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中升起蘑菇云 要原子不要裤子(图)


大饥荒中升起蘑菇云与美国纸老虎宣传册。
大饥荒中升起蘑菇云与美国纸老虎宣传册。(看中国合成图)

大饥荒中升起蘑菇云

中国是世界核俱乐部的一个核穷国,整个核工程一直是贫穷的中国人民不堪负荷的重担,被赋予巨大历史意义的第一枚原子弹爆炸即产生于中国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中,是中国人民被迫勒紧了裤腰带省下嘴边最后一口饭,为与“美国纸老虎”抗衡而创造的一个战迹。

中共的原子弹野心,早在它进入北京城的第一天就开始酝酿发酵。当时中国经历抗战和国共内战的长年战火,国家残破不堪,百废待举,民生国计千头万绪,国库空虚,捉襟见肘。在这种困难局面下,原子弹研究仍获得青睐。

中国著名核科学家钱三强回忆,1949年3月中央清查国库,拿出5万美元极其珍贵的外汇批给他在法国购买原子核研究的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随后1950年周恩来亲自过问,“政府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仍然拨款387万元研究原子弹。

虽然当时中国有一大批由西方国家归来的优秀科学家,不过按中国当时的科技水平,制造原子弹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但50年代初的美苏冷战的国际形势使中国可以在盟友苏联的援助下迈开了核武发展计划的第一步。

青海、新疆核基地

1956年苏联在中共的要求下同意向中国提供核武技术援助,1957年10月中苏签定了“国防新技术协议”,苏联将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研制技术,以及帮助中国建设一个核基地。

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中共正式成立核武器局,对外称“九局”,后称“九院”,并着手在青海高原,紧邻青海湖的海晏县荒野中建起一座方圆几百公里规模巨大的核基地,这就是中国三大核基地的第一座金银滩基地,中共称为“二一工程”,主要进行核武器研制和生产,基地中有一座浓缩铀工场,一些机件加工厂和试验区。另外在甘肃北部的酒泉成立了一个原子弹联合体,进行核反应堆试验和原子弹的组装。

正在中共为发展核武器踌躇满志之时,苏联的援助突然中断。1958年7月底8月初赫鲁晓夫访中国,建议中国不必发展核武器,由苏联提供核保护伞。1959年底,苏联核技术专家全部撤回苏联。

苏联拒援的结果是,中共开始自力研制生产试验原子弹。1960年中共在新疆开始兴建第二个核基地,即后来为新疆人民深恶痛绝的罗布泊核试爆基地。

罗布泊是新疆一个已消失的咸水湖,据中国史书记载此地曾经繁荣过,为古丝绸之路及西域楼兰古国所在地。但在公元三世纪的前凉时代,因孔雀河改道,罗布泊干涸,这个地区遂成千里荒漠绝地。

这个试验基地在历史名城敦煌以东的罗布泊沙漠中,占地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浙江省大,爆心黄羊沟位于北纬41.5度和东经88.5度,邻近古孔雀河道,与西边的新疆最大水源区博斯腾湖和东南面的楼兰遗址均相距约270公里左右。很快,在爆心以北100公里的罗布泊边缘崛起了一座崭新的城市,即罗布泊核试基地总部所在地马兰。

中共从全国各地调来的数万科学家、优秀技师、防化兵和工人在基地修建了2,000多公里的公路,大大小小的指挥中心、控制中心、机场以及多个试验场。从中国地图上可看到,连接甘肃和新疆的铁路大动脉兰新线,经酒泉到新疆的吐鲁番站后,突然生出一小节孤零零的岔线,延伸到罗布泊戈壁边缘的库尔勒市。这条铁路就是为试验核爆而建设的。

原子和裤子之争

但不久,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开始蔓延到罗布泊戈壁滩,基地出现粮荒,库存的食物吃光后,很多人不得不靠吃榆树叶子和采集野菜度日。在中国物质短缺的1960年,负责国防科学的聂荣臻将军要求海军,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从他们的供应物资中取出25,000公斤大豆和罐装食品至青海金银滩核基地应急。中国的核工程大约因饥荒停止近一年,除九局的核研究外,其他工程都处于半停工状态。

对于在经济最困难时的中国,核武计划是否应该下马,在中共内部展开了一场要核子还是要裤子的争论。有良心的科学家和一些中共政要主张下马。他们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人民吃饭问题,原子弹应等国民经济形势好转了再干。但他们的声音很微弱。1961年夏在北戴河国防会上,军方和外交部的意见占了上风,坚持继续发展核武器。

外交部长陈毅说了有名的那句话,就是“脱裤子当当,也要把原子弹、导弹搞出来。”陈毅同时还向中央表示,两弹搞出来,他这个外交部长的腰杆就硬了。

结果在大饥荒年代,耗费巨大的核工程不停反而加速运转,在中国经济形势仍非常困难的1962年底,中共成立加强协调指挥核武工程的专门委员会,提出的口号是一切为核工程开绿灯,“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钱给钱,一路顺风。”使饥饿的中国老百姓,情形雪上加霜。

1964年中国爆炸了第一枚原子弹,3年后的1967年中国又爆炸了第一枚氢弹,前者孕育于大饥荒,后者诞生于文革大动乱,中国的核武器成了中国人民灾难的象征。

中共永不体恤民间的苦难。接着,核武器计划又来了一个大规模劳民伤财、兴师动众的行动。

文革前夕,中苏关系非常紧张,中共认为由苏联帮助兴建,并裸露在开阔地带的青海核基地不安全,需要转移到大西南的深山中,于是在1965年决定在四川“三线”地区重建一座核工程城市,这即是中国第三个核基地。

对于这个最新核基地,中共至今仍高度保密,除了其代号叫“九○二工厂”外,外界所知尚少,甚至连该基地的确切方位都不清楚(大陆科学家透露,基地在四川绵阳地区)。一位科学家指出,四川核基地是中苏冷战的产物,是浪费人民血汗毫无意义的一次瞎折腾,中苏冷战结束后,这个三线基地的弊端暴露出来:偏僻,离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太远,交通线过长,核生产成本偏高即暴露出来,但大错已铸成,无法弥补。

责任编辑:玉亮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