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吹暖风 股市查配资:什么逻辑?(组图)

2019-03-16 09:41 作者: 凭栏欲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3月16日讯】很有意思,这几天又有人开始问:房子是不是又要涨了,貌似有段时间没人问了。

原因呢,最近很多利好房价的消息出台。全国首套房贷利率连降3个月,北上广深重返利率最低前十。深圳房贷利率从上浮15%,调整为上浮10%,再到3月初的5%。常州首套房贷利率已经回归基准,最低首付仅两成。厦门二套房也可执行基础利率。

3月7日,上海市也正式下调了相关房屋的交易税费,个人出售房屋增值税附加由增值税纳税额的11%下调为6%,增值税及附加一共为5.3%,以缴税时间为准。3月9日,北京市税务局发布文件,购房者个人买卖二手房税费减半。菏泽成武县:农民买首套每平补300元,房贷利率9折。

然而同期,江西赣县发文禁止“特价房”,要求辖区内所有开发企业立即停止特价房销售。据报道称,赣州市赣县区住建局内部人士表示,停止特价房销售是因为其售价低于了此前申报的预售价格,这是不允许的。

确定是春风“扑面而来”吗?

01

2018年10月,A股举白旗,投降式一路跌至2440点,引发股灾质押风险。

2019年1月,超百家上市公司暴雷,1月29日一天之内58家上市公司发布预亏公告,按照预亏上限来看,46家亏损超1个亿,16家亏损超10亿元,6家亏损超20亿元。截至2018年底,A股3530家公司几乎都有股权质押贷款,大面积质押爆仓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一旦强平,上市公司股权被抛售,将导致更多股票价格跟随下跌,引发连锁反应。

风险外溢扩散更为官方的表达就是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种种担心,让股权质押风险上升到了“刚性任务”高度。爆仓也不准强平,纾困民企多种措施出台化解风险。

千钧一发之际,A股还是涨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年后,再无人关注那曾经的雷暴风潮。听说,股权质押风险已得到了初步化解。

02

笔者在多篇文章中都提过股与房对资金的竞争。启动股市,将造成对房市的打压,而房市下跌30%或将风险外溢至银行,还是与股市质押风险一样的尴尬处境。

2月,M2增长8%,又创记录新低。上有M2新低、前有股市竞争资金,后还有房产税呼之欲出,变成了房市酝酿暗潮涌动。

关于房市,《经济日报》曾在2018年11月06日文章中提到,我们既不愿看到房价过快上涨,也不希望房地产市场过于冷清。2019年3月12日,住建部部长王蒙徽继续强调要把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责任落到实处”。很明显,这是希望在股市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房价也要稳住。“稳”之一字,重在平衡,有下行因素的时候,总归要放出一些积极因素来对冲,打消房价看空预期。

这不,支持房市的各种政策又开始出台了。


支持房市的各种政策又开始出台了……(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8年笔者曾经发文提过,或者有人还有印象。预判中的应对,已经逐渐开始落地,立足于打消看跌预期。连管理层也没奢望春天,求稳而已。恒大在打折、碧桂园在裁员、万科振臂高呼“活下去”……

是谁的春天到来了?

03

2010年11月,美国启动第二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泛滥。而亚洲金融危机中资本大量涌入、而后快速逃离,致使东亚诸多国家金融瘫痪、经济衰退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相比亚洲金融危机,广场协议更加的广为人知,1985年日本签署广场协议,日元从1美元兑换约240日元,一路升值到1989年初的1美元兑换80多日元。巨量美元资本流入日本, 1987年至1989年之日本房股飙升,引发资产泡沫。1990年日本陷入“平成危机”,房股暴跌,美元资本大量出逃,日本陷入衰退的二十年。

世界在关注,中国是否已做好了面对美元流动性泛滥的应对措施。当时就有外汇管理局官员直言“目前主要担心的是,如果下一步美元加息,造成反向流出的问题。”

对此,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放出著名的“池子论“,称中国要用池子圈热钱,不会任之泛滥到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中去。减少资本异常流动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外汇储备是一个“典型池子” ,迄今为止进入中国的绝大多数外汇都由央行购得,转为国家外汇储备。央行用凭空印出的人民币购买美元,为购买美元所印的人民币成为外汇占款,外汇占款投入市场后,央行可以通过提高准备金率或者发行“央票”等手段将资金重新抽走,对冲掉多发行的人民币,以保持人民币国内币值稳定,使实体免遭热钱冲击。

