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老公打“怪兽”的李文足(图)

2018-04-15 08:04 作者: 社评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文足(左四)说:“我们可能没办法改变结果,但是只要是我现在能做的,我就一件不落地去做,坚持下去。”(图:推特)

【看中国2018年4月15日讯】李文足是中国律师王全璋的太太,王全璋则是一位时常代理敏感案件,为法轮功、基督徒、弱势者辩护的维权律师。三年前,王全璋在中共的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被捕,从此音讯全无。李文足日前先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进行第28次控告,要求法院“有罪审判,无罪放人”。随后展开长途跋涉,从北京启程徒步前往天津“千里寻夫”。

李文足从4月4日走到9日,终于与其同行友人路上被捕,将人送回北京家中软禁。北京当局派了一群人,包括数位大妈围堵在李文足家门口,不让李出门,也不让李的友人进去。透过视频,李文足爬上窗台大骂这些闲杂人:“你们一群无知的无赖,你们在干什么吗?老娘的老公是律师,平时就是帮着普通老百姓打官司的。现在被抓了一千多天了,生死不明,我是找我老公,我怎么了?”

“你们这帮人在干什么,你们这是助纣为虐,知道吗?我老公就是一个好人,平时就是帮助老百姓打官司的。三年了,生死不知……你们就是走狗,知道吗!你们是狗,为了一天二、三十块钱在这出卖良心,你们就是狗,走狗!”

李文足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凶悍勇敢的,作家赵思乐一篇针对709受难家属的报导写道,李文足在709事件发生后天天哭,哭了6个月。一直到有一次李文足带着三岁的孩子到天津找丈夫,碰到同被捉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太太王峭岭,她走过去自我介绍,刚开口说了两句话就哭了出来,“我见到她,我觉得我们的遭遇是一样的,忍不住就哭了,”李文足说。

两人聚在一起,加上几位隐身的律师好友鼓励,她们开始了709家属的联合行动。李文足在后来收到王全璋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逮捕通知书时,并没有像自己过去想像的那样伤心崩溃,“我心里面反而有了一个转变,我们可能没办法改变结果,但是只要是我现在能做的,我就一件不落地去做,坚持下去,”她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就想过最简单的小日子,但这个环境,让每个人都没有选择。”

在陆续接到逮捕通知书之后,家属联合行动开始意识到“709”的救援行动必须要“战略转变”。她们认知,如果此案的国际社会的介入力度不够大,那就会成为被抓的大多数人都被判重刑的“铁案”。于是家属们随即主动邀约联合国、欧盟、美国及欧洲主要国家的人权和外交官员会面,并接受国外媒体采访,要让外界了解709案及其后续影响,也让中国官方有所忌惮。

女性的果敢与坚毅充分在她们的身上充分得到见证,积极参与“709案”的国际游说的王峭岭说:“如果我们家属今天只盯着自己的丈夫是不是能释放,一听要被判刑就崩溃了,这是我们的失败。”李文足也说,“以前看到这些事情,很难受是很难受,但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我恐怕很难这样。”

今年4月4日是王全璋失踪第一千天,这一千天,别说律见或家属接见,就连王全璋是死是生都杳无音讯。前天,一名男子堵在李文足家门口不让出去,还恐吓说:“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你信不信?”李文足贴文回应:“信,太信了,因为你们就是一群流氓无赖知道你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如果,我们娘儿失踪了,被弄死了,请广大朋友们帮我们把这段悲剧写在历史上。”习近平说中国要“依法而治”,但法如果不够用时,不仅地痞流氓可以上场,就连大妈大婶都可以权充路档,这正是“盛世中国”的景象。

赵思乐的报导里,很细微地写到李文足与他三岁儿子王广微的互动:

“妈妈!”正唱得不亦乐乎,王广微突然对李文足喊:“爸爸去打怪兽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呀?是不是怪兽太多了呀?”

李文足回答说:“是呀,所以我们要去救爸爸,帮爸爸打怪兽。”

已经一千天了,这对孤儿寡母还在跟“怪兽”肉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