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港劇一姐能演能唱 卻替丈夫背了一身債(組圖)


上世紀80、90年代的港劇絕對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上世紀80、90年代的港劇絕對是濃墨重彩的一筆。(圖片來源:微博擷圖)

記憶中,上世紀80、90年代的港劇絕對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當時的港劇,不僅多產,而且捧紅了一堆影視巨星。鄭裕玲、劉松仁、米雪、陳玉蓮、五虎將、翁美玲、邵美琪、陶大宇、郭可盈、羅嘉良、宣萱、歐陽震華等,都是那個時代最為炙手可熱的人物。

隨著歲月的流逝,很多人大多轉而從事幕後或者是退隱,即便是仍留在臺前的,也在作品上慎之又慎,畢竟青春緊致對抗不了萬有引力,誰也不想多年積攢下的情懷和回憶一朝崩塌。

歸隱又復出的,風險極大,少之又少。

陳秀雯卻是個例外。

歐陽震華和陳秀雯這對「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後再合體,引起網友們的回憶。
歐陽震華和陳秀雯這對「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後再合體,引起網友們的回憶。(圖片來源:微博擷圖)

2017年12月6日凌晨,歐陽震華在微博曬出一組與《壹號皇庭》成員聚餐的照片,歐陽震華和陳秀雯這對「法律界夫妻」,相隔多年後再合體,引起網友們的回憶。

陳秀雯外形條件並不算太過靚麗,但卻總能深入人心。她溫婉賢淑時可以是民國時代的好媳婦,滿足男人們對賢妻良母的遐想;一剪短髮,又化身事業有成的典型港女,女人們暗地裡以她自況,卻從不嫉妒。

陳秀雯出身於麗的電視1979年藝員訓練班。受到音樂人黎小田的賞識,首次為武俠劇《俠盜風流》演唱同名主題曲。後被公司派往紐西蘭,代表香港參加「太平洋創作歌曲邀請賽」,以一首英文歌《The Wandering Song》獲得「最有前途新人獎」。

同年首次出演長篇劇集《浮生六劫》。演藝上的對手有別名「叉燒」的男演員林國雄及小生馬景濤等。在《浮生六劫》中陳秀雯先後與萬梓良和張國榮發展感情線。劇組赴新加坡、馬來西亞登臺演出時,屬陳秀雯得到的喝采最多。

歐陽震華在微博曬出一組與《壹號皇庭》成員聚餐的照片。
歐陽震華在微博曬出一組與《壹號皇庭》成員聚餐的照片。(圖片來源:微博擷圖)

陳秀雯與演員林國雄於1980年,拍攝麗的電視青春愛情劇《驟雨中的陽光》而相識。在1987年結婚,育有一名兒子。《驟雨》也成為香港青春愛情劇的開山之作,亦因此引發起青春愛情劇的熱潮。

但其後與麗的因在合約上談得不快,離開了麗的後便成為全職歌手,並出了四張個人專輯。在此其間,陳秀雯因厭倦娛樂圈生活,曾淡出多時。

1990年,陳秀雯復出。在九十年代前期,她曾主演了多套家傳戶曉的電視劇,如:無線電視的《壹號皇庭》系列、《馬場大亨》及《再見亦是老婆》。在前四輯《壹號皇庭》系列中,她均飾演高級檢察官丁柔,與歐陽震華扮演情侶,令觀眾印象難忘。

在《壹號皇庭》的拍攝過程中,由於陳秀雯和歐陽震華的很多戲份都是在床上完成,陳秀雯特意要求蓋「兩張被」,可見陳秀雯骨子裡始終都是傳統的女性。
在《壹號皇庭》的拍攝過程中,由於陳秀雯和歐陽震華的很多戲份都是在床上完成,陳秀雯特意要求蓋「兩張被」,可見陳秀雯骨子裡始終都是傳統的女性。

在《再見亦是老婆》一劇裡,陳秀雯和姜大衛分開亦有好結局,然而現實生活中並不是。為了飾演出「肥師奶」的角色感,陳秀雯要穿上厚厚的棉襖及長褲「充胖子」;要戴假髮,每天汗如雨下,拍完後瘦了五、六磅。但她對於這個角色,非常勇於嘗試,覺得做肥師奶完全無壓力,不用顧忌外形,過足戲癮。拍此劇時還曾和《壹號皇庭III》相疊著一起拍,白天她是肥師奶,晚上又變檢控官,拍得她一度情緒失控。

在韋家輝監製的《馬場大亨》卻顛覆了好女人形象,扮演「食錢怪」錢淺,充分地表現自己戲路廣闊。
在韋家輝監製的《馬場大亨》卻顛覆了好女人形象,扮演「食錢怪」錢淺,充分地表現自己戲路廣闊。

