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利用军权涂炭生灵 人神共愤(图)

2018-05-18 11:57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泽民本性贪婪、虚伪、奸诈,妒嫉心极强,掌握中共的军权以后祸国殃民。
江泽民本性贪婪、虚伪、奸诈,妒嫉心极强,掌握中共的军权以后祸国殃民。(网络图片)

江泽民靠溜须拍马、投机钻营爬上中共最高权位之后,自然是心花怒放、目空一切。一个无德无才者一旦掌握了空前的权力,那种忘乎所以的感觉对江泽民来说是再美妙不过了。江泽民本性贪婪、虚伪、奸诈,加上他心眼狭小、妒嫉心极强的性格,坐拥了中共党政军大权之后,那种不可一世的狂傲自然是按捺不住的了。江泽民作为中共曾经的最高统帅,用起兵来是一种什么情况呢?我们就单从“用兵”这个角度来看看江泽民的品性和谋略。

江泽民非行伍出身,没摸过枪,突然间掌握了军权,自然又惊又喜,喜的是,有了这个军权,江家江山何愁不稳;惊的是,这军权可不是小事,那么多军头能听自己的吗?万一将枪口对准了自己怎么办?善于拉拢人、发展帮派势力的江泽民使用的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忠诚于自己的人加官进爵。从1993年至2004年光上将军衔警衔江泽民就送出去79个。1997年10月24日江泽民一天提升了152名将军,到1997年江泽民就一手册封了各级将军530名。

这在世界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一、利用洪灾搞军演 满足虚荣

把自己人放到军队关键位置上之后,江泽民也要亲自尝试一下用兵的滋味。也该着江泽民逞能,98年长江流域出现洪涝灾害,江泽民就借此机会上演了一场调兵的闹剧。需要指出的是,本来应该分洪的计划,完全因江泽民个人听信江湖术士的指派,使得合理的分洪设想变成了利用军队抗洪的“严防死守”,并因此造成了重大的灾害。《江泽民其人》对此的描述相当精确:

“在这次军队‘抗洪抢险’行动中,江泽民调集了广州、济南、南京、北京和沈阳军区,包括空军、海军、二炮、武警部队以及解放军沿江沿湖各大专院校,共计10多个集团军、30万官兵。114位将军、5千多名师团级干部听从江泽民调度亲临长江大堤。在这场洪水中,总计出动官兵700万人次,组织民兵和预备役人员500多万人次,用兵总人数居然超过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辽沈、平津三大战役解放军人数的总和。”

“此外,江泽民在抗洪部队中还进行了‘指挥互换’的操演,如将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对调指挥。这显然与抗洪抢险毫不相干,完全是军事演习的训练内容。不但如此,抗洪部队还经常接到换防‘转移阵地’的命令。例如,某摩托化师被紧急空投至武汉,再赶到800里之外的石首、监利——如果只是为了紧急抢险,直接空投石首、监利自然最快,何必让将士空耗体力,而且还耽误时间?又如,北京军区某部先在江西九江抢险,然后接到命令赶往湖北沙市,最后又急急赶赴湖南岳阳,如此等等。”

“实际上,冠冕堂皇的‘抗洪抢险’口号,不过是使得江泽民‘师出有名’,能够在和平时期检验自己对军队的权威控制而已。如果采用分洪方案,江泽民就不可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兵力调集和军事操演,因此江无论如何坚持不分洪。灾区亿万百姓的生命财产,不过是用来调兵遣将的砝码,几十万官兵的性命,在江泽民眼里也不过是儿戏。军队士兵们奋勇拚搏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时,并不知道将百姓、官兵性命置于险境的正是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

从上述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江泽民是怎样借用洪灾来满足他使用权力的瘾好的。面对给老百姓造成巨大灾难的世纪洪灾,江泽民想的是如何把军队多调动几次。还不仅如此,江泽民还不忘在这样人命关天的关键时刻为自己脸上贴金,这也正符合他被国际社会称为“戏子”的身份和虚荣。《江泽民其人》上是这样描写的:

