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的税制改革磨刀霍霍 对象是中产阶层(图)

2018-08-09 08:44 作者: 孙骁骥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中产身上压着所谓的“三座大山”,分别是教育、医疗、买房。这三件极为花钱、却又是每个人不得不做的事,成为了所有的中国家庭迈不过去的坎儿。不过,随着中国的财富分配制度的改革逐渐逼近,在旧的三座大山之外,针对中产以及富人阶层财富的“新三座大山”又开始矗立在人们的面前。
针对中产以及富人阶层财富的“新三座大山”矗立在面前。(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8月9日讯】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中产身上压着所谓的“三座大山”,分别是教育、医疗、买房。这三件极为花钱、却又是每个人不得不做的事,成为了所有的中国家庭迈不过去的坎儿。不过,随着中国的财富分配制度的改革逐渐逼近,在旧的三座大山之外,针对中产以及富人阶层财富的“新三座大山”又开始矗立在人们的面前。

这新的三座大山,对于人们财富的摧毁能力还要强于旧的三座大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新的“三座大山”全部是意在掏空未来社会中上阶层的财富,不仅令中产返贫,而且还足以阻断未来人们财富的传承。

人们在近段时间经常议论“财产透明化”这个话题。实际上,中国的老百姓对于这个议题还是非常支持的。毕竟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所谓的均平富的概念,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说法。因此,有些人也解读说,“财产透明化”这个大题目下,中国酝酿的在个人所得税、房产税、遗产税这几个方面进行改革,全民都将因此获得利益。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这个问题,会发现受到损失最大的恰恰是中产以上的阶层。个人所得税、房产税、遗产税等新时代的“三座大山”,正高悬于中产阶层的头顶,随时可能降落下来,将他们死死的压在山下。

先来说万众瞩目的个税改革

最近,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关注度高,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时,收到意见超13万条。大家关注的点并不仅仅在于起征点为五千元人民币的收入,而更多的在于征收机制。个人所得税最明显的变化在于征管能力提升。它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建立纳税人主动申报纳税机制,二是建立个人税的缴纳监督机制。

申报机制和强制纳税机制可以说是征收个人税的两大利器。所谓的申报机制,就是学习发达国家个人事后申报的收税机制,取消过去单位代扣代缴的办法,把劳务所得、薪资所得、稿酬所得,等各种收入统一纳入征税范围,使用统一的累进制税率征税。

而经营所得、红利所得、投资所得等则采取分类征税的方式。这意味着,在严密的金融监控之下,每个人的各种类型的收入都逃不掉收税的收割。不断往上叠加的累进制税率,会无形中增加人们的缴税总额。这对于收入较高的中产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其次,将个人的所有收入集中征缴税费,其前提就是个人收入情况的透明化。金融大数据加上互联网化的趋势,将使得这种透明化更为彻底。根据中国央行的分类账户管理通知,个人银行账户无论是储蓄、理财还是借记,都会被有关部门严格管理监控。对于内地的中产来说,资产实际上在裸奔。

这种透明化在未来还将会去到一个极端,那就是全球的金融监管联网,信息互换。当CRS(共同申报准则)的靴子落地,对拥有海外账户,或者持有海外壳公司进行投资理财等行为的中国中产以上人士来说,由于信息交换,中国税收居民设立的海外公司的银行信息情况将被交与中国的税务机关。这样透明化的财务披露,无异于让海外的资产也开始裸奔。

中国已于去年实施CRS税务稽查,并在今年底前完成与CRS其他成员国或地区进行首次信息交换,也就是说,中国非税务居民在全球的资产将逐渐透明化。资产透明化之后很可能就是对国内外投资所获得的收益进行征税。

换言之,中国人的钱即使跑到海外,无论是北美还是欧洲,也必须按照此规定,让海外金融机构与中国有关部门互相交换信息。那么除了选择避税资产(例如保单、信托等可避税资产)以外,其他的解决办法可以说乏善可陈。

说完了个人财产透明化以及中国即将向个人所得征税下重手的事情。我们再看看遗产和房产税。实际上,遗产税和房产税这两者,会使得中产阶层的财富传承出现更大的阻碍。

美国国父之一富兰克林曾说:“世界上只有两件事不可避免,那就是税收和死亡。”但实际上,与死亡相关的税收,反而会比活着带来的税收更大的负担。为什么我要把遗产和房产合在一起说呢?这是因为在中国社会,尤其是中产阶层传承财富的主要渠道,就是房产。

就中国而言,2014年,中共中央通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对六大税种(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境保护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进行改革,但其中并没有遗产税。换言之,近期中国还没有征收遗产税的计划。但是,大家关注的房产税完全可以取代遗产税,成为阻碍中产阶层财富传承的路径。

在现在的一线城市以及部分热点二线城市,有数套房产的中产家庭不在少数。其不动产的市值从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这些水泥做成的有形资产,也成为了最大的征税对象。

据媒体的披露,今年全国335个地市的不动产登记已经开始启动。在我们听到官方说出“房住不炒”这句话后,今天国家终于启动了实质性的行动,来兑现这个诺言。中国的商品住房和政策性支持住房加起来占到住房总量的80%以上。而房产税正是要向着这类型的房产开刀。

房产税和个税一样,可以在舆论上得到底层彻底买不起房的人的支持。但是,对于刚刚有一套以上改善型住房的中产来说,无疑又是在羊毛还没长好的时候又被薅一次羊毛。

而就目前看来,征收的大致办法,是以应课税的房地产价值乘以年税率。我们且不看具体税率,单单看征收的办法,是以房产价值为基础,并按年缴纳。这个模仿国外的规则就无形中再次加强了持有房产的成本,把过去一次性交易的房产税收变成每年都缴纳的一种经常性税收。

那些持有多套房产的人,面临着整个持有过程必须不断缴税的巨大的财务压力,过去那种试图一次性通过房地产交易把税费转嫁给接盘人的策略将不再奏效,以后是每年都要交税。

同时,房地产的转卖、赠与、持有所缴纳的费用在未来也会更重。这使得那些希望把房产作为财富传承工具的中产们,在利用房产作为财富传承工具时,很可能难以支付高昂的税费,甚至会因为缺乏足够现金流缴纳税费而导致不得不变卖房产,或者是房产直接被迫征收这样的悲剧发生。这对于房价走势而言,其作用不言而喻。

所有这些财富的大棒,都会重重的敲在中产阶层的头顶上。长期被薅羊毛的中产们,还经得起这么胡折腾下去吗?

据粗略统计,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过上体面的中产生活一个家庭至少需准备900万以上。大部分中产的资本总量过千万。面对累进的所得税制、无处可逃的财产申报、迫切的房产税和未来随时可能出现的遗产税,中产家庭的财富,传承的难度大大增加,传承的可能不断减低。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中产不过两代。

目前,中国中产阶层比例仅占总人口的18%,不过中产阶层的比例一直在上升,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层或达4亿人,加上数千万高净值人群。这群数量不到五亿的人群,也将成为未来最主要的税收基础。中产的财富在传递给下一代人以前被“截胡”,是个大概率事件。

新的三座大山,截断财富传承路。新的税制改革,磨刀霍霍向中产。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