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灵魂出体 生命宛如重生(图)


历经灵魂出体,生命宛如重生。
历经灵魂出体,生命宛如重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有人说,人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就像是从一个未知的黑暗,过渡到另一个杳然不可知的黑暗。人既不知生前所来何处,也不知死后归向何方。

然而近代发现许多医学上濒临死亡又活过来的人,描述意识脱离肉体之后不可思议的经验,如在“死后”却对亲人发生的事指证历历;或清清楚楚地到了另一个空间,看到灿烂美好的灵光或游历了可怕的地狱,遇见神圣天主或庄严菩萨……这些玄之又玄却又铁证如山的濒死经验,在不同族裔间却有着惊人的雷同。

据研究调查,全美约有6%的人有过濒死经验。这些研究与例证的大量出现,逐渐揭开了死亡背后的奥秘,不但扭转学界对于死亡的视野,也逼使人正视死后生命的问题。

有过两次濒死体验的赵翠慧,放下了沉重的爱恨情仇,开始不停地讲述亲身经历,“再活回来的生命不是来寻仇解恨,生命有太重要的问题要了解,可以在这一世学起来有多幸福?!”经历三次与死神擦身而过,董逸璞了解苦难的意义,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濒死体验的人是被拣选的。我们会了知一个讯息,再回来传达。”

当我们对于死亡这一终极命题抵达了无限宽广的理解,也许,对于生命即生出了充满上扬之力的体悟。这正是濒死经验的经历者以无比的热情和迫切感一遍遍试图告诉我们的,来自另一空间的庄严资讯。

灵魂出体的经验

两次濒临死亡,赵翠慧在经历生死交关的体验后,生命宛若重生,开始热情地与人分享灵魂出体的美妙经验。因为她发现,当人对死亡不再恐惧将活得更自在,分享濒死经验成为自杀防治最好的方法!

移民加拿大二十多年,原为温哥华中文学校校长的赵翠慧,将两百多人的学校成功扩展到一千六百多人,并且记住九百多个学生的名字。每日劳累下,一九九二年发现罹患肺腺癌,病重到咳嗽吐血,只得返台养病。又因为与周大观的缘份,担任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副董事长兼总执行长,推动公益慈善活动。一九九九年,她历经了生死交关的濒死体验,生命宛如重生,也促使她积极推动台湾濒死研究中心的成立。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半夜,赵翠慧经历了灵魂出体的经验:她看到有一个自己走在前面,不久又和后面的这个自己合而为一。当时并无他想。第二天早晨,她的全身冰冷吓坏家人,头却发高烧,烫得有如要爆炸,感觉一股热流要从头顶冲出。接着是脊椎一节一节的掉到背部皮囊上、眼泪鼻涕大量流出,身体轻微的触碰都有如刀割般疼痛……。后来她才知道那就是佛经所描述的“四大分解”:火先离开,因此四肢冰冷;地的崩解,所以脊椎节节掉落;水的分离,因此泪水鼻涕不断流出,湿透枕头。然后她的神魂离开躯体,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远处有一片金黄色的万道光芒,光中出现一片云海与数不清的仙女。在美妙的天乐声中,仙女们彩虹般的美丽衣裳裙裾飘飘,对她散发出温柔的欢迎。沐浴在这片至福的彩虹光晕中,她感到无比的喜悦。清醒后,她宛如重生。当手足情深的姊姊问她:“回来第一个感觉怎么样?”她竟脱口而出:“我是回来带你们回去的!”当时就吓坏一帮亲友。

