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利用軍權塗炭生靈 人神共憤(圖)

2018-05-18 11:57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澤民本性貪婪、虛偽、奸詐,妒嫉心極強,掌握中共的軍權以後禍國殃民。
江澤民本性貪婪、虛偽、奸詐,妒嫉心極強,掌握中共的軍權以後禍國殃民。(網路圖片)

江澤民靠溜鬚拍馬、投機鑽營爬上中共最高權位之後,自然是心花怒放、目空一切。一個無德無才者一旦掌握了空前的權力,那種忘乎所以的感覺對江澤民來說是再美妙不過了。江澤民本性貪婪、虛偽、奸詐,加上他心眼狹小、妒嫉心極強的性格,坐擁了中共黨政軍大權之後,那種不可一世的狂傲自然是按捺不住的了。江澤民作為中共曾經的最高統帥,用起兵來是一種什麼情況呢?我們就單從「用兵」這個角度來看看江澤民的品性和謀略。

江澤民非行伍出身,沒摸過槍,突然間掌握了軍權,自然又驚又喜,喜的是,有了這個軍權,江家江山何愁不穩;驚的是,這軍權可不是小事,那麼多軍頭能聽自己的嗎?萬一將槍口對準了自己怎麼辦?善於拉攏人、發展幫派勢力的江澤民使用的一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對忠誠於自己的人加官進爵。從1993年至2004年光上將軍銜警銜江澤民就送出去79個。1997年10月24日江澤民一天提升了152名將軍,到1997年江澤民就一手冊封了各級將軍530名。

這在世界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一、利用洪災搞軍演 滿足虛榮

把自己人放到軍隊關鍵位置上之後,江澤民也要親自嘗試一下用兵的滋味。也該著江澤民逞能,98年長江流域出現洪澇災害,江澤民就藉此機會上演了一場調兵的鬧劇。需要指出的是,本來應該分洪的計畫,完全因江澤民個人聽信江湖術士的指派,使得合理的分洪設想變成了利用軍隊抗洪的「嚴防死守」,並因此造成了重大的災害。《江澤民其人》對此的描述相當精確:

「在這次軍隊『抗洪搶險』行動中,江澤民調集了廣州、濟南、南京、北京和瀋陽軍區,包括空軍、海軍、二炮、武警部隊以及解放軍沿江沿湖各大專院校,共計10多個集團軍、30萬官兵。114位將軍、5千多名師團級幹部聽從江澤民調度親臨長江大堤。在這場洪水中,總計出動官兵700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500多萬人次,用兵總人數居然超過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遼瀋、平津三大戰役解放軍人數的總和。」

「此外,江澤民在抗洪部隊中還進行了『指揮互換』的操演,如將廣州軍區和南京軍區的司令員對調指揮。這顯然與抗洪搶險毫不相干,完全是軍事演習的訓練內容。不但如此,抗洪部隊還經常接到換防『轉移陣地』的命令。例如,某摩托化師被緊急空投至武漢,再趕到800里之外的石首、監利——如果只是為了緊急搶險,直接空投石首、監利自然最快,何必讓將士空耗體力,而且還耽誤時間?又如,北京軍區某部先在江西九江搶險,然後接到命令趕往湖北沙市,最後又急急趕赴湖南岳陽,如此等等。」

「實際上,冠冕堂皇的『抗洪搶險』口號,不過是使得江澤民『師出有名』,能夠在和平時期檢驗自己對軍隊的權威控制而已。如果採用分洪方案,江澤民就不可能進行如此大規模的兵力調集和軍事操演,因此江無論如何堅持不分洪。災區億萬百姓的生命財產,不過是用來調兵遣將的砝碼,幾十萬官兵的性命,在江澤民眼裡也不過是兒戲。軍隊士兵們奮勇拚搏搶救人民的生命財產時,並不知道將百姓、官兵性命置於險境的正是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

從上述文字中我們不難看出江澤民是怎樣借用洪災來滿足他使用權力的癮好的。面對給老百姓造成巨大災難的世紀洪災,江澤民想的是如何把軍隊多調動幾次。還不僅如此,江澤民還不忘在這樣人命關天的關鍵時刻為自己臉上貼金,這也正符合他被國際社會稱為「戲子」的身份和虛榮。《江澤民其人》上是這樣描寫的:

