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消費降級背後,卻是他的消費升級……(圖)

2018-09-13 09:45 作者: 憑欄欲言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你的消費降級背後是他的消費升級……
你的消費降級背後,卻是他的消費升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13日訊】「拼多多」火的不行,榨菜、二鍋頭等低端消費品上半年利潤近乎翻倍,今年夏季,「消費降級」成為一個新的熱詞,為炎熱的夏季帶來帶來了絲絲秋意。

看看來自官方媒體新華社的報導:9月6日,在中國商務部舉行的例行發布會上,有媒體提問稱:近期社會上出現榨菜、二鍋頭銷量上漲、出門共享單車、購物拼多多等現象,有人認為這是「消費降級」。對此,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消費降級」的說法有失偏頗。當前市場出現部分大眾化商品銷售較好的情況,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消費升級的新趨勢。

官方媒體也密集發聲,認為榨菜、二鍋頭等低端產品的暢銷並不代表消費降級,甚至有可能是消費升級。

消費理念為何在今年夏天突然升級?去年前年為何不升級?理念升級的外因在哪?

導致多年未升級的理念突然直接升級了,消費決定一下子就變得冷靜實惠了。

事實上,拼多多的火熱,二鍋頭、榨菜、方便麵的暢銷,確實未能全面反映中國消費現象。而與之並行的,還有茅臺酒仍供不應求、中國人海外購物能力持續提升、日本馬桶蓋賣斷貨、各種海外旅遊熱門景點塞滿了中國人、小學生暑假海外遊學巨火爆。

根據中國文化和旅遊部發布的數據,上半年國內旅遊人數達到28.26億人次,同比增長了11.4%。國內旅遊收入2.45萬億元,增長12.5%。上半年,全國電影票房320.3億元,觀影人次達到9.01億,分別增長17.8%和15.3%。

消費階層在撕裂,有人降級,也有人升級。

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18萬億元,同比增長了9.4%。創15年來低點,同期,上半年GDP名義增速10%。居民未能同步分享經濟發展成果。其中,以累計額計算上半年增速4.438%。

2017年4月-2018年7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
2017年4月-2018年7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作者製表)

統計局的解釋為「統計口徑的變化」,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居民消費持續跟不上經濟增長,中國居民消費佔比GDP長期不足40%(下表)。

2000年以來中國居民消費支出在GDP的佔比
2000年以來中國居民消費支出在GDP的佔比(作者製表)

一種簡單的演算法可以看出居民生活是否降級,即居民消費支出增速是否追上了價格通脹。居民消費增速超過價格通脹,代表居民消費財富多了,消費升級;反之,則降級。以2016年計算,居民消費支出同比增速為10%。而價格通脹有兩種口徑;2016年CPI上漲2%;M2上漲11.3%。

為何要分兩種?

因為房產作為中國體量最大的金融資產,佔比居民財富約7成。是居民生活必需品,卻未被包含在CPI中(CPI中僅包含虛擬房租,非真實房租);M2則可視為包含了金融資產價格的整體通脹,意味著是否消費房產面對的是不同的價格通脹。以2016年計算,未消費房產的居民消費支出增速(10%)超過CPI(2%),這部分居民整體消費升級。需要消費房產(含租金)的,居民消費支出增速(10%)則低於包含金融品的通脹(11.3%),這部分居民整體消費降級。

以個體來說,房產消費佔比越高的,消費降級越厲害。而反之,通過房產獲得收益越多的,消費升級越厲害。

1994年,中國進行了分稅制改革,地方政府的稅收來源急劇縮減,財權與事權不匹配,催生了土地財政。隨著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和2003年土地招拍挂等一系列制度創新,「土地財政」不斷完善。土地財政一經誕生,其金融屬性便得到迅速加強。地方政府以賣斷未來70年的土地使用權獲得一次性收益,土地買入方則將土地進行抵押從而大量釋放信用。

大量信用的釋放又推漲了土地價格。

二十年彈指一揮間,天量的信用存量(約150萬億)和天價的地價同時出現。房產的價值主要集中在土地之上。

房產的金融屬性也很好的解釋了為何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股票市場卻長期低迷不振。只要房產收益、風險和流動性綜合考慮高於股票、儲蓄、外匯、黃金等常規的資本市場,資金就會選擇最優市場進入,繼續流入房產市場。

土地財政不僅給地方政府帶去巨額收入,同時也給企業和個人快速積累財富提供了捷徑。多家中國地產公司進入福布斯排行榜。

早期擁有或投資房產的居民與未投資房產的居民貧富差距迅速拉開,激勵更多的居民與資金進入房地產市場。「這世上,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鏽。「

