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永案会牵出哪些新“老虎”?(图)

2019-01-31 09:09 作者: 高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7月3日,赵正永(黑衣者)前往长安香积寺。此行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2018年7月3日,赵正永(黑衣者)前往长安香积寺。此行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1月31日讯】笔者在上个星期曾撰写了《赵正永终于不再感慨“苍天有眼”了!》一文,文中介绍了中共最高官媒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侠客岛”的文章《正永觉迷录》算是起底赵正永的众多文章中较有实料的一篇,之所以起了这么有“佛意”的标题,当然是因为赵正永在被“收审”之前特地去了著名的西安香积寺求平安,但佛祖并没有应验。正所谓“心存邪念,任尔烧香无点益;持身正大,见我不拜又何妨。”

如上文章刊登在自由亚洲网站的次日,习近平率手下全体政治局委员到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举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人民日报的相关报道中倒是没有自己替自己吹嘘,但新华社的相关报道中重点介绍了习近平在考察人民日报时还特别提到他经常看“‘侠客岛’”。

曾有海外媒体介绍说《人民日报》海外版属下的微信公共账号“侠客岛”和“学习小组”,都是习近平推出的“新媒体”,经常直接为习近平发声。

此说并不十分准确,严谨一点的介绍应该是:无论是“侠客岛”还是“学习小组”,都是中共第一官媒人民日报社为习近平推出的“新媒体”,经常代习近平发声。

人民日报曾经自己介绍过它的这两个“新媒体”,标题是《“侠客岛”和“学习小组”的逆袭故事》。文中说:侠客岛是谁?学习小组是谁?面对这两个常见于网络的问题,作为两个公号背后的写手,我们逐渐有了回答的底气。因为这两个存在时间尚不算长的微信公号,用实打实的用户量和舆论场上日益扩大的影响力,证明了在媒体变革的年代,人民日报的采编团队,同样可以一马当先。(其中)侠客岛以“拆解时政迷局”为己任……;学习小组则文如其名,专注于解读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和活动……。它们的三大特色之一就是突出权威。尽管我们很多时候是以调侃式的语言拆解时局,但在舆论场上,是将“侠客岛”和“学习小组”作为党媒发出的声音来看待的,这就要求我们在解读时,对于当下局势做出清晰而准确的判断,及时发出权威声音。新的时代已经来临,跟不上“岛组思路”,你就OUT了。

人民日报社自己介绍自己的这篇文章还真的不是吹的,在中国大陆,无论是政坛还是商界,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被‘侠客岛’关注了,你就危在旦夕了,和‘侠客岛’杠上了,你就死定了。”

2016年3月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一则短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五个月之后,中共所有官媒统一时间,统一口径对外公布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消息。但在此之前,“侠客岛”即已经有文章提前给王珉判了政治死刑。

最能证明“侠客岛”之权威性的还有“权健事件”。

去年1月30日,新浪等多家媒体刊出《权健把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侠客岛举报了!膨胀了?》一文,介绍说:最近,保健品企业权健炙手可热,几乎天天都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里。于是……膨胀了。

原来早些时候,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的文章,深扒了权健夸大宣传背后,隐隐带出了一条天津保健品行业的传销线索链。而权健,非常刚地投诉了这篇文章。顺带一提,侠客岛是人民日报社旗下的官方账号。换言之,权健在被立案调查后,把指出他问题的人民日报的报道给举报了……

今年1月1日,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发表文章《你怎么看?权健投诉“侠客岛”,是笑话更是嚣张》。文中介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

该文直接点名权健创始人束昱辉,并质疑天津市当局在调查权健的过程只做出了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力图“大事化小的作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如上这篇文章发表的当天,天津当局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经对包括束昱辉在内的权健公司十八个犯罪嫌疑上立案侦查。七天后,宣布对这十八人依法刑事挽留。再过了六天,如上十八人中的十六个被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依法批准逮捕……

基于如上例证,仅从“侠客岛”的文章内容中,即可以对赵正永未来的被定罪内容和可能面对的刑期及刑种做出一个大致判断。

“侠客岛”的《正永觉谜录》中有如下一段描述:“赵正永出事前,他的前同事魏民洲、冯新柱、钱引安等均已落马;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

该文刊出后,中国大陆境内的多家媒体均以《侠客岛谈赵正永落马:下个老虎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为题及时转载。如上内容中“下一个”三个字的引号是”侠客岛“原文作者所加,用心应该是“不止一个”的意思。

其实,就在在在中纪委网站证实赵正永落的马当天晚间,崔永元就发了一条微博称:“陕西赵正永被查。……下一位,你准备好了吗?”