「8月13日上午,江澤民和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中央辦公廳主任曾慶紅一起乘飛機到湖北沙市,查看長江堤防重點險段的位置和參加抗洪搶險部隊的兵力部署。在飛機上,江澤民問張萬年:『現在沿江一共有多少部隊?』張萬年答道:『解放軍和武警一共投入了13萬人,還有200多萬民兵。僅在湖北,就集結了8萬多兵力。濟南軍區、南京軍區還準備了5個師的兵力,正處於緊急出動狀態,可以隨時調用。這是解放戰爭渡江戰役以來,我軍在長江沿岸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重大行動。』

「他們到達荊江大堤後,在眾多記者的攝像機和照相機鏡頭前,張萬年打開軍事地圖,向江澤民匯報了參加抗洪部隊的調動和部署情況。身穿軍服頭戴軍帽的江澤民像總指揮那樣地問張萬年:『濟南部隊現在哪裡?』張萬年指著地圖答道:『在武漢。』江澤民又問:『空降兵部隊呢?』張萬年答道:『在洪湖。』接著張萬年又向江澤民匯報……。聽完匯報後江澤民發表演說:『事實證明,我們的部隊不愧是一支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武裝起來的,與老百姓有著魚水之情和血肉聯繫的人民軍隊。還是那句話: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江澤民的表演真叫人噁心,好像中國離了他這個總指揮真的就要滅亡似的。這個江澤民竟然能在罔顧老百姓生死的情況下還如此滿懷豪情的演講,其心之凶險可想而知。這個靠什麼主義、思想、理論武裝起來的軍隊就是這樣和人民血肉聯繫的?還「試看天下誰能敵」?見鬼去吧,如果是真正的戰爭來臨的話,江澤民不知早躲到哪裡去了。

江澤民的這次用兵,是在長江流域進行的渡江戰役以後的最大一次兵力調動,也是中共「抗美援朝」以來最大的一次軍事行動。江澤民如此用兵,借救災以演習,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真可謂亙古未有!

二、特別動議緊逼宮 謀保軍權

在長江大堤,江澤民和張萬年一唱一和,配合的異常默契。這樣的配合越默契,越能誤國誤民。一個軍委主席,一個軍委副主席,兩者在軍事上的合作真可謂狼狽為奸。這次演習是面向電視媒體,也是面向全國大眾,加上媒體的欺騙渲染,一時還真的能蒙住一些人。然而二者的配合可不僅僅侷限於在公眾面前的表演,在利用軍隊權勢要挾異己上,配合得照樣是滴水不漏。當然,如此巧妙的配合,那是早已商定好的陰謀。

2002年,江澤民任期已到,黨、政大權已交,可是他無論如何不想再交軍權了。他知道,在中共的體制裡,有了軍權就掌握了一切,所謂槍桿子裡出政權。什麼黨指控槍,沒有軍權指揮誰去?只要掌握了軍權,這個黨就得聽他的,那軍隊就更不在話下了,這就是中共歷屆黨魁緊抓軍權的原因。另外江澤民在訪美時已經接到了法輪功對他的控訴狀,對此他怕的要死;加上對法輪功迫害的不得人心,都使他不時的生出怕意,唯恐一旦丟掉了軍權,他就會被推向審判臺,為此他更怕失去權力。本來應該在九月份召開的十六大,卻因江澤民的一推再推,只好選在那年的十一月份才得以召開。

當時一般人的看法是,反正江澤民的任期已經到了,他沒有理由不交軍權,何況他是以自己的全退(交出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要挾除胡錦濤外的其他常委全退的,他遲遲不交軍權不過就是多享受幾天權力的滋味而已。然而,隨著十六大的召開,江澤民的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

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第四次會議上,被江澤民許願當下屆國防部長的張萬年突然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發難,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團成員(全部為軍人)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屆中央軍委主席。

張萬年全然不顧與會者的驚訝,「胸有成竹」的闡述這個由軍人聯署的「特別動議」,他提出「軍隊的領導離不開江澤民同志」,他對「特別動議」作出如下闡釋:(一)有利於加強黨政軍在換屆後的工作;(二)有利於軍隊交接工作的進行;(三)有利於在當前複雜的國際形勢下,應付中美關係由於美國內政和對外戰略而發生變化和突變;(四)有利於對臺灣政局變化的決策處理,(五)有利於配合、協助新政治局班子工作的展開。

