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见了几位创业朋友 才知他们有多苦(图)

2019-02-16 05:08 作者: 秋风中的野鹤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中国大陆创业不易。
在中国大陆创业不易。(图片来源:Adobe Stocks)

【看中国2019年2月16日讯】新年过后,趁还没开工,拜访了几位创业朋友,不约而同的,纷纷向我大吐苦水。听了他们的诉说,不由不感叹:创业不易,在这个时代更不容易。

朋友C

朋友C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国内一流名校的博士,曾经是某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高管,拿着高薪,那时工作虽忙但压力不算大,还时不时能世界到处旅游,朋友圈也是一派岁月静好、风光无俩的氛围,感觉日子过得风光惬意。前年,忽然听闻他出来创业了,当时还有些愕然,高管的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想起创业了?

后来,虽然也偶而在微信上聊天,听他感叹创业的不容易,但并没有深谈,对其经历的苦自然也就缺乏深入的了解。直到这次见面,才知道他经历着怎样艰难的历程。

我们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刚一坐下,他就说:老言,我要向你吐槽。听得我一愣,大过年的,几年不见,就不能说点开心的嘛?他见我有些尴尬,说:没办法啊,老言,这些话平时和员工不能说,和客户不能说,只能和你说,不说我快要疯掉了。然后,在咖啡馆坐了一个多小时,听他诉说创业的不容易。

他和一个化工行业的高级人才合作创业,对方拥有行业中一个技术领先的专利,原来是行业中某大型企业的技术高管,因为怀揣着梦想,决定出来创业,而他则有较强的管理能力与社会资源,于是双方合作。

开始创业的时候,合作伙伴有四五百万的现金,还把家里的房子抵押贷了几百万,而他也把多年的积蓄拿了出来,两人凑了近二千万,开始了踌躇满志却又艰难困苦的创业路程。

作为新创业的公司,首先遇到的是招人难,好的人才或者要求太高,或者干不了多久就离职,而差的呢,又不堪大用。只能是将就着,找一些还比较勤快,也能服从安排的员工。而即使这样,对员工还得好好的哄着,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团队要是散了,就更无以为继了。

每个月发工资,对当老板的来说都是一道难关,因为工资是绝对不能拖欠的,毕竟员工一个月就那么点薪水,靠这个生活。虽然创业公司员工数量不多,但每个月也是好几十万。当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就只能透支两个老板的信用卡了。

刚过去的这个年,为了赶在春节前给员工发双薪,大年30,他还在到处找客户回款,当最终将所有员工的年底双薪发完时,两个老板坐下来一对账,信用卡已经透支了五六十万,而两人的钱包里呢?合作伙伴剩下700多块钱,而朋友只剩下几十块钱。过年了当老板的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钱,那些领到双薪回家过年的员工恐怕根本想不到吧?在企业当高管时过年经常满世界旅游的他,今年别说旅游,年货买起来都要手紧了。

最后,他说今年再坚持一下看,如果再没有转机,也许就只能重回企业去上班。真心不希望他走到那一步,如果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倒下了,那中国经济的前途在哪里?

朋友M

M和我在老家就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和厂足球队的队友,创业前,他是一家国内著名快速消费品企业的区域经理,小日子过得很不错。

10多年前,在深圳经营一家工艺品公司的叔叔决定退休,让他来接管他的企业,于是他辞掉快消品公司的工作,接管了叔叔的企业。当时我还挺羡慕他的,毕竟他接管的是一家现成的企业,员工、客户都是现成的,比自己从头创业要容易得多。

那时,他的工厂在梅林,厂规模不大,十来号人,主要接一些香港的订单,也做一些国内广告公司的订单。他虽然在深圳工作多年,但只是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在深圳一直租房住。从事房地产行业的我多次劝他,如果决定在深圳长期发展,还是趁早买房,以后房价只会越来越高。但他一方面认为房价可能会跌,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工厂需要流动资金,所以一直租房住。

好多年没见了,眼看着深圳房价经历几轮大涨,均价已经是十年前的几倍,也不知他现在买了房没有,如果还没买,恐怕以后买房更难了,而没有房,就总会缺乏一种归属感。

他开车到我家楼下时,我见他第一眼惊讶道:“你怎么越来越胖了?”

