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起底“疫苗沙皇”:反常升迁 财色兼收(图)

2018-09-13 18:50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吴浈
吴浈(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在上月因假疫苗案被查的原中国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日前再被官媒起底其升迁路,当中指其曾有不寻常的升迁阶段,更被认为早就大搞财色兼收。而当局处理疫苗案抛出一系列官员,仍然被认为是替罪羊,当年扶持“疫苗女王”高俊芳的,还包括江泽民和张德江等人。

吴浈被起底不正常升迁 大搞财色兼收

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被中央问责: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等6人分别受到免职、责令辞职、引咎辞职和做检查等处理。其中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

吴浈成为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首个被立案审查调查的省部级官员。

中国官媒《中国新闻周刊》最新一期刊文称,吴浈曾长时间在食药监系统任职,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手握重权。疫苗行业也在其分管之下,他因此被业界称为“疫苗沙皇”。

文章说,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国内疫苗大案频发,他早就是多起实名举报事件的主角。

文章提到吴浈有一个阶段的不正常的升迁。

吴浈1958年5月出生在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1975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中医系中医专业。吴浈长时间在江西省卫生系统工作。他曾任江西省卫生厅医教科技处干部;1989年-2000年,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知情人称,吴浈在江西工作时,就因为“手伸得太长”被举报过。“沉寂二年后,却反常地越爬越高”。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吴浈当时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局长。该知情者在四川某制药企业江西办事处工作过四年,任省区经理。其代理的某种药品占据了南昌医院的大部分市场。但让他出乎预料的是,1997年,大连某制药厂的产品,几乎一夜之间占领了南昌市场。位知情者开始调查发现,大连那家制药厂的销售老总,曾找吴浈“关照过”。而且吴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之后该知情人把吴浈插手药企销售的事,匿名举报到了江西省卫生厅和江西省政府。不过除了大连那家制药厂的某类药品彻底退出了南昌市场,当时相关部门未对吴浈公开处理,到2000年,国家及各省市成立药品监督管理局,吴浈任江西省药品监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后任党组书记、局长,后又出任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6年9月,吴浈更赴京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分管药品注册、监管、审核、疫苗行业等工作。

上述知情者称,吴浈调到北京后,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按道理,一个有污点的人,是不应该得到提拔重用的。”

吴浈的老家江西南丰县,被喻为蜜橘之乡,自唐代起就为皇室专送贡品。一位接近国家药监系统的知情者披露,吴浈不仅贪,还会拍。他在江西工作时,利用职务之便,以福利之名,每年一车一车地把蜜橘往国家药监局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送。

在吴浈赴京仅仅3个多月后,2006年12月2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时任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郑筱萸最终于2007年7月10日,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而吴浈的名字还出现在郑的判决书中。吴浈曾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接受广东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办事。但郑案发生后,吴浈并未受到冲击。

2013年4月后,吴浈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食品药品安全总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的吴浈,在2007年8月至2011年6月,曾兼任国家药典委员会秘书长。国家药典委员会一位退休官员用“刚愎自用,贪得无厌,而且财色两收”来概括他对吴浈的印象。

但对于具体细节,这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已经得到报应,不想再说了。“他若没倒霉,我倒想说说了。”

另外,吴浈在分管疫苗行业的十多年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等疫苗大案频发。因问题疫苗事件,他在任上两次遭遇实名举报。

2014年8月18日,全国人大代表、河南村医马文芳和河南省人大代表、河南依生药业董事长张译,联合实名举报吴浈以及尹红章(时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审中心副主任)、沈琦(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生物制品检定所所长),称他们“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涉嫌渎职”。

2015年4月,尹红章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拘传,同年8月被逮捕。

另一次是2016年,大陆《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杜涛欣实名举报吴浈,指其在2009年的延申生物疫苗案和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的乙肝疫苗案发生时,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渎职、以权谋私等。有关举报一度将吴浈推向风口。

官方处理疫苗案抛出替罪羊 大后台还有更高级别

上月爆发的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震惊中共高层,习近平和李克强均给出重要指示,一些涉事的官员被处理。

除了吴浈等前述一批省部级高官被处理,中共食药监系统还有多名官员被免职。包括中共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副院长王佑春,中共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监管司的司长丁建华、副司长董润生、副司长孙京林、特殊药品监管处处长叶国庆、特殊药品监管处调研员郭秀侠等6人。

8月23日,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前司长王立丰落马。王立丰与吴浈曾共事多年。

这些被处理的官员,以副职居多。只有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他人仅被予以“免职”、“辞职”、“作检查”、“严重警告处分”、“政务记过处分”或罚款等非实质性的处罚。

时评人士胡少江在自由亚洲网站发文表示,在中国,就一个单一事件对如此之多的高级官员同时进行问责处分十分罕见。显然,中央政府是担心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引起的公愤继续蔓延,希望通过严厉处罚有关官员维持社会稳定。

更多的人则将那些被免官员看作是这个腐败、失效体制的替罪羊。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对美媒披露,疫苗厂家都是中共高官的“白手套”,医药业是由国级官员垄断。十几年来,长春长生被法院认定的涉行贿案近20件,但它依然平安无事,这只能是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才能做到。

新唐人引述海外中文媒体消息称,吴浈当年是在吴官正关照下,得以升任药监局副局长,长期分管药品和疫苗业,成为“疫苗沙皇”,替吴家牢牢掌握着疫苗行业。

外界更关注有“疫苗女王”之称的长春长生公司董事长高俊芳背后的保护伞。网上热传的一张照片曝光了高俊芳与江泽民派系有关。

另外还有分析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正是高俊芳投靠江泽民的背后推手。

时评家高新7月30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专栏中起底说,高俊芳一路发迹,离不开江泽民派系要员张德江。

他说: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巡幸地方之前,活动日程和视察地点都要先由目的地省份拿出计划。而江泽民1995年的长春之行,视察的企业有两家,一家是中科院所属的热缩材料公司,另一家就是当时属于长春市的地方国企“长春高新”(长春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集团)公司)。

高俊芳此时既是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长春长生的董事长。8年后,长春高新低价将股权卖给了高俊芳。这是长春长生由国企摇身一变成为高俊芳的私人企业的关键一步。

此时,张德江刚刚由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升至中共吉林省委书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