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留加拿大60余年 95岁前纳粹翻译面临遣返(图)



纳粹成员(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9年5月16日讯】加拿大安省滑铁卢一名95岁的老人奥伯兰德(Helmut Oberlander),在二战期间曾给纳粹行刑队当翻译。多年来他为保住加国身份,一直在与联邦政府打官司,最近,该老人败诉,面临被加拿大驱逐出境。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奥伯兰德出生在乌克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担任纳粹行刑队Ek 10a的翻译。他坚称自己被迫加入Ek 10a时才17岁,没有证据表明他参与了任何暴行。但史料显示,奥伯兰德为Ek 10a服务了至少1年半的时间,而Ek 10a屠杀了近10万人(大多是犹太人)。

奥伯兰德夫妇在1954年抵加,1960年成为加拿大公民。自1995年以来的24年间,他为了保住加国国籍、免于被驱逐出境,一直与联邦政府打官司。4月24日,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裁定,驳回奥伯兰德的上诉,维持联邦法院做出的取消其加拿大公民身份的裁决。

报导说,奥伯兰德在加拿大是一名退休土地开发商,当年申请加拿大公民的时候,没有披露自己的二战经历。但他的名字在2014年出现在专门追踪纳粹战犯的西蒙.维森塔尔中心(Simon Wiesenthal Centre)的通缉名单上。

加拿大犹太人大会前CEO、人权倡导者法伯(Bernie Farber)认为,最新裁定意味着,纳粹分子可以居留加拿大的历史将成为过去。奥伯兰德参与并支持了最臭名昭著的纳粹行刑队的工作,正义得以申张来得太迟,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权利进入加拿大。

追查纳粹战犯还在继续

据德国《图片报》2013年报导,国际人权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于2013年7月23日发起了一项引人注目的运动:悬赏追查二战纳粹战犯。

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宣称:“有些战犯逃过了惩罚,而且他们还活在世上。请帮助我们将他们绳之以法。

据德国《明镜》报导,曾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执勤的一名德国党卫军成员,当年躲过了纳粹审判并活到了96岁。2015年,他仍被送上法庭,他的缓刑申请被德国检方驳回,等待他的是4年的牢狱惩罚。

从1942年9月至1944年10月,奥斯卡作为德国党卫军的一员在奥斯威辛执勤。他的主要任务是管理囚徒们的钱币、首饰等有价值物品,被称为“奥斯威辛的会计”。

奥斯卡表示,数十年来他一直感到惭愧,“我从来没有杀人,但提供了帮助,成为杀人机器的一个齿轮,残害了数以百万计无辜者的生命。”

不过,面对司法指控,奥斯卡却拒绝认罪,他说自己根本没有犯罪,充其量是纳粹在道德层面的共谋者,“我不为自己的言行感到内疚,我甚至没扇过(受害人)一个耳光。”

但法庭记录显示,在格罗宁为奥斯维辛集中营工作的3个多月间,最少30万人在这部死亡机器中丧命。一名检察官指出,奥斯卡曾帮忙清理遇害者的行李,掩盖屠杀痕迹。他清楚地知道,大批被认为不适合服苦役的在押犹太人,抵达奥斯威辛集中营后,直接被送往毒气室杀害。

德国《明镜》周刊认为,奥斯卡案让人们重新思考“个体在集体罪行中应承担的责任”。更重要的是,该案引发了广泛思考:在涉及审判“下级”纳粹人员时,究竟该如何在无辜和有罪之间划出界限?

法律之外还有良知

据《纽约时报》1992年报导,1992年11月21日,著名的政治与道德案件“德国守卫案”在柏林宣判,27岁的英格.亨里奇(Ingo Heinrich)被定罪。他曾于1989年2月开枪打死了一名逃亡的难民。

在法庭上,亨里奇辩称:“当时我正在遵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法律和命令”。但是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在宣判时表示:“并非一切合法的都是对的。”

法官说:“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家法也不能牴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亨里奇3年半徒刑,不予假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