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來送死的 我是來接生的 ——解密《邪不壓正》(圖)

2019-04-19 19:45 作者: 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橋
唐柏橋(圖片來源:良知傳媒)

【看中國2019年4月19日訊】姜文的《讓子彈飛》、《一步之遙》、《邪不壓正》民國三部曲,歷時十年,可謂十年磨一劍。《讓子彈飛》得到一致好評,《邪不壓正》則反應兩極,很多人表示沒完全看懂。

我曾經寫過六篇《讓子彈飛》影評,普遍反映不錯。最近有人建議我再寫一篇《邪不壓正》影評。我看了兩遍,第一遍的確感覺電影情節有些複雜,看起來有些費勁。尤其是姜文飾演的角色藍青峰,更是讓人捉摸不透。第二遍再看時,感覺則完全不一樣。可以說整個電影非常精緻,無論是畫面、對白、音樂、情節都處理得非常到位。尤其是電影的結尾,給人無限想像的空間。不同於一般電影,要麼大喜要麼大悲。大家都知道,姜文喜歡用隱喻表達方式,讓觀眾自己去體會電影中的一些對白所暗示的意思。這部電影比《讓子彈飛》更加隱晦,這跟當下中國社會的大環境有關。如果他不這麼做,他要表達的內容根本就無法通過審查。從這個角度,中共的高壓環境反而造就出了這樣一位出色的電影人,就如八十年代蘇聯和東歐曾出現一大批以隱晦的手法批評當局的電影作品。這真是莫大的悲哀。

下面我就分四個方面來談這部電影。

一、電影與原著的異同

《邪不壓正》是根據小說《俠隱》改編的,跟《讓子彈飛》一樣,這部電影改動也非常大。有意思的是,直到寫這篇影評前我才發現原著作者張北海是多年前的一位朋友,很高興老朋友創作出了一部如此優秀的文學作品。我對張先生的瞭解是始於他對人權的關注,我92年來紐約沒幾天,就在一位跟他同在聯合國工作的朋友家聚會上認識了他。他早期的一些散文我時有拜讀,感覺是個具有濃厚文化氣息和理想情懷的作家。

原著主要是通過一個民國時期的復仇故事重現老北京風貌和民國風情,因此,被一些對民國獨有情懷的文化人視為老北京的哀悼之作。極力推薦這部作品的陳丹青就是其中之一,陳先生也正巧跟我有過數面之緣。其中一次是在老作家王若望先生八十誕辰上,當時主持慶生活動的是作家鄭義和我。而我前妻的爺爺龍雲也是民國歷史人物,他對當時的知識份子非常愛護,他們一家都有極濃的民國範,我因此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很多民國時期的文化人。這部作品不僅很好地重現了老北京,也讓人們隨著作者的婉婉道來穿越到了紛亂而充滿活力的民國。姜文借電影中的角色至少三次提到「講究」:師父在將女兒許配給李天然時;藍青峰跑老遠去買醋時;李天然第一次去關巧紅的裁縫店見到店裡的服飾時。其實就是暗示民國時期做人做事還有講究,按陳丹青的說法叫民國範。而當代中國人已經沒有任何規矩,不再知道「講究」是什麼意思。

電影《邪不壓正》則是借用《俠隱》的復仇情節和民國背景,非常隱晦地講述了當代社會正在發生的一場正邪較量。整個電影除了對幾個主要人物李天然、藍青峰、朱潛龍、唐鳳儀、關巧紅和李天然的復仇主線保持原貌外,大部分對白和場景都是重新創作的。這正是這部電影最有魅力的地方。為了給大家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間,有些地方我也只會點到制止。

原著提到李天然在師父一家被朱潛龍和日本人殺害五年後展開了復仇行動,電影則是十五年後。原著沒有提及李天然和他的養父亨德勒醫生(原著中的馬凱醫生)在美國哪裡,電影提到李天然在舊金山,而他養父家則在紐約。為什麼電影裡要特意介紹父子兩人來自不同的兩個大都市?為什麼要把五年改成十五年?為什麼把李天然養父的名字改為亨德勒?為什麼要將日本人羽田的名字改成根本一郎?姜文必有他不便說出的理由。