在場眾人這才明白事先密謀好的一場戲開演了,江澤民要保留軍權,他們這些人還必須得在這個問題上有個明確的表態。這就等於把所有與會者綁架了。會場氣氛頓時緊張起來,相當一部分人的臉色漸漸失去血色。

張萬年要求眾人舉手表態,同時他進一步對胡錦濤威逼,要胡表態。

在這種情況下,胡錦濤要不同意,當時就可能被軍人帶走軟禁起來。胡錦濤低聲說道:「個人完全贊成張萬年、郭伯雄、曹剛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議。」他想笑一笑,可是哪裡能笑的出?那表情比哭還難看。張萬年的眼光投向江澤民時,江微微的點頭,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把嘴拉歪到了一邊。

除李瑞環、尉健行、曹慶澤三人棄權,張萬年等二十人的「特別動議」獲得通過。尉健行在會上就此表了態:從組織原則上接受通過臨時「特別動議」,但從個人意志上,是反對的。以臨時「特別動議」來否定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五次討論並經表決通過的決議,是不尋常、不鄭重的,要承擔歷史責任。

這場有預謀的策劃,背後的主謀還用說嗎?軍隊的領導真的離不了他嗎?您可別小瞧了人家這一手,人家動兵了嗎?拿武器了嗎?一個「特別動議」就把中共政治局的決議給否決了,這就是「槍指揮黨」的實例。「特別動議」的來頭真不小,換一個角度來看,還真有點符合孫子兵法,叫什麼來著?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只不過這樣的奇謀有點損,是對自己人搞的,正規一點的說法應該叫陰謀才對。江澤民用兵的「才能」在這一次達到了頂峰,那叫借軍事威權保留自己的軍隊實權。

三、江爬泰山胡遇險 刺殺失算

江澤民靠軍事政變保留的軍權發生在零二年。但是在隨後兩年的時間裡,江澤民不但能繼續把玩著軍權的滋味,而且還能繼續擴充和充實自己的黨羽。二零零四年九月江澤民無奈表面交出軍權之後,並未完全交出掌控軍隊的實權,因為他的黨羽在軍隊裡早已成了氣候,他即使交出所謂的軍權,而實際權力並未有所削減。胡錦濤在相當大的程度上仍然要受到江澤民的鉗制。

同時讓胡與自己分享兵權,江澤民是一百個不情願。他巴不得把胡錦濤搞死,那樣的話,自己黨羽內的鷹犬不管誰當國家主席,他都是想當然的太上皇。胡不除,江心難安;眼下不除,必遺無窮後患。江胡鬥的核心也就是一個「權」字,而且是你死我活的不擇手段。

二零零六年五一黃金週,胡錦濤秘密來到山東青島視察北海艦隊。胡乘坐的是中共最先進的一艘導彈驅逐艦,這艘驅逐艦的速度在全艦隊最快。正當胡錦濤視察北海艦隊時,兩艘軍艦同時向他乘坐的導彈驅逐艦開炮,打死驅逐艦上五名海軍戰士。導彈驅逐艦立即載著胡錦濤全速馳離演習海域,到達安全海域後,胡換乘艦上的直升飛機飛回青島基地,在青島基地未作片刻停留,立即飛往雲南。一個星期之後,北京一切安排妥當,才回北京。

而此時的江澤民也正在山東,他遊濰坊、爬泰山,顯的悠哉游哉、不亦樂乎。

在黃海逃過暗殺的胡錦濤,回京後馬上重拳回擊,對中共軍方大洗牌:海軍副司令王守業判死緩,據稱是為了留下活口對付江澤民,因為王供出他的後臺和拍檔就是江辦主任、時任軍委辦公廳主任的賈廷安;原海軍司令、江提拔的親信張定發病死後遭低調處理;屬於江系人馬的北京衛戍區司令及政委也被雙雙換人。

胡錦濤心裡明鏡似的,他能不清楚刺殺他的人是誰嗎?何況自己在軍隊這幾年,也發展了自己的勢力。以江澤民在軍隊的實力要刺殺胡錦濤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在不致引起大的軍事動盪的情況下,不顯山不露水的把胡錦濤拿下付出的政治成本應該是最小的。可這個江澤民「用兵」的才能也就那麼大一點。你既然要刺殺胡錦濤,又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還能讓胡錦濤跑掉?海軍正副司令都是你的人,連這點小事都做不來,以為放幾炮就把小胡解決了?也太粗心大意了吧。殊不知這次行動決定著自己整個派系的走向,這是多麼重大的事情啊。這次陰謀敗露,以後還有機會嗎?

