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消费降级背后,却是他的消费升级……(图)

2018-09-13 09:45 作者: 凭栏欲言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你的消费降级背后是他的消费升级……
你的消费降级背后,却是他的消费升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拼多多”火的不行,榨菜、二锅头等低端消费品上半年利润近乎翻倍,今年夏季,“消费降级”成为一个新的热词,为炎热的夏季带来带来了丝丝秋意。

看看来自官方媒体新华社的报道:9月6日,在中国商务部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有媒体提问称:近期社会上出现榨菜、二锅头销量上涨、出门共享单车、购物拼多多等现象,有人认为这是“消费降级”。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消费降级”的说法有失偏颇。当前市场出现部分大众化商品销售较好的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消费升级的新趋势。

官方媒体也密集发声,认为榨菜、二锅头等低端产品的畅销并不代表消费降级,甚至有可能是消费升级。

消费理念为何在今年夏天突然升级?去年前年为何不升级?理念升级的外因在哪?

导致多年未升级的理念突然直接升级了,消费决定一下子就变得冷静实惠了。

事实上,拼多多的火热,二锅头、榨菜、方便面的畅销,确实未能全面反映中国消费现象。而与之并行的,还有茅台酒仍供不应求、中国人海外购物能力持续提升、日本马桶盖卖断货、各种海外旅游热门景点塞满了中国人、小学生暑假海外游学巨火爆。

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数据,上半年国内旅游人数达到28.26亿人次,同比增长了11.4%。国内旅游收入2.45万亿元,增长12.5%。上半年,全国电影票房320.3亿元,观影人次达到9.01亿,分别增长17.8%和15.3%。

消费阶层在撕裂,有人降级,也有人升级。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18万亿元,同比增长了9.4%。创15年来低点,同期,上半年GDP名义增速10%。居民未能同步分享经济发展成果。其中,以累计额计算上半年增速4.438%。

2017年4月-2018年7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
2017年4月-2018年7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作者制表)

统计局的解释为“统计口径的变化”,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居民消费持续跟不上经济增长,中国居民消费占比GDP长期不足40%(下表)。

2000年以来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在GDP的占比
2000年以来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在GDP的占比(作者制表)

一种简单的算法可以看出居民生活是否降级,即居民消费支出增速是否追上了价格通胀。居民消费增速超过价格通胀,代表居民消费财富多了,消费升级;反之,则降级。以2016年计算,居民消费支出同比增速为10%。而价格通胀有两种口径;2016年CPI上涨2%;M2上涨11.3%。

为何要分两种?

因为房产作为中国体量最大的金融资产,占比居民财富约7成。是居民生活必须品,却未被包含在CPI中(CPI中仅包含虚拟房租,非真实房租);M2则可视为包含了金融资产价格的整体通胀,意味着是否消费房产面对的是不同的价格通胀。以2016年计算,未消费房产的居民消费支出增速(10%)超过CPI(2%),这部分居民整体消费升级。需要消费房产(含租金)的,居民消费支出增速(10%)则低于包含金融品的通胀(11.3%),这部分居民整体消费降级。

以个体来说,房产消费占比越高的,消费降级越厉害。而反之,通过房产获得收益越多的,消费升级越厉害。

1994年,中国进行了分税制改革,地方政府的税收来源急剧缩减,财权与事权不匹配,催生了土地财政。随着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和2003年土地招拍挂等一系列制度创新,“土地财政”不断完善。土地财政一经诞生,其金融属性便得到迅速加强。地方政府以卖断未来70年的土地使用权获得一次性收益,土地买入方则将土地进行抵押从而大量释放信用。

大量信用的释放又推涨了土地价格。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天量的信用存量(约150万亿)和天价的地价同时出现。房产的价值主要集中在土地之上。

房产的金融属性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何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股票市场却长期低迷不振。只要房产收益、风险和流动性综合考虑高于股票、储蓄、外汇、黄金等常规的资本市场,资金就会选择最优市场进入,继续流入房产市场。

