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辟入里:中国央行近来为何爆买黄金?(图)

2019-02-26 09:30 作者: 如松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2月26日讯】在2018年12月前,中国央行已经超两年(26个月)没有增持黄金。但从去年12月开始,央行开始连续快速增持黄金,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分别增持32万和38万盎司,两月合计增持21.8吨。而2017年世界全年金矿产金量为3247吨,中国央行两个月增持的数量就达到世界每年金矿产量的大约0.67%,可用爆买来形容。

事实上,中国央行的脚步还显得滞后,更多的央行早早就已经开始了行动。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全球央行共增持了651.5吨的黄金储备,相当于全球一年金矿产量的约20%,同比增长74%。全球央行如此巨额的增持黄金已经是多年未见的现象,2018年也成为50年来央行黄金购买量最高的年度,若将时间向前追述50年,还是遥远的上世纪1968年。

而1968年,是个十分突出的年份。

我们知道,虽然上世纪七十年代是世界和美国经济滞胀的年代,但美国滞胀的真实起步时间是从1967-1968年开始的。随着六十年代爆发的多次美元危机,美国经济形势逐步恶化,1964年至1970年美国的年通胀率分别为1.28%、1.59%、3.01%、2.78%、4.27%、5.46%、5.84%,从1968年开始通胀明显恶化,这标志着七十年代滞胀的开始。而滞胀的基本含义是经济增长停滞而通胀高涨,本质就是纸币危机(纸币购买力快速贬值)!这直接逼迫美国在1971年放弃了金本位制度,让金价迎来暴涨的征程,从每盎司35美元起步,到80年代初期纽约金价最高上涨到875美元,最大涨幅达到24倍!

千百年来黄金都在执行信用的职责
千百年来黄金都在执行信用的职责(图片来源:KIM JAE-HWAN/AFP/Getty Images)

虽然千百年来黄金都执行信用的职责,但在纸币(纸币的实质含义是代替黄金在国际贸易和生活中流动的银行券,所有人都必须清楚这一点)信用稳定的时候、可以作为信用载体流通于国际贸易和各国经济生活、并行使支付手段的职能的时候,此时的黄金就会被忽视并趴在各国央行的金库里,无论央行还是自然人都不会过多地关注黄金,央行一般也不会大规模增持黄金。现在,发行纸币的各国央行开始大幅增持黄金,只能说明他们不再信任自己发行的纸币!意味着纸币正潜伏着巨大的危机,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让各国央行爆买黄金!

各国央行购买黄金的方式有两个:其一是用外汇在国际市场购买;其二是用本币在国内市场购买。笔者个人相信在现阶段新兴市场国家主要是通过后一种方式增持黄金(也就是以前本人说过的各国央行也可以“印美元”的原理)。

无论古今,只要是乱世,黄金就会受到推崇,也就有了“乱世黄金”的说法——根源是“乱世时期”各国政权的法定货币因为财政支出不断扩大的压力而肆意滥发(无论铸币时代还是纸币时代都是如此,看看封建时代的王朝末期就很清楚,无不是通胀飞涨、货币爆贬),最终让法定货币失去承载信用的能力而被人们所抛弃,转而使用黄金来保护自己并用于重要的支付行为。所以,每一次金价的历史性上涨(距离今天最近的典型上涨事件是美国1929年大萧条之后的金价重估和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胀时期),人们都会为金价上涨寻找各种理由——比如1929年大萧条所带来的社会危机、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的三次石油危机,等等,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一个——纸币的信用危机!纸币快速丧失信用的时候人们就会抛弃纸币扑向黄金。

那么,本次各国央行不再信任自己发行的纸币,转而爆买黄金的内在逻辑在何处?

