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酷吏 他要突破40女人大关(上)(图)

2019-03-23 00:30 作者: 刘兴华 华章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批斗场景
文革批斗场景(网络图片)

文革”中的许多“酷吏”不仅靠着淫威垒砌着向上攀爬的台阶,而且,还不时地在私下里将他们色迷迷的眼睛扫视在异性同胞的身上,为了泄欲,他们不惜以官相诱,以刑相逼,耍尽阴谋、使尽暗算……

西王庄,是个中等村子,最大的优势不言而喻:离县城近。西王庄,住进了县里派下来的“工作队”。

“工作队”队长姓耿,我们且隐其真名,就叫耿XX吧。耿XX“文革”前只是个银行营业员,由于“造反”有功,已成为县革委政治部宣传组组长,真是春风得意,雄心勃勃。他时时想像着描绘着自己未来的光明前途。

来到西王庄,他凭借手中的权力,首先改组了大队领导班子。拿掉视为“软散”的班子,换上一个雷厉风行的班子,这个班子,起码是最“忠于”他的。这个内涵,是不可外传的,只能心领神会。

耿XX住着三间落成没几年的砖瓦房,院子很大,显得有些空旷、荒凉。

这几年的闯荡,他也摸透了政界升迁的秘密。经验教训都有。要想出人头地,必须先出名。而出名的最佳途径是“爆冷门”。“冷门”选准了,又“爆”得恰到好处,真真假假干上一场,就会名扬四海,就会名成功就。

“耿队长,吃饭了吧?”

一声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他开开门,进来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

“啊,是小曹呀!”进来的是曹XX,生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黑红的脸盘上,长着一对不大不小的眼睛,眼珠一转,蛮有神哩。半尺长的小辫在脑后甩来甩去,满利索精神。

耿队长住的三间瓦房,就是曹XX三叔几年前盖的,一直没住人。所以耿队长对小曹是很熟悉了。

在西王庄,曹XX也是崇拜耿队长的青年之一。在曹XX眼里,耿XX简直是神气。你看人家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连个稿都不拿,报上、书上都能解得开。人家不光是党员干部,还是个大组长呢!全县大组长有几个?况且人家又是个正的,真有两把刷子。耿XX说话和气,很注意培养年轻人,尤其对女青年,更是重视,村上整风骨干一半以上全是闺女家,成立宣传队那天,人家耿队长把全村的闺女都找来了,一个一个地挑,见了闺女们嘻嘻哈哈地,没一点架子。曹XX知道,有啥为难事,耿队长准会热心帮忙的。

“小曹,找我有事吗?”耿队长客气地问道。曹XX脸一红,说:“没啥大事。”

昨天晚上,村宣传队活动完已经很晚了,曹XX回到家,娘还没睡,在等她商量婚姻大事呢!……

“队长,他……他家老催俺……”

“催啥?”耿XX知道曹XX已经有了婆家,风传快要典礼了。

“催俺……催俺……”

“呵,催你结婚是不是?”耿队长大大方方将问题挑明了。

“他要再催掩,俺就把那三块布料退给他,掩正想跟他吹哩!”

耿XX听后,脑子里立刻闪出个光彩的题目来,退彩礼!

对耿XX来说,曹XX提供给他的这件小事太重要了,几千年的旧观念,何时才能与之彻底决裂?这“退彩礼”不就是“决裂”的具体化吗?他高兴起来,欣喜地说:“小曹,你想退彩礼,真是太好了!这可是反潮流精神,咱们西王庄要干出件大事了!”

曹XX从没见耿队长这么高兴过,不解地笑了笑,返身回家了。

耿XX从县里叫来最“硬”的笔杆子,以曹XX的名义,写了篇《同旧的传统观念彻底决裂》的文章,让曹XX看过后,立即派人送往报社。

耿XX事先嘱咐过曹XX,将来有人问文章是不是你写的,你就说是你“口述”,别人记录整理的。千万记住!

几天之后,X报在头版头条位置,通栏大标题刊登了J县西王庄贫农女社员曹XX的来信,内容是她如何冲破孔孟之道的精神枷锁,顶着各种讽刺、挖苦,退了彩礼……

真是雷厉风行。两天之后,团地委、地区妇联发出联合通知,号召全区的共青团员、青年、妇女向曹XX学习,争做同传统观念彻底决裂的革命派。

曹XX的名字立即引起极大震动!有人说:“嘿,别看西王庄盐碱地里不长苗,卫星放得可不低呀!”

耿XX如愿以偿,“爆”了个冷门。

曹XX一下子成了大红人,红得发紫。三天两头,她被请去做报告,地委、县委的大门,过去连见也没见过,现在经常出出进进的,公社那个“小衙门”更是如走平地。

那天,曹XX又坐上“小蛤蟆”车外出了,她伸手一摸,嘿,这车座比自家衣裳包袱还喧呼呢!突然,一个阴影又袭上心头:我这不是弄虚做假骗人吗?我算啥与旧观念决裂的闯将?可是,又一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那是耿队长亲切的话语:“这不叫骗人,这是一种特殊的革命形式。以前我抓的几个典型都是这么成名的。其实,全国各地的各种典型全是这么一夜之间就红起来的!”

