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曾接回司徒雷登 现又是转折时刻(图)

2019-02-13 10:25 作者: 夏闻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司徒雷登(左二)是燕京大学首任校长。
司徒雷登(左二)是燕京大学首任校长。(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2月13日讯】1949年是转折时刻,当年8月18日,毛泽东发表了那篇著名文章《别了,司徒雷登》,该文后来被选入中学课本,司徒雷登在中国由此成了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名字。

在今天看,《别了,司徒雷登》一文生动的体现了毛泽东在1949年的心态,和他当时对未来世界的设想,而这种心态和设想在后来的落空,在今天具有很大借鉴意义。

1949年毛泽东的心态

从中共1921年诞生到1949年夺权成功。28年的过程中有相当大的偶然性,如果没有日本侵华,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很可能在30年代后期就被彻底赶出中国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到达延安后曾制定计划,在时局不利时谋求整体撤入苏联。

但作为马克思主义虔诚信徒的毛泽东,自然会轻描淡写这种偶然性,而把夺权成功归功于马克思主义的高明,并因此进一步强化对之的信仰。毛泽东在1949年7月1日建党日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总结中共的28年,就把这28年的成功归功于这种主义,他在文中说:谢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他们给了我们以武器。这武器不是机关枪,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国际形势在毛泽东看来也是一片大好,不但苏联挺住了二战中德国的进攻取得胜利,这在共产党意识形态里被认为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对共产主义国家苏联的反扑失败。而且二战后,东欧又有众多共产党国家产生了,这似乎都验证了马克思的预言。这一切,进一步加强了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相信。

彼时的毛泽东,自以为掌握了人类社会的终极规律,理论自信爆棚。而这套理论预言共产主义将在全世界胜利,资本主义国家必将灭亡,这当然包括了头号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在敌人强大时,毛泽东是会与之打交道的,但在1949年的毛泽东看来,马克思主义的预言实现的如此之快,美国不再是强大的敌人,而只是一个将死的敌人,而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必要和他虚与委蛇讲客套,打交道呢?毛泽东后来敢于派兵去朝鲜和美国直接武力对抗,也是这种理论自信爆棚的结果。

毛泽东当时不但夺权成功,而且对于未来,他就象是一个掌握了预言人类未来魔法的人,也就是在这种心态下,毛泽东写下《别了,司徒雷登》,用刻薄的语言与司徒雷登以及美国一刀两段。

尽管在此之前,1940年秋司徒雷登在重庆骑马时坠马受伤,毛泽东曾闻讯立即发慰问电,并由周恩来亲自面呈。

魔法的落空和司徒雷登的回归

但1949年后的世界发展表明,马克思主义并不灵验!毛泽东在中国逐步实现共产主义的结果,带给人民的是史无前例的苦难。而作为共产主义圣地的苏联和一众东欧共产党国家,不但没有强大,而是最终消亡了。美国不但没有走入坟墓,反而一直活得挺好。

就连司徒雷登,也最终经过习近平的参与,回到了中国,葬在了杭州。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说他是“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也许是经常喜欢装的人,容易认为别人也是在装。

但司徒雷登不是在装,他是真爱中国的。他是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的首任校长和创办者之一,成绩是公认的,就连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时对司徒雷登态度也非常热切,并当面赞扬说延安有他许多学生,毛并在宴席上再次称赞燕大学生的出色表现,并邀请他访问延安。

司徒雷登在1954年出版的自传《在华五十年》开篇即写:“我大部分的日子是以中国为家的。我和这个伟大国家和伟大的人民由于必然的精神纽带而难解难分,那不仅是由于我出生在那里,也是由于我长期住在那里,那里有我无法估量的友谊。”

司徒雷登1962年去世,终年86岁,其《最后遗嘱》说:“我指令将我的遗体火化,如有可能我的骨灰应安葬于中国北平燕京大学之墓地,与吾妻遗体为邻”。

1986年,经中共中央书记处批准,北京大学曾同意将司徒雷登的骨灰以原燕京大学校长的名义安葬于燕园临湖轩,但不料遭到一群“马列主义老太太”联名反对,反对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司徒雷登是毛主席点名批评的人。此事因而遭到搁置。

2006年,当时主政浙江的习近平率浙江省政府代表团访美,司徒雷登私人秘书傅泾波之子傅履仁在会谈中谈到司徒雷登归葬问题。不久傅履仁回访中国时,浙江省外事办主动提及此事,很快向傅履仁确认司徒雷登可以归葬浙江省会杭州。2008年11月17日,司徒雷登在去世46年后,终于以燕京大学创始人的身份归葬于他的出生地杭州。

2019又是转折时刻

当今的人们回头看毛泽东1949年的《别了,司徒雷登》,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毛泽东错把谬误当真理,误己不说,更严重的是误国误民。当年被标榜成气势磅礴的雄文,今日看只能算是小鸡肚肠之作。

近日川普(特朗普)接见刘鹤时,川普让翻译公开朗读了习近平写给川普的信,在信中习近平说:就如我经常说的,在我们第一次相见后,我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对方很久了。我珍惜我们之间的良好工作关系和私人友谊。和你的会谈和电话是非常愉快的,因为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任何事物。(英文原文: As I often say, I feel 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 ever since we first met.  I cherish the good working relations and personal friendship with you.  I enjoy our meetings and phone calls in which we could talk about anything. )

在现场朗读的刘鹤声明中,刘鹤说:谢谢你(指川普)的减税和放松管制政策,正如我从美国同事那里听到的那样,你的美国经济现在已经拥有着高增长和低失业以及前所未有的繁荣。(英文原文:Thanks to your policies of tax reduction and deregulation, your U.S. economy, as I heard from my American colleagues over there, has now been enjoying high growth and low unemployment with unprecedented prosperity.)

在1949年的毛泽东对未来的设想中,2019年的美国应该早已走入坟墓,但他想不到今日的中国还是无法和美国说“别了”,而且中国的发展正是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中才得以实现,今日习近平和刘鹤还是要给美国总统写如此正面的语言。

刘鹤的声明中承认了目前美国经济强劲的两大原因,那就是减税和放松管制。而共产党需要养活庞大的党务体系,需要花巨资对民众维稳控制,就做不到轻税负;所谓国有经济恰恰也正是放松管制的反面,共产党体制做不到的正好就是这两点。

共产党体制是不是比美国更优越?从1949年至今的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英文中有一句谚语:"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意思是如果竞争不过对方,就学习采用对方的成功之处,这正是今日中国需要结构性变革的原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