由于之前中国人民币持续稳定的升值趋势,吸引了大量投资(投机)外资流入,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增长,外汇占款也一路飙升,银行准备金率已经太高,通过央票来回收流动性是央行不多的选择项。央行也曾为央票发行付出过巨大代价,最早的央票出现于2002月9月24日,至2008年一季度,央票付息已累计5100亿。

池子论提出一年后,2011年底,中国GDP增长9.5%,M2却增长17.32%,而CPI已攀升至5.4%,显然“外储池子”并没有控制住热钱对实体的冲击,热钱已经外溢至实体。

04

至2012年,中国实体CPI与PPI双双大幅下降,实体经营面临恶化,社会融资偿息开始超越GDP增量,在宏观上,实体进入全面亏损时期。

为维持资金链,钱荒呼声络绎不绝。然而,无论放出的资金第一站是哪里,只要一进入市场,资金就会自动流向高收益地区。全面亏损时期的实体,难以成为资金的最终目的地。为解决钱荒问题而释放的流动性,转身就投入金融资产,资金脱实入虚,持续在房股中打转。

相对股市,房市的影响及危害显然更大,最起码,股市加杠杆不是常态,也不会恶性推高实体经营成本。即算外资流走,股市泡沫破裂,对经济的危害性也小得多。

但由于国内股市回报率低下,资金显然更喜欢房,房成为实质上屯住流动性的“池子”。2014年中开始,政策试图引导资金进入股市,以取代房成为新的屯住流动性的池子。但显然,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之下,股市走牛缺少了基本面的支持,最终在2015年以股灾告终。

2010年那个让外汇管理局官员担心的,“如果下一步美元加息,资本反向流出的问题“,在2015年开始出现。

05

跨境资本流动的唯一目的就是收益,包含利差收益、汇率收益和投资(机)收益三部分组成。热钱涌入推高了国内房价,逃离时影响的却是金融安全。

为解决资本反向流出问题,2015年房市被迫重新推出台面,以资本收益率对冲汇率贬值,降低资本流出倾向。在2015年之前,房价更多是流动性泛滥之下的市场主导,而之后,则演变成了政策市。

2015年的房股轮番暴涨刺激了国内私人部门加杠杆的意愿,M2增长自2015年4月份的10.1%飙升至2016年1月份的14%。以年度来看,2015年M2增速是2009-2018年间持续下滑趋势中唯一一年有所反弹的。

2016年之后,私人部门加杠杆意愿(或能力)开始消退,M2增长率重归下滑趋势。而金融资产价格风险问题皆从私人部门不再有意愿(或能力)加杠杆开始。至2017年底,从M2-GDP-CPI来看资金流向已经偏离金融资产,金融资产价格风险问题开始暴露。

2018年,股灾频频,暴雷频频。

2018年,资本收益在走低,利差收益在走低,汇率收益大部分时间也在走低,显然,又到了考虑“资本反向流出的问题“的时间。

选哪项对冲?是提高资本收益?还是提高汇率收益?还是加息?

央行最终选了提高汇率收益,而资本收益也并不受央行把控。

06

而2019年从最新M2(8)、CPI(1.5)及PPI(0.1)来看,资金偏离实体流入金融资产。对应的结果是:工业处于通缩边缘,实体债务压力在加剧,而金融资产价格风险则略有改善。资金就有余力在股债房之间小幅腾挪,驱动股市走一波短行情,解决股权质押问题,同时提高国内资本收益,降低资本反向流出压力。

但无论是实体的基本面,还是股市走牛会从房市抽离资金层面来说,都不会允许股市走出大牛市。如自房市抽离资金引发质变,以房市的体量与影响,爆发风险绝不是股市可以比拟的。多重限制下,一旦股市拉升力度稍猛,紧跟的就是股灾。


对中国股市的“精细调控”执行有多困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9年2月1日,证监会就《证券公司交易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暂行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券商股票交易接口将重新放开,配资重现。一个月后,3月8日,监管明令券商规范外部接入,严查非法配资入市。

背后分明是希望股市涨,但又不希望股市疯涨,不希望股市拉升力度过猛。然则越精细的调控执行越困难,尤其是相比2015年,基本面更趋下行,面临的“资本反向流出的问题”也在加剧。

矫枉需过正,想尺度恰恰好,可能连是否能矫枉都成问题了。

3月14日,A股盘中下破3000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