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刘晓庆参演《大轰炸》改档 或藏非常时期秘密(组图)


《大轰炸》改档恰逢中国政经敏感期。
《大轰炸》改档恰逢中国政经敏感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8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采访报道)汇集刘烨、布鲁斯・威利斯、范冰冰刘晓庆等中外众多明星、原定于8月17日上映的电影《大轰炸》。官微8月7日宣布改档至10月26日,原因归于全球同步上演,然而,8月6日上万P2P平台金融难民到北京上访,官方围追堵截。而《大轰炸》本身就存在投资方快鹿集团P2P融资爆雷,目前也正陷入涉及20万投资人、100多亿资金缺口的兑付危机中。有分析称,《大轰炸》改档的真正原因或是官方不让影片在此“非常时期”上演,是唯恐20万投资人借《大轰炸》公演加入新一轮P2P金融难民维权运动,追究政府接管2年来投资者钱的去向,让政府难堪。也有金融界人士称,P2P实质是国有金融机构危机转嫁到民间金融身上,让民众血本无归的金融骗局。


刘晓庆和范冰冰合影(网络图片)

崔永元:《大轰炸》快鹿账上花了15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哪去了?

据新浪娱乐8月7日报导,《大轰炸》汇集刘烨、布鲁斯・威利斯、宋承宪、范冰冰、刘晓庆等中外众多明星,开拍之初资方就在通稿中宣传投资高达3.5亿。不过,随后投资方快鹿集团兑付危机爆发后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完成制作,老板施建祥成为红色通缉犯;有关部门密切关注该片……《大轰炸》整个项目涉及的问题多而复杂。在受崔永元手撕《手机2》事件波及后,《大轰炸》更是争议缠身。

崔永元在微博中直接把《大轰炸》剧组定义为“大欺诈”,他在微博中说,“你们号称穷嗖嗖花了1.5亿拍电影,你们自己信吗?在快鹿的账上,为此片付出的经费不少于15亿人民币。


崔永元持续爆料引爆娱乐圈地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快鹿集团由现年54岁的施建祥创建。公开资料显示,施建祥靠服装、贸易、房地产起家;1999年接管4家破产国企后,成立了上海快鹿投资集团;10年后转战金融行业,于2014年先后成立10余家快鹿系P2P公司,进军影视产业,并投资了《大轰炸》、《叶问3》、《上海王》、《枪过境》等多部电影。另外,施建祥还是香港十方控股等公司实控人,还曾担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等职位。

和崔永元私交甚笃的施建祥是《大轰炸》的前总制片人,因涉嫌金融诈骗罪,已在2016年3月7日逃亡美国。

崔永元7月2日在微博中说,“《大轰炸》影片没拍,乙方就从甲方处拿到收益款,又用收益款去投资甲方。这都是上海老百姓的血汗钱。这是大轰炸还是大欺诈?”第二天崔永元还透露,“《大轰炸》四方合作,其中三方旱涝保收,承担风险的这方就是手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的甲方。”

有网友称,葛优在“让子弹飞”片中的经典台词:“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就是《大轰炸》合同各方真实的写照。

《叶问3》是引起千亿集团快鹿震荡导火索

与《大轰炸》有着千丝万缕的施建祥一手打造了市值千亿的快鹿集团,目前正深陷一场涉及到20万投资人、100多亿资金缺口的兑付危机中。

引起快鹿爆雷震荡的主要原因却是《叶问3》。2016年3月4日,《叶问3》上映,同时票房频频传出捷报。然而,随之而来的“票房造假”质疑声也将其推上了舆论漩涡,甚至惊动了电影局介入调查。一周之后,一纸处罚令到来,给《叶问3》的票房问题定了性。

据新华社报导,广电总局的处罚令中声明,“经查,《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随即,广电总局一系列处罚结果也之而来,这其中就包括对《叶问3》的发行方、快鹿集团旗下的大银幕公司,予以暂停发行业务一个月的严厉处罚。

