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的最大贡献竟是……(图)


卡斯特罗的死亡就是他对古巴的最大贡献。
卡斯特罗的死亡就是他对古巴的最大贡献。(网络图片)

2016年11月25日,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革命造就的最后一个专制人物菲德尔・卡斯特罗寿终正寝,终年90岁。

从1959年至2006年,他控制古巴47年。卡斯特罗以律师的身份,以社会正义为目的,以暴力革命起家,于1959年元旦轻而易举地掠取了古巴政权。他的海报风靡世界——大胡子、雪茄、军装、犀利的眼神,轻蔑的笑容,在那个价值真空、推崇个人解放、乌托邦盛行的时代,卡斯特罗就是左翼运动中反体制、反传统的新图腾。

建立政权以后,卡斯特罗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实行专制统治,推进个人崇拜。他始终以反美姿态出现,树立个人权威,多位美国总统,从肯尼迪、福特,到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布什、奥巴马等,都遭到过卡斯特罗的谩骂。通过不断挑衅世界上最强大国家领导人,他以犀利的口才,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符号:反抗一切权威的明星。

世界不少文化巨人:萨特、波伏瓦、马尔克斯都曾拜倒在他的脚下,这些左翼人士为他带来更多的荣誉;而所谓600多次以中情局为主的暗杀未果的传说,更是给他带来更多神秘色彩,强硬、战斗、激情、不屈、神秘都成了他头上耀眼的光环,比电影明星还要闪亮。

但是,不要忘了,卡斯特罗是一个独揽大权47年的国家领导人,这是他的主要身份,也是他的主要工作,而不是作为一个街头政治家,或者是一个摇滚明星而存在的。

那么,他是怎么治理自己的国家的?治理的效果又如何?是否给古巴人民带来幸福?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按照官方数据,2015年(近几年不好找)古巴人均国民年收入为5539美元,但大多数古巴人的月收入仅为20美元左右,在卡斯特罗的统治下,古巴成为世界上人均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2015年只有不到5%的古巴人接通了网际网络。这是一个落后而封闭的国家,可以说是一个失败的国家。

在另一方面,古巴人给了卡斯特罗近50年的时间,让他展现执政能力。他在古巴实施计划经济,大多数的生产工具由国家控制,并且大多数的劳动力为公家所雇佣,他的“社会主义改造”,终成乌托邦,让古巴走进了历史的幽暗胡同,在这样的治理效果下,大多数古巴人是不可能感到幸福的。同时,卡斯特罗在政治上既坚持终身制,又坚持世袭制(把执政权给了他的亲弟弟),终于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世界的笑柄(口才极佳,但自身专制、落后,大言不惭的到处发表演讲,不断放大自己的固执、丑恶、虚伪、专断、虚荣),也终被钉在世界文明发展进程的耻辱柱上。历史永远是公平的,时间永远是公正的。

让我们再来看看卡斯特罗是如何治理自己的国家的。

1、卡斯特罗的乌托邦:古巴版“社会主义改造”

掌权不到两年,古巴就成为一个由“七・二六”运动独揽大权的高度计划经济国家。同时,古巴又向拉美各国输出革命,派遣游击队,训练各国激进份子,展开游击战。这种内外政策,在国内和国际都付了出沉重代价。1962年起,古巴的食品和其他生活物资实行了配给制,社会经济发展从此一蹶不振,普通人富裕生活成为空想。

2、似曾相识的粉碎“反党集团”

1968年1月28日晚,古巴全国人民都集中在电视机和收音机面前收听卡斯特罗的重要讲话,他宣布,在党内揪出了一个以中央委员埃斯卡兰特为首的高级干部反党集团。这是大清洗的高峰,也是开始。

3、荒谬的“向小贩开战”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大学发表了向全国实况转播的讲话,宣布革命的下一个目标是向小贩宣战,演讲一直持续到深夜。一夜之间,小贩和私人业主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除了抄家和没收财产,很多店铺被砸,业主被打。卡斯特罗是想以此来开创一个用群众运动的方式管理社会流通领域的先例,这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何其相似。

