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悬案 昆明军区一把手在戒备森严住所被枪杀(图)


迫降总理专机事件第二天凌晨,谭甫仁和夫人在昆明军区警卫森严的住所内,被一个军人击毙。
迫降总理专机事件第二天凌晨,谭甫仁和夫人在昆明军区警卫森严的住所内,被一个军人击毙。(网络图片)

别人的故事

不久前在ACT上读到了这样一段文章:<迫降总理专机悬案 引来离奇死亡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丞臻 着)

发生在一九七○年的“迫降总理专机事件”,可能是中共党史及种种“文革”史书资料中,迄今为止最为讳莫如深的诡异悬案之一。<演义>的第七十九回,以“蓝天行刺迫降总理专机 黑夜动武暗杀政委夫妇”为题,首次对这一惊人的一幕,做出了详细的描述。

一九七○年十二月,中共昆明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突然接到北京密电,指示谭甫仁在某月某日,将有一架从缅甸飞来的民航机,该机经过昆明时,务必击毁之。谭甫仁接到密电后,心中七上八下,最后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第二天,昆明军区空军作战室向谭报告,果然发现一架民航机从缅甸向昆明飞来。谭甫仁当即命令四架战斗机起飞,将目标民航机强行拦截并迫降在昆明机场。守在机场的谭甫仁怎么也没有料到,出现在这架中国民航机舱门的竟然是周恩来!

周恩来当时一边走下舷梯,严厉指责谭甫仁说:“你为什么要迫降我的专机?是谁指使你这样干的?!”周恩来并当即责令谭甫仁向中央写出报告,交代清楚。随后,周恩来便立即随专机返回北京。

第二天(十二月十七日)凌晨,谭甫仁和他的夫人竟然离奇地在昆明军区大院警卫森严的住所内,被一个手持双枪军人在卧室内连开五枪击毙。谭甫仁夫妇遇刺身亡后,昆明军区内部立即展开了高度保密的搜查行动,据初步推测,凶手是一个对军区大院十分熟悉的军人。昆明军区并派出大批武装士兵封锁昆明火车站、机场、码头,对可疑人物、尤其是军人进行严格盘查,并拘捕了一些嫌疑者。不过,经进一步调查,确定凶手仍留在军区大院内部。由公安部、总政治部及中央文革小组组成的中央联合调察组亲临昆明军区,督导调查工作。中央调察组组长在听取昆明军区保卫部部长的汇报后,突然发现谭甫仁原先的卫队队长没有被列入调查对象。于是,保卫部长立即提审这名卫队长,就在提审之前,卫队长却开枪将一名保卫干事打死,之后在众士兵的合力围追下,卫队长吞枪自杀。经过对其手中枪械的鉴定,证实他就是杀害谭甫仁夫妇的凶手。不过,保卫部长的一系列反常行为,仍引起了中央调查组组长的怀疑。就在中央调察组决定对保卫部长实行隔离审察前夕,保卫部长在家中上吊而死。

更为离奇的是,当中央调查组回到北京后,那位调查组组长也莫名其妙地死了在一所地下室。《演义》在叙述这一事件时只是不停地强烈暗示谭甫仁案的背后存在着激烈的上层斗争,而林彪与此案之间,有着某种密切的关系。

摘自《明报》1995.10.23

我的故事

上面讲的这段故事,拂去了我记忆深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岁月堆积起来的尘土,让我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一天。

一九七○年,我正在昆明市郊的一家工厂里工作。十二月的春城,并不十分寒冷。这故事里说的十六号这天,本是一个平常的冬日。如果不是因为当天深夜里发生了共和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件暴露在群众面前的政治暗杀事件,它不会在我记忆中留下丝毫痕迹。然而那天自己的活动,我现在却记得很清楚。

那天早晨,我上完夜班,下一班是第二天下午四点的中班,中间有三十二小时的空闲。当时我毕竟年轻,不在乎少睡一觉,决定进城买点东西,顺便找原来农场时期的朋友聚聚,于是坐了一个小时的火车进昆明城内去了。无非是在甲那里吃顿饭,乙那里借本书,丙那里打发一夜,第二天逛街。那时的昆明市面不大,就近日楼附近有几家像样点的商店。买了东西回到厂里,就直接去了车间上班。

