个山区小县城捡到一名双目失明的孩子,又义无反顾的决定救助。

袁立用她的真金白银做了那么多好事,为什么依然饱受争议呢?

她的信仰,大抵是最重要的原因。

其实对信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

泰戈尔说:信仰是个鸟儿,黎明还是黝黑时,就迎着曙光的方向歌唱。

契诃夫说:当喉咙发干时,会有连大海也可一饮而尽的气概,这是信仰;等到喝时,最多只能喝两杯,这是科学。

我是唯物主义者,我尊重她的信仰。信仰,也是她热心慈善的动力。信仰与坐飞机类似,在机上腾云驾雾,直奔目的地,只是一旦坐上便不能改乘其它航班。

其次,在娱乐至死的年代,人们关注她的情事、绯闻多过了关注她的本身。

袁立与浙江卫视栏目《演员的诞生》引发全民讨论,迄今没有尘埃落定,但是,她把参加节目的税后80万报酬,全部捐赠给了云贵川偏远地区的尘肺病农民。

星辰欲语,不平潮声,时间,终会还袁立一个朗月清风。

希望一直看到美人笑隔盈盈水的袁立,其实,经历了那么多的诋毁和赞美,你应该“已亭亭,不忧,亦不惧”。

(略有删节)

延伸阅读:

@也要楚天阔:我很少看国产影视,所以几乎没看过@袁立的作品,对她的演技没有发言权。2015年有一阵不知为什么话题,我发表了一篇观点,她就关注了我微博。过一段时间她取关了,貌似因为宗教分歧。又过了一段时间,听大爱清尘的人说,袁立跟着王克勤他们去陕南走访尘肺病人回来了,要在西安待几天。我正好闲得蛋疼,就跑去凑热闹。

他们一群人住在长安区郭杜镇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房间又小又破,据说是为了省钱。中午吃饭在附近小餐馆随便点几个凉菜就着泡馍,我这时候坐定了才仔细打量眼前这位明星。说是明星,一点明星范儿都没有,穿着大爱清尘的白T恤,素颜,捧着爱疯4s到处找Wi-Fi,手机上插着一个缠满胶布的充电宝。我主动开热点给她上网。

吃完饭后坐志愿者老哥的车去铜川医院看望病人。半道上停下来找ATM取好现金,大概两万还是三万吧。她前几天在陕南跑了一趟,现金撒出去十几万,承诺一百台呼吸机(约二十二万,已经兑现),答应长期帮扶十户家庭和承包一个专职志愿者的工资(已经兑现),后来又花四十万帮任能平患肺。这些是我眼见的,我没眼见的还有更多。基本上就是无节制撒钱。我们劝了好几次:“你多年没有演戏了,挣钱也不容易,不能太大手大脚啊。”

到了医院,少不得跟院长书记寒暄,晚上还陪吃饭应酬。王克勤一喝酒特别啰嗦难缠,根本不顾大家累了一天。袁立表现出极大的耐心和容忍,比我强多了(不过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也很不错,给尘肺病人提供大量帮助)。在病房里,袁立一点都不嫌弃病人可能患有肺结核以及身上散发的异味,非常自然地跟他们拥抱握手拉家常,就像一个远房亲戚。临走时悄悄把信封塞到枕头下面,怕病人拒绝,就说是网友的捐助。摸着良心说,换了是我,做不到。我当时就在她身边站着,但没有去跟病人进行肢体接触。

西安的志愿者来自各个行业,大家就是凭着一股子善良劲儿,艰难做着这个事业。袁立跟大家相处非常融洽,无一丝一毫的明星架子,说话又直爽,做事又细致,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就是你朋友圈里一个热心肠的、大大咧咧的老熟人。

过了几个月,袁立又来西安看她的尘肺病人。彼时我想帮大爱清尘拉点赞助,就联系了一个生产化妆品的朋友。他听了很感兴趣,当然这个兴趣肯定是冲着袁立来的,我猜是想利用她的影响力为产品打广告,同时也捐助一点公益事业。就安排了一个饭局,结果因为没组织好,饭局来了一大群不太相关的人,导致根本无法谈事情,最后不了了之。提起这个是想说明,只要能帮助尘肺病人募集资金,袁立宁愿牺牲自己的羽毛。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不顾一切的在做公益。

我以前经常说,世上最难揣测的是人心,然而以我的阅历如今已经能够精准识人,通常一顿饭下来就能把一个人的大概品行性格摸清楚,更别说还紧密相处过几天,一起经历过事情。我对袁立的人格是非常欣赏的,哪怕外界再纷纷扰扰断章取义,我都永远无条件支持她。善良的人应该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