1995年10月,約滿無線,陳秀雯因亞視為其度身訂造劇本《再見豔陽天》而心動過檔,也算是回歸娘家,主題曲與插曲也均由她親自配唱。

結果《再見豔陽天》得到了觀眾的喜愛,亦打破了無線的慣性收視,是當年唯一能威脅無線的收視之作,邊拍邊放,一路加拍到105集,「秀巧狂潮」也隨之掀起。

《再見豔陽天》
《再見豔陽天》

陳秀雯成功的角色無不是以女性為主,表現出民初時期女性及九十年代女性的難處。

她更是少數亞洲電視藝人成功的異數,也是亞視絕對的一姐;她為其拍攝了不少有口碑的電視劇,有:《天長地久》、《穆桂英》系列。

1997年陳秀雯憑藉《天長地久》,嬋聯「最佳女主角」,榮獲兩屆「亞視視後」。《穆桂英》系列也在臺灣和內地取得收視佳績。

同時,她在音樂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矚目。發行過專輯,亦舉辦過演唱會。她的作品流傳很久,直到現在依舊被粉絲熱愛。

​​​​​​​陳秀雯在音樂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矚目。
陳秀雯在音樂上的成就也非常令人矚目。

陳秀雯後來的噩運,多半與她的丈夫林國雄有關。風雨同行糾纏了28年,全與錢有關。

陳秀雯與林國雄相識於《新變色龍》一劇,沒多久就開始拍拖,上演起現實中的「地下情」。有一次她倆去碧麗宮看愛情片,散場時竟撞到麥當雄,之後找她們拍了《驟雨裡的陽光》,不久就結了婚。

陳秀雯說:「我相信人與人之間是有緣份的,有些人我初次見面,就會討厭他們,而與另外的人一見面,就像有股電流流過全身的感覺。我第一次見到林國雄,就覺得這人好相處,對人誠懇,談吐又幽默。」

婚後的她說:「我知道,一山還比一山高,我丈夫肯定不是世上最英俊、最瀟灑的男士,但由拍拖到結婚,我從來沒有想過可能會再遇上一個比他更好的男人。真的,從來沒想過。」

1987年,息影不久,陳秀雯誕下兒子。但美麗的童話愛情漸漸被現實的生活暴露出最初的模樣。1984年結婚後,林國雄經常以修法禮佛為藉口,不事生產,養家重責一直由陳秀雯負責。陳秀雯也是百分百的付出。期間林國雄生意失敗,又反覆無常,讓陳秀雯經常擔負債務糾紛。

陳秀雯因拍攝《再見亦是老婆》再度走紅,林國雄藉著老婆的名氣,大搞房地產生意,後計畫爛尾,被投資者追討百餘萬。

有朋友曾說,很多年林國雄都在「有出無入」,一時要做生意,一時又要出家修佛,每次出事就人間蒸發,但「Amy心軟」,就算身負巨額債款,也「都相信老公沒有問題」。

1998年8月,林國雄的僧人好友在內地建佛教大學,陳秀雯借出一千萬港元,但是「僧人」好友挾帶私逃,千萬血汗錢瞬間化為烏有,隨之而來的便是一筆筆債務。陳秀雯的母親也於當年查出患癌,四個月後去世。

巨額債務、母親去世,給陳秀雯的生活和事業帶來沈重打擊。此時的她,一直信奉的價值觀也在逐漸崩塌。她曾說:「原來(佛家的)寬容並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始終要返回現實世界分析,處理。」

雖然護夫心切,又有從一而終的婚姻價值觀的支撐,但現實難免負累重重。陳秀雯對感情完全盲目,當初也是堅定要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而苦苦支撐這段婚姻。後來,亦因為兒子而死心。

據知情者說,陳秀雯整日被人追債,已經嚴重影響到兒子林上智,讀大學時搬去學校住,也日漸自閉。於是,陳秀雯痛下決心,於2011年簽字離婚。

離婚後的陳秀雯低調行事,深居簡出,外出樸素,連手袋都是平民貨。母子的生活由於前夫林國雄的拖累,十分困難。離婚後,陳秀雯租住的大埔村屋,租金只需九千元,生活一度愁雲慘澹。

面對林國雄和這一段失敗的婚姻,離婚後的陳秀雯曾坦誠:「自己已經好努力,做到盡啦,但原來partner不是對手,其實最後,你發現這個世界沒有你的完美男人,根本找不到。」

天生性格開朗又有「戲癮」的她,雖然年齡不饒人,可心態卻非常蓬勃。拍戲、唱歌、公益,悉數不落。之前與其合作的藝人也都對陳秀雯稱讚不已,使得她的日子逐漸風生水起。陳秀雯,帶著她的招牌笑容和一對梨渦,又重新歸來。

人特別可怕的一點是是執著,執著於內心的某個觀念,執著於某種完美,這個強大的執念,會阻礙你看清很多人生的真正面目。

陳秀雯的執念和許多女人一樣,她們太過執著於婚姻的完整性,要過有事業有丈夫有孩子的「完美」人生,如果沒有這些,就是不完美的人生,就是失敗。

雖然她一生與金錢糾葛,但不難看出,她對錢其實看得很淡,金錢背後的力量,是她一直要努力維繫與林國雄的婚姻。幸好她最終解脫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