當時江澤民在山東以遊玩的面目出現,出於這麼幾個目的:刺殺與我江某人沒有關係,因為我已經交出軍權了嘛;刺殺的事我當然知道,選在山東遊玩,就是為了及時瞭解行刺的情況;常言道,身在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這是謀略家的作風,我江某人為何不能仿效?能於談笑間就把中國的時局改變,這才是我江某人的風采。

然而行刺失敗,江的如意算盤落空。這也是江澤民軍事才能的全面體現。

四、按兵不動暗較勁 塗炭生靈

要說江澤民退而不休,仍然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掌控著軍權,有的人可能不容易相信,那我們就再引用一個實例來說明。

大半個中國都有震感的汶川大地震大家都還記得。地震後,最先達到災區進行救助的卻是一支民間救援隊。這去救援隊由60臺吊車、推土車、挖土機等大型機械組成。要知道,這個車隊全是由不便機動的裝載著大型施工機械的大型拖車組成,而且他們是遠在兩千多公里外的江蘇,卻能在災後不到36小時的時間內趕到災區。他們到達時,擁有各類重型設備、先進電子設備、軍用直升飛機、運輸機的中共軍隊卻還在途中磨蹭。災區駐地附近的駐軍近在咫尺,而空軍更是有一般軍種都不具備的「空中機動能力」,這些具有現代化機動能力的軍隊居然落後於民間自願救援隊,這怎麼解釋?

大家當然都還記得溫家寶怒摔電話的電視鏡頭。是誰有這麼大的倚仗敢置總理的調配而無動於衷?要知道這對於災民來講,時間就是生命!怎麼人民養育的子弟兵竟能這樣置人民的生死與不顧?原來軍隊敢於如此的按兵不動,是人家「軍委首長」在藉機展示實力。這種暗中較勁就是要讓胡溫認識到自己的實力。這個軍委首長不是別人,正是江澤民。

我們藉助2008年底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的文章《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來闡述:

汶川地震發生不久,陳炳德就接到了「軍委首長」的指令。文章寫道:「胡主席和軍委首長要求,動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以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時間查明災情。」

乍一聽還挺重視的,這是中共黨官們慣用的手法,就是先表個虛態。不過我們可以看出軍中實際上存在著兩個軍頭,即胡錦濤與軍委首長江澤民。當然他沒有明確提出,可是,這個幕後的始終左右著軍事行動的軍委首長顯然非江澤民莫屬。

地震近4個小時後,中共軍方對救災沒有做出任何反映,也未向胡錦濤作任何災情匯報。顯然,這時的陳炳德已經接到了相關的指令,具體意圖就是不給小胡以表現的機會,用「拖」的方式讓胡明白「軍委首長」的價值。

眼見毫無動靜,胡錦濤親自打電話向陳詢問情況,陳炳德是這樣應付的:「18時10分,胡主席打來電話,詢問部隊救災準備情況。我向胡主席報告:『部隊4400人正在向災區機動,但道路保障情況不好。』」

看到沒,這話說了等於白說,四千多人去幹啥去?那麼大的地震去這麼一點人,夠用嗎?隨後的一句也等於完全承認了根本就沒行動——但道路保障情況不好。

又過了4個小時,胡錦濤再次打來電話。文章寫道:「22時34分,胡主席來電話指示:『當務之急是救人。兵力出動越多越好、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胡主席還詢問了救災部隊輸送問題。『部隊輸送有兩條措施:一是空運,空軍和地方運力結合起來,據瞭解,機場問題不大,可以保障起降;二是後續部隊鐵路輸送和摩托化開進相結合。』我向胡主席報告,並簡要匯報了用兵方案。」

「『可以這麼定下來。』胡主席進一步指示,『現在的關鍵是速度,要抓緊救人!』胡主席的語氣堅定而凝重。」

身為總參謀長的陳炳德胸中是早就有行動方案的,可是他卻在「等」,當然他這個「等」,實質上就是一個「拖」。部隊輸送問題對他來講也是他份內的事,機場沒有問題也表明他非常明瞭輸送不存在任何問題,可是為什麼就是按兵不動呢?

