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九)家和万事兴(三)(图)

2019-01-24 10:17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只见人称“大嫂”的那个美人:身穿浅紫丝绸衣裙,面孔俊美如花,身姿窈窕如柳。飘逸美丽,神采飞扬,真如仙女下凡。(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家和万事兴()〉

第二天早晨,布店刚开门,老板李叔告诉大家:“今天府内的三位太太要到布店帮忙,各位要全力配合,服从命令。”众人齐答;“知道了。”不一会,只听到佩环叮当,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只见两个丫鬟走进来,转身打着门帘,三位美丽的少妇一字儿进来了。人们眼睛不由一亮,连忙齐声喊:“太太们好,欢迎光临!”瑞雪大大方方,笑盈盈地说:“这几天我们姐妹三人要到布店帮忙,对不起,打扰大家了。”李叔笑着说:“说什么打扰,你们一来,这小店蓬荜生辉。有什么吩咐,只管说一声。”瑞雪说:“知道了,你们只管忙自己的。”

不一会,刘哥和苏叔父子把架子也抬进店里。瑞雪带着二秀店里店外看了一遍,说:“咱们干脆把四个架子都摆到店门口,一边两个,呈八字型,把花布搭上去,南来北往的人都能看到。”二秀拍手叫好。不一会,四匹花布搭在架子上。左边架子上一匹是藏青色底子,印着粉红色大花朵,翠色的叶子,黄色的蝴蝶伏在鲜艳的花朵上。李叔走过来,赞不绝口,说:“给这布起个名字,可好?”“好啊!”这个叫‘蝶恋花’吧。”另一个架子上是黑色的底子上洒满了盛开的鲜红牡丹花,褐色的小蜜蜂在花中忙碌。李叔说:“就叫‘国色天香’吧。”右边的一个架子上是雪白的底子,印着朵朵红梅,片片竹叶,株株菊花,李叔说:“这就是‘岁寒三友’。”还有一幅深褐色底子印着嫩黄的腊梅花,透明的小蜻蜓。“这个就叫‘花枝俏’吧。”

四匹布往那一挂,照亮了半条街,吸引了南来北往的路人。人们驻足观看,啧啧称赞:“太好看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花布。”瑞雪笑吟吟的告诉大家:“这是刚从外国运来的。这花多鲜艳,绝不褪色。做被子盖在身上,像睡在花丛中。”秀姑接着说:“还可以做窗帘,门帘,挂在屋内,满屋生辉。”秀兰说:“家中如果有小娃娃,用它做包被,花团锦簇地抱在怀中,多喜庆!”众人齐点头。“说得对,价钱贵吗?”瑞雪说:“和丝绸的价钱差不多,它布面比丝绸宽两倍,买一尺花布,相当买三尺丝绸。而且它比丝绸结实,禁得起拉扯。”众人说:“真划得来!”

瑞雪说:“说老实话,我们家三位老爷,都是读书人,那里做过生意?原先都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家老爹爹就教导全家说:生意人也有高尚的人,生意人心里不要只想着赚钱,要把为众生带来方便,为大家服务放在第一位。你们看那墙上写的字。”众人向店内的墙上望去,读着:“诚信至上,服务第一。”几个读书人说:“这字大有功力,刚劲飘逸。”瑞雪红着脸儿说:“这是我夫君写的。”众人说:“是真正的读书人。”一人大呼:“只顾说话了,快去买布去!”人们一窝蜂涌进店内。不一会又涌进一群年轻的女人。买完布,还舍不得走,目不转睛地望着三位少妇。

只见人称“大嫂”的那个美人:头上戴着紫玉首饰,身穿浅紫丝绸衣裙,袖口领口均绣着小巧白色梅花。面孔俊美如花,身姿窈窕如柳。飘逸美丽,神采飞扬,真如仙女下凡;另一位面目洁白如凝脂,眼睛清澈如秋水,温柔可亲。一身粉绿色衣裙,一头翡翠首饰;第三位高挑身材,眉清目秀,眼光中流露出聪慧和乖巧。身穿水红色衣裙,头戴红宝石首饰。个个貌美如花,放在一起看,更是互相映衬,相得益彰。

