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11》黑屋三梦(下)罹难

2018-11-2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0话黑屋三梦(上):索命鬼差、离庙弃民的众神

罹难

回家路上,眼看离庙中拜拜的村民已有段距离,刚巧路旁树下又有张石凳,桂花细心打量了一下周遭,见四下无人,便牵着阿修坐到石凳上休息,同时也从篮里拿出一小块甜糕,递了过去。桂花自己则微笑的望着阿修吃着甜糕,神情流露出无比的慈爱温柔。

待阿修吃完甜糕,桂花好奇问道:“刚才庙里发生什么事?你想跟娘说吗?”阿修偏头一想,娘亲也不是外人,便一五一十把才才发生的事覆述一次。说到后来,阿修发现桂花眉头深锁,只得怯生生问道:“娘不开心吗?那我就不说了。”

“不不不,娘没有不开心。只是昨晚娘也梦到庙神来告别,还叫娘以后别再去拜了,因为庙马上就会被其他的兽类占据。”桂花说完,松了口气道:“本来娘还半信半疑的,但看你今天遇到这事,也不得不信了。”

讲到这儿,桂花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对着阿修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以后就不去拜拜了。还有…”

“知道,这事也别对外人说,是吧!”阿修一派轻松回答的同时,也起身牵着娘亲的手,准备回家。

而这一幕看在桂花眼里,苦笑之余,心头却有着说不出的难受:“也不知是真长大了?还是长久生活在这个被大家排挤的环境中,使这小子比其他小孩来得聪明机灵。”

只是母子走没几步,天色倏地变黑,不但布满厚黑乌云、雷声隆隆、电光四闪,还刮起强风、下起暴雨。原本回村的路,也莫名浮现一条湍急满溢的河流,无情的冲刷着水面上像蛇一样蠕动,随时会被冲垮的木桥。

警觉情况有异的阿修,正准备出声把娘亲拉回来时,却发现头部仿佛被一个巨掌压住,动弹不得,嘴巴也像是被缝了起来一样,无法言语。

心急的阿修,这时拚命想奔向前,把处于险境中的娘亲拉回来,却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铁了心的桂花,也不管赶来的村民的阻拦,提着篮子,便迳自走上便桥,扶着护栏强行涉险渡河。

如此经过一番折腾,眼看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娘亲便可以安然渡河之际,阿修突然发现右边出现像狗鼻一样的东西,只是比例要大得多。

随着狗鼻不断从后向前推进,一颗跟阿修身高差不多大的狐狸脑袋出现在阿修的视线中。脑袋上铜铃大的眼睛则不怀好意的紧盯阿修。阿修此时才搞清楚状况,原来自己是被方才在远处眺望众神离开的狐群中,看似为首的那只巨狐用兽掌压住。

接着巨狐在阿修面前露出一抹诡笑,视线望向即将平安渡河的桂花,另一只硕大的兽爪则仿佛像麦芽糖一样,不断拉长前伸。边前伸的同时,巨狐的眼神也缓缓回望阿修,像是在欣赏阿修焦急的表情一样。

似乎意识到接下来将发生的事,一筹莫展的阿修,只能眼巴巴的瞄向巨狐,神情流露出深深的乞求,希望它能手下留情,放自己娘亲一条生路。

只见巨狐神情轻蔑的笑了一下,然后看向桂花。感到绝望的阿修也只能无助的紧盯娘亲背影,祈祷她快点过桥,脱离危机。

只可惜再坚持几步就能过桥之际,巨狐搭在桥头的圆润前掌瞬间蹦出森白尖锐的兽爪,朝着固定便桥的主绳索勾了下去,阿修只能眼睁睁看着便桥在急流冲刷下迅速解体。而失去平衡的桂花,手中的篮子也下意识的往空中抛出,篮中的蛋糕也飞了出来。

“啊!”一声三响,随着娘亲的惨叫、阿修的惊呼、巨狐故做无辜的遗憾口气,差一点就能过桥的桂花,随同被抛出的篮子与蛋糕,立马被汹涌的急流吞没,消逝在阿修的视线中。

此时心情悲愤的阿修,眼中流下不甘心的泪水,视线也模糊起来。

“原来我娘是你杀的,我要报仇。”怒不可遏的阿修,一发现自己能够言语、行动也不再受到禁锢后,便龇牙咧嘴,朝着身旁的巨狐扑了过去。

巨狐则不屑的斜睨着阿修,同时收回的右掌顺势把阿修往后拍了开去。阿修滚了几圈,正待起身寻找巨狐时,却发现踪影全无。感到无助的阿修,只得颓然坐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时,一双令人感到温暖的粗壮手臂从身后环来,把阿修紧紧拥在怀中。

由宠转辱的意外访客

“小修,我可怜的孩子,呜呜呜~”

回过神来的阿修,发现自己身处在有点眼熟的简陋小屋里,一名痛哭流涕,身穿孝衣的壮汉正紧搂着他,止不住的涕泪也早沾湿了他的头发与衣服。而阿修不转头还好,一看却是倒吸了口气,因为搂着阿修大哭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成日对他疾言厉色的叔叔。

