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港剧一姐能演能唱 却替丈夫背了一身债(组图)


上世纪80、90年代的港剧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世纪80、90年代的港剧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图片来源:微博撷图)

记忆中,上世纪80、90年代的港剧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时的港剧,不仅多产,而且捧红了一堆影视巨星。郑裕玲、刘松仁、米雪、陈玉莲、五虎将、翁美玲、邵美琪、陶大宇、郭可盈、罗嘉良、宣萱、欧阳震华等,都是那个时代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多人大多转而从事幕后或者是退隐,即便是仍留在台前的,也在作品上慎之又慎,毕竟青春紧致对抗不了万有引力,谁也不想多年积攒下的情怀和回忆一朝崩塌。

归隐又复出的,风险极大,少之又少。

陈秀雯却是个例外。

欧阳震华和陈秀雯这对“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后再合体,引起网友们的回忆。
欧阳震华和陈秀雯这对“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后再合体,引起网友们的回忆。(图片来源:微博撷图)

2017年12月6日凌晨,欧阳震华在微博晒出一组与《壹号皇庭》成员聚餐的照片,欧阳震华和陈秀雯这对“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后再合体,引起网友们的回忆。

陈秀雯外形条件并不算太过靓丽,但却总能深入人心。她温婉贤淑时可以是民国时代的好媳妇,满足男人们对贤妻良母的遐想;一剪短发,又化身事业有成的典型港女,女人们暗地里以她自况,却从不嫉妒。

陈秀雯出身于丽的电视1979年艺员训练班。受到音乐人黎小田的赏识,首次为武侠剧《侠盗风流》演唱同名主题曲。后被公司派往新西兰,代表香港参加“太平洋创作歌曲邀请赛”,以一首英文歌《The Wandering Song》获得“最有前途新人奖”。

同年首次出演长篇剧集《浮生六劫》。演艺上的对手有别名“叉烧”的男演员林国雄及小生马景涛等。在《浮生六劫》中陈秀雯先后与万梓良和张国荣发展感情线。剧组赴新加坡、马来西亚登台演出时,属陈秀雯得到的喝采最多。

欧阳震华在微博晒出一组与《壹号皇庭》成员聚餐的照片。
欧阳震华在微博晒出一组与《壹号皇庭》成员聚餐的照片。(图片来源:微博撷图)

陈秀雯与演员林国雄于1980年,拍摄丽的电视青春爱情剧《骤雨中的阳光》而相识。在1987年结婚,育有一名儿子。《骤雨》也成为香港青春爱情剧的开山之作,亦因此引发起青春爱情剧的热潮。

但其后与丽的因在合约上谈得不快,离开了丽的后便成为全职歌手,并出了四张个人专辑。在此其间,陈秀雯因厌倦娱乐圈生活,曾淡出多时。

1990年,陈秀雯复出。在九十年代前期,她曾主演了多套家传户晓的电视剧,如:无线电视的《壹号皇庭》系列、《马场大亨》及《再见亦是老婆》。在前四辑《壹号皇庭》系列中,她均饰演高级检察官丁柔,与欧阳震华扮演情侣,令观众印象难忘。

在《壹号皇庭》的拍摄过程中,由于陈秀雯和欧阳震华的很多戏份都是在床上完成,陈秀雯特意要求盖“两张被”,可见陈秀雯骨子里始终都是传统的女性。
在《壹号皇庭》的拍摄过程中,由于陈秀雯和欧阳震华的很多戏份都是在床上完成,陈秀雯特意要求盖“两张被”,可见陈秀雯骨子里始终都是传统的女性。

在《再见亦是老婆》一剧里,陈秀雯和姜大卫分开亦有好结局,然而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为了饰演出“肥师奶”的角色感,陈秀雯要穿上厚厚的棉袄及长裤“充胖子”;要戴假发,每天汗如雨下,拍完后瘦了五、六磅。但她对于这个角色,非常勇于尝试,觉得做肥师奶完全无压力,不用顾忌外形,过足戏瘾。拍此剧时还曾和《壹号皇庭III》相叠着一起拍,白天她是肥师奶,晚上又变检控官,拍得她一度情绪失控。

在韦家辉监制的《马场大亨》却颠覆了好女人形象,扮演“食钱怪”钱浅,充分地表现自己戏路广阔。
在韦家辉监制的《马场大亨》却颠覆了好女人形象,扮演“食钱怪”钱浅,充分地表现自己戏路广阔。

1995年10月,约满无线,陈秀雯因亚视为其度身订造剧本《再见艳阳天》而心动过档,也算是回归娘家,主题曲与插曲也均由她亲自配唱。

结果《再见艳阳天》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亦打破了无线的惯性收视,是当年唯一能威胁无线的收视之作,边拍边放,一路加拍到105集,“秀巧狂潮”也随之掀起。