顯然,胡錦濤對地震8小時後大軍依然按兵不動非常不滿,尤其對空運及空降問題。胡錦濤說「現在的關鍵是速度,要抓緊救人!」實際上就等於以中央軍委主席的身份向總參謀長下達迅速出兵的命令。

文章接下來寫道:「我隨即報告軍委首長,並與空軍領導通話商定有關事宜,要求空降兵某部隨時準備出動。」

這就是中共典型的官腔了,要求「隨時準備出動」,可就是不發出出動的命令。顯然,這位總參謀長並沒有將軍委主席胡錦濤的命令當回事,而是在向那位神秘的「軍委首長」報告後,按照這位「軍委首長」意圖向「空降兵某部」下達了依然按兵不動的命令──「隨時準備出動」。

一個多小時後,胡錦濤又打來電話,文章寫道:「23時50分,胡主席再次來電話詢問部隊抗震救災部署情況。我報告說:『重災區是汶川、北川、綿竹、甚邡等地,成都軍區某集團軍1萬人正準備緊急機動,空軍空降兵某軍6000人13日早上8點即可出發,防疫醫療分隊同時趕赴災區。』」

顯然,陳炳德是在有意敷衍,地震過去已經九個多小時了,他這面的部隊還在緊急機動。總參謀長如此的有恃無恐,一拖再拖後竟能再按兵不動八個小時。

這時胡錦濤似乎明白了什麼,也知道了陳炳德倚仗的軍委首長的份量了,於是趕緊找「軍委首長」去「協商」了。接下來的文章是這樣寫的:「一個小時後,經胡主席和軍委首長審批,總參謀部發出《關於參加抗震救災的命令》,調動3.4萬名官兵參加抗震救災。」

看來兩位中共最高軍頭的「協商」結果是在相互妥協中達成的,「軍委首長」對胡的制約也令他自己感到得意。算算看,江澤民參與審批的這份救災命令離地震發生的時間有多長?

文章接著寫道:「兩天來不斷傳回的情報顯示,地震災情比最初預想的要嚴重得多,災區還需要增兵。根據胡主席和軍委首長指示,總參謀部緊急籌劃下一步用兵方案。」「14日12時20分,胡主席打來電話:『前方說兵力不足,還需要再出動3萬人。』我報告胡主席:『再出3萬人沒問題。濟南軍區還有2.2萬人做好了準備,空降兵還可出部分兵力,海軍陸戰隊1個旅也已準備出動。請主席放心,兵力需要多少就出動多少。』」

然而,胡錦濤沒有想到的是,這位軍方總參謀長陽奉陰違,並沒有按照胡的指示以及其對胡的承諾出兵,而是繼續按照「軍委首長」的指示拖延增兵。

面對總參謀長的和稀泥,胡錦濤再急有什麼用?此時的胡錦濤也只有緊急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以黨中央集體決議的名義向「軍委首長」的軍委人馬施壓。文章對此寫道:「14日晚20時,徐副主席主持召開空運空投協調會,傳達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精神,決定立即從全軍調集增派直升機。」並且,3小時後,陳炳德打電話給胡錦濤聲稱增援部隊出動。文章寫道:「夜裡23時,我向胡主席報告了兩個情況:一是直升機已組織好了,二是今天增派的3萬多部隊已開始出動。」不過,此時,寶貴的72小時黃金救生時間已過去57個小時了。

儘管文章將中共軍隊震後的「救災行動」描述的頗為「輝煌」,但文章卻在不經意中大曝「軍委首長」江澤民在震後72小時黃金救生時間內,置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於不顧,幕後操控軍方按兵不動向胡錦濤發難,逼得胡錦濤不得不緊急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施壓的事實。

江澤民的此番用兵確實達到了他有意鉗制胡錦濤的意圖,不管你胡錦濤多著急,就是讓你派不了兵。他這種按兵不動的用兵也真夠高超的了。在玩弄權術上,他能置人民的生死於不顧,真不是一般的歹毒。不幸的是,他鉗制了胡,卻是以犧牲災民的生命為代價的。當然,他是不會在意這樣的代價的,不然,也就出現不了他按兵不動的情況了。

其實,反觀江澤民的用兵,他每一次成功的表演都是以犧牲老百姓生命和財產的代價為交換的。為了奪權,他能藉助黨羽搞軍事政變;為了表演,他煞有介事的胡亂調兵;為了展示自己的實力,他能在災民生死攸關的時刻按兵不動。中共的軍權在江澤民手裡,完全成了禍國殃民的工具。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