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蒙城 两千桂军将士壮烈殉国(组图)

2018-07-30 09:00 作者: 云中君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桂军蒙城阻击战战况场景之一。(网络图片)
桂军蒙城阻击战战况场景之一。(网络图片)

1938年4月的台儿庄大战结束之后,为避开日军的反扑,掩护徐州地区60万国军主力转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根据军委会电令,主动将第五战区及其所属部队撤至大别山区,并指示桂军第二十一集团军廖磊部扼守淮河中游一带,掩护第五战区长官部撤退。5月3日,日军在安徽的凤阳、蚌埠、怀远等地,集中第三、第九、第十三师团4000余人,沿涡河向蒙城发动进攻。廖磊即令桂军第173师副师长周元率桂军173师1033团由洛河赶赴蒙城防守。5月7日,日军以步骑3000余人,战车30余辆,向蒙城发起攻击。周元率所部桂军将士殊死血战,以弱抗强,以寡敌众,在武器、装备及兵力明显弱于日方的情势之下,孤军浴血奋战,拚死抵抗,直至弹尽粮绝。经过三昼夜激战,日军突入城内。在四门皆陷,敌军蜂拥而入的时候,还与之展开激烈的肉搏、巷战。

周元副师长在蒙城保卫战中身先士卒,于激战中身中数弹,壮烈殉国。守卫蒙城的桂军将士除21人突围之外,周元及2000多广西子弟兵全部以身殉国,出色地完成了阻击任务。蒙城保卫战有效牵制了日寇的追袭,成功掩护了60万国军主力的转移,保存了抗战的力量。此战日军亦死伤甚众,尸横满街。战后统计资料显示,日军伤亡接近2000人。日军恼羞成怒,将俘获的桂军173师1033团重伤员300余人,用铁丝穿锁骨枪杀于庙前,并浇汽油焚烧尸体。如果日军不杀俘虏和伤兵,那么双方的伤亡几乎等于一比一,这是中日开战以来日军攻占中国县城付出如此惨重代价的唯一战例。

临危受命 孤军奋战重创日军机械化联队

1938年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所部在徐州东北台儿庄重创日军,取得了自抗日战争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胜仗,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侵华日军图谋疯狂报复,从华北、华东战场上调集精锐部队数十万,企图凭借优势装备,采取南北夹击、中间突破的战术,一举消灭国军主力于徐州。4月底,津浦线南段日军重兵集结蚌埠,向西、北方向虎视眈眈,意欲打通津浦线、切断陇海线,对徐州造成包围之势。李宗仁、白崇禧及时察觉日军的动向,为避免在不利条件下与敌决战,军委会迅速作出将主力撤出徐州地区,向豫南、皖西转移的战略决策。李宗仁命令第21集团军(总司令廖磊)阻击津浦线南段之敌,以掩护主力撤退。

第21集团军即派第48军第173师中将副师长周元率一团兵力赶赴蒙城,阻击北上西进之敌。周元,字凯之,广西南宁人。他是桂军中一位智勇双全、勇猛善战、在淞沪战役中打出威名的将领。配属的守城部队桂军173师1033团曾经参加过淞沪战役,是桂军的主力团。5月5日,周元率指挥所人员(计有上尉参谋1人、中尉副官1人、中尉译电员1人、少尉服务员1人、警卫手枪兵4名)与手摇收发报机1台,乘坐48军派来的汽车,由田家庵往寿县军部听候详细指示。5月6日晨,周元一行乘车由寿县出发,经正阳关、阜阳奔向蒙城,下午3时快到蒙城(距城约5华里)时,正值敌机轮番轰炸,只好舍车步行入城,蒙城阻击战由此拉开帷幕。蒙城位于黄淮腹地,地势平坦,城池狭小,除城门城楼为砖石砖木结构外,四面城墙皆系夯土筑成,且城内城外全无防御工事,易攻难守。

周元到蒙城时,守城部队尚未到蒙城。这时城内烟火弥漫,房屋倒塌,遗尸遍地,惨不忍睹。周元偕参谋梁家驹,立即侦察县城内外地形,策划城防部署腹案。5天前,虽有集团军总部派来三位参谋指导县府征调民夫抢修工事,但因征不到民夫而一事无成,仅留下一纸丈量部分城区经始线的草图便扬长而去。面对此情此景,周元即将城内外设防位置和兵力部署等等,一一周密计划,做到心中有数。

