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文革凌辱女性 上床?还是上梁?(图)

2019-04-19 00:30 作者: 刘兴华 华章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是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灾难。
“文革”是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灾难。(网络图片)

文革”中的许多“酷吏”不仅靠着淫威垒砌着向上攀爬的台阶,而且,还不时地在私下里将他们色迷迷的眼睛扫视在异性同胞的身上,为了泄欲,他们不惜以官相诱,以刑相逼,耍尽阴谋、使尽暗算……

面对愚昧、野蛮、疯狂、凶残,男人不幸,女人更不幸!

M县有一位女干部被打成了“国民党”。

在“牛棚”中,她得每日写检查,检查自己的罪行;她得交代,交代“国民党”的复辟活动,她得揭发,揭发谁是同党。本来是无中生有的事,她检查、交代、揭发,回回却过不了关。

这天晚上,专政组将她单独传到审讯室。她听人说过,单个传讯就是帮你活动活动脑筋,让你头脑清醒。

虽说要去清醒头脑,接受帮助教育,她还是有些怕,心“咚咚”跳个不停。

当她走进审讯室时,不由倒吸口凉气。

她恐惧地扫视着灯光暗淡的审讯室。一张桌子胡乱搁在墙边,边上有把椅子,墙角扔着棍棒,另一面墙边,支着张床。当她偶然一仰脸,心立刻收紧,呼吸也短促起来,屋梁上吊着根粗粗的大绳,像条僵死的巨蛇,沉闷地垂悬着。

“听说你交代得不好,是吧?”

“我没啥交代的呀!”

“你也不揭发别人,对吧?”

她颤抖地说:“我不敢乱说,那又要犯错误啦!”

“哼,你倒原则性挺强啊!”主审官瞪着眼珠子说。一边的打手嚷嚷着:“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少跟她啰嗦,不触及皮肉她是不会松口的,灵魂长在肉里,先让她尝尝滋味儿!”

“这臭婊子嘴倒满犟啊!”

主审官喝住众人,反剪双手,围着她转了一遭。立刻,这位“坚定的革命战士”心花怒放了,骨头开始酥软,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这女“国民党”还蛮有姿色的呀,圆滚滚的屁股,鼓胀胀的奶子,比自家娘们那水桶样的腰柔软得多了。他舌头一卷,舔掉嘴角的口水,淫荡地说:“对女国民党,我们采取优待政策。你说吧,是先上梁还是先上床?”

她战栗着,牙齿都在打战,“不,不,不知道!”

主审官说:“是不知道?还是不明白?”停了片刻,主审官才自我解释道,“上床就是脱光衣服,躺在床上,轻轻松松、舒舒服服交代问题:上梁就是吊起来交代问题。懂了吧?”

是羞辱?还是恐惧,她简直要萎缩成一团。战战兢兢地“不,不……我什么也不上……”

“哈哈,那好,我们帮你选择!”主审官和打手们得意地笑着,恶狼似地扑了上去……

几年后,她平反了,心里一块石头这才落地。晚上,两口子相拥相抱,泪如泉涌,泣诉着这些年的压抑、不安和悲凄。她死死地楼着丈夫的脖子,说:“我,我对不起你呀,那天晚上,我上了床,也上了梁……”

一面在诅咒女人是祸女,一面又疯狂地蹂躏女人。“祸水”并没有祸及危害“革命”,倒是嘴上高唱“革命”的人,蹂躏、践踏着“祸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