“这是怎么回事?曾几何时善叔对我这么和善了?吃错药了?”感到纳闷的阿修无暇思索,实艳婶婶便带着小实丽推开摇摇欲坠的木门,从屋外走了进来。

实艳婶婶摸着阿修的头,心情沉重的叹着气:“唉,你爸死得早,一场暴雨又带走了你娘和阿嬷……”然后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对着实善说道:“阿善,实家的香火也就剩小修了。我们一定要完成娘的心愿,让小修好好长大成人,帮实家扬眉吐气,也好告慰娘与大哥、大嫂在天之灵。”

实善闻言,楞了一下,讷讷回道:“但……大哥、大嫂说不定还活在世上,毕竟也没人见过他们的遗体。”

“你认为这种情况下,存活的机会有多大?先不提大嫂,大哥真没事的话,都这么多年了,也该回来了。”实艳接着说道:“总之不管大哥、大嫂如何,照顾小修的责任总是落在我们身上,责无旁贷。”

实善深吸一口气后悠说着:“那我就先从大哥留在这儿的东西里,先预借一些来用好了,相信大哥会同意我的做法。”说完便放开阿修,自顾走进一个小房间里。

正待关上门时,见实艳跟在自己身后打算进来,连忙阻止道:“你在那边等一下就好了,别过来。”实艳闻言,只得拉着小实丽,回到阿修身边等待。

但见房间缝隙微微透出七彩光芒,然后迅速消失,接着实善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几颗圆润饱满的纯色珍珠,放到实艳掌中,交待道:“这几颗宝珠,拿到镇上的当铺典当后,去找常帮我们修房的木工,他手下那班人做事勤快有效率,剩下的钱就拿来帮助村民重建吧。还有……”

似乎知道实善想说什么,实艳迅速接话:“知道,钱不露白,我办事你放心,等着吧。”然后把两个小孩交给实善照顾后,便出发前往镇上。

实善的义举,也获得村民与木工的一致赞赏。木工团队还为此特地把房子盖得大些,他们宁可自己少赚点,也要让实家可以住得宽敞些,借此表达心中对实善的钦敬。即使实善不断澄清,那其实算是大哥实真对村民的帮助,却也无人在意。

但即使实善夫妇在村中受人尊敬,却也无法改变阿修的境况,村民依然普遍排斥阿修,认为他是异类。只不过在实善夫妇的呵护下,外界的压力也没能对日渐成熟懂事的阿修造成太大影响,毕竟这样的处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原本理当平淡的日子,却在某一天早上被打破了。实家来了三个身穿华服,脸上戴着面具的人。谨慎起见,实善没邀请三人进屋,他让实艳留在屋里照顾两个小孩,自己则在屋外与那三人交谈。

交谈过程中不时有村民路过,与实善问候的同时,也好奇打量着三位外人,只是或许意识到气氛诡异,所以也没有停下脚步便匆匆离去。

好奇的阿修从窗户望去,只见实善脸上表情多变,三人最后拿了一袋东西交给实善后,便迳自离去。进屋后的实善,则是不发一语,征征与阿修对望好一会儿,在两道热泪从脸颊缓缓流下的同时,一粒黄澄澄的金块也从饱满的袋口窜了出来,掉到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接下来的时间,阿修只见实善不断的喝着闷酒,实艳则神色凝重的静坐在旁,两人虽然不发一语,却是不时望着阿修,像是在思索什么似的。

终于,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的实善,仿佛下定决心似的站了起来,草草把阿修的衣服打包后,再度将阿修拥在怀中,走到农舍后方的大草堆前,然后朝着阿修说道:“明天开始,你就跟着其他仆人学习农活。”说完就把阿修与衣服一并丢到草堆上,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

“叔…”伸手惊呼,打算唤回善叔的阿修,这时才惊觉,眼前哪有善叔的背影。

或许因为刚醒来,阿修发现自己满身是汗,脸上也黏着早已干涸的泪痕。没想到自己居然连续做了好几场梦。而这些梦,不但漫长,还逼真到仿佛身历其境,令人感到真假难辨。

天未明、鸡未啼,躺在草堆上的阿修,回想着梦中发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茶行的鬼差、急撤的神族,虽然在印象中已逐渐淡薄,但依稀还有那么点印象。至于那座早被狐群占据的小庙,因为阿修工作时常经过,想忘也难。

不过娘亲罹难之时,自己并未在场,为何会梦到如此逼真的一幕?还有最后梦到的三位客人,自己也没有任何记忆。这一切,是否单纯只是自己的想像?

陷入沉思的阿修,忽然想到,梦中在娘亲准备强行渡桥之际,曾试图上前阻止的其中一位村民,正是住在隔壁的唯一好友--土豆哥的爷爷:福爷爷。而且在梦中,善叔与三位访客互动时,路过的村民里,福爷爷也是其中一位。

“善叔是不可能的,但婶婶还有福爷爷这边应该有机会求证,再加上庙里那堆狐群,以及住在河中的水凌儿,今天或许有机会搞清楚这些事。”望着微亮的天色、听着鸡鸣与家仆的梳洗谈话声,阿修心中暗忖着,然后随即起身,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待续)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3话 圆慲仙术(预计发表日期:11月3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