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徒气数尽 以邪抗天命 死得很惨

2019-04-19 04:56 作者: 林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莫怨别个,都是自己在戏弄自己

董秋原说:东昌府有一个书生,夜里在郊外走,忽然看见有一处宅院宏大壮丽,他心想这里是某家的坟墓,哪里会有这个宅院?莫不是狐狸变化出来的吧?他听惯了《聊斋志异》里青凤、水仙等的故事,希望也能有所遇,便徘徊着不走远了。不久有车马从西边来,有人服饰很华美。一个中年妇女,揭起车帏,指着书生说:“这位郎君就很好啊,可以请他进来。”书生瞧见车后一个少女,美貌如仙,大喜过望。

进门之后,就有两个丫头出来迎接。书生既然知道是狐狸,也不问姓氏家族情况,便随同她们进去。也不见主人出来,但陈设豪华,饮食菜肴丰美。书生等着和新娘喝交杯酒,心像挂着的小旗一样飘飘然。

到了晚上,萧声鼓声很热闹,一个老人撩起门帘,出来作了一个揖,对书生说:“新女婿入赘,已经到门口。先生是读书人,一定熟悉婚礼仪式,请委屈先生你做傧相,这是我们三族的莫大荣幸。”书生大失所望。但是原先未曾议过婚事,没什么可说的;况且又饱吃了别人的酒饭,不好马上就推辞,便胡乱地帮他们完成了婚礼,没有告辞就回家了。

家里的人,因为书生失踪,已经一个昼夜,正在四处寻找。书生懊恼地叙述了自己的经过,听见的人,都拍着巴掌笑道:“不是狐狸戏弄您,倒是您自己戏弄自己啊。”

我(原文作者纪晓岚自称)接着说:有个李二混,穷得不能养活自己,到京城谋一口饭吃。路上遇见一个少妇,骑着驴,李二混趁机和她搭讪,渐渐地和她调笑。少妇不回答,也不生气。第二天,他又碰见了少妇。少妇扔下一块手帕给他,打着驴自己去了,稍后,又回过头说:“我今天在固安过夜。”李二混打开手帕,是几件银簪子、银耳环。恰好他盘缠完了,就拿到当铺里去,;却正是当铺昨天夜里丢失的东西。他被狠狠地拷打,只好承认自己是盗贼。这才是真正被狐狸戏弄了。

董秋原坚持己见,说:“他不调戏少妇,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所以,仍然可以说是他自己戏弄了自己。”

二、鬼不忍心作祟害哥嫂,感人至深

莆田人李裕翀说,有位叫陈至刚的人、他的妻子死得早,留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过了一年多,陈至刚也死了。他的几亩田地,几间房产,全被兄嫂收去,声称是为了抚养他的儿子和女儿,实际上却虐待他们。过没多长时间,屋子后面每天都听到鬼哭声。邻居早就对他的兄嫂不满,心里明白是至刚的魂在哭,就登上屋顶喊:“你为什么不作祟害害你的哥哥,哭有什么用?”鬼魂听后,却退到几丈远之外,呜咽着回答说:“最亲近的人,就是兄弟,手足之情,使我不忍心作祟。父亲已死,兄长为尊,碍于礼法,我也不敢作祟。我只能乞求罢了。”他的哥哥,听到这些话后,非常感动,责骂至刚的嫂子说:“你让我无法做人了。”他也登上屋顶说:“兄弟,不是我要干的,是你嫂子要这么干的。”鬼魂又呜咽着说:“嫂子是兄长的妻子。我对兄长不能作祟,对嫂子怎么可以伤害呢?”他的嫂子惭愧得不敢露面。从此以后,兄嫂对他的子女很好,鬼也不再哭泣了。

如果世上那些兄弟之间发生矛盾的人,都像陈至刚的鬼魂那样,还

会发生骨肉相争的事吗?

三、夫妻和睦有神咒

(纪晓岚的)先外祖母曹太恭人,曾对先太夫人说:沧州有位官宦人家的妻子,不被丈夫宠爱,心中郁郁寡欢,成为心病。性情乖戾,夫妇俩更合不来。恰好一位修行高深的尼姑到来,她前往询问事情为何这样。尼姑说:“我不是阴间的官吏,不能查你们配偶的名册。我也不是菩萨,不能看到人的过去、现在、未来的事情。但是因缘的道理,我却知道。说到因缘,没有无缘无故结合的事。大概因有恩情而结合的夫妻,必定相互欢爱,因怨恨而结合的夫妻,必然相互对立,也有因非恩非怨、亦恩亦怨而相结合的,这就必然双方互有负欠而彼此相互取偿。就这么几种类型。你们夫妇莫不是因怨恨而结合的?这是上天决定的,不是人为的。虽然这样,天定胜人,人定也能胜天。所以释迦牟尼创立佛法,准许人们忏悔。只要消除你的好胜心,收敛你的傲气,逆来顺受,用情感动、而不用理争吵,修行好你内房的职分,孝顺地侍奉公公婆婆,和睦地处理妯娌关系,宽容地对待姬妾婢女。做到这些,全在自己,内找自改,而不用管别人怎样,这样或许可挽回你们夫妻感情吧。若是询问以往的原因,没有任何好处。”这位妻子按尼姑的话去做,真的做到了像刚结婚时那样和睦相爱。先太夫人曾用这件事,告诫几位儿媳妇说:这个尼姑所说的道理,真是闺阁之中解除怨恨的神咒。坚定不移地实行,没有不灵验的。如果有不灵验的,还是没有坚持到底。

四、恶徒气数尽,以邪抗天命,死得很惨 

季廉夫说:泰兴县有位姓贾的书生,身为谋膳生员,却癖好画符念咒,到处寻师学习,最后炼成了五雷法。

他平时专横粗暴,无恶不作,现在病重,恍惚间看见鬼来拘他。他讲:“我有五雷法术,你们不能抓我,赶快离开!”他举手念诀,鬼不能靠近他。

但是他无恶不作,气数已尽。众鬼奉命,必须抓他归案。

过了一会儿,家里人听到屋顶上发出铁器声,又见几个奇形怪状的鬼,狰狞可怖,一齐汹涌地闯了进来,于是,家人都惊惶地逃避出去。

远远听到屋里有打斗的动静,折腾了一夜才停下来。等到天亮,家人进去一看,贾生已趴在床下死了,手抠得地面成了一个很深的沟,血肉模糊,死得很惨!

人的死生,是有定数的。贾生气数已经尽了,他还用邪术与鬼神争斗,怎么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呢?

(均据《阅微草堂笔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