她很兴奋,自己身边全是书记、主任、部长……人家全是大干部,这么热情接待自己,夸讲自己;每每做过报告,台下便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怎么能说是骗人呢?

不,这全是“真”的。

她心安理得,感到十分满足,一个种地的闺女,能有今天,全是沾耿队长的光呀!

耿队长,那可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

现在,曹XX全身的每根神经都似乎膨胀起来,充满了“革命”的朝气,她牢记各级领导的嘱咐,琢磨着别的“闯将”们的先进经验,她决心继续“前进”,拿出新的成绩向耿队长汇报。

耿队长对她的“培养”的速度也在加快。这天,曹XX要举行入团宣誓了。

大队办公室四壁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大批判文章。耿队长亲自出席到会。

耿队长坐在中间,四周是又说又笑的男女青年。谁知他坐下刚喝了两口水,便捂着肚子哼了几声,青年们知道,耿队长爱肚子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曹XX一见就急了,说:“唉,耿队长没日没夜为咱们,都累出病了,这可咋办?”一伙年轻人也搓手捏拳,无计可施。曹XX突然想起耿队长曾对她说过,战争年代,在战场上,一个女护士为革命的胜利,给受伤的首长脱裤子洗伤口……想到这儿,曹XX让另一位闺女过来,两个人一起给耿队长揉起肚子来。

两双热乎乎又软又细的小手,在耿队长肚子上揉搓起来,不重不轻、不快不慢,耿队长起先还一个劲地哼哼,揉了一会儿便不哼了。只有他心里明白,两个大闺女摸得他浑身痒痒的,麻麻的,简直要醉了。

“好了,就这样吧,比刚才强多了。”还是耿队长说了话,两个姑娘才从耿队长怀里把手取出来。

在这庄严神圣的入团宣誓之前,谁也没有去过多的考虑这个情节还有什么弦外之意。

宣誓结束了,大家刚把拳头放下来,只见耿队长脸一黑,严肃地说:“团员同志们,今天是你们入团的头一天,是党考验你们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敢不敢冲锋陷阵的关键时刻。现在把混入党内的坏蛋朱XX和张XX拟出来,狠斗猛批,批倒批臭!”

耿队长话音刚落,几个刚入团的青年蹭地一声,窜出办公室,不一会儿,便将朱XX和张XX揪来了。

朱XX和张XX二人都是原村党支部的委员,此时此刻,“阶级斗争”的弦已经被耿队长拧得紧绷绷的,一伙热血青年的血沸腾了!曹XX见耿队长一使眼色,扑上去就在两个“坏蛋”身上拧起来,紧接着,拳头像雨点般落下来。

两个“坏蛋”被无缘无故收拾了一顿,已是鼻青脸肿。不知谁喊了一声:“用电灯烤!”

“好,好主意!”耿队长一边夸赞着。

出主意的人马上将二百度的灯泡拉过来,放到紧挨两个“坏蛋”头皮的地方。

曹XX只觉得一股“醋”意袭上心头,埋怨自己太笨,怎么就想不起这整人的法儿呢?她急中生智,举起拳头,喊了句“革命”口号:“打倒朱XX!”

一声喊,众人应,办公室被口号声震得嗡嗡直响。“打倒张XX!”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

两个“坏蛋”已被烤得眼花缭乱,小飞虫助纣为虐,直往眼里、耳杂里、鼻孔里乱钻,还不许动弹,一动就是不老实,就得挨揍。批判结束后,耿队长对两个“坏蛋”说:“你俩要是有胆量,就到县里去告我。我在县革委可是大红人。弄不好给你俩头上发顶帽子,这辈子就彻底交代了!哈哈!”

耿队长乐了。曹XX经受了新的“革命”洗礼。

 

耿队长果真“爆”出了“冷门”。

西王庄出名了。一个出名的地方,必然会推出一位“出名人物”,而这个“名人”反过来能将这个地方的名气扬的更高更远。西王庄出名,因为有了“革命闯将”曹XX。

耿队长成了慧眼识宝的珠宝商。

这时,耿队长正躺在西王庄他的临时“公馆”的床上,美滋滋地吸烟呢!

他清楚,这“公馆”虽无门卫,但绝对安静,无论谁找他,进院就得先喊:“耿队长在吗?”这是规矩,谁敢私图“禁地”?

他张开嘴,吐出个烟圈,又吐出一个,他在心里默数着:一个,五个……十个……二十……四十……烟雾将他团团裹住,他真有点飘飘欲仙了。

要知道,四十个,可不是烟圈,是被他玩弄过的女人

啊,再憋一把劲,就能突破四十大关了!