那么这“下几个”至少应该包括哪几位呢?已经有媒体依据千亿矿产案的第一检举人赵发琦的公开举报信内梳理如下:2005年时任省长陈德铭、副省长洪峰,是制造探矿权“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对像是时任劳动部部长郑斯林护航的“女港商”刘娟。

公开履历显示,郑斯林1989-1993任陕西省副省长。1999-2003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而书记是由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兼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包括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等多家央企会对刘娟“俯首称臣”,甘愿为她的皮包公司作陪衬和掩护。

2008年时任省长袁纯清,于当年5月4日签发了给最高院的陕政函【2008】54号档(机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纯清后来还安排陕西省第一大国企延长石油集团为刘娟套现买单。

赵发琦举报信中对此经过是这么写的:2013年6月25日开庭后,陕西高院副院长曹建国专程来京,转达省委赵正永书记的意见,他代表省委省政府,要求最高院“务必按照陕西省委的意思判决此案”。2016年,陕西高院曹建国再次衔命来京,重申陕西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原定的开庭计划,被再次取消。……我们深信,包括周强院长在内的最高法院现任领导人,都有可能受到了来自陕西省委省政府的压力或者干扰。

而2016年不仅是原定的开庭计划被再次取消,在崔永元爆料“最高院有贼”后,外界始知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而在案卷丢失前的20多天,即2016年11月3日赵发琦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可见这封举报信的杀伤力,不限于陕西当局。

显而易见,陕西省委、省府、省高院、最高院等一群涉案的千亿矿权案,暂时不会因赵正永落马而落幕。上面继续有指令,崔永元继续点火,必须有人接着买单。如果最高层真是“一管到底”,调查范围估计涵盖背后的利益集团,那么要有落马准备的人,就不是一位而是多位了。

而从“高院有贼”角度分析,我们认为周强只应该负“领导责任”还是必须要负“法律责任”现在还不能做出准确判断。而如上揭发材料中重点揭露的赵正永本人未来被定罪的内容之一就是这个千亿矿权案已经被“侠客岛”的文章抢先落实。《正永觉谜录》中说:2018年底,同样是陕西的一个千亿矿权案,因最高法案卷丢失,震惊全国。人们蓦然发现,这个案子竟然也和赵正永密切相关。

该文章中还说:……在千亿矿权案中,赵正永通过两次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认定”民事合同无效,并“指令”工商局对凯奇莱公司作出行政处罚,要求公安厅查侦凯奇莱公司涉嫌经济犯罪。事后表明,赵正永的直接干预影响了有关部门依法行政。

那么,除了如上千亿矿权案的调查和侦察过程中“拔出萝卜带起泥”,最终会导致多少个在位和已经退位的省部级以上的新“老虎”们,还要分析的就是对赵正永来说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秦岭别墅案”被“彻查”的过程,还会有哪一个或者哪几个省部级以上的高官被“问责”甚至被问罪?

《正永觉谜录》的小标题之一是。文中言道:在秦岭违建别墅事件中,赵正永对总书记批示几近敷衍,无异在保证政令畅通中掉了链子,也直接导致中央的生态政策无法在陕西落实。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就在眼皮子底下,在陕为官多年的赵正永不可能不知道。据现在查明的情况看,秦岭别墅背后的官商勾结行为,恰好是违建别墅异常坚固的成因,赵正永是否同样分得一杯羹?这还未可知。但是,他的掉链子,无疑让违法行为更加有恃无恐。

“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央视专题片中,负责调查秦岭违建别墅的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如是定性。

该文章还说:十八大以来,政治纪律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不讲政治”,在中国的官场中,这个错误是致命的。……。一旦地方主官大局意识不强,对中央搞阳奉阴违,有令不行,那地方势力便会养痈为患,尾大不掉。这是地方主官的大忌。

知情人士给岛叔透露,赵正永在工作中极为霸道,“当省长时很多事情自己有大局意识,且带头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这才是这次陕西官场乱象的根源。”

其实,在赵正永被宣布倒台之前,即已陆续发表的中共官方媒体刊登的关于“秦岭别墅案”的文章中,已经有不少不点名地暗示了“时任陕西省党政主要负责人”验难辞其咎。而当时的陕西省委“主要负责人”是赵正永,陕西省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是现任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

但赵正永倒台之后“侠客岛”刊出的这篇权威文章,似在有意为娄勤俭开脱。说赵正永当省委书记时“经常管省政府的事”,无疑就是想说明当时的省长处于“有职无权”的状态,所以对当时陕西省发生的官场乱象也好,“秦岭别墅案”也好,娄勤俭都没有连带责任。

至于“侠客岛”和其他几家中共官媒是如何奉命在批判和揭露赵正永的文章中为他赵正永在担任陕西省长期间的顶头上司,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撇清干系,将是我们下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