“8月13日上午,江泽民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一起乘飞机到湖北沙市,查看长江堤防重点险段的位置和参加抗洪抢险部队的兵力部署。在飞机上,江泽民问张万年:‘现在沿江一共有多少部队?’张万年答道:‘解放军和武警一共投入了13万人,还有200多万民兵。仅在湖北,就集结了8万多兵力。济南军区、南京军区还准备了5个师的兵力,正处于紧急出动状态,可以随时调用。这是解放战争渡江战役以来,我军在长江沿岸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重大行动。’

“他们到达荆江大堤后,在众多记者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前,张万年打开军事地图,向江泽民汇报了参加抗洪部队的调动和部署情况。身穿军服头戴军帽的江泽民像总指挥那样地问张万年:‘济南部队现在哪里?’张万年指着地图答道:‘在武汉。’江泽民又问:‘空降兵部队呢?’张万年答道:‘在洪湖。’接着张万年又向江泽民汇报……。听完汇报后江泽民发表演说:‘事实证明,我们的部队不愧是一支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武装起来的,与老百姓有着鱼水之情和血肉联系的人民军队。还是那句话: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江泽民的表演真叫人恶心,好像中国离了他这个总指挥真的就要灭亡似的。这个江泽民竟然能在罔顾老百姓生死的情况下还如此满怀豪情的演讲,其心之凶险可想而知。这个靠什么主义、思想、理论武装起来的军队就是这样和人民血肉联系的?还“试看天下谁能敌”?见鬼去吧,如果是真正的战争来临的话,江泽民不知早躲到哪里去了。

江泽民的这次用兵,是在长江流域进行的渡江战役以后的最大一次兵力调动,也是中共“抗美援朝”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江泽民如此用兵,借救灾以演习,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真可谓亘古未有!

二、特别动议紧逼宫 谋保军权

在长江大堤,江泽民和张万年一唱一和,配合的异常默契。这样的配合越默契,越能误国误民。一个军委主席,一个军委副主席,两者在军事上的合作真可谓狼狈为奸。这次演习是面向电视媒体,也是面向全国大众,加上媒体的欺骗渲染,一时还真的能蒙住一些人。然而二者的配合可不仅仅局限于在公众面前的表演,在利用军队权势要挟异己上,配合得照样是滴水不漏。当然,如此巧妙的配合,那是早已商定好的阴谋。

2002年,江泽民任期已到,党、政大权已交,可是他无论如何不想再交军权了。他知道,在中共的体制里,有了军权就掌握了一切,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什么党指控枪,没有军权指挥谁去?只要掌握了军权,这个党就得听他的,那军队就更不在话下了,这就是中共历届党魁紧抓军权的原因。另外江泽民在访美时已经接到了法轮功对他的控诉状,对此他怕的要死;加上对法轮功迫害的不得人心,都使他不时的生出怕意,唯恐一旦丢掉了军权,他就会被推向审判台,为此他更怕失去权力。本来应该在九月份召开的十六大,却因江泽民的一推再推,只好选在那年的十一月份才得以召开。

当时一般人的看法是,反正江泽民的任期已经到了,他没有理由不交军权,何况他是以自己的全退(交出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要挟除胡锦涛外的其他常委全退的,他迟迟不交军权不过就是多享受几天权力的滋味而已。然而,随着十六大的召开,江泽民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被江泽民许愿当下届国防部长的张万年突然站起来用非常强硬的态度发难,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团成员(全部为军人)联署的“特别动议”,建议江泽民留任新届中央军委主席。

张万年全然不顾与会者的惊讶,“胸有成竹”的阐述这个由军人联署的“特别动议”,他提出“军队的领导离不开江泽民同志”,他对“特别动议”作出如下阐释:(一)有利于加强党政军在换届后的工作;(二)有利于军队交接工作的进行;(三)有利于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应付中美关系由于美国内政和对外战略而发生变化和突变;(四)有利于对台湾政局变化的决策处理,(五)有利于配合、协助新政治局班子工作的展开。

在场众人这才明白事先密谋好的一场戏开演了,江泽民要保留军权,他们这些人还必须得在这个问题上有个明确的表态。这就等于把所有与会者绑架了。会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相当一部分人的脸色渐渐失去血色。

