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仆是真神 敬者得吉福 疑者犯傻犯糊涂

2019-04-22 11:44 作者: 庄敬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尹君以千年为瞬间

唐代已故尚书李公诜,早年镇守北门时,有个隐居在晋山的道士叫尹君,他不吃五谷,常食柏树叶,虽然须发尽白,但面如童子。尹君经常独自一人在城市间游逛。邻里有位老人八十多岁了,对人们说:“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曾听外祖父说:‘我七岁时就认识尹君,至今已有七十多年了,然而尹君容颜不变,难道不是神仙吗?我已经老了,自知不久于人世,你还年轻,要记住尹君的容貌。’自那时至今,又过七十多年了.而尹君仍不见老,这难道不是以千百年为瞬间吗?”

北门从事(官职名)严绶,是个好奇的人,他对得道成仙的尹君,十分仰慕,每到旬休之日,就驾着车马,前去拜访尹君。后来,严绶从军司马升任北门帅(官职名),就把尹君接到府中,住在官署之内,终日与他吃住在一起。尹君身体常散发出异香,严绶对他就更加敬重了。

严绶有个妹妹信佛教。曾说:“佛门与道门,本来就相距甚远。”而且对其兄与道士交往,很恼火。有一天,她偷偷的把毒药乌头汁,放到汤中,叫尹君喝。尹君喝后,大吃一惊,站起身说道:“我将死去!”过了一会儿.口中吐出一块散发着异香的硬物,严绶命人剖开来看,竟是麝香。这之后,尹君骤然貌衰齿落,当晚便死于住所之中。严绶知道是妹妹害了尹君,非常生气,当即命部下,为尹君办理丧事。两天后,将尹君葬于汾河以西二十里处。

过了一年,到秋天,有个道士朱太虚,来到晋山,在山中突然遇见尹君。朱太虚甚是惊诧,就问尹君:“师父因何到此呢?”尹君笑着说:“去年在这里,有人以乌头汁害我,我故意让她看到我死去,其实毒药乌头汁,岂能伤害于我?”说罢,就不见了。朱太虚对此甚感惊异,回来后,就把所见之事都告诉了严绶。严绶说:“我听说仙人是不会死的,倘或有死的,也只是尸解而成仙罢了。不然怎能有如此怪异之事呢?”本想派人挖开尹君的坟墓验看,但又惟恐惑乱人心,于是就作罢了。

(出自《宣室志》)

二、仆仆是真神,敬者得吉福,疑者犯傻犯糊涂

仆仆先生,不知是何方人氏,自己说是姓仆名仆,没有人知道他的由来,他居于光州乐安县黄土山,共有三十多年了。仆仆先生潜心研究以杏仁做成丹药之术,衣服饮食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平日就以卖药为职业。

唐玄宗开元三年,前无棣县令王滔,寄居于黄土山下,仆仆先生前去拜访,王滔命儿子王弁代为款待,仆仆先生因此将杏丹术传播给王弁。当时,王弁的舅舅吴明珪,任光州别驾。有一天,王弁正在吴明珪家里,不多久,仆仆先生驾云而过,有数万人都瞧见了。那王弁向天仰告说:“先生教我丹术,我尚未学成,怎么您就舍我而去了呢?”当时仆仆先生驾着云,已经往来十五趟了,人们不解其意,等到王弁跟仆仆先生说话,周围的观众,都十分惊讶。有人就把此事,报告给光州刺史李休光。李休光便把吴明珪叫去责问道:“你的外甥与妖人为友,你为何不捉妖!”吴明珪只好命外甥去找仆仆先生。王弁刚到仆仆先生的住处,先生就到了。王弁就把情况都对先生说了。仆仆先生说:“我是道士,不想与做官的人打交道。”王弁说:“如果他以礼相待,就开导教化他;如果纶妄动失礼,就威慑他,让他信服道术。这样不更好吗?”仆仆先生说:“好吧!”于是仆仆先生,来到李休光的府中,李休光伸着两只脚,大模大样地坐在上边,傲慢地见他,并且辱骂说:“你如果是仙人,就应乘云而去,不再回来,现在去而复返,一定是妖人!”