这时秀姑笑盈盈地走过来,问:“姐妹们,你们在看什么呢?要我帮忙吗?”姐妹们笑着说:“看你们啊!”秀姑问:“我们有什么好看的?”“你们人美,衣服美,首饰美。”一个大嫂问:“你们这衣料在哪买的?做裙子真好,又下垂,又飘逸。”瑞雪说:“我们的衣料全是自己店的丝绸做的。”指着架子上的绸缎说:“你们看,就是那几块布料。”

众人又问:“这衣服式样好看,花朵也精细典雅,在哪做的?”秀兰望了望瑞雪说:“是我们自己做的,你们若喜欢,我们可以替你们做,给点手工费即可。我大嫂刚才说了,我们是服务第一。”众姐妹欣喜异常。“太好了!”不一会买了料子,订做了十五套衣裙。

秀兰说:“刚才光顾说衣服了,竟忘了一件宝贝,保证你们喜欢。”说着把大家引到摆放发卡的地方。姐妹们看了,眼睛都亮了:“这就是你们鬓角边戴的那种琉璃花?”秀兰忙把自己的发卡取下,教他们怎样卡上去。“戴在鬓角,脸儿显得更俊俏。”秀姑说。于是人人买了好几个,一群女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瑞雪三人连着忙了七天,这七天来,布店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生意空前红火。几乎把半个广州府的女人都吸引过来了。花布和发卡全部售罄。其他布料也买去一小半。第八天上午,牧云来到布店。对众人说:“从今天开始,三位太太就不来了,这几天把大家搅扰得够呛。我特意代表她们向大家致谢。”众人对三位夫人赞不绝口,李叔说:“三位夫人真是聪明能干,真有做生意的天才,我们男人相形见拙,令人汗颜,令人汗颜呢!”牧云笑着说:“哪里谈得上天才,不过一时心血来潮,想点小主意罢了。”会计王叔说:“在三位太太的带动下,我昨晚算了一下,这七天的生意相当于我们前三个月的营业额。”牧云说:“营业额上去了,咱们的福利也要跟上去,过几天就中秋了,咱们发大红包!”王叔说:“咱们的薪资和福利与同行业比,高了许多,别人都眼红呢。就把钱留下来,听说还要开酒楼。”

牧云说:“提起开酒楼,我倒有个想法,咱们全家,包括府内的十口,这布店的十口,还有做饭的,赶车的等等,共二十八口。我做任何事情,总想到这二十八口人。我不能一人发财。所以我想把酒楼办成大家的酒楼。”“那怎么办呢?”牧云说:“咱们人人都往里投钱,打个比方,比如建酒楼要十万,如果你投了一万,那么,到年底分红时,你就能拿到十成中的一成。听懂了吗?”众人点头。“如果你只为我打工,年老体衰不能干时,就没有工钱了。如果你投了钱,任何时候,都能拿到红利,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众人听得入了迷。有人说:“太好了,只是有人拿不出钱来,怎么办?”牧云说:“我想让任何人都得到好处。不落下一个人。真没钱,布店借给你一笔钱去投资。到时每月从你的工钱里扣除一点点,不影响生活,慢慢还。”

众人听后,个个欢欣鼓舞。王伯说:“我们遇上你这位主人,是我们的福分。以后绝对与主人一条心,水里火里跟定你,绝无二心。”众人激动的说:“对!绝无二心!”牧云笑笑说:“大家都各忙各的吧。”小声对王伯说:“我倒把一件眼前的事给忘了。昨日几位太太头脑一热,接了三四十件衣服,又要按时交货,不能不讲信用,三五天内怎能做完?个个发愁,叫我来请教这里的诸葛亮,望能献出一计,以解燃眉之急。”王伯笑着说:“这好办!”望着众人,大声说:“各位,把你们的夫人都献出来!”

