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習修憲暗藏政局和制度巨變可能性(视频)



李天笑快評(攝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3月17日讯】習近平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實際上提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19大後習近平大幅清除了江派勢力,已掌握實質權力,為何要在乎一個虛職的國家主席任期呢?我們很難猜測習心裏到底怎麽想的,但是我們可以分析修憲結果會對政局甚至制度大概會造成什麽樣的影響。

首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一個直接的作用,就是打掉了江澤民集團翻盤的任何機會和幻想,這意味著政局會繼續沿反腐打江演變。習近平第一任期的主要功績是反腐,同時清除了大批江派犯罪集團成員,奪回了江派控制的權力。目前這一清洗並不徹底:江澤民曾慶紅等首惡有待抓捕歸案,政法、金融、石油、教育等具體領域的江派殘余勢力有待深入清除。無論是被處理的、還是有待處理的江派成員都有一個幻想,就是讓習做完兩屆趕緊走人,兩屆後就能逃過清算,甚至有翻盤的機會。

習近平修憲恰恰在這點上對江派產生巨大震憾,對江派集團成員(不管是現在以反腐被打下去的和仍在臺上的,不管在哪一層、哪一領域)都是晴天霹靂。徐才厚曾盼望「讓習幹5年就滾蛋。」修憲就是明言:你們不用等了,只要我認為有必要繼續清除你們,我就可以繼續做下去,而且習王將再度聯手,也無限制,這樣江派翻盤的幻想徹底破滅。這就是習修憲第一個直接作用,從心理和時間上破掉了江派反撲的可能,對政局有安定作用。

第二,此次修憲也暗藏了中國政治制度變化的因素。中國的現狀是一黨專制,中共領導一切,黨權高於一切。如果習近平要幹成大事,在現有體制下只能借助黨內最高權威。習用18大到19大這5年時間完成了這一目標。如果習單純尋求延續權力,可以沿用留任總書記或垂簾聽政方式,不一定非要國家主席這個虛職,而習很早就開始做修憲準備。這裏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利用黨權把國家權力做實,使黨權向國家權力過渡。在權力轉型過程中,國家權力的強化和黨權的弱化同時發生。這樣共產黨可能變的越來越可有可無,這實際就為廢除共產黨創造了條件。

1990年戈爾巴喬夫曾建議和通過決議實行了總統制。戈爾巴喬夫當選第一任蘇聯總統。一年後蘇共瓦解,蘇聯解體。如果習近平有意的話,由黨權弱化到國家權力實權化,再過渡到總統制,並非沒有可能性和現實性。習在黨內絕對權威可以成為過渡的一種保障。我們假設,習某一天建議,我們討論一下實行總統制,可能就無異議通過了;習另一天提議說,中共做的壞事太多,名聲太壞,民意這裏繞不過去,幹脆解散,另立新黨,這樣中共一夜間就取消了。

註意:國家權力的強化和黨權的弱化並非要等到5年之後,修憲後這一過程已經開始,政治變革包括中共解體在任何時間點上都可能發生。當然具體發展有待觀察,習戀權保黨史最大的危險。但我們不能排除積極的變化因素。

最後,修憲還有一個在國際上的作用。習近平可能希望與美國總統川普共同攜手做一些大事情。如果習連任不超過兩屆,將在2022年卸任國家主席,但習要在國際舞臺上做事,用中共總書記是不被承認的。而川普第一個任期到2020年結束,如果川普能連任成功,那就做到2025年。也就是說,2022年到2025年間,習近平如果失去國家主席資格,就沒有辦法與川普攜手做事,習必須在國家元首職位上,而修憲能使這點得到保障。

總而言之,修憲帶來了不確定的變數,其中包括積極的變化因素。但是歷史將如何評價習近平,關鍵看其今天在抓捕江澤民和解體中共這兩件事上的所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