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习修宪暗藏政局和制度巨变可能性(视频)



李天笑快评(摄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3月17日讯】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实际上提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19大后习近平大幅清除了江派势力,已掌握实质权力,为何要在乎一个虚职的国家主席任期呢?我们很难猜测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但是我们可以分析修宪结果会对政局甚至制度大概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一个直接的作用,就是打掉了江泽民集团翻盘的任何机会和幻想,这意味着政局会继续沿反腐打江演变。习近平第一任期的主要功绩是反腐,同时清除了大批江派犯罪集团成员,夺回了江派控制的权力。目前这一清洗并不彻底:江泽民曾庆红等首恶有待抓捕归案,政法、金融、石油、教育等具体领域的江派残余势力有待深入清除。无论是被处理的、还是有待处理的江派成员都有一个幻想,就是让习做完两届赶紧走人,两届后就能逃过清算,甚至有翻盘的机会。

习近平修宪恰恰在这点上对江派产生巨大震憾,对江派集团成员(不管是现在以反腐被打下去的和仍在台上的,不管在哪一层、哪一领域)都是晴天霹雳。徐才厚曾盼望“让习干5年就滚蛋。”修宪就是明言:你们不用等了,只要我认为有必要继续清除你们,我就可以继续做下去,而且习王将再度联手,也无限制,这样江派翻盘的幻想彻底破灭。这就是习修宪第一个直接作用,从心理和时间上破掉了江派反扑的可能,对政局有安定作用。

第二,此次修宪也暗藏了中国政治制度变化的因素。中国的现状是一党专制,中共领导一切,党权高于一切。如果习近平要干成大事,在现有体制下只能借助党内最高权威。习用18大到19大这5年时间完成了这一目标。如果习单纯寻求延续权力,可以沿用留任总书记或垂帘听政方式,不一定非要国家主席这个虚职,而习很早就开始做修宪准备。这里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利用党权把国家权力做实,使党权向国家权力过渡。在权力转型过程中,国家权力的强化和党权的弱化同时发生。这样共产党可能变的越来越可有可无,这实际就为废除共产党创造了条件。

1990年戈尔巴乔夫曾建议和通过决议实行了总统制。戈尔巴乔夫当选第一任苏联总统。一年后苏共瓦解,苏联解体。如果习近平有意的话,由党权弱化到国家权力实权化,再过渡到总统制,并非没有可能性和现实性。习在党内绝对权威可以成为过渡的一种保障。我们假设,习某一天建议,我们讨论一下实行总统制,可能就无异议通过了;习另一天提议说,中共做的坏事太多,名声太坏,民意这里绕不过去,干脆解散,另立新党,这样中共一夜间就取消了。

注意:国家权力的强化和党权的弱化并非要等到5年之后,修宪后这一过程已经开始,政治变革包括中共解体在任何时间点上都可能发生。当然具体发展有待观察,习恋权保党史最大的危险。但我们不能排除积极的变化因素。

最后,修宪还有一个在国际上的作用。习近平可能希望与美国总统川普共同携手做一些大事情。如果习连任不超过两届,将在2022年卸任国家主席,但习要在国际舞台上做事,用中共总书记是不被承认的。而川普第一个任期到2020年结束,如果川普能连任成功,那就做到2025年。也就是说,2022年到2025年间,习近平如果失去国家主席资格,就没有办法与川普携手做事,习必须在国家元首职位上,而修宪能使这点得到保障。

总而言之,修宪带来了不确定的变数,其中包括积极的变化因素。但是历史将如何评价习近平,关键看其今天在抓捕江泽民和解体中共这两件事上的所为。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