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潮清场抓大批学生 左派冲击习中央?官媒猛批(组图)

2018-08-27 16:46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8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持续数月的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组建工会和维权行动24日遭到警察强力清场,数十名声援学生和工人被捕失联,中共官媒则发动猛烈舆论攻势,将佳士工人维权活动归咎于“境外势力”。而这一事件罕见出现的毛左声援维权与中共现当局的维稳对阵“奇观”,也成为外界观察中国时局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佳士工潮现新老左派抱团 当局清场维稳批“境外势力”

持续一个多月的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组建工会的风波出现重大进展。8月24日凌晨,深圳防暴警察拘捕了要求组建独立工会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以及声援学生数十人,并对他们的暂住场所进行了清场。

据美国之音报导,北京深圳两地有超过50人被当局控制。据称参与维权的学生在各地国保密切监视下陆续遣返原籍,北京左翼青年顾佳悦和杨少强疑被扣留在北京市房山区西潞派出所。

这次被抓人数是7月27日的近两倍,那次有29名佳士员工和声援学生被捕,并以寻衅滋事罪对他们进行刑拘,其中14人至今没有获释。

一直密切关注工人维权动向的左派网站“时代先锋”一度关闭,不久又更换网址重新上线。

官媒新华社24日晚间突然发文,指责佳士工人维权背后有境外势力插手。各大官媒纷纷转载该文,Twitter上也有大量僵尸账号转载新华社报导内容,官方看来发起了舆论攻势。

佳士声援团发推文反驳称新华社8月24日的报导失实”,推文说,“这样片面、扭曲、失实的报道,真是难以相信出自中国共产党的喉舌!”


佳士工潮的声援者(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佳士工潮的声援者(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佳士工潮的声援者(网络图片)

美国之音报导,一批中共老党员及左派人士在网上发布致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呼吁书,要求彻查佳士事件并且立即释放被关押的维权工人,恢复声援者的人身自由。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体制内联署者表示:反正我觉得(呼吁书)说的有道理。说《国际歌》是反动歌曲,那你说共产党……国际歌都成反动歌曲了?我觉得(呼吁书)说的是有道理的。

据悉,今年5月,佳士公司部分员工要求组建独立工会。到了7月,部分维权工人遭到保安、警察及不明身份人员殴打,导致矛盾激化,事件在中国左派和高校学生群体中迅速发酵,部分在现场的维权工人和声援学生被警方抓捕。另一方面,当局持续通过学校、学生家属间接向维权学生施压。获释工人和学生随后重新加入维权行列,直到24日清晨警察暴力闯入声援团住所。

佳士声援团的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倾大学生。持续了一个多月的佳士工人维权活动和组建独立工会的要求也得到了中国大陆左派人士的支持。8月初,40多名中共党员和退休干部也曾到深圳坪山燕子岭集会声援。

据悉,在声援团遭遇清场前,多名中共老党员和左派人士在给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及李克强等领导人的公开信上签名,声称打压工人维权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维权工人沈梦雨曾被当局软禁在深圳银湖会议中心,软禁期间传出一封亲笔信,随后被警方转移。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加入维权行动引发舆论关注。目前两人仍与外界失联。

外界普遍注意到,这次佳士工潮得到了中国新旧左派势力的支持,其中既有乌有之乡等毛左势力,也有以北大毕业生岳昕为代表的新左派势力。他们的共同诉求是维护工人的权利,打的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旗号。在号称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共治下的中国,现时出现以共产党传统意识形态为旗号的左派势力挑战,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向?

陈破空:以毒攻毒 左派声援让中共尴尬

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在美国之音论坛中表示,他对当局清场行动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清场就是维稳,维稳是必然的,因为中共当局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这个事件最大的看点就是工人维权要组织工会,是一个从一个无组织的抗争,上升为有组织的集合,而组建工会又是符合中共宪法的,全国各地有各种各样的工会,包括深圳的总工会。左派、青年学生和老党员、老干部也有介入,中共感到非常棘手。因为这个时候再不清场,等到人数发展到成千上万,要控制就不容易了。左派的特点就是符合党章和宪法,在中共有正统性,中共宣称自己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领导的无产阶级政权。现在左派出来声援,就是让中共验证,你是不是这样一个性质?中共就很尴尬,因为中共已经不是这样一个性质了,被揭穿了。

