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起底「疫苗沙皇」:反常升遷 財色兼收(圖)

2018-09-13 18:50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吳湞
吳湞(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9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在上月因假疫苗案被查的原中國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副局長吳湞,日前再被官媒起底其升遷路,當中指其曾有不尋常的升遷階段,更被認為早就大搞財色兼收。而當局處理疫苗案拋出一系列官員,仍然被認為是替罪羊,當年扶持「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還包括江澤民和張德江等人。

吳湞被起底不正常升遷 大搞財色兼收

8月16日,7名省部級官員因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被中央問責:吉林省副省長金育輝、吉林省政協副主席李晉修等6人分別受到免職、責令辭職、引咎辭職和做檢查等處理。其中原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副局長吳湞被立案審查調查。

吳湞成為因長春長生問題疫苗事件首個被立案審查調查的省部級官員。

中國官媒《中國新聞週刊》最新一期刊文稱,吳湞曾長時間在食藥監系統任職,分管藥化註冊管理、藥化監管和審核檢驗等工作,手握重權。疫苗行業也在其分管之下,他因此被業界稱為「疫苗沙皇」。

文章說,吳湞分管疫苗期間,國內疫苗大案頻發,他早就是多起實名舉報事件的主角。

文章提到吳湞有一個階段的不正常的升遷。

吳湞1958年5月出生在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1975年8月參加工作,1983年畢業於江西中醫學院中醫系中醫專業。吳湞長時間在江西省衛生系統工作。他曾任江西省衛生廳醫教科技處幹部;1989年-2000年,任江西省衛生廳藥政管理局副局長、局長。

《中國新聞週刊》引述知情人稱,吳湞在江西工作時,就因為「手伸得太長」被舉報過。「沉寂二年後,卻反常地越爬越高」。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吳湞當時任江西省衛生廳藥政管理局局長。該知情者在四川某製藥企業江西辦事處工作過四年,任省區經理。其代理的某種藥品佔據了南昌醫院的大部分市場。但讓他出乎預料的是,1997年,大連某製藥廠的產品,幾乎一夜之間佔領了南昌市場。位知情者開始調查發現,大連那家製藥廠的銷售老總,曾找吳湞「關照過」。而且吳湞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之後該知情人把吳湞插手藥企銷售的事,匿名舉報到了江西省衛生廳和江西省政府。不過除了大連那家製藥廠的某類藥品徹底退出了南昌市場,當時相關部門未對吳湞公開處理,到2000年,國家及各省市成立藥品監督管理局,吳湞任江西省藥品監管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後任黨組書記、局長,後又出任江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

2006年9月,吳湞更赴京出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分管藥品註冊、監管、審核、疫苗行業等工作。

上述知情者稱,吳湞調到北京後,成為炙手可熱的實權派。「按道理,一個有污點的人,是不應該得到提拔重用的。」

吳湞的老家江西南豐縣,被喻為蜜橘之鄉,自唐代起就為皇室專送貢品。一位接近國家藥監系統的知情者披露,吳湞不僅貪,還會拍。他在江西工作時,利用職務之便,以福利之名,每年一車一車地把蜜橘往國家藥監局和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送。

在吳湞赴京僅僅3個多月後,2006年12月26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時任局長鄭筱萸被中紀委「雙規」。鄭筱萸最終於2007年7月10日,鄭筱萸被執行死刑。

而吳湞的名字還出現在鄭的判決書中。吳湞曾按照鄭筱萸的指示,接受廣東某公司的請託,為該公司辦事。但鄭案發生後,吳湞並未受到衝擊。

2013年4月後,吳湞擔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食品藥品安全總監,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務。

值得注意的是,時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的吳湞,在2007年8月至2011年6月,曾兼任國家藥典委員會秘書長。國家藥典委員會一位退休官員用「剛愎自用,貪得無厭,而且財色兩收」來概括他對吳湞的印象。

但對於具體細節,這位退休官員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吳湞已經得到報應,不想再說了。「他若沒倒霉,我倒想說說了。」

另外,吳湞在分管疫苗行業的十多年期間,山西疫苗案、江蘇延申等疫苗大案頻發。因問題疫苗事件,他在任上兩次遭遇實名舉報。

2014年8月18日,全國人大代表、河南村醫馬文芳和河南省人大代表、河南依生藥業董事長張譯,聯合實名舉報吳湞以及尹紅章(時任國家食藥監總局藥審中心副主任)、瀋琦(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生物製品檢定所所長),稱他們「玩忽職守、濫用職權,涉嫌瀆職」。

2015年4月,尹紅章因涉嫌犯受賄罪被拘傳,同年8月被逮捕。

另一次是2016年,大陸《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杜濤欣實名舉報吳湞,指其在2009年的延申生物疫苗案和河北福爾狂犬疫苗案、2013年的乙肝疫苗案發生時,涉嫌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瀆職、以權謀私等。有關舉報一度將吳湞推向風口。

官方處理疫苗案拋出替罪羊 大後臺還有更高級別

上月爆發的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案震驚中共高層,習近平和李克強均給出重要指示,一些涉事的官員被處理。

除了吳湞等前述一批省部級高官被處理,中共食藥監系統還有多名官員被免職。包括中共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副院長王佑春,中共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化妝品監管司的司長丁建華、副司長董潤生、副司長孫京林、特殊藥品監管處處長葉國慶、特殊藥品監管處調研員郭秀俠等6人。

8月23日,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化妝品註冊管理司前司長王立豐落馬。王立豐與吳湞曾共事多年。

這些被處理的官員,以副職居多。只有吳湞被「立案審查調查」,其他人僅被予以「免職」、「辭職」、「作檢查」、「嚴重警告處分」、「政務記過處分」或罰款等非實質性的處罰。

時評人士胡少江在自由亞洲網站發文表示,在中國,就一個單一事件對如此之多的高級官員同時進行問責處分十分罕見。顯然,中央政府是擔心長生公司問題疫苗案件引起的公憤繼續蔓延,希望通過嚴厲處罰有關官員維持社會穩定。

更多的人則將那些被免官員看作是這個腐敗、失效體制的替罪羊。

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對美媒披露,疫苗廠家都是中共高官的「白手套」,醫藥業是由國級官員壟斷。十幾年來,長春長生被法院認定的涉行賄案近20件,但它依然平安無事,這只能是國家級層面的權力保護傘才能做到。

新唐人引述海外中文媒體消息稱,吳湞當年是在吳官正關照下,得以升任藥監局副局長,長期分管藥品和疫苗業,成為「疫苗沙皇」,替吳家牢牢掌握著疫苗行業。

外界更關注有「疫苗女王」之稱的長春長生公司董事長高俊芳背後的保護傘。網上熱傳的一張照片曝光了高俊芳與江澤民派系有關。

另外還有分析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正是高俊芳投靠江澤民的背後推手。

時評家高新7月30日在自由亞洲電臺的專欄中起底說,高俊芳一路發跡,離不開江澤民派系要員張德江。

他說:中共中央主要領導人,特別是黨政一把手巡幸地方之前,活動日程和視察地點都要先由目的地省份拿出計畫。而江澤民1995年的長春之行,視察的企業有兩家,一家是中科院所屬的熱縮材料公司,另一家就是當時屬於長春市的地方國企「長春高新」(長春高新技術產業股份有限(集團)公司)。

高俊芳此時既是長春高新的副董事長兼總經理,也是長春長生的董事長。8年後,長春高新低價將股權賣給了高俊芳。這是長春長生由國企搖身一變成為高俊芳的私人企業的關鍵一步。

此時,張德江剛剛由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升至中共吉林省委書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