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来送死的 我是来接生的 ——解密《邪不压正》之三(图)

2019-04-22 19:52 作者: 唐柏桥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桥
唐柏桥(图片来源:良知传媒)

【看中国2019年4月22日讯】姜文的《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民国三部曲,历时十年,可谓十年磨一剑。《让子弹飞》得到一致好评,《邪不压正》则反应两极,很多人表示没完全看懂。

接上期

三、纪念六四血债血还

邪不压正》跟《让子弹飞》一样,电影里也有一条暗线,那就是“六四”。中共过去三十年极力封锁“六四”大屠杀的信息。但是,千千万万正义之士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传播“六四”,提醒世人勿忘六四。姜文就是其中之一。身为“六四”幸存者,我要借此机会向姜文说一声谢谢!

这部电影处处都是对“六四”的暗喻,关于“六四”的数字无处不在。姜文是在以这种隐晦的方式纪念“六四”。

亨德勒所住的蓝青峰的四合院曾是道光皇帝的六公主府;

蓝青峰谈到总共跟李天然见过几次时说,“我怎么觉得是六回啊?”

蓝青峰和朱潜龙、根本一郎、亨德勒、唐凤仪见面是在六国饭店;

电影一开始,朱潜龙就向李天然开了四枪;

关乔红跟李天然说:“我在东四牌楼找你,你在那儿等我。”

李天然在钟楼上撞了四次钟;

亨德勒的车牌是2233,2加2等于4,3加3等于6,64?

李天然等了15年才等到了报仇雪耻的机会。姜文将原著中的5年改成15年,一定是有意图的。他是想表达1加5等于“六四”中的6呢,还是想表达“六四”30年了,取30的一半,还是有别的深意?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电影两次提到6的两倍12这个数字。一次是亨德勒向李天然介绍蓝青峰时,说蓝青峰有12座四合院;一次是蓝青峰与朱潜龙在谈到朱元璋画像时,特意说是洪武12年画的;

李天然跟朱潜龙在屋顶上对打时,朱说李八秒后就完蛋了。于是他们一起倒数,“8,7,......,3,2。”然后两人都从屋顶摔了下来。很显然这是故意挑过了6和4,暗讽中共在网络上将数字64都禁止。

电影里面还有一个情节也是在说“六四”,但故意说成5加1和3加1。

李天然在屋顶问朱潜龙,“地下有5把枪,你为什么不捡?”,朱说:“我忘了。”暗指中共想忘了“六四”?但是李天然可记得清清楚楚:地上5把枪,屋顶上1把,5加1等于6;

李天然在墙上写上“杀朱潜龙者李天然”,但“然”字少了四点。于是有了这段对话:

李天然:“一枪打死你太便宜你了。”

朱潜龙:“字是你写的?改名字了,下面四个点儿呢?”

李天然:“全在你脸上。”

朱潜龙:“我脸上只有三道啊,还有一个点呢?”

李天然:“打死你再补齐。”

最后子弹穿过朱潜龙的头,落在了缺少4点的“然”字下,然后李天然用手指将朱潜龙身上的血按在“然”字下面将另3点补齐。3加1等于4。

这种表达方式是网友为了避开当局的封锁而经常使用的纪念“六四”的方式,就像前年有四位勇士制作了一个“铭记八酒六四”的做法一样。或许姜文想用这种方式向通过这种方式传播“六四”真相和纪念“六四”的勇士致敬。

还有一次根本一郎为了威胁蓝青峰,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三个战友,说是有三名汉奸被枪毙了。他们分别是郑士龙、段昊辰、陆诚。这里也有“六四”(陆,士),大家可以进一步分析这三个名字的暗喻。

除了这些跟“六四”有关的数字外,电影里还有很多暗指“六四”的地方:

李天然:“我去救他,他走不了,让我闹动静,动静越大,他就越安全,你觉得,这动静够大吗?”

关巧红:“够大了,这让他安全好几天。”

言下之意我们在海外发出的声音越大,国内的同仁越安全。

朱潜龙和蓝青峰的手下在火拼,朱潜龙说:“咱俩找地方躲躲?”这是在嘲笑邓小平八九年挑起官民冲突,自己却躲到武汉去了。

李天然:“北平怎么下这么大雪?”

亨得勒:“北平不下这么大雪,哪儿他妈下这么大雪?”

这是在暗喻北京有很大的冤情,尤其是“六四”冤魂仍没有得到安息。

亨德勒:“你那时候只是个孩子。”暗指李天然是“六四”学生,因为当时社会上普遍称八九学生为天安门的孩子。

唐凤仪在打针时,朱潜龙偷偷溜了进来。唐生气地说:“刚解剖了尸体,又杀人。”朱潜龙回答:“我不会洗啊?”这是暗讽中共企图洗刷”六四“大屠杀的罪行。

李天然跟亨德勒说:“我不会改变主意,十五年来,我每天做梦梦见他们,开枪杀人,我一动不能动。”

亨得勒解释道:“你学医十年,你应该知道,这是创伤应激障碍,所有动物,人,包括狮子都会有这种反应。”

李天然补充说:“今天早上,我梦见他们俩,拿枪顶着我脑门儿,我像块石头一样,定在那里不能动,枪响了,帕卡库,帕卡库”。

这是我们这些“六四”幸存者常做的梦。姜文也一定经常做这样的恶梦,他要写出来,以此控诉中共灭绝人性的“六四”大屠杀。

你不会是畏罪潜逃吧?暗指我们这些曾被通缉的“六四”逃亡者。电影里李天然并没有犯罪,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这句台词。这显然是意有所指;

蓝青峰:“此人让你寝食难安,念念不忘。对中共来说,还会有谁?”

朱潜龙:“这个人太坏了,简直十恶不赦,死有余辜。我成事前一定要除掉这块心病。”

暗指中共一直将“六四”勇士视为心腹大患,一直想要除掉;

李天然:“当年师父一家人死在我面前,我什么都没做,我不能原谅我自己。”这是一些良知尚存的八九民运参与者的内心表白;

“从一个懦夫变成了一个战士”,“我不是回来送死的,是回来接生的。”借此表达了“六四”勇士的信心和决心。

关巧红跟李天然说:“男子汉,不能光说不做,要行动。”其实是在以此激励“六四”勇士克服内心深处的恐惧,敢于向独裁暴政亮剑。

李天然:“他还邪不压正,这世上还有比他更邪的吗?”

亨得勒:“别人都知道他是好警察,他是个英雄,他才是好徒弟。”

李天然:“我宰了他,才叫邪不压正!”

李天然还两次说到:“他们怎么杀了我师父一家,我就怎么杀了他们!”

这就是我们对“六四”大屠杀的态度:血债血还!

(未完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