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一)荒岛捡宝(图)

2018-12-31 14:4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三人高高兴兴地上了岸。干爹常到这地方,会说几句当地话,也熟悉这里的街道。(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夫妻献艺〉。

这时,听到敲门声,干爹的声音:“还不饿?饭都凉了。快来吃饭!”两人连忙起来,刚打开门,一股浓郁的肉香立即飘过来,“好香啊!”一进厨房,只见方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三碗雪白的大米饭,一大碟红亮油光的红烧肉,一碟清脆的小白菜,一碗嫩黄的蛋花汤。瑞雪说:“馋死我了。”干爹说:“快尝尝红烧肉。”两人各尝了一块:“真香!入嘴既化。”瑞雪说:“真好吃!我恨不得连舌头都咽下肚了。”

两人吃得满嘴流油。牧云看到瑞雪鲜红的嘴唇油光光,一滴油挂在唇边,忙用手绢替她擦,说:“别滴到衣服上去了。”瑞雪笑着说:“你也是。”也用手帕替他擦。干爹望着小夫妻俩如此恩爱甜蜜,笑得合不拢嘴。吃完了饭,收拾了碗筷,干爹指着旁边一大尖盆钱币,说:“咱们一起数吧,昨晚我把第一天的钱数到半夜,真是数得手软。你们猜,昨天那一盆有多少?”两人摇头,干爹说:“有一百二十两!”

三人把盆子抬到明亮处,围着盆子数起来。瑞雪说:“干爹不是说只让他们给点碎银子,意思意思就行了,这怎么都是大银块?”干爹说:“你们有所不知,这个国家的钱币统统是用同等重量的银子打造的。形状也一样,不同的面值只看钱上的图案,龙凤的图案是面值最高的,国王的头像次之,其次是王后的头像,下面是人的图,再下面是动物的,再下面是花草的,最下面的是水草的,你们看这里大多是水草的。”“原来如此!那咱们占了便宜,咱们那里只按银子重量的。”牧云说。干爹说:“是啊,所以昨天就有一百多两。”当数到二百八十两时,牧云说:“暂停,这些,加上昨天的,正好四百两。”“对对,把这四百两封起来,留你们以后用。”干爹说。

瑞雪拿来一个结结实实的布袋子把银子包扎起来。瑞雪说:“这剩下的小半盆,咱们也数数,我想让干爹带我们上岸,买十几斤洋点心和一些洋人的牛奶水果糖给李叔他们吃。”牧云说:“说得对!应该好好谢谢他们。”瑞雪说:“如果还有多余的钱,我想买两块布料,给干爹做两套衣服。”干爹说:“我这老头子,每天围着锅台转,要什么好衣服。你们年轻人倒是要做几套像样的衣服,到了广州府,和别人打交道,要穿体面些。”瑞雪说:“那咱们就每人两套。”一看,剩下的银子中,竟有几个大面值的钱币。

数完钱,三人高高兴兴地上了岸。干爹常到这地方,会说几句当地话,也熟悉这里的街道。先买了点心和糖果,又到了一家大布店,只见架子上花花绿绿,琳琅满目,品种齐全。瑞雪摸着一匹细纱布,赞叹不已:“这线又细又匀净又密实,真好!”牧云说:“洋人是用大机器织的,当然比咱们手工织得好。”最后挑了三种满意的布料买下了。瑞雪说:“还要买些颜色相配的线才行。”干爹说:“这附近就有个小商品批发店,我带你们去。”

三人进了一个开阔的大厅。小摊位一个挨一个,他们很快买了针线。瑞雪被一个摊位吸引了。走过去一看,摊位上摆满了各色发卡,瑞雪立即看中了其中一种,只见金线或银线缠成的各种叶子作为底衬,叶子上镶嵌着鲜艳的琉璃花朵,有梅花,桃花,菊花,还有蝴蝶,蜻蜓……晶莹鲜艳,熠熠生辉,煞是好看。瑞雪拿了一支银叶托着鲜红梅花的发卡,想往头上戴,又不知怎么戴,老板娘告诉他,把下面的钢片插入头发,上面往下一按就卡住了。瑞雪一试,卡在鬓边,老板娘忙拿出一面镜子,让瑞雪看,并伸出大拇指,赞叹:“实在太美了!”

瑞雪问牧云:“怎么样?”牧云在她耳边小声说:“妩媚极了,迷死人了。”瑞雪问了价钱,每样要了一打,共要了五打。干爹说:“这里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老板打了七折,成交。瑞雪要把发卡取下还给老板,老板娘连说:“不用不用,你就这么戴着,走一圈,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她们都会来买的,你给我做了宣传,我还要感谢你呢!”又笑着从柜台下面取出两枚稍大些的发卡,只见金光闪闪的叶子上嵌着一朵鲜红的玫瑰花,另一朵则是黄色的玫瑰花。说:“这两朵我舍不得卖,送给你,只有你才配戴它。”三人手提几大包东西,满载而归。

第三天刚吃完午饭,只见刘大哥兴冲冲地走上了船。后面跟了个挑夫,挑了沉甸甸的两大箱子货物。牧云夫妇忙迎了上去,“刘大哥,你是第一个回来的,生意做得顺利吗?”刘大哥笑着说:“托你们的福,十分顺利,价钱也好。”忙带着挑夫把货物放进了货舱。挑夫走后,刘大哥拎了两大包东西走来,说:“你们结婚时,我什么也没送,心中很不安,现送你们两件东西,略表心意。”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上还扎着一个丝绸蝴蝶结。递给瑞雪:“这是送给弟妹的一套玛瑙首饰,有项链,手镯,耳坠。”又拿出一个纸包递给牧云:“这是给牧云的衣料”。瑞雪说:“这太贵重了,我实在不敢收。刘大哥的心意我领了。”刘大哥说:“这东西在咱们国内,当作宝,在这里,并不贵,他们国家盛产这个。”二人十分感动。瑞雪说:“刘大哥,你就是我们命中的贵人,有贵人相助,将受益无穷。”刘大哥说:“我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