资本运作:“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用票房换股价

随着《叶问3》票房出现质疑,其金主快鹿集团,开始被媒体频繁提及,更重要的是其资本运作也浮出水面。

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曾在2年前2月2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以1.1亿人民币购买《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同日,国内A股神开股份也发布公告,称出资4900万元认购一支以《叶问3》票房收益为标的的基金。该基金由神开股份的合作伙伴上海中海投金控负责兜底,并确保最低年收益在8%。

而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两家公司的背后大股东均是快鹿集团,负责兜底的中海投金控也与快鹿存在关联。

除了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之外,在互联网金融平台方面,包括快鹿旗下当天财富、当天金融,以及苏宁、京东等平台,都以《叶问3》的票房收益分红为预期,发放金融理财产品,从普通民众手里募集了大量资金。

据媒体披露,快鹿系此举最终目的是为了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攀升。快鹿集团“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其实就是用票房换股价。

就在消息发布当日,十方控股和神开股份的股票果然大幅上涨,后者的股价更一路拉升至涨停。

然而,《叶问3》的负面消息,很快致使快鹿集团陷入危机。

挤兑危机爆发 四家上市公司一月内市值蒸发200亿

随着媒体的曝光,腾讯娱乐称,快鹿迅速从上海滩的明星金融企业,成为了微博热搜词,“蹿红”速度不亚于时下的网红。而旗下公司盘根错节的资本运作网,也渐渐浮出水面。

2017年3月底,《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波及快鹿系公司,包括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P2P平台均出现兑付问题。

受到挤兑危机的影响,快鹿涉及的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均大幅下跌。在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快鹿集团旗下的四家上市公司就损失了200亿市值。

而坊间却有质疑,陆媒“菜鸟理财”的文章称,施建祥打着为电影融资的幌子,左手P2P右手电影,钱有没有真的进电影投资不知道,反正投资人的钱不见了。这些钱只是以某些并不存在的名义比如聘请监制锁定档期等名义洗了一遍,最后洗白的钱不知道去哪了。

投资金融(PE/VC)律师、风险控制专家董毅志今年8月7日在财新网博客撰写“十大非法集资案件,数千亿资产瞬间蒸发!”一文中称,快鹿下设至少70-80个空壳公司,另外各种个人或企业代持、善意取得、地下钱庄、资金转移程序非常复杂。

台湾时事观察员黄世聪前不久对台媒称,一个《叶问3》10亿的票房大概骗了100亿人民币。通过《叶问3》一路圈钱,创造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金融杠杆,而施建祥拿了160亿人民币逃了。

施建祥:发展一个企业需10年 打垮它却只需10天

然而,施建祥在2016年7月10日与腾讯娱乐独家越洋视频专访中说:我没有携款潜逃。“发展一个企业需要10年,但是打垮一个企业只需要10天,这么多的负面新闻,就是银行也躲不过一个礼拜的。”


施建祥(网络图片)

2018年6月9日多维新闻网刊登的一篇题为“崔永元爆料牵出快鹿事件 揭露鲁炜与娱乐圈秘闻”,文中写道,有报道称,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曾利用手中的权利,收快鹿战略合作伙伴——当天财富董事长、兼电影《大轰炸》执行制片人邵永华钱款后,把施建祥从商30年,前29年所有好的新闻报道一夜全部删除,同时编造各种虚假新闻,通过各种媒体,恶意设计制造《叶问3》假票房事件,连续6个月进行攻击,以每天2,000篇虚假负面新闻,平均每7分钟一篇文章,制造舆论暴力压制施建祥。

报道引述知情人透露,事件中邵永华不仅勾结鲁炜,还联合上海公安以及快鹿在行业内竞争对手的力量,导演了上海快鹿挤兑事件。据说,单是花在鲁炜身上的钱就达8,000万之多。另有大笔资金花在上海市公安局负责人身上。快鹿的资产处置与兑付计划被官方强行禁止。