众人一惊!“把夫人献出来?”王伯笑着说:“眼睛睁那么大,干什么?就是让你们的夫人出来,帮三位太太做衣服。”众人都笑了。小威说:“我媳妇针线活马马虎虎,怎能与三位太太比?”王伯说:“试试看吧。算一个。对了,小杰,你的媳妇是有名的巧手,这正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小杰点头同意。小强说:“能不能把妈妈献出来?我媳妇能凑合,我妈针线活,做得极好,也会绣花。”王伯说:“那就算两个。”强强问:“男的行吗?”“只要针线活做得好,不管男女老幼。”“那好,我叔是有名的裁缝,专给富人做衣服。”--最后一算,共有十五人可以帮忙。李叔忽然说:“我偶发奇想,不知可行否?”牧云说:“但说无妨。”李叔说:“如果经常有人来订做衣服,咱们索性开个加工作坊。让他们专门用咱们布店的料子,这样,咱们的布卖出去了,还能挣到加工费。”众人齐呼:“好主意!好主意!”

牧云很高兴说:“那好,刚才说的十五人,这次每人做两件试试,如果做得好,以后就是咱们作坊的专职裁缝,每月有薪水。我爹常说:‘要想富有,必须开源节流’,若开个作坊店,又是开个财源啊!这个主意好,要奖励。希望众人,都在这方面动动脑筋,群策群力!咱们这个家一定会兴旺。”众人兴奋不已。牧云笑着向众人一作揖,说:“我把这好消息快告诉他们,告辞了,多谢!”转身离去。

这日吃晚饭时,干爹说:“吃完饭,都到小客厅,帮我们算算帐。”二弟也说:“正好,我有个消息要告诉大家。”众人听说,三下五下吃完了饭,在小客厅坐定。干爹说:“老三,算盘学得怎样了?帮我们算算帐。”三弟跑出去,不一会,抱了两个算盘来,递给二弟一个。干爹拿出一个帐本说:“这是会计王伯给的,这几天,店里生意火,帐目多,没来得及帮咱们算。”望望老二老三,说:“我报了,第一天,蝶恋花一百二十两,花枝俏八十八两--”满屋子的人静静地听着,两个算盘劈里啪啦地响着。

结果出来了,两个算盘同时停下,两个算盘的结果数目完全相同,共一千八百五十六两。爹爹说:“两箱子翡翠首饰一起给了利先生,当天就把银子送来了,共四千四百两,两项加在一起,合计是--”二弟三弟同时叫:“六千二百五十六两。”众人一齐拍手欢呼。干爹说:“去掉一千两的本钱,赚了五千多两。这些银子全部交公,算我们哥俩对这个家的贡献。”牧云说:“真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旗开得胜,可喜可贺。”爹爹说:“趁我们胳膊腿还能动,我哥两准备一年内跑两趟,这样一年能赚一万两,也算一笔收入吧。”牧云说:“两位爹爹辛辛苦苦赚的钱,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二位爹爹急了:“再说一遍,全部交公!男人吗,养家糊口是天职。再说,我们要钱有什么用?每天三顿可口的饭菜,光鲜的绸缎衣服鞋袜,舒适的住房,又有一群孝顺的儿孙。只要这个家兴隆,我们心里就比蜜还甜。这个家人人都在力所能及地做事,正如牧云说的:‘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对了,秀姑,从明天起,我和你爹就到你那里帮忙了。”秀姑喜得直拍手,“太好了!两位爹爹一来,咱们的宝地就生出金子来了!”

瑞雪说:“二弟不是说有重要消息吗?请讲。”二弟说:“为了筹建咱们的酒店,我和三弟跑遍了广州府,真的没有一寸土地可以利用了。在广州城内建,根本不可能。正在我们一筹莫展时,利大哥给我们带来一个消息,说咱们家斜对过的悦来酒店要转卖。”众人十分高兴,“咱家快买下来呀!”三弟说:“同时要买的就有五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干爹问:“为什么要卖?”三弟说:“经营这家酒店的是一对老夫妻。去年他们的儿子考中了进士,做了京官,在京城买了一大座府第,要接二老到京城享受天伦之乐。老人想把酒店买了,带着这笔钱,到京城逸享天年。”牧云说:“明日去请教王伯,李叔,打听一下他们的想法,知己知彼,才能打胜仗嘛!”众人又出了好些主意,直到三更方回去睡觉。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二十)家如朝阳蒸蒸日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