张万年要求众人举手表态,同时他进一步对胡锦涛威逼,要胡表态。

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要不同意,当时就可能被军人带走软禁起来。胡锦涛低声说道:“个人完全赞成张万年、郭伯雄、曹刚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议。”他想笑一笑,可是哪里能笑的出?那表情比哭还难看。张万年的眼光投向江泽民时,江微微的点头,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把嘴拉歪到了一边。

除李瑞环、尉健行、曹庆泽三人弃权,张万年等二十人的“特别动议”获得通过。尉健行在会上就此表了态:从组织原则上接受通过临时“特别动议”,但从个人意志上,是反对的。以临时“特别动议”来否定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五次讨论并经表决通过的决议,是不寻常、不郑重的,要承担历史责任。

这场有预谋的策划,背后的主谋还用说吗?军队的领导真的离不了他吗?您可别小瞧了人家这一手,人家动兵了吗?拿武器了吗?一个“特别动议”就把中共政治局的决议给否决了,这就是“枪指挥党”的实例。“特别动议”的来头真不小,换一个角度来看,还真有点符合孙子兵法,叫什么来着?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只不过这样的奇谋有点损,是对自己人搞的,正规一点的说法应该叫阴谋才对。江泽民用兵的“才能”在这一次达到了顶峰,那叫借军事威权保留自己的军队实权。

三、江爬泰山胡遇险 刺杀失算

江泽民靠军事政变保留的军权发生在零二年。但是在随后两年的时间里,江泽民不但能继续把玩着军权的滋味,而且还能继续扩充和充实自己的党羽。二零零四年九月江泽民无奈表面交出军权之后,并未完全交出掌控军队的实权,因为他的党羽在军队里早已成了气候,他即使交出所谓的军权,而实际权力并未有所削减。胡锦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仍然要受到江泽民的钳制。

同时让胡与自己分享兵权,江泽民是一百个不情愿。他巴不得把胡锦涛搞死,那样的话,自己党羽内的鹰犬不管谁当国家主席,他都是想当然的太上皇。胡不除,江心难安;眼下不除,必遗无穷后患。江胡斗的核心也就是一个“权”字,而且是你死我活的不择手段。

二零零六年五一黄金周,胡锦涛秘密来到山东青岛视察北海舰队。胡乘坐的是中共最先进的一艘导弹驱逐舰,这艘驱逐舰的速度在全舰队最快。正当胡锦涛视察北海舰队时,两艘军舰同时向他乘坐的导弹驱逐舰开炮,打死驱逐舰上五名海军战士。导弹驱逐舰立即载着胡锦涛全速驰离演习海域,到达安全海域后,胡换乘舰上的直升飞机飞回青岛基地,在青岛基地未作片刻停留,立即飞往云南。一个星期之后,北京一切安排妥当,才回北京。

而此时的江泽民也正在山东,他游潍坊、爬泰山,显的悠哉游哉、不亦乐乎。

在黄海逃过暗杀的胡锦涛,回京后马上重拳回击,对中共军方大洗牌: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判死缓,据称是为了留下活口对付江泽民,因为王供出他的后台和拍档就是江办主任、时任军委办公厅主任的贾廷安;原海军司令、江提拔的亲信张定发病死后遭低调处理;属于江系人马的北京卫戍区司令及政委也被双双换人。

胡锦涛心里明镜似的,他能不清楚刺杀他的人是谁吗?何况自己在军队这几年,也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以江泽民在军队的实力要刺杀胡锦涛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在不致引起大的军事动荡的情况下,不显山不露水的把胡锦涛拿下付出的政治成本应该是最小的。可这个江泽民“用兵”的才能也就那么大一点。你既然要刺杀胡锦涛,又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还能让胡锦涛跑掉?海军正副司令都是你的人,连这点小事都做不来,以为放几炮就把小胡解决了?也太粗心大意了吧。殊不知这次行动决定着自己整个派系的走向,这是多么重大的事情啊。这次阴谋败露,以后还有机会吗?