第一,如今的纸币,基本都是主权货币。虽然美联储和瑞士央行属于私人性质,但其运营也极大地受到国会所控制,也具有部分主权货币的特点。也就是说,只要各国政府出现因债务导致的运营危机,各国央行就做不到袖手旁观!此时,央行就必须放弃严守货币信用的原则而扩大纸币的发行,对政府进行救助。这种为救助政府而进行加印钞票的行为让纸币的信用遭到破坏,进而导致纸币的信用危机。

经过次贷危机的打击后,世界各国的债务问题深重。日本的国债与GDP之比已经高达240%左右,内需不足正在压制日本的经济增长。欧洲的意大利为132%左右,去年下半年,意大利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GDP萎缩、陷入了技术性衰退,而经济萎缩就会导致财政收入增长停滞,债务问题继续恶化,内需就会更加不足(政府需求和家庭需求是两大需求终端);德国经济在去年三四季度陷入停滞,内需不振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法国的消费也在去年四季度陷入停滞。欧洲本次的经济问题与欧债危机时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欧债危机发生在希腊和南欧等欧元区的边缘国家,而本次的经济问题首先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元区的核心国家开始暴露,影响将更为深远,也没有哪一家国际组织有能力进行救助,有可能直接导致欧盟和欧元区的解体。中国主要受到企业和家庭部门的债务拖累,需求增长下滑,进而导致经济增速下滑。欧日中都开始承受债务压力,需求因素导致的经济问题开始暴露。

即便当今世界表现相对较好的经济体美国,债务也开始冲击消费能力。去年12月,美国零售销售环比-1.2%。本轮从次贷危机之后开始的经济复苏,明显已经到了尾部阶段。国债占GDP之比过高的问题是川普(特朗普)政府挥之不去的阴影,最终会拖累的就是需求。

当债务导致的需求下滑、进而拖动经济增速下滑之后,各国政府的财政收入都会受到冲击,在财政收入增速受制而债务沉重的双重夹击下,各国政府怎么办?无论是完全的主权货币还是部分的主权货币,都必须以各种形式对政府的财政危机进行救助,这将削弱央行的独立性和纸币的信用水平。

这是本轮纸币危机的根本原因之一。起源于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烂印钞票,让各国的债务水品达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随着债务导致的全球需求下滑,各国财政收入受制和债务压力之间会爆发剧烈的矛盾,让主权货币丧失信用。

第二,以往的经济全球化时期,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充当的是世界警察的角色,无论你是否喜欢这个警察,但事实上它起到了压制世界各地地缘政治矛盾的角色、维护了全球的和平,而全球和平形势是经济全球化的根本支柱。因此可以说,这是欧亚各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的机遇期。

但是,随着美国国债压力的不断加大,美国就会丧失在世界各地进行军事行动的能力、进行军事上的战略收缩是必然的,转而仅保护与其利益攸关的重点地区。川普政府不断呼吁欧洲、日韩等盟友加大军事支出,就是这种情形下的必然,它希望盟国承担更多的军事责任。在美国进行军事上的战略收缩之时,世界各地的地缘矛盾就会加速爆发,中东、东欧、乌克兰、南海、东海、北方四岛等热点地区的形势之所以日趋紧张,就是美国全球军事影响力下降的结果,各个热点地区周边的国家开始出动军事力量保护自己的利益。这会导致欧洲、亚洲、澳洲、非洲各国的军费支出加速增长。

根据英国简氏防务的报告,2018年,全球国防开销总体将增长3.3%,这是全球军费第5年连续增长,也是十年以来增长幅度最快的一年、是冷战后全球军费的最高水平。

可以预料的是,随着美国在阿富汗、中东甚至欧洲进行军事投入的意愿下降,欧亚国家都必须加速自己的军费支出(比如德法组建欧洲军队必然伴随军费支出的大幅增长),保护自己的原材料产地、海运航线安全、国境线,等等。

“世界警察”开始“休假”,就是欧亚各国的军队走上战场的时候。

随着世界各经济体因债务压力导致的消费低迷,必然将各国的财政收入增速拉至停滞甚至萎缩的地步,而各经济体的债务压力沉重、军费支出又需要加速提升,财政收入与支出的矛盾就会剧烈爆发,各国都需要借助央行的印钞机(这实际是聚集全社会财富为政府的财政提供支持,人们明显的感觉是自己兜里的钱购买力下降),导致纸币丧失信用。这就是各国央行爆买黄金的唯一根源,因为它们知道,自己正在把自己印刷的主权货币——纸币——推入危机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