他一边安抚民众,一边仔细勘察地形,制定周密的守城方案。守城部队1033团2400人由团长凌云上率领,经凤台渡淮河一路冒雨北上,于5月7日拂晓陆续到达蒙城。周元立即按拟定计划分配防守任务,命令各部迅速占领阵地,加紧构筑工事。将士们受到苏北农村半地窖的启发开挖工事。这些半地窖可以住人且不易被发现,有时走过都不一定能发现。于是士兵们挖好战壕后,在面对敌方一侧,又挖了一个藏身洞。这样的藏身洞,不仅在日军打炮时伤不到人,日军冲来跳过战壕都发现不了,而且等日军冲过去了还能朝着屁股打,包抄他们的后路。这就是至今中国边境地区边防军还在使用的猫耳洞。后来,一营的官兵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挖乌龟洞制服敌人坦克,日军的坦克过来一碰上就会悬空,只有履带转坦克走不了,什么时候收拾它都不迟,反正它走不了。还有一招,挖个簸箕坑直接能把坦克侧翻过来,让坦克无法行动。

5月7日中午,日军铁骑中队150人从河溜集涡河北岸向西急驰,经板桥急驰近蒙城,被桂军隐藏路旁麦稞之伏兵奋起痛击,20余人中弹落马。日军骑兵阵脚大乱,稍加整顿后又向西追击国军7军转移部队而去。1033团首战告捷,而蒙城县府人员却不告而撤走,对外电话通讯中断。稍后,日军第13师团机械化联队4000人沿涡河而上陆续抵达蒙城,升起滞空气球观察目标,在飞机大炮掩护下进攻蒙城的外围阵地李竹园、贾水园、万家猪行、黄碾盘等处。守军奋起反击,双方展开激烈战斗。守军利用各种巧妙工事奋勇抵抗,给日军以重创。日军战车被乌龟洞阻滞、被簸箕坑掀翻好几辆,被俘虏的日军几乎都是从战车里拽出来的。如此反复数次,日军死伤累累,桂军又乘胜发起反攻,日军猝不及防,被迫后退数里。入夜,涡河北岸之敌在猛烈炮火掩护下于城西偷渡得逞,迅速向东推进与南岸日军会合。被守军击退之敌又卷土重来,再次遭到阻击。疯狂的日军不甘败退,被歼一批,再上一批,激烈战斗彻夜不息。

血战三昼夜 周元将军誓与蒙城共存亡

5月8日凌晨,日军暂停攻击。天明后,复又施放滞空气球指示目标,大炮、飞机一阵狂轰滥炸,然后又开始进攻。有了上次溃败的教训,日军这次进攻比较小心翼翼,把步兵炮和轻重机枪一起摆上前沿阵地,听到口令才心惊胆战地哆嗦着行动。尽管日军如此谨慎,还是被神出鬼没的守军打得屁滚尿流,无可奈何地败下阵去。履次攻击履次败阵,而且伤亡惨重,日军联队长急忙向师团总部请援。8日午后,日军后援部队2000人抵蒙。至此,日军兵力已增至6000人,战车40辆,飞机20架,汽艇10余艘,从水陆空三面向蒙城发起总攻。这次日军改变了战术,先用飞机大炮猛烈轰炸,摧毁我军防御工事,东南角城墙被轰塌数丈,城里城外一片火海;然后再以战车和大队兵马横冲直闯,将我城外守军分割包围,并向城墙坍塌处突击。

桂军蒙城阻击战战况场景之一。(网络图片)
桂军蒙城阻击战战况场景之一。(网络图片)

周元立即命令凌云上团长率两个连阻击登城之敌。战一小时,除大量杀伤日军之外,缴获步枪60支、轻重机枪5挺。城外各据点守军与敌人激烈争夺,拚死搏斗,战至黄昏,大部分将士壮烈牺牲,剩余300人撤进城内,外围阵地相继失守,日军兵临城下,形势十分危急。周元组织敢死队固守东南西三面城门(北门有涡河屏障),向大家说:“弟兄们,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消灭日本鬼子,保卫蒙城。人在城在,誓与蒙城共存亡!”