原著中的很多人物沒有在電影中出現,有些一筆帶過,有些完全沒提,如藍青峰的兩個孩子藍田、藍蘭,李天然的師叔德玖和燕京畫報的小蘇等。姜文顯然只留下了與這部電影中的借古諷今的情節有關的人物,其他都完全刪除了。電影裡沒有任何關於主角李天然師父背景的介紹,也沒有提及原著中用來烘托時代背景的紅軍、張學良、張自忠、燕京畫報及西安事變等人物和事件,盡量淡化處理。同時,電影里加入了大量映射當下中國社會種種黑幕的對白和情節,與原著毫無關係,這才是這部電影所要表達的內容。後面我會在「對中共暴行的痛斥」一節展開分析。

原著中的李天然是分兩次進行復仇,先殺殘害他師父一家的日本人根本一郎(原著中的名字是羽田),後殺背叛師父的師兄朱潛龍。電影則是將兩次復仇安排在一起,將復仇過程的視覺衝擊力放大到極致。裡面有多處對白和場景暗示三十年前發生在北京的那場「六四「屠殺,以此紀念」六四」,並展現為「六四」死難者討還公道的決心。我會在下面的「紀念六四血債血還」一節詳細解讀。

原著中的唐鳳儀只是一個愛慕虛榮的交際花,也沒有關於她年齡的介紹。而電影中的她已經70歲(虛歲),而李天然特意補充說,實際上是69歲,而且是靠每週打一種叫「永遠年輕」的不老針保持年輕美貌。她還一直夢想做復辟後的皇后,連黃袍都做好了。電影最後還特意加入了她絕望之下自殺的情節,通過這一系列改動將電影背景從民國切入到了現在。唐鳳儀很顯然是暗指建政69年的中共,打不老針維持年輕模樣是在諷刺腐朽老化的中共依靠謊言美化自己,她的黃粱美夢則是暗指中共領導人恢復終身制大開歷史倒車,最後用她的自殺預示中共獨裁者最終的下場。這是這部電影畫龍點睛之筆,使整個電影注入了全新的意境。

電影裡增加了朱潛龍為他的師父建造巨大鵰像的情節,還將李天然塑成狗的模樣長跪在師父面前,將李天然誣指為殺害師父全家的凶手。而他自己每年在師父忌日前來祭奠跪拜,被世人視為孝子英雄。這一情節生動地刻畫了當代中國社會黑白顛倒的景象:殘害百姓的當權者將自己塑造成受世人敬仰的偉人,被害者被污指為十惡不赦的暴徒。如今鎮壓「六四」的中共和遭到迫害的「六四」勇士的關係,就是這樣被徹底顛倒了三十年。

電影裡反覆出現李天然在處處都是四合院的北京城的屋頂之間穿梭的畫面,而且幾乎所有與關巧紅的約會都是在屋頂,而不是在地面。每次李天然在屋頂行走的畫面出現時,電影的配樂都是非常歡快的音樂,讓人完全忘卻塵世煩惱。尤其是有一次李天然在屋頂騎自行車的場景,躍入眼帘的一副美好得近乎虛幻的畫面。電影主角之一週韻(飾演關巧紅)在接受採訪時提到,姜文想要表達出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屋頂上是一個「乾淨爛漫有靈魂的地方」,屋檐下是一個充滿權謀醜陋不堪的世界。這也是這部電影最閃光的地方之一。

電影結尾是關巧紅走了,留下李天然一個人在一望無際一塵不染的屋頂世界;而原著是關巧紅與李天然成親了。我認為這是這部電影改編得最好的地方,使得整個電影充滿時代感和藝術張力:一個人完成了復仇計畫,一個人踏上了復仇之路,一切還沒有結束。他們的人生只是暫時告一段落,未來他們還會在某一個戰場相遇,攜手作戰。充滿了想像空間和綿綿情懷。

其它改動的地方還有很多,如在唐鳳儀屁股上蓋了一個日本人根本一郎的印,關巧紅要將小腳恢復正常,以嘲笑蔣介石寫日記的口吻讚譽蔣介石的坦誠和諷刺中共的道貌岸然,這裡就不一一贅述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對照來看,相信會有更多收穫。下面我就對電影中的一系列精彩對白進行解密。

(未完待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