过了几天,报纸上登出了“谭甫仁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有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士说谭政委是深夜被人枪杀的,所以用了“不幸”二字。大家将信将疑。不过接着就传达上级文件,说是敬爱的谭政委连同他的夫人被阶级敌人杀害了。为了协助破案,要求昆明市内以及郊区的每个人交代自己在事发那天晚上前后二十四小时内的下落和活动,而且要举出旁证。

由于我那天晚上偏偏没在宿舍过夜,成了审查重点。车间让我把那天的活动一五一十写出来,专门派人去找我访问过的甲乙丙丁一一查对才算过关。其实大家的肚里都明白,一般的百姓,没有那个动机,更没有那个胆量和办法,夜深人静潜入警备森严的军区大院去作案。市民中哪里找得到什么刺客?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省里的领导多是文革新贵——军队干部和群众组织的头头,一时不知所措,采用这种“人民战争”的方式无非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干系,下面各级官吏和百姓,明知是在做戏,也不敢丝毫怠慢——那个年头,国家主席都会一夜间变成内奸工贼,没有动机和能力怕什么?专案组一成立,就会帮你一一找齐的。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就像上面这篇故事里说的,军区保卫部门的干部,追到谁头上就是谁的末日。不过这些都是街谈巷议,没有任何正式的文件透露过。“群众破案”运动也突然刹车——高级官员的健康生死,都是国家机密,谭甫仁的案子自有中央操心,岂能这样捅到社会上去弄得满城风雨,让人人都闻得到从那厚重的帷幕背后飘出来的血腥味?

只知道当时中央派下来的专案组长是李作鹏,没有人知道专案组调查的结果。上面故事里说的调查组长在北京自杀不知所指是谁。九个月之后,发生了“九・一三”事件,李作鹏没有把刺客送进监狱,自己倒作了阶下囚。谭甫仁之死跟林彪之死相比,就是小事一件了。

蓝天行刺迫降总理专机这个故事,大约是在林彪事件以后流传开来的。有许多不同的版本,有的说谭甫仁往常有一警犬守夜,那天因为要执行某项任务被借走了;有的说谭的儿子平常睡在父母的外房,那天恰好为什么事情给支走了;都是有枝有叶,活龙活现,跟侦探小说似的,不过指向倒都是一致的。隐隐然谋刺周恩来是林彪所指使,谭甫仁在关键时刻犹豫不决,贻误战机,所以该死。这个理论有几分道理:谭原来是工程兵政委,文革中到云南做革委会主任,兼掌昆明军区兵符,俨然一个“云贵总督”。林彪和黄吴叶李邱控制的军委,不是自己线上的人物,恐怕不会授以这么大的权柄。

不过也有一直令人想不通的地方: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正式公布呢?林彪不仅试图谋刺毛主席,还要谋刺周总理!不是正好说明了他罪大恶极吗?阴谋不逞而杀人灭口,不是正好证明了他的阴险残忍吗?这么有力的批林材料为什么不抛出来呢?况且,林彪的政变纲领“五七一纪要”中没有任何对周恩来的批评。刺谭案发生前几个月,林刚在庐山会议上受到毛的批判,会后展开的“批陈整风”,名义上是批陈伯达,实际上是批林。林彪有什么理由在同毛摊牌之前,要对周下手呢?把周当做争取的对象似乎更合乎逻辑。

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沉浮。四人帮垮台了,我想,这事说不定是四人帮干的吧?他们不是最恨周恩来吗?或者,即使跟四人帮扯不上关系,反正他们已经是死罪了,再多栽一项罪名,对群众也算有个交代呀。

然而,中共中央二十五年中换了好几代人,对这个案子却连一个正式的“说法”都没有。种种传说始终只是“故事”而已。唯一没有疑问的是,这是一起明白的政治暗杀。当时有权力在那里指挥调度,让昆明军区保卫系统和中央调查组的高级干部如此“前扑后继”地命归黄泉的人,全中国除了毛、林、周三人以外还有谁呢?其实,从这件事的第一分钟起,他们就知道谭甫仁死在哪个“阶级敌人”的手上,用得着什么调查?就像美国的肯尼迪家族,最清楚是谁要了他们家两个宝贝儿子的命。

前两年遇到刚从昆明来的人。问起谭甫仁的骨灰现在放在什么地方。他说原先一直放在昆明军区,因为中央不让进八宝山。后来连军区也嫌占地方,可能让家属自己保管了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