多维引据知情人话称,快鹿事件爆发伊始,快鹿拥有500亿净资产,但在数天内遭到严重的破坏和侵吞,资产断崖式蒸发,仍净存200亿,施建祥有信心和能力去兑付。快鹿事件爆发不久后,施建祥通过媒体发声,详述“完美兑付”计划,恳求政府给他6个月时间实施,将自己的全部资产,现金,房产,有价证券100%拿出用于兑付。但后来所有参与兑付的高管和员工遭到上海公安的拘捕。

观察人士分析,鲁炜已经被捕,这些消息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排除施建祥为自己洗白的情况。而为施建祥站台的崔永元,据5月22日《北京青年报》称,其名下也拥有10多家公司,崔不但是多家食品公司的股东同时也是多家文化类公司的股东。不过,《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与鲁炜被免网信办主任一职同样发生在2016年6月,鲁炜被免是否与快鹿事件有关,有待将来知晓。

腾讯娱乐在越洋视频专访施建祥的总结陈词中说,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孟添带领近50名互联网金融高管走进上海市青浦监狱,参加了“打击非法集资诈骗(警示教育)”活动。众互联网金融高管亲眼目睹了高墙电网内的铁窗生活。

总结陈词最后说,这不是一个段子,虽然听起来很像,但的确是前刚发生过的故事。这个故事很简单,杀鸡给猴看。是鸡还是猴,还是快鹿,这是一个选择。

对于原定于8月17日上映的电影《大轰炸》改档至10月26日,有分析认为:做了那么多《大轰炸》8月17日上映的广告,花了那么多钱,说打水漂就打水漂?不是剧组一直闹穷嘻嘻没钱吗?其实改档的真正原因或是官方不让影片这个时候上演,恐怕20万投资人借《大轰炸》公演加入新一轮P2P金融难民维权运动,追究投资钱的去向,让政府难堪,毕竟是政府接管了2年多,也没给投资者一个交代。

百姓遭洗劫 政府围追堵截 金融难民:我们是受害人还是犯罪嫌疑人?

就在8月6日一家P2P平台票票喵发表声明公司暂停还款。据路透社报导,8月20日约300名票票喵投资人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商场的大厅挤得水泄不通,票票喵的登记股东之一--华安公司其办公室就位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内;华安公司股东包括上海电气集团、上海国际信托公司等国营企业。

据报截至今年7月底,中国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385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其中问题平台累计为2286家,7月新增问题平台165家,创近一年以来新高,同时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目前涉案金额最高可达万亿级别,受害者众多。其中有些平台不乏有官方背书。

据路透社8月20日报导,自6月以来,中国至少有243家中国个人对个人(P2P)网贷公司倒闭,导致这个产业的许多公司突然出现撤资潮,全国各地的投资人抗议事件也层出不穷。


P2P网贷爆雷,中国民众维权遇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8月6日上万金融难民到北京上访活动,由于政府警力非常强大,戒备森严,上百辆的大巴车等待在银监会门口,上千警力维稳,导致大约1万人的受害者没有到目的地就被强制带离了。上访被定性为非法行为,不少人被当局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关押10天左右。

网友静夜思(@jessie__90)称:中国正经历P2P大雷潮,几百家平台上千万投资者,百姓千亿资金难收回,报案几个月毫无进展,在网络声讨,各种被屏蔽封号恐吓!去首都上访的难民遭到各种拦截抓人,家门口,进站口,高铁上,出站口,甚至半夜在难民所住的宾馆破门而入!我们到底是受害人,还是犯罪嫌疑人?不是我不爱国,是官逼民反!

官媒8月12日报导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及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举行座谈会。会议提出多达10项措施。

香港东网报导称,当中包括地方政府须设立沟通窗口,向P2P受害者解释政策并回应诉求;其次有帮助群众“准确分辨非法吸储、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以及“依法打击造谣、煽风点火、聚众闹事等非理性、超越法律界限的维权行为”。

P2P实质是国有金融机构危机转嫁到民间金融让民众血本无归的金融骗局

P2P到底是啥?点对点网络借款,是一种将小额资金聚集起来借贷给有资金需求人群的一种民间小额借贷模式。著名财经作家李德林8月8日在新浪财经网撰文“一场财富毁灭的大骗局”中称,大多人对它认知是保本理财工具,实则就变成了击鼓传花游戏——金融庞氏骗局。