他是当年“联合兵团”的政委,后来又掌了实权,宣传组管学习,头一个不就是个学习“毛选”积极分子吗?她找他要像章,他收藏的像章多着呢。他给了她像章,满足了她,她反过来也满足了他的情欲。

后来是谁呢?记得好像是在招待所开什么座谈会。大伙正热烈发言,他将她叫到另一间小屋,说有个事要说说。进得门,他趁关门之机将门闩插上了。她不敢喊叫,隔壁就在开会,传扬出去自己的家不就完了吗?丈夫、孩子……就站在门后边,他玩弄了她。

他常下乡跑,结识不少姑娘,谁不想飞出农村,去谋个挣钱不出力的活呢!不少姑娘求他,他量人而行,有的帮,有的不帮,那就看能否满足他的需要了。

现在,西王庄这个小“闯将”,不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了吗?

“耿队长,大晌午也不歇会儿?”说着话,曹XX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得出她来这“禁地”比过去随便得多。

“共产党员,就得拚命为党多拉几年套。”耿队长说着,坐了起来。

耿队长这句话,到勾起曹XX的心事,好几天了,她想说没好意思开口,刚入了团又想攀高枝呢!现在,她顺着耿队长的话,将心事托了出来。“还是当个党员好。耿队长,你看俺够不够入党条件?”

“是啊,年轻人是得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耿队长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小闯将”啊,你离开我,就一事无成。

“那个靠拢法?”

“先写申请呀!”

“俺不会写。”曹XX害羞起来。

“我帮你写。”耿XX说,“小曹,你呀事事都离不开我。”

耿队长拿出稿纸,摊在桌子上。他让曹XX坐下来,说:“我说你写,这才算自己写的。”

曹XX坐下来,拿起钢笔,在稿纸上写下头一行:入党申请书。

突然,她的手被身后的耿队长猛地扑住了。她一时不知所措。

他的心咚咚直跳。这手又软又绵,多诱人呀!但理智告诉他,欲速则不达。他很快平静下来,笑着说:“小曹,我摸你这手,你天生是个坐办公室的料,在农村是屈材,屈了你这双手!好好干吧,等有机会,我介绍你出去当工人!”

曹XX也平静下来:“真的?”

“我啥时骗过人?”耿队长沉下脸说。

讨论曹XX入党,耿队长费了不少心思。他怕党员不举手,一个一个做“工作”。村里通过后,公社党委又有人不同意,耿队长请来上级“头头”打招呼,又亲自出马,公社党委开了四次会才定下来。

曹XX入党了。没几天,又被任命为村革委会主任。真是一步一层天,比坐飞机还升得快。这天,耿队长到曹XX家吃派饭。曹XX的娘是个农家妇女,对闺女这一阵子的所做所为,心里直犯嘀咕,可又说不出什么。但一想到闺女有出息,将来还能出去上班,就从心里感激起耿队长了。

她支起鏊子,抱来麦稭烧火烤饼。在当时的农村,吃饼,炒鸡蛋也算好饭了。

“闺女,你陪耿队长屋里喝水吧!我一个人忙就行。”屋里,只剩下耿队长和曹主任。突然,耿队长的肚子又疼开了。他克制着,不敢大声哼出声。曹主任已见到不止一回了。她说:“是凉着了吧?喝口热水就会好的。”

“不,不用,你,你给我揉揉就行!”耿队长说道。“行!”曹XX说着,撩起耿队长的衣襟,在他肚子上轻轻地揉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耿队长的裤带已经松开了。他哼哼着:“小曹,这一揉好多了,真舒服,哎,下边,下边还疼,往下点揉!”

她的手稍微向下滑动了一下。“对,哎,再往下,病根在下边,再往下点……”

她的手又往下揉去。突然,她的手像被蜇了一下,“刷”地抽了出来,脸腾地红了,心怦怦慌跳着。

他毕竟是情场老手,在曹XX手拿出来的当儿,他一双强有力的臂膀将曹主任紧紧抱住。没等曹主任反应过来,他的手已从她的衣襟下伸了进去,嘻笑着说:“礼尚往来,让俺也帮你揉揉肚呀!”

“不,别,耿队长,俺娘……”

“不怕,她正烙饼呢!”耿队长说着,那只有力的手已经敏捷地伸到隐秘处去了。

“不,不,不要这样,不要……”被欲火烧烤的耿队长已经完全从精神上制服了这位“女闯将”。他知道,她不敢呼叫的。

“我要把一切幸福带给你……”耿队长说着,已将她按倒在坑沿上。他强制她初尝人生禁果。

事毕,他整好衣服说:“小曹,你是一个有良心的女孩,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将来的一切也全由我去安排。今天的事你宣扬出去也不怕,我最多丢了官写份检查了事,你呢?一个闺女家,一辈子就完了!”

耿队长一席话,将曹XX一下子击垮了!如同一只羔羊,任人去宰割!

老娘已经做好饭,笑盈盈地端进了屋。屋里早雨住风平。老太太说:“耿队长,饿坏了吧!农村没啥好吃的,凑合点吧?”

耿队长大嚼大吃起来。曹XX第一次觉得,娘做的饭一点滋味也没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