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音乐人: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图)



高晓松(图片来源:You 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9月18日讯】中国大陆著名音乐制作人、导演以及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在《晓松奇谈・命运卷》发表文章《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引发不少网友围观。

他在文中写到,丹麦和瑞典这两个国家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丹麦的名气,可能是因为那里有童话,有安徒生,有小美人鱼,有乐高积木,大家经常能从各种奇怪的事情上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

另外,每当提到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排行榜,不论是人均GDP最高的排行榜,还是国民幸福指数最高的排行榜,抑或是最清廉的国家排行榜上,我们都能看到丹麦和瑞典。

总而言之,在很多人眼中,这两个国家仿佛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人间的各种血腥、杀戮、阴谋、诡计和政治等,这两个国家都不太参与,每当提起丹麦和瑞典,我们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词好像就是“幸福”……

据高晓松描述,在丹麦,人们出行就是骑一辆自行车,在瑞典,人们出行就是开一条小船。在美国,一个人如果有一艘游艇,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厉害,但在瑞典,几乎人人都有一条小船,大家开着小船看看落日,钓钓鱼,船上也没有什么先进的设备,自己动手解缆绳,启动发动机,把船开出去,过着非常安逸、与世无争的日子。

在丹麦和瑞典待久了,他越来越觉得,这两个国家真的很有意思。这里的人不聊金钱,不聊地位,也不聊你读过什么名校……在丹麦和瑞典只有由国家或人民出资的公立大学,年轻人读大学是完全免费的。

在丹麦和瑞典这种国家,老百姓不工作每个月也有钱拿,而且跟上班拿的钱差不多。

在西班牙,一个普通上班族的月薪(最低工资)纳税之后能剩下900欧元,但失业的人一个月可以拿800欧元失业金,看一次病只要6欧元,西班牙的发达程度跟北欧国家不能比,都有这么好的社会福利,那在丹麦和瑞典这么发达的国家,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可想而知了,根本没有人会考虑就业问题。

高晓松透露,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自认为天文、地理、人生无所不知,走到哪里都喜欢给人讲大道理,结果到了北欧没几天,他居然都不太敢跟人说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很丑陋,很粗鄙,他每天琢磨的都是如何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跟人钩心斗角,跟北欧人的境界实在是差太远了……

高晓松表示,在北欧,他的内心变化总体上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适应;第二个阶段是心理阴暗;第三个阶段是佩服。

他在经历了不适应的阶段之后,就开始忍不住到处找茬,因为他不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真的有那么高的觉悟。有一次遇到了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他心想,做这种工作的人内心肯定是有发财梦的,因为这应该算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了。

他想:“对于我们这种在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人,总是习惯把社会上的人按照种族、受教育程度和收入等因素分出阶层来,这当然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

总之,我就怀着特别阴暗的心理问这位摆渡车司机,你们国家花了那么多钱援助别人,还接收了那么多难民,收税也这么高,老百姓对此有什么想法吗?问完问题,我就等着司机大哥发牢骚,因为这样就能满足我的阴暗心理了。

结果司机大哥特别平静地对我说,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我们国家这么富足,难道不应该帮助别人吗?人家难民颠沛流离,难道不应该收留别人吗?难道不应该欢迎别人吗?我们有这么多的资源,难道不应该跟人分享吗?我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都能有这么高的觉悟。”

这也让高晓松不禁感叹,一个国家为何能进步成这样,人民的觉悟都如此之高,社会这么平等,政府也很廉洁,年轻人想学音乐就学音乐……人们从小就可以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音乐和美术,一个学期大概100块人民币,只要注册了就能去学,随便学多少小时都可以。

在瑞典,从学校借乐器就和在图书馆借书一样,都是免费的,你排练的时候,政府还会额外补贴一些钱,用来帮你购买耗材。

所以北欧的年轻人不怕学音乐,学成之后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皆大欢喜,就算做不成,还可以去教音乐,因为你去教书,国家也给补贴,教音乐也可以生活得非常富足。

因为有如此完善的福利和补贴政策,北欧才能诞生出那么多伟大的乐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