这时王伯喊吃饭,三人进了厨房,刘大哥忙把一个纸包双手送给王伯:“这是一瓶酒和一只烤鸡。咱们烧鸡,他们烤鸡,皮烤得黄黄的脆脆的,可香了!您老尝尝。”王伯接了,连声说:“谢谢!”王大伯端了一大碗炸酱面,刘大哥高兴极了:“这是我最爱吃的。真香!这几天吃洋人的饭,吃的反胃,还是王伯做的饭菜好吃。”王伯又送来一小碟辣椒油,一小碟黄瓜丝,说:“把这拌进面里,更好吃。”刘大哥连吃了两大碗,吃的额头冒汗,连说:“过瘾!过瘾!谢谢王伯!”

晚饭前,人们陆陆续续回来了。采购的货物均已归仓,只见李叔拎着包,走进厨房,说:“这里的大花布好看极了,咱们的女人们不穿花布衣服,我就买了些当作被面,总比绸缎的结实。送给你们两床。”瑞雪忙说:“李叔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还有好几床被面呢,就留自己用吧。”李叔说:“我买了四床,我已留下两个,这两床就给你们了。”王伯说:“小雪,李叔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瑞雪只好收下。这时卧舱里有人喊牧云。牧云二人走了过来。

众人望着瑞雪说:“这几天不见,弟妹越发标致了。这头上的红梅花朵亮闪闪的,弟妹这一戴,越发俏丽了。”瑞雪笑着说:“真的吗?那好,我送给每人一个,回到家,让嫂子们戴上,让嫂子们个个俏丽迷人。”说着,就和牧云二人提了个大包,把一个个漂亮的小盒子发给每个人。人们接了,打开一看,都十分欢喜。刚刚把发卡收好,又见王伯三人双手捧着大托盘进来,每个托盘里放了七八个小碟子,小碟中放了四样各色点心。瑞雪说:“这是洋人的点心,请大家品尝。”人们津津有味地吃着:“不错,好甜,好松软,奶味浓郁,与咱们的点心味道大不相同。”瑞雪说:“这里每人还有一包洋人的奶油水果糖。过一会请刘大哥发给大家。”众人齐声说:“谢谢!”一人说:“只顾吃点心,倒把正事忘了,你们看!”手指着一张床,这是牧云婚前睡的床,原来空在那里,现在只见床上花花绿绿的盒子,大大小小的包裹摆满了一床。众人说:“这是送给你们的,望笑纳。”二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牧云说:“各位长辈兄弟们,你们为我们操办了终身大事,又处处关心呵护,今日又送了这么多的礼物,你们的情,我俩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了。”李叔说:“说什么还情,本来结婚时就该送的,这点小礼物只是表达众人的一点心意罢了。再说你们二位,一个在厨房整日忙碌,为我们变着法子做好吃的,把我们养得白白胖胖。牧云贤弟每日给我们讲故事,说笑话,吹笛,抚琴,让我们快活地像神仙似的。这段日子,我们终生难忘,要说谢,我们倒要谢谢你们二位了。”瑞雪说:“好,恭敬不如从命,我们就收下了。不过这些东西我们绝不敢用的,我们把它供起来,每日看到它,就想起你们。永远把你们放在心里。”说得众人也都感动起来。王伯说:“这些话永远也说不完,快吃饭吧。”

船儿第二天早上扬帆返航。瑞雪每日帮干爹做完事时,就回到自己的小窝,坐在窗下做衣服。牧云无事时坐在旁边看书相陪,两人不时抬头相视一笑。船儿轻摇,岁月静好,情意缠绵。船行数日,忽然间,天变起来,乌云蔽日,黑浪翻天,掌船人见状,扯起半帆,不问东南西北,随风势飘去。隐隐望见一岛,便带住篷脚,往岛边驶来。看看将近,原来是个荒岛。人们把船后抛了铁锚,又用桩柱把船钉牢。李叔说:“只有安心等待了,等风过去,才能启航。”众人被船颠得头晕,个个哈欠连天,只想睡觉。牧云夫妇睡了一会,醒来后,觉得无聊,望着窗外的岛屿,牧云说:“咱们到岛上看看如何?”瑞雪说:“岛上有没有豺狼虎豹?多去几个人吧。”牧云到仓内喊:“谁愿意到岛上玩玩去?”众人道:“一个荒岛,有何好看?”牧云只好和瑞雪一起去。二人抖擞精神,跳上岸去。

只见岛上树木参天,杂草遍地。中间一个不太高的小山。二人披荆斩棘,攀藤附葛直走到岛上绝顶。四下一望,只见荒草绵绵,漫漫无边。身如一叶,不觉感怆。

这时瑞雪忽然往前方一指:“你看!那是什么?”只见远远草丛中,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躺在那里。二人好奇,走到跟前一看,却是个像床大的一个乌龟壳。二人大惊,“竟有这么大的乌龟!世人哪曾见过?把它带回去,也是件稀罕物。”两人试着抬了抬,很轻。“带回去,让他们看看。”“好啊!”两人拔了一捆草,编成绳子,绑在两边,拖了回来。众人一望,吃了一惊,“好大的乌龟壳!拖来何用?”瑞雪说:“放在屋子里,好玩,把上下壳打开可以放好多东西,就是个大箱子,上面还可以当床用。”众人都笑了,“弟妹到底还像个孩子。”二人取些水来,内外洗了一遍,又用干布擦得干干净净,拖下库仓。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十二)胡人识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