当时江泽民在山东以游玩的面目出现,出于这么几个目的:刺杀与我江某人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交出军权了嘛;刺杀的事我当然知道,选在山东游玩,就是为了及时了解行刺的情况;常言道,身在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是谋略家的作风,我江某人为何不能仿效?能于谈笑间就把中国的时局改变,这才是我江某人的风采。

然而行刺失败,江的如意算盘落空。这也是江泽民军事才能的全面体现。

四、按兵不动暗较劲 涂炭生灵

要说江泽民退而不休,仍然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掌控着军权,有的人可能不容易相信,那我们就再引用一个实例来说明。

大半个中国都有震感的汶川大地震大家都还记得。地震后,最先达到灾区进行救助的却是一支民间救援队。这去救援队由60台吊车、推土车、挖土机等大型机械组成。要知道,这个车队全是由不便机动的装载着大型施工机械的大型拖车组成,而且他们是远在两千多公里外的江苏,却能在灾后不到36小时的时间内赶到灾区。他们到达时,拥有各类重型设备、先进电子设备、军用直升飞机、运输机的中共军队却还在途中磨蹭。灾区驻地附近的驻军近在咫尺,而空军更是有一般军种都不具备的“空中机动能力”,这些具有现代化机动能力的军队居然落后于民间自愿救援队,这怎么解释?

大家当然都还记得温家宝怒摔电话的电视镜头。是谁有这么大的倚仗敢置总理的调配而无动于衷?要知道这对于灾民来讲,时间就是生命!怎么人民养育的子弟兵竟能这样置人民的生死与不顾?原来军队敢于如此的按兵不动,是人家“军委首长”在借机展示实力。这种暗中较劲就是要让胡温认识到自己的实力。这个军委首长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

我们借助2008年底中共总参谋长陈炳德的文章《忆汶川大地震救灾的日子》来阐述:

汶川地震发生不久,陈炳德就接到了“军委首长”的指令。文章写道:“胡主席和军委首长要求,动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时间查明灾情。”

乍一听还挺重视的,这是中共党官们惯用的手法,就是先表个虚态。不过我们可以看出军中实际上存在着两个军头,即胡锦涛与军委首长江泽民。当然他没有明确提出,可是,这个幕后的始终左右着军事行动的军委首长显然非江泽民莫属。

地震近4个小时后,中共军方对救灾没有做出任何反映,也未向胡锦涛作任何灾情汇报。显然,这时的陈炳德已经接到了相关的指令,具体意图就是不给小胡以表现的机会,用“拖”的方式让胡明白“军委首长”的价值。

眼见毫无动静,胡锦涛亲自打电话向陈询问情况,陈炳德是这样应付的:“18时10分,胡主席打来电话,询问部队救灾准备情况。我向胡主席报告:‘部队4400人正在向灾区机动,但道路保障情况不好。’”

看到没,这话说了等于白说,四千多人去干啥去?那么大的地震去这么一点人,够用吗?随后的一句也等于完全承认了根本就没行动——但道路保障情况不好。

又过了4个小时,胡锦涛再次打来电话。文章写道:“22时34分,胡主席来电话指示:‘当务之急是救人。兵力出动越多越好、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胡主席还询问了救灾部队输送问题。‘部队输送有两条措施:一是空运,空军和地方运力结合起来,据了解,机场问题不大,可以保障起降;二是后续部队铁路输送和摩托化开进相结合。’我向胡主席报告,并简要汇报了用兵方案。”

“‘可以这么定下来。’胡主席进一步指示,‘现在的关键是速度,要抓紧救人!’胡主席的语气坚定而凝重。”

身为总参谋长的陈炳德胸中是早就有行动方案的,可是他却在“等”,当然他这个“等”,实质上就是一个“拖”。部队输送问题对他来讲也是他份内的事,机场没有问题也表明他非常明了输送不存在任何问题,可是为什么就是按兵不动呢?