队员们举手宣誓:“人在城在,誓与蒙城共存亡!”敢死队勇猛善战,多次击退登城之敌,还巧用绳钩、竹竿,钩上来许多死伤败退日军丢下的武器。后来在炮火掩护下,部分日军从城墙缺口涌进城内。周元立即命令阻击后续之敌,又亲自率领守军与涌入之敌短兵相接,展开巷战。守城士兵利用事先凿通墙壁互相串连的房屋,神出鬼没,沿街逐巷与敌人厮杀。日军被杀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南北,没死者龟缩一团不敢妄动。趁大批日军尚未进城,守军得以片刻喘息,战斗暂时平息下来。

经过两日激战,将士阵亡过半,官兵负伤众多。亡者遗尸遍野,无法收拾埋葬,伤者无药医治,呻吟哀号之声不绝。集团军虽曾派兵增援,惜中途受阻。现在剩余数百伤残士兵,面对炮空联合、战车推进之强敌围困,眼看弹尽援绝,势将难免城池陷落、全军覆没之虞。周元遂将上述严竣形势及危急情形电报集团军总司令,并请求将现有残余部队乘拂晓前突围,免作无谓牺牲。5月9日凌晨3时,第21集团军总司令廖磊回电:“来电悉。为发扬本军报国声誉,着周副师长督促所有兵力,务必固守与蒙城共存亡”等语。周元阅电后,即谕参谋梁家驹:除留一密码本外,其余文件立即悉数烧毁。传令凌团长即刻来指挥所。片刻时间凌云上来到,周元即以总司令覆电示之。

凌云上看后说:“团部特务排已派去堵击敌人,现在只有10余名传达兵。既然总司令要我们与蒙城共存亡,惟有将守北关的第一营现有百余人调进城内,与敌人搏斗到最后一兵一卒。”说罢就要前去调兵,周元摇手制止,以沉重而又严肃的口吻说:“总司令要我们与蒙城共存亡,只要我死在城里就可以交代,你们不应该都陪着我一同殉难作无谓牺牲。要知道这是长期战争,你们将来报国机会还多。现在听我吩咐:凌团长立即率领守北关部队突围出去。梁参谋随同凌团长突围,如若能突出去,务须当面报告廖总司令,说我遵照他的电令决心与蒙城共存亡。我死也要死在城内,只希望将来忠烈祠立有我的牌位,如愿足矣!”凌、梁二人也异口同声说:“我们要随同副师长与蒙城共存亡。”

周元遂以严厉口气说:“这是命令!难道你们在此危急关头就不听从我的命令吗?”彼此沉默良久,此时已经拂晓。传达兵来报:敌人轰开城门,以战车开道,大批日军已由南门进城。周元将军即拔出手枪往外走,并对凌、梁二人说:“你们不要跟我走,赶快从后门出去,率领北关部队突围!”二人面面相觑,为之感动流涕。

周元将军壮烈殉国 21名广西勇士杀出重围

梁参谋等吩咐部下立即破坏收发报机,焚烧所有文件,随即出后门绕到小北门出北关,沿着干涸的城壕往东走到第一营营部,向营长李国文传达突围命令,遂带领北关守军向东突围。将到城东李竹园,猝然遭遇占领该村之敌堵击。突围将士奋力拚杀,迅速消灭堵击之敌,然后转向东南备用机场方向突击。途中几遇堵截之敌,营长李国文及大部分士兵在与敌搏斗中阵亡。参谋梁家驹途中转往宿县方向奔集团军总部,向廖总司令面报周副师长嘱讬之语。最后只有21人杀出重围,由团长凌云上率领经城南楚村铺奔向凤台。

周元将军走出指挥所后,在鼓楼集中勤杂伙夫等兵士与敌人展开巷战,从这条街杀到那条街。由于北大街被敌人战车射击封锁,遂转入小巷向东门前进,沿途加入随行士兵五六十人。北关部队向东突围时,周元将军亦正率领随行士兵奋力攻击东城之敌。敌人占领城墙居高临下,步枪机枪一阵阵猛烈扫射,周元及随行士兵全部壮烈殉国。城内各据点守军继续与敌人拚死搏斗,杀得天昏地暗,直到下午4时枪声才逐渐沉寂,宣告蒙城陷落。

日军占领蒙城三个月后,老百姓回来看到那城那地那血到处都是,血都成黑色,那不止尸骨成山,整个城红高粱红辣椒长起两个人那么高。剩下一堆堆的,尽是广西壮士的白骨!当地老百姓两个人抬起一个箩筐,每个人手持一把火钳,很虔诚地,一根根将那些白骨收好,可就是找不到周元将军的遗骨。

日军撤走之后,蒙城人民收集死难将士忠骸,筑墓于东郊庄子祠左,取名曰“义冢”。冢前立碑,镌刻碑文“周副师长殉国记”。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将蒙城县更名为周元县,县小学更名周元小学。周元及桂军殉难将士遗骨葬于蒙城东门庄子祠;在桂林建有纪念塔、衣冠冢,李宗仁题词“成仁取义”。在中共大跃进及文革动荡期间,蒙城、桂林两地纪念建筑均遭到毁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