这次参与的新左派,有不少是中国高校的学生。如北大毕业生岳昕,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等。陈破空指出,沈梦雨、岳昕都是女生。岳昕还在#metoo运动里揭发性侵而受到校方打压,现在她毕业了,就组织了这个维权运动。他们提出的口号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还有习近平指示。有人说他们天真,我觉得他们很聪明。在共产党体制内,以毒攻毒就很解决问题了,暂时不谈民主宪政、自由这些概念,就谈你共产党本身的这些党章、宪法。党章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工人联盟,那就把党章宪法拿来落实即可。就像达赖喇嘛说的,我不追求别的东西,就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区域自治法落实到西藏的自治即可。事实上中共恰恰不能面对的就是它自己的东西,因为这不是法治国家,这是个人治国家。

对于当局处理佳士事件拖了这么久,陈破空说,中共很犹豫,因为打压自由派、民主自由宪政,中共有宪法和党章为基础,有一党专政为法统。但是要打压左派,中共就自相矛盾。中共打压了,就公开自己是利益集团,一方面它绝不不公布官员财产,另一方面它不和群众分权。有人说对中共来说,自由派只是想分权,毛左派却是要中共的命。毛左派才是最大的威胁。中共所宣传的这套,结果就是在整个中国社会壮大毛左派。中共还提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人民看到的是全世界独裁者联合起来,它联合的是像委内瑞拉、柬埔寨、朝鲜这些独裁者,它并没有联合无产阶级,而且在北京还大规模驱逐无产阶级、低端人口。自由派被赶尽杀绝的时候,就失去了平衡。毛左派一支独大的时候,中共真正的威胁才到来。这一次最让人惊讶的不是毛左的介入,而是学生介入工人运动,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今年的卡车司机维权、老兵维权、出租司机维权等等,工人就是工人,军人就是军人。但是这一次,社会各阶层都进来了,这是一个新的萌芽、新的动向。将来中国的维权运动也会是一个纵向发展,向有组织、跨行业的形态发展。因为人们越来越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个不平等的社会,他们必须向既得利益者、腐败集团发起挑战。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臧山:新左派联合毛左派冲击中共现当局

评论人士臧山在《新纪元》杂志撰文表示,8月19日,北京大学应届毕业生岳昕发出〈至党中央和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央派人调查事件,对地方黑恶势力“进行处理”,信中并声称声援团都是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士,支持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誓言要为“工人阶级的事业奋斗”。岳昕的这封信,被看作是中国新左派的一个宣言。

而中国的老左派们在事件中也非常活跃,8月6日四、五十名乌有之乡的老左派参加了深圳的声援活动,不但痛斥佳士科技老板这个资本家,也要求处理“打人黑警”。乌有之乡是中国毛左的大本营之一,背后有大批中共内部的左倾势力支持。8月16日,毛左派的表层人物联名发出至中央、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公开信,对当局的政策提出挑战。

文章指出,新左派和毛左派,这次在深圳佳士工潮中的大联合,是一个新的动向。年轻人为主的新左派,以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为平台,以较接近普通人的语言和观点,在中国大陆迅速掀起了舆论风暴,形成了社会议题焦点。而毛左派,则通过体制内部的动员,形成了党内和政府内的支持趋势,并通过老党员、离退休干部直接上街抗议,扩大社会影响。

面对这种新局面,中共的维稳体制通过所有手段全力围堵,虽然能压制住事件蔓延趋势,但明显处于被动局面。

中共体制,或者说中共建政以后所有的最高掌权者,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从来来自左派,而非右派。即使是八九六四,学生反官倒争民主,也内含左倾的理想主义在内。

如今,中国经济拐点已至,贫富悬殊继续扩大,社会矛盾更为激化,环境会特别利于左派发展。中国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联合,未来对中共体制的冲击将日益严重,这种趋势已经难以逆转。

文昭:民间维权若讲中共党性 恐成毛式革命

时政评论人士文昭近日在自媒体上分析表达自己对佳士工人维权运动的两点忧虑。

第一、民间维权要顶上党性坚定、不忘初心的帽子才能在铁桶一般的体制里求得一丝缝隙的活动空间,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者就会有意或无心地排斥人权、宪政这些更具有普遍性的概念;如果维权者都走这条路,等于非但没有起到公民教育、启蒙的作用,反而让人们更加排斥这些概念,让人们误以为,只有表现得比当权者更左、党性更强才能要胁住对方不敢镇压。由此而成功的人反而更加忽略权利概念,这些人今后在他们的人际关系里和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会忽视别人的权利。这样的“斗争”取得的成果就难以成为使社会向公正转型的动力。

第二点忧虑是毛左团体积极走向民间,要去实践毛泽东“和工农兵运动相结合”的道路。当局目前对他们又投鼠忌器,有一定的容忍度,让他们有一定的活动空间。就使得毛左真有可能成为维权运动的领导力量;甚至维权者会主动向他们靠拢、寻求他们的帮助。那这样所谓的维权运动,它的归宿会成为又一场毛式革命;而不是更多人所期待的向宪政和法制的社会转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