《看中国》特约评论员唐新元认为,中国政府经过精心策划后实施了保护国有金融机构的计划。首先,以金融创新的名义鼓励P2P等民间金融发展起来,这些P2P网贷平台,无一不是拿着工商营业执照和互联网金融牌照(网络小额贷款牌照)运营的,并且一些官媒宣传、地方政府也表态支持,吸引中国民众做所谓的“投资”。这样,把国有金融机构的风险就转嫁到民间金融身上。

接着,中共的相关政策开始收紧,P2P开始爆雷,政府则以维稳手段应对,还威胁说受害者是非法集资参与人。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一旦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中国民众投入的钱就拿不回来了,最后血本无归。

最后,政府再出面收拾残局,8月15日,中国银保监会召集AMC(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开会,要求四大AMC主动协助化解P2P的爆雷风险。四大AMC去收购P2P剩余债权,这样最终很可能拖到不了了之。

因为中国法律规定:因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受到的损失,由参与者自行承担(第十八条); 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所形成的债务和风险,不得转嫁给未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国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以及其他任何单位(第十九条);债权债务清理清退后,有剩余非法财物的,予以没收,就地上缴中央金库(第二十条)。

唐新元还建议,百姓投资一定要小心!因为中国的可以投资的范围很窄,几乎所有投资品都有很高的风险。 

何清涟:政府拆弹定向爆破点--P2P平台 银监会主席亲口发出警告

旅美学者何清涟认为,这次P2P借贷平台成为政府拆拆弹的定向爆破点,事先就有警示。银监会主席郭树清6月中旬在陆家嘴金融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其内容可以用12字概括:金融拆弹,定向爆破,压力测试。最醒目的警示是称: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10%,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我当时发了推文,提醒一些做投资的推友:政府准备让一些金融平台倒账。”

何清涟指出,郭树清提到的中国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包含银行巨额坏帐(其中的房地产业贷款与国企贷款风险最大)、巨额地方债务(媒体前些时候称今年22万亿地方债或爆发违约潮)、影子银行系统的各种金融平台爆雷。

何清涟称,P2P被选中做第一个定向爆破点,政府应该是出于两重考量:一是总量小,1.3万亿人民币总规模的中国P2P行业,相对于中国252万亿元的银行业总资产而言,仅占千分之五的比例,于大局影响较小,因此先拆。二是这个借贷平台造成的“金融难民”数量虽多达数百万甚至逾千万,但受损失程度大都没有严重到要与政府死嗑的程度。

何清涟还说:中共政府从2015年起,年年进行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从要求P2P回归网络借贷资讯中介,到“备案制”,再到“备案延期”。由于政府监管缺位元,政府官员与金融系统的共谋,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一直处于边整顿、边开放的状态,一方面有不少金融平台爆雷,另一方面有许多有背景、有资源的企业陆续进入P2P行业。

P2P网络借贷平台是官商勾结的结果

过去几年,在中国政府的不断鼓励下,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大陆发展迅猛。金融界人士对媒体披露,不少P2P平台涉及的项目,表面上是由地方政府主导,其实是一场官商合谋的骗局。

时政评论员横河8月10日在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说,P2P事实就是官商勾结。为什么圈钱者就是找不到?实际情况应该是当局放风让他们携一定资金逃跑,剩下的钱拱手交给政府。所以,这样的灾难,政府理应负全部责任,民众找政府是合理不过的。极权政府既然掌握所有权力,就应该负所有责任。

海外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故意不监管,故意不作为。把P2P投资者的这些资产收归国有,所以这是全世界最大,可以说史无前例的,空前的一个庞氏大骗局。”

8月12日官媒报导还称,目前网贷机构风险,影响中国社会稳定大局及金融安全。

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中国潜伏的危机非常严重,有可能出现严重的崩盘现象,而且不只一个领域。它越是想维稳它越是难以维稳,所以这个危机加深加重,而且最终让政权摇摇欲坠,这种情况是存在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