有房者,資產隨著信用擴張價格上升,自動分享社會財富;無房者,所有儲蓄都隨房價上升縮水。房價上升越快,貧富差距越懸殊。

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在1936年出版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中提出邊際消費遞減理論。他認為,人們的消費雖然隨收入的增加而增加,但消費佔收入的比例隨著收入的提高減少。也就是高收入人群的消費傾向是偏低的,低收入人群的消費傾向是偏高的。當貧富差距擴大時,財富集中於富人手中,其消費傾向是下降的。而消費才是拉動經濟的最終手段。

貧富差距的擴大,最終使經濟擴張進程受阻。

9月10日,A股跌1.21%;深成指跌1.97%,收於8158.49,續創2015年股災以來新低。跌的時候,股市確實是經濟的晴雨表;而漲的時候,房市才是經濟的晴雨表。

原因在於地方政府沒有房市下跌的意願,管制導致了失真。

房價的急速攀升,使得名義上的中產階級中一小部分將收益落袋從而消費升級,一大部分人雖然名義財富增長,但受負債影響,實際可支配財富縮減從而消費降級。

消費是多層次的。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在1943年發表的《人類動機的理論》中將人類需求分為五個層次。即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實現需要,由低到高排列。基本的生理需要即為吃穿住用等。

隨著科技的發展,勞動生產率上限的提高,工作產出大幅提高,很少時間即可以滿足吃穿住用等低層次生理需求。需求開始逐漸向更高層次需求過渡。高端消費品則更多體現更高層次的需求。如奢侈品消費更多體現社交需要和尊重需要。(PS:生活水平的提高來自於勞動生產率的提高,蛋糕做大即算被資本和賦稅切走的份額在增長,仍可以提高生活水平,使得消費向更高層級過渡。但科技創新的停滯、生產要素價格增長使得勞動率停滯不前或下降,即算切走的蛋糕份額在下降,也將使生活水平停滯不前或倒退。這可以解釋為何中國居民消費佔比GDP比例自2000-2008年一直下降,但明顯感受到生活水準的提高,而自2008年之後,居民消費比例佔比GDP緩慢上升,但生活水準升高的感受並不明顯)

當消費降級時,消費需求從高到底逐步壓縮,奢侈品先於吃穿用(住被排除,原因不用說)被壓縮,直至較高品質的吃穿用也被壓縮,回歸至最低層次需求(生理需求)中不可再降級的剛性需求,即低端吃、穿、用。

我們還是引用官方新華社的一篇報導,《一口榨菜一口二鍋頭,購物「9塊9包郵」…消費真降了?》中提到: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匡賢明認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放緩,但消費品市場仍保持單月超過3萬億元的市場規模,與民生密切相關的吃、穿、用等基本生活類商品銷售仍保持平穩較快增長(以上為引文)。

消費放緩與吃、穿、住用平穩較快增長的對立,也正顯示了消費層級由高向低(基本生理需求)的壓縮。中國的父母向來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孩子的需求總是最後被壓縮。所以,最先受到壓縮的需求,是家庭的支柱——苦難的中年人……

消費具有向高階層模仿的傾向。

每個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渴望,工作的持久動力即來自於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更高階層生活的嚮往導致隨著經濟發展,消費逐步升級。消費的升級受供給和需求共同影響。但消費的升級不是有需求就可以升級,任何升級都不可能在真空中完成,高層次供給也需要市場的培育,從而逐步優化,提高品質及內蘊,最終升級,即低端供給——中端供給——高端供給逐步提升。

供給的層級不可能跳過中間而直接匹配首尾兩端。中產階級市場的萎縮,將失去培育高端供給的土壤。高收入群體有足夠的消費能力,足以在各方面消費全球頂級品質的商品。然而,沒有足夠的中產消費能力,就無法推動本國國內供給向高端供給升級。這將誘使高收入人群傾向於從國外消費,消費能力輸出,無法拉動本國經濟增長。

中產階級名義資產價值高漲,但實際可支配財富受負債影響下滑。受中產消費萎縮的影響,中端產能要麼破產出清,要麼滑向低端,無法培育至高端。

中產消費的萎縮,將部分人群推向基本生理需求類的低端消費品。所以,擁有3.4億用戶的低價競賣平臺「拼多多」火了,榨菜、二鍋頭、方便麵火了。

低端消費品王者歸來——毫不奇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