显然,胡锦涛对地震8小时后大军依然按兵不动非常不满,尤其对空运及空降问题。胡锦涛说“现在的关键是速度,要抓紧救人!”实际上就等于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向总参谋长下达迅速出兵的命令。

文章接下来写道:“我随即报告军委首长,并与空军领导通话商定有关事宜,要求空降兵某部随时准备出动。”

这就是中共典型的官腔了,要求“随时准备出动”,可就是不发出出动的命令。显然,这位总参谋长并没有将军委主席胡锦涛的命令当回事,而是在向那位神秘的“军委首长”报告后,按照这位“军委首长”意图向“空降兵某部”下达了依然按兵不动的命令──“随时准备出动”。

一个多小时后,胡锦涛又打来电话,文章写道:“23时50分,胡主席再次来电话询问部队抗震救灾部署情况。我报告说:‘重灾区是汶川、北川、绵竹、甚邡等地,成都军区某集团军1万人正准备紧急机动,空军空降兵某军6000人13日早上8点即可出发,防疫医疗分队同时赶赴灾区。’”

显然,陈炳德是在有意敷衍,地震过去已经九个多小时了,他这面的部队还在紧急机动。总参谋长如此的有恃无恐,一拖再拖后竟能再按兵不动八个小时。

这时胡锦涛似乎明白了什么,也知道了陈炳德倚仗的军委首长的份量了,于是赶紧找“军委首长”去“协商”了。接下来的文章是这样写的:“一个小时后,经胡主席和军委首长审批,总参谋部发出《关于参加抗震救灾的命令》,调动3.4万名官兵参加抗震救灾。”

看来两位中共最高军头的“协商”结果是在相互妥协中达成的,“军委首长”对胡的制约也令他自己感到得意。算算看,江泽民参与审批的这份救灾命令离地震发生的时间有多长?

文章接着写道:“两天来不断传回的情报显示,地震灾情比最初预想的要严重得多,灾区还需要增兵。根据胡主席和军委首长指示,总参谋部紧急筹划下一步用兵方案。”“14日12时20分,胡主席打来电话:‘前方说兵力不足,还需要再出动3万人。’我报告胡主席:‘再出3万人没问题。济南军区还有2.2万人做好了准备,空降兵还可出部分兵力,海军陆战队1个旅也已准备出动。请主席放心,兵力需要多少就出动多少。’”

然而,胡锦涛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军方总参谋长阳奉阴违,并没有按照胡的指示以及其对胡的承诺出兵,而是继续按照“军委首长”的指示拖延增兵。

面对总参谋长的和稀泥,胡锦涛再急有什么用?此时的胡锦涛也只有紧急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以党中央集体决议的名义向“军委首长”的军委人马施压。文章对此写道:“14日晚20时,徐副主席主持召开空运空投协调会,传达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精神,决定立即从全军调集增派直升机。”并且,3小时后,陈炳德打电话给胡锦涛声称增援部队出动。文章写道:“夜里23时,我向胡主席报告了两个情况:一是直升机已组织好了,二是今天增派的3万多部队已开始出动。”不过,此时,宝贵的72小时黄金救生时间已过去57个小时了。

尽管文章将中共军队震后的“救灾行动”描述的颇为“辉煌”,但文章却在不经意中大曝“军委首长”江泽民在震后72小时黄金救生时间内,置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于不顾,幕后操控军方按兵不动向胡锦涛发难,逼得胡锦涛不得不紧急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施压的事实。

江泽民的此番用兵确实达到了他有意钳制胡锦涛的意图,不管你胡锦涛多着急,就是让你派不了兵。他这种按兵不动的用兵也真够高超的了。在玩弄权术上,他能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真不是一般的歹毒。不幸的是,他钳制了胡,却是以牺牲灾民的生命为代价的。当然,他是不会在意这样的代价的,不然,也就出现不了他按兵不动的情况了。

其实,反观江泽民的用兵,他每一次成功的表演都是以牺牲老百姓生命和财产的代价为交换的。为了夺权,他能借助党羽搞军事政变;为了表演,他煞有介事的胡乱调兵;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他能在灾民生死攸关的时刻按兵不动。中共的军权在江泽民手里,完全成了祸国殃民的工具。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