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智库与专家为何好忽悠?(图)

2018-09-15 01:04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观点指,中国学术界这个圈子集体性犬儒化,整个状态就是在向集权化策马狂奔。
观点指,中国学术界这个圈子集体性犬儒化,整个状态就是在向集权化策马狂奔。(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9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从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作为中国智库的“专家们”从“中国国力全面超美论”“中国一定赢”,到为政府催生提议的“生育基金”、“丁克税”,以及“不看新闻联播的是下等人”等言论,不但引发议论甚至沦为民间的笑谈,被许多中国网民批为忽悠大师。他们到底是没有守住底钱沦为当局的“传声筒”,还是自以为是,自作主张出怪论?14日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中,两位专家讨论了中国的所谓“智库”与“专家”的这类问题。

见怪不怪:中国专家“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郝建认为,中国有些专家有“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的一贯作为。

郝建说,胡鞍钢曾经在朱镕基还是国家总理的时候常跟人吹嘘自己是他的智囊。但现在根据大量的口述历史和网上上的各种证明,朱镕基本人否认了这件事。从这件事反映出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专家态度,就是“眼睛向上”。

郝建举例最近吴小平提出“私营经济离场论”,他在这上面绝不是孤独的。而且他提出取消私有制并不是胡说,而是符合中共所谓“四项基本原则”的。

郝建说,从这两个例子中可以总体看出一种风气,就是向上看、别苗头、别风向。

郝建用两句话总结了中国专家圈子里的现象。一句是唐代诗人李端的诗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有时候弹错调子,是为了得到高层的注意。还有一句是西方谚语,“知道面包的哪一面有黄油”。在中国,拍马屁的话说错了没关系,但如果你要是说了让领导不高兴的话,那你就成了带来坏消息的信使,长此以往就会被边缘化。

郝建还说,现在专家整体上犬儒化,“楚王好细腰,宫中扶墙立”。另外,中共的整个话语和思维方式本来就是如此,所以这也确实是个体制性现象,而不是一两个人方向走反了。整个学者圈的犬儒化从1989年开始是一个逐步扩散和深化的过程,这些现象并不奇怪。

提到当局现在想要建立所谓中国新型有特色的智库,郝建说,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中共越重视某个领域,这个领域的犬儒化就越严重。总的来说,好几个方面都由极权体制所造成的,但是整个学者、专家和公知圈子的集体性犬儒化也是个重要因素。即使是自由派的自由分子,也得注意在“冰河期”明哲保身。这个圈子的整个状态就是在向集权化策马狂奔。

党需要浮夸 学术界只剩讨好声

北京时评人吴强则说,现在能发声的专家基本就两种,一种是猜测上意,再根据上意抛出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政策和观点。这是争宠性质的,希望引起上层的注意,以便得到更高的政治地位和更多的课题经费。另一部分人是走在政策的前面,充当了很多政策的先行官和“斥候”,通过放风试探公众反应。另一方面,过去几年中互联网和新闻媒体等等都经过了大力整顿,过滤出来的只剩了讨好的、越左越好的、宁左勿右的声音。现在在新媒体和官方媒体上已经听不到相对独立和相对客观的自由派学者的声音了。他们的声音已经被消灭掉了。

吴强表示,浮夸风在胡鞍钢个人身上很早就已经暴露出来了,逢迎讨好以争取最上层的注意。这成了宗旨之后就造成了很多放卫星式的浮夸,都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领导的注意。现在学校和智库的一些文章也都把得到中央领导批示作为最高荣誉,而不是文章发表于国际学术期刊。但这背后也有制度性方面的因素,这种浮夸风来自于党的八股文,来自于党的体制,来自于党的宣传需要。实际上,这是党的宣传文风渗透到了学术界,然后造成了浮夸风气。我们可以往前追溯,无论是追溯到大跃进还是追溯到1949年之前,党内自身就是存在着浮夸之气,这原本和学术是没什么关系的。这完全是为了动员和宣传。而“宣传”其实是个负面词汇,它与客观独立的学术研究是没有关系的。所以现在这些学者是根据上级领导的喜好,根据政治目的来炮制其观点和论证方式,完全不顾学术的基本规范。这就是党的话语压过学术专业话语的结果和表现。

外界评论:中国智库姓党 等同与外界隔绝

今年3月以来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贸易战引发中共党内权斗加剧,中共一方的失利,使那些领导人的高参专家也成为矛头指向。

香港《南华早报》早前报导认为,中国目前可以发声的智库组织,已经是统统姓党,导致北京对美国总统川普的激进贸易政策的错误评估。

报导指出,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对智库组织进行意识形态严格控制,又严厉对付特立独行者,都可能影响领导层处理外交事务,削弱北京对川普当下美国政情的了解。

一名要求身份保密的前美国政策咨询官员说:“他们(中国领导层和智囊研究员)并不意识到情况已经坏到什么程度。他们还以为川普在吹牛,他们仍然还是这样想。他们说,这是因为美国的中期选举,待选举过后一切将回复原貌。他们完全错了,他们完全错估形势。我觉得部分原因是他们与外界过于隔绝,部分是由于没有人够胆告诉北京,他们完全错了。”

消息来源和观察者表示,问题在于北京的政策,而政策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巩固党的权力,从而使得有些政策咨询顾问避免与美国的智库研究员进行深度的讨论,错失了解华盛顿最新的思维和想法的机会。

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在8月10日美国之音节目中表示,中国在文科领域能拿到钱立项目的,都是能为当局“注释”的人。与西方智库是自由做研究,当局再决定要不要采纳不同,在中国,总是当局先“拍脑袋”,然后知识分子为其作解释。现在中国对知识分子的大方向已经定死了,政策已经定死了,在这个圈子里你如果不按这条路走,就可能被赶出。只要中共统治不变,这个现状就不会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