土地财政不仅给地方政府带去巨额收入,同时也给企业和个人快速积累财富提供了捷径。多家中国地产公司进入福布斯排行榜。

早期拥有或投资房产的居民与未投资房产的居民贫富差距迅速拉开,激励更多的居民与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这世上,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有房者,资产随着信用扩张价格上升,自动分享社会财富;无房者,所有储蓄都随房价上升缩水。房价上升越快,贫富差距越悬殊。

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1936年出版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边际消费递减理论。他认为,人们的消费虽然随收入的增加而增加,但消费占收入的比例随着收入的提高减少。也就是高收入人群的消费倾向是偏低的,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倾向是偏高的。当贫富差距扩大时,财富集中于富人手中,其消费倾向是下降的。而消费才是拉动经济的最终手段。

贫富差距的扩大,最终使经济扩张进程受阻。

9月10日,A股跌1.21%;深成指跌1.97%,收于8158.49,续创2015年股灾以来新低。跌的时候,股市确实是经济的晴雨表;而涨的时候,房市才是经济的晴雨表。

原因在于地方政府没有房市下跌的意愿,管制导致了失真。

房价的急速攀升,使得名义上的中产阶级中一小部分将收益落袋从而消费升级,一大部分人虽然名义财富增长,但受负债影响,实际可支配财富缩减从而消费降级。

消费是多层次的。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1943年发表的《人类动机的理论》中将人类需求分为五个层次。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需要,由低到高排列。基本的生理需要即为吃穿住用等。

随着科技的发展,劳动生产率上限的提高,工作产出大幅提高,很少时间即可以满足吃穿住用等低层次生理需求。需求开始逐渐向更高层次需求过渡。高端消费品则更多体现更高层次的需求。如奢侈品消费更多体现社交需要和尊重需要。(PS:生活水平的提高来自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蛋糕做大即算被资本和赋税切走的份额在增长,仍可以提高生活水平,使得消费向更高层级过渡。但科技创新的停滞、生产要素价格增长使得劳动率停滞不前或下降,即算切走的蛋糕份额在下降,也将使生活水平停滞不前或倒退。这可以解释为何中国居民消费占比GDP比例自2000-2008年一直下降,但明显感受到生活水准的提高,而自2008年之后,居民消费比例占比GDP缓慢上升,但生活水准升高的感受并不明显)

当消费降级时,消费需求从高到底逐步压缩,奢侈品先于吃穿用(住被排除,原因不用说)被压缩,直至较高品质的吃穿用也被压缩,回归至最低层次需求(生理需求)中不可再降级的刚性需求,即低端吃、穿、用。

我们还是引用官方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一口榨菜一口二锅头,购物“9块9包邮”…消费真降了?》中提到: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认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但消费品市场仍保持单月超过3万亿元的市场规模,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吃、穿、用等基本生活类商品销售仍保持平稳较快增长(以上为引文)。

消费放缓与吃、穿、住用平稳较快增长的对立,也正显示了消费层级由高向低(基本生理需求)的压缩。中国的父母向来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孩子的需求总是最后被压缩。所以,最先受到压缩的需求,是家庭的支柱——苦难的中年人……

消费具有向高阶层模仿的倾向。

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渴望,工作的持久动力即来自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更高阶层生活的向往导致随着经济发展,消费逐步升级。消费的升级受供给和需求共同影响。但消费的升级不是有需求就可以升级,任何升级都不可能在真空中完成,高层次供给也需要市场的培育,从而逐步优化,提高品质及内蕴,最终升级,即低端供给——中端供给——高端供给逐步提升。

供给的层级不可能跳过中间而直接匹配首尾两端。中产阶级市场的萎缩,将失去培育高端供给的土壤。高收入群体有足够的消费能力,足以在各方面消费全球顶级品质的商品。然而,没有足够的中产消费能力,就无法推动本国国内供给向高端供给升级。这将诱使高收入人群倾向于从国外消费,消费能力输出,无法拉动本国经济增长。

中产阶级名义资产价值高涨,但实际可支配财富受负债影响下滑。受中产消费萎缩的影响,中端产能要么破产出清,要么滑向低端,无法培育至高端。

中产消费的萎缩,将部分人群推向基本生理需求类的低端消费品。所以,拥有3.4亿用户的低价竞卖平台“拼多多”火了,榨菜、二锅头、方便面火了。

低端消费品王者归来——毫不奇怪!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