《再见艳阳天》
《再见艳阳天》

陈秀雯成功的角色无不是以女性为主,表现出民初时期女性及九十年代女性的难处。

她更是少数亚洲电视艺人成功的异数,也是亚视绝对的一姐;她为其拍摄了不少有口碑的电视剧,有:《天长地久》、《穆桂英》系列。

1997年陈秀雯凭借《天长地久》,婵联“最佳女主角”,荣获两届“亚视视后”。《穆桂英》系列也在台湾和内地取得收视佳绩。

同时,她在音乐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瞩目。发行过专辑,亦举办过演唱会。她的作品流传很久,直到现在依旧被粉丝热爱。

​​​​​​​陈秀雯在音乐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瞩目。
陈秀雯在音乐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瞩目。

陈秀雯后来的噩运,多半与她的丈夫林国雄有关。风雨同行纠缠了28年,全与钱有关。

陈秀雯与林国雄相识于《新变色龙》一剧,没多久就开始拍拖,上演起现实中的“地下情”。有一次她俩去碧丽宫看爱情片,散场时竟撞到麦当雄,之后找她们拍了《骤雨里的阳光》,不久就结了婚。

陈秀雯说:“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是有缘份的,有些人我初次见面,就会讨厌他们,而与另外的人一见面,就像有股电流流过全身的感觉。我第一次见到林国雄,就觉得这人好相处,对人诚恳,谈吐又幽默。”

婚后的她说:“我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我丈夫肯定不是世上最英俊、最潇洒的男士,但由拍拖到结婚,我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再遇上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真的,从来没想过。”

1987年,息影不久,陈秀雯诞下儿子。但美丽的童话爱情渐渐被现实的生活暴露出最初的模样。1984年结婚后,林国雄经常以修法礼佛为借口,不事生产,养家重责一直由陈秀雯负责。陈秀雯也是百分百的付出。期间林国雄生意失败,又反复无常,让陈秀雯经常担负债务纠纷。

陈秀雯因拍摄《再见亦是老婆》再度走红,林国雄藉着老婆的名气,大搞房地产生意,后计划烂尾,被投资者追讨百余万。

有朋友曾说,很多年林国雄都在“有出无入”,一时要做生意,一时又要出家修佛,每次出事就人间蒸发,但“Amy心软”,就算身负巨额债款,也“都相信老公没有问题”。

1998年8月,林国雄的僧人好友在内地建佛教大学,陈秀雯借出一千万港元,但是“僧人”好友挟带私逃,千万血汗钱瞬间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笔笔债务。陈秀雯的母亲也于当年查出患癌,四个月后去世。

巨额债务、母亲去世,给陈秀雯的生活和事业带来沉重打击。此时的她,一直信奉的价值观也在逐渐崩塌。她曾说:“原来(佛家的)宽容并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始终要返回现实世界分析,处理。”

虽然护夫心切,又有从一而终的婚姻价值观的支撑,但现实难免负累重重。陈秀雯对感情完全盲目,当初也是坚定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而苦苦支撑这段婚姻。后来,亦因为儿子而死心。

据知情者说,陈秀雯整日被人追债,已经严重影响到儿子林上智,读大学时搬去学校住,也日渐自闭。于是,陈秀雯痛下决心,于2011年签字离婚。

离婚后的陈秀雯低调行事,深居简出,外出朴素,连手袋都是平民货。母子的生活由于前夫林国雄的拖累,十分困难。离婚后,陈秀雯租住的大埔村屋,租金只需九千元,生活一度愁云惨澹。

面对林国雄和这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婚后的陈秀雯曾坦诚:“自己已经好努力,做到尽啦,但原来partner不是对手,其实最后,你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你的完美男人,根本找不到。”

天生性格开朗又有“戏瘾”的她,虽然年龄不饶人,可心态却非常蓬勃。拍戏、唱歌、公益,悉数不落。之前与其合作的艺人也都对陈秀雯称赞不已,使得她的日子逐渐风生水起。陈秀雯,带着她的招牌笑容和一对梨涡,又重新归来。

人特别可怕的一点是是执着,执着于内心的某个观念,执着于某种完美,这个强大的执念,会阻碍你看清很多人生的真正面目。

陈秀雯的执念和许多女人一样,她们太过执着于婚姻的完整性,要过有事业有丈夫有孩子的“完美”人生,如果没有这些,就是不完美的人生,就是失败。

虽然她一生与金钱纠葛,但不难看出,她对钱其实看得很淡,金钱背后的力量,是她一直要努力维系与林国雄的婚姻。幸好她最终解脱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