4、儿童版的“全国总动员和劳动军事化”胡折腾

“保卫革命委员会”是古巴的独创,但职能几乎无所不包,几成半个地方政府。古巴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在组织的管理和监督之下,正是依靠这些组织,卡斯特罗得以动员整个国家投入“革命攻势”。

劳动军事化是“革命攻势”的又一条主要战线。1968年,古共中央局和书记处的成员,都作为特派员分头到各省去指导,省一级的书记和副手就是当地的司令和参谋长,各级地方党组织、政府以及工厂、农场都照此办理。卡斯特罗的弟弟和继承人劳尔亲自坐镇,授予各级干部象征性军衔。

“战斗”就是假定某一天外敌入侵,警报响起,全体男女老少各就各位,青壮年男子前往“战场”(即甘蔗地),妇女在后方接替男人留下的岗位。在城市,为了制造真实的战争效果,很多工厂甚至拉掉了电源,把工人先赶到防空洞,然后再解除警报,让他们重返车间,有的还故意在照明不足的情况下生产,故意在让这种紧张的战时气氛刺激工人的生产积极性。古巴在这种劳动军事化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这些比人民公社、生产队激进多了,当然结果更惨。

“革命攻势”的主要战役,是卡斯特罗提出的年产一千万吨糖的奋斗目标。1969年是古巴革命十周年,他把这一年命名为“决定性奋进的一年”(古巴革命后每年都有特别的年号,如农业改革年、组织年、团结年、英勇的越南人民年、英勇的游击队员年等等),把整个古巴的人力、物力资源动员到了极限,统统投入到甘蔗地里。此外,他还宣布将1969年和1970年的头七个月并在一起算作一年,这是为了一千万吨糖而战斗,而且取消1969年所有假日,把年底的圣诞和新年假日延至翌年的7月份,和一千万吨糖的胜利一起庆祝。这样,卡斯特罗把日历也改变了,“革命攻势”毫无悬念的失败了,就像我们的“大跃进”一样荒唐残酷。

5、天马行空的创造“新人”

古巴革命的一个特点是始终把塑造“新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古巴当时还树立了很多“新人”的集体典型,最突出的是松树岛青年公社。1965年,这个岛被交给古巴共青团,先后有五万左右青年人移居岛上,在那里开荒,卡斯特罗的目标是把这个岛变成古巴出口柑橘的基地,产量要超过整个美国和当时另一个大量出口柑橘的国家以色列的总和。这样的牛皮,在第一天就注定要被吹破的结局。

6、古巴式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在“革命攻势”和塑造“新人”的社会工程中,教育是一条重要战线。从60年代早期开始,古巴斥巨资在农村建立了许多新学校,把城市少年儿童送到乡村,让他们在和家庭、父母、城市环境相隔绝的情况下接受军事化的教育,把学习和生产劳动结合起来。

60年代下半期,卡斯特罗又提出了“学校办到农村去”的计划,古巴全国的中学,每年要有一两个月把全体学生和教师送到农村去,在那边劳动边学习。卡斯特罗对高等教育的基本态度是轻视课堂教学和高级研究,对高级知识份子尤其蔑视,他一直主张学生造老师的反。古巴式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中国人是不是有些熟悉?这样的强力手段的愚民教育,终至洗脑成功。

古巴的“革命攻势”,可以说是古巴模式大跃进和文革的结合,兼具政治和经济双重目的。

卡斯特罗成为了不少古巴人的梦魇。上个世纪60年代,古巴出现了几次大规模的偷渡潮,多达百万古巴人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加勒比海的汹涌波涛,偷渡到美国。1980年,卡斯特罗为了报复美国,放开对港口的控制,让15万囚犯、妓女和精神病患者逃难至美国迈阿密。

让卡斯特罗意想不到的是,原来美国的迈阿密只是一个小渔村,因古巴难民的聚集,而变成一个超级大城市,成国美国富人聚居地;那些在古巴被视为囚犯、妓女和精神病患者的,在异国他乡创建了自己的文明,开拓了新的生活,成为城市的英雄。

可见,这是对卡斯特罗伟大乌托邦社会实践的讽刺——如果一个政权逼迫人们冒死逃离,它必然是个可耻的政权。

卡斯特罗对古巴和世界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他的死亡就是对古巴和世界的最大贡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