“你以为我象你哦,经常有时间跑步,你不知道我们做工厂的有多累。”

辛苦他是和我说过,但辛苦到如此程度,我在和他细聊后才了解得比较详细。

他的厂当初在梅林,因为旧厂房要改造,搬到了坂田,搬一次厂,就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而即使坂田,租金也是一年百分之五的上涨,单看一年也许不多,但年年涨,累积起来压力就非常大了。不仅房租连年涨,而越来越严厉的消防、社保等检查,也是要命,去年上半年政府的消防检查非常严格,几乎都逼着要关门了,好在下半年可能是民营企业困难的呼声让政府有所放松,这才挺了过来。

做工厂十来年,当初能买得起的那套房,现在已经涨了四倍,十年赚的钱,还不如当初买下那套房赚的多。而十年来所经历的苦痛,又能向谁诉说?如今,他还在梅林租房住,一个月要负担五千左右的租金。

作为小企业,生产销售都要自己负责,每天是到得比员工早,走得比员工晚,下了班还经常要陪客户吃饭喝酒。以前他和我经常踢球,但现在一个月也难得踢一次,自然身材就越来越横向发展。

现在坂田也在改造,而周边再去找新的厂房,租金也都便宜不到哪去,如果那样,就不如关掉算了。他的话让我想起我太太的企业,去年原工业区也是改造,不得不搬到新的工业区,他们工业区的很多企业,干脆就因此解散了。

也许还会继续坚持,也许不知道哪一天就不做了。临分手时,M这样说。

第二天,他发开工大吉的朋友圈,没有听他诉过苦的,也许看到的仍只是他的乐观豁达,不知那笑脸背后,有多大的委屈与艰辛。

朋友F

F和我一个是一个跑团的跑友,因为价值观、兴趣好爱相近,所以交流比较多,但见面很少,之前只知道他是做楼宇智能管理系统的,但公司规模多大,经营情况如何并不了解。

那天去了他位于南山的公司,才发现只是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面远没有高档写字楼那种富丽堂皇的气派。很多人,都向往着在那样的写字楼办公,但对于初创业者来说,选择那种办公场所也许就是死路一条,毕竟对于创业者来说,如何活下去才是考虑的第一要素。很多创业者,一开始就贪大求面子,结果死得很快。

F自己是专业技术出身,对于软件开发有深入的研究,研发了很多创新的技术,同时能较好地将行业内的技术设备进行整合,所以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目前,他们在深圳已经获得了几十栋高档写字楼智能管理系统开发与维护的订单。

但说到创业,F仍是满腹苦水。他说,这几年,他可谓一直走在创业的路上,但经历的失败一波又一波。之前,他开发过跑步的计时系统,但因为行业恶性竞争,将价格压得很低,一段时间后不得不将设备卖给国内一家巨头,搭上一年多时间不说,还亏了几十万。

即便目前从事的项目,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仍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越来越高昂的人工成本、税收、行业的残酷竞争,让他时时都处在高度紧张、焦虑的状态之中。虽然企业有一定的利润,但每年要将大量的收益投入到研发中去,不这样很快就会被淘汰。

我们这些创业的人,更多的时候是在为政府打工,为房东打工,为员工打工。F苦笑着说,一脸的无奈。

身边认识的人中,走上创业之路的很多,有成功者,有失败者,但无论是谁,都没有容易者。自己也曾走上过这条路,经常失眠,压力山大。一位创业算是比较成功的朋友一次感叹说: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选择创业,而是愿意去做一个普通的工程师。

 

(原题目:春节见了几个创业者,才知道他们有多苦) 

(本文有删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