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1989,两个13岁的少年

2018-03-11 08:49 作者: 天落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3月11日讯】13岁,美好的豆蔻年华,本该在父母身边嬉戏,在公园里里徜徉,在操场上奔跑,在星空下畅想,在师长的帮助下阅读求知,启迪心灵,增长智慧。但两个13岁的少年的心灵,都因为那个权力统于一尊的专制制度而被摧折的破碎不堪。而他们,只是这个灾难深重的国家里,千千万万青少年的一个缩影。

1966年夏秋,习近平13岁,毛泽东为维护和巩固其独尊地位,开启了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习也开始了他长达10年的灵魂再造过程;毛的文革,彻底重塑了中国,几千年沉淀积累的物质世界被毁坏如废墟,中国人的精神家园也随之荒芜。文革中,习流落到他祖籍地的偏远农村,曾经高高在上的官宦衙内,一下子变成了睡土炕,挑大粪的陕北农民。1989年春夏过后,中共为维护极权而加强意识形态的灌输,党的意识形态重新主导中学课堂,13岁的我开启了被洗脑的历程,被填鸭式灌输各种《1984》式的“老大哥”谎言和教条。

心灵从13岁那年起,被这个邪恶体制精心编织的思想牢笼束缚,由此两个可怜的灵魂,慢慢都患上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从一个被绑架者,慢慢长成“绑架”他们幼小身心的这个体制的“捍卫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习近平和我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受害者有机会变成施害者或者拯救者,想拯救他人,必要先拯救自己,但这需要先给自己被摧残过的心灵安装“义肢”。电影《闻香识女人》(Scent of a Woman )里,主人公有一段经典的演说,其中提到:残缺的灵魂没办法安装义肢。

我想说,安装了“义肢”的灵魂可能不甚完美,但恢复正常的人的情感和理性,还是有一些办法,但第一步,得承认自己的“精神残疾”,而不是抱残守缺。拜互联网所赐,我在成年后用了十几年时间,才把被灌输的狼奶吐出来:在新世纪之初,我开始逛网络论坛,刷微博,学翻墙,看推特,用google搜索被屏蔽、被遮掩、被过滤、被歪曲的党史国史和世界历史的秘辛,艰难地捡回历史真相的碎片,重新拼接出属于自己的精神画卷,虽然这画卷还是千疮百孔,但喜欢思考的正常人都会知道,对比于党主导下建构的秽史,我心中的这幅历史画卷和世界拼图,它是符合逻辑的,充满理性的,虽有残缺,但在某种程度上,它是绚丽的,优雅的,就像一幅斑驳的敦煌壁画,它是符合人性的。

然而,共产极权的党宣文化培养起来的中国千千万万残缺的灵魂,未必都经历了同样的过程。由公开的报道看出,习主席上网只会用一指禅(一根手指点击键盘上被特别标识为橘红色的回车键),很难想象,习主席有没有如我前述的祛昧体验,他的信息源是不是至今还像当年每天“特供”给袁世凯的《顺天时报》一样,鬼才知道。他背过长长的书单,但观察他的一言一行,除了精于权谋和活学活用红宝书之外,半点也看不出他有什么现代思维。共产基因决定大多数红二代不愿接触、领会和拥抱开放世界的信息,他和他的党所宣导的所谓党性,严重背离世界潮流,背离普世价值,最重要的是背离人性!

前三十年,阶级斗争为纲,习近平的父母也被打倒过,少年的他就成了黑五类,他肯定曾经迷茫,也可能曾经被蛊惑,真以为自己是“毛主席”的“红小兵”、接班人。现在习好像真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毛泽东了,这周的两会,当被问及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问题时,被习王的“反腐淫威”吓破胆的代表们一个一个闪烁其词,活像一群小丑,半个世纪以来,人民被这样的一代一代“举手机器人”代表着,从时传祥、王进喜、申纪兰到倪萍、成龙、雷军、马云、马化腾们,他们的懦弱和苟且,就要成就习主席的儿时梦想了。

我远离体制多年,已被代表多年,是典型的成龙口中“需要管的中国人”中的一员,我们需要被建“道德档案”,在社会溃败、生态环境恶化的江湖艰难求生,我们只是习主席打造的“伟大新时代”中一个个人口数字,我们只能年复一年地看着人民大会堂里“共和国脊梁”们的效忠表演。

孔子说,“长而无述,老而不死,是为贼”。13岁那年,1966,1989,两个十三岁的少年,曾经命运相似,一个耗尽青春年华艰难地自我启蒙,在这里记述这个荒唐时代,可谓“有述”,而另一个,已是花甲老人,却恋栈权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