仆仆先生答道:“麻姑、蔡经、王方平、孔申、二茅等仙,都向我询问道术,我尚未说完,因而停留,并无其他缘故。”李休光听了更加生气,喝令左右捉拿仆仆先生。正在此时,忽有龙虎出现在仆仆先生身边,先生遂骑龙虎,飞升而去。离开地面一丈多高时,黑云从四面合拢,不一会儿,雷电大作,击毁庭院中的槐树十余株,府中的房屋均被震坏。旁观者无不溃散奔逃。李休光也慌忙逃跑,连头巾都丢

了。值班的差役,捡起他的头巾,带领着他的妻子儿女,赤脚逃离府

中。百姓嘲其糊涂犯傻!其后,李休光只好迁居他宅,并将事情上奏朝廷。

唐玄宗下诏将乐安县改为仙居县,在仆仆先生的居舍,设立仙堂观,把黄土村改为仙堂村。度引王弁离俗出家,作了仙堂观的观主兼谏议大夫,号通真先生。那王弁因吃杏丹而不老,到唐代宗大历十四年,六十六岁的王弁,还像是四十刚出头的人,身强力壮。

此后,果州有个女子叫谢自然,修道成仙,在白日飞升而去。

当谢自然学道时,神仙频频降临,有个姓崔的,也说是名崔,叫崔崔;还有个姓杜的,也说叫杜杜。其他各姓仙人,也都这样说,这与仆仆先生的姓名相类似。由此看来,这岂不是神仙降于人间,不想把姓名传布于尘世吗?

后来,有个在义阳郊外赶路的行人,日落之后,尚未到达前边村子,忽见道旁有一间草屋,就去投宿。屋内只有一位老人,问客人从哪儿来,客人回答说:“天阴日短,行至此处,天已昏黑,想要借宿一晚。”老人说:“住宿可以,但无食物。”客人住下后,时间一长,腹中饥饿难忍,老人就给他几丸药,吃下去便饱了。天明之后,客人辞别而去。等到他回来时,忽见那位老人乘五色祥云,离地几十丈高,客人急忙行礼,望那老人渐渐远去。那客人到了安陆县,便经常对人们谈及此事。县官认为他造谣惑众,捆绑起来进行审问。那客人再三说,确实是见到了神仙,然而县官不信,无法自救。于是那客人便向空祷告说:“仙公为什么偏要与我会面,使我受这意想不到的苦难?”话刚说完,就见有五色祥云从北方飞来,老人端坐云中。那客人这才被释放。县官望着天空,拜了又拜!又问那老人姓名。老人说:“我是仆仆野人,哪里有什么名姓?”县官这才知道是真神,后悔不已!

事后,官府画出老人的图像,上奏天子,朝廷即敕令在草屋之处修建

仆仆先生庙,那庙宇至今尚存。当地百姓议论说:“仆仆是真神,敬者得吉福,疑者犯傻、犯糊涂!”

(出自《异闻集》及《广异记》)

三、蓝采和也是白日飞升

蓝采和,不知是何处人,总穿着破旧的蓝衫,系着三寸多宽、有六个饰物的黑色木腰带,一只脚穿靴子,另一只则赤足而行。夏天他在衣衫之内,加上厚厚的棉絮;冬季就睡在雪中,可是身上却热气蒸腾。每当在城市中乞讨时,他手执三尺多长的大拍板,边走边唱;常在酒醉之后,以脚踏地,连歌带舞,引来许多大人、孩子,跟在后面看热闹。

他机敏诙谐,不论人们提出什么样的问题,都能应声回答,所出话语,能笑倒众人。蓝采和平时疯疯癫癫,似狂而非狂,只要行路就拍击着靴子,唱踏歌道:

踏歌蓝采和,

世界能几何?

红颜一春树,

流年一掷梭。

古人混混去不返,

今人纷纷来更多。

朝骑鸾风到碧落,

暮见苍田生白波。

长景明晖在空际,

金银宫阙高嵯峨。

歌词极多,都含仙意,凡人不明白。只要给他钱,他便以长绳穿上,拖地而行。有的钱散落了,也不回头去看。每遇穷人,便把钱送给他们,或是交给酒家换酒吃。蓝采和周游天下,有的人小时候就见到过他,及至年老再见到他,其容颜依然如故。后来,蓝采和在濠梁之上的酒楼里,踏歌饮酒,忽有云鹤笙箫之声,他便藉着酒兴,飞向云天,扔下靴、衫、腰带、拍板,冉冉而去。他也是白日飞升。

(出自《续神仙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