灵魂脱胎换骨

此后,赵翠慧开始不停的叙说自己的体验。透过阅读,她才了解到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濒死经验”。以前的她非名牌衣服不穿,皮包和鞋子要成套的,全身上下非常讲究。活过来之后,一切外在的物质忽然变得不重要了,只讲求干干净净,对人的相处也不同了,变得事事反求诸己,总是回头检验自己,不再一味看别人的不对。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疯狂的阅读:“我濒死后回来就疯狂阅读,而且过目不忘,很爱书,印象深刻。像《柳暗花明又一生》、《穿透生死迷思》,我看书都记密密麻麻的笔记。另一本书《灵魂实验》也非常精彩。我很爱很爱、这么厚的五百多页我三天就看完,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看,看到严重视网膜剥离。之前我没有这么认真,因为以前都觉得自己很聪明,书的序看完以后,大略看过就算知道了。”重生的赵翠慧,连爱因斯坦《相对论》那种物理学的书也很快速的读完,连自己都觉得怪的不可思议。她说:“很棒的是我看过以后几乎都记起来了,这是我自己很感谢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带给我这样的能力。”或许正如她所说:“好像造物主让我经历的事不是随便给的,他好像有另外的安排。”

濒死经验改变人生

周大观基金会的创办人周进华,谈到后来决定成立台湾濒死研究中心的始末,说:“大家的回响与改变很大,在中正纪念堂做了十一场的讲座,后来我们的总执行长就到世界各国去了,每一场都爆满。”

赵翠慧说:“我们为什么成立这个濒临死亡研究机构,它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那就是只要跟我们谈过濒临死亡经验的人,或是听我们谈濒临死亡经验的人,都会被我们改变,都会变成正向的人生观,整个人都会完全改变。”

有一次,赵翠慧在澳洲演讲濒死经验,一位以“踢馆”闻名的中国教授,听完之后略带傲慢地说:“赵老师,我呢,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我也没有过这个经验,不过呢,我可以慈悲的接受你,因为你这么热情。”赵翠慧高兴地对他说:“对,真的很谢谢你,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是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另外呢,我们每个人都要open mind,把心打开来,就像一个人要打开降落伞一样,不打开是没有用的。”这位教授满意地点头称是。

还有一次,赵翠慧在台中演讲,会后一位专二的小女孩伴着妈妈过来。母亲把手伸过来给她看,赫然都是密密麻麻的刀痕。原来这位妈妈因为重度忧郁,不由自主的惯性自杀,每个礼拜都要以利刃划腕一到两次,但是听了演讲以后,似懂非懂,似乎有点体会。她愁苦又迷惘地对赵翠慧说:“今天听你这样讲,我好像觉得有一点感动,就有一点感觉。”赵翠慧热情地抱着她说:“我真的希望你知道:死亡当然不可怕,但是你要为你的孩子活得好好的。全世界的资料显示,只要听过我讲的以后,就不会想要自杀了!你要不要试试看?”两个月后,这个女儿写了一封信。赵翠慧转述信中的内容:“她说不知道要怎样谢谢我,因为妈妈从那以后就再没有割腕了。妈妈走出来了,妈妈还跟人家说我听了赵老师的演讲,每天都告诉自己,也告诉她和弟弟:‘要自己爱自己。’”赵翠慧说:“就像甘尼斯·林研究三十多年,他觉得很奇怪的是,为什么没有濒死经验的人听到有经验的人讲了,也会改变?他自己不需要经历过,只要知道就会改变。所以我们在想,这是不是一个宇宙新的智慧?让你回来以后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传递出去。”

走过死亡幽谷,赵翠慧认为濒死经验是再给一次机会的恩宠。

生命是为了更重要的事

在传递濒死经验的过程里,赵翠慧明显感觉许多人的改变:“因为很多人对死亡恐惧,所以活着就不自在,我觉得这是很可悲的,当我跟大家说死亡不可怕、死亡不存在、我会再换一个身体回来的时候,很奇怪的,当你这样想的时候,你就会活得更好。所以分享濒死经验变成自杀防治最好的方法,这是一个奇妙的讯息,好像我们脑中有一个枯萎的花朵,听到了讯息就像得到力量一样,就安全、安心了。当他们很安定,知道死亡不是可怕的事时,几乎没有人会因为知道死后美好而去自杀,不会,因为没有这个案例。没有自杀回去的,而且很明显地改变了很多人。”

赵翠慧的家布置得优美而精致,整个人也洋溢着幸福喜悦的心情。除了因为乐于与人分享外,也因为她放下了沉重的爱恨情仇。濒死体验之后,她历经了丈夫与挚友的双重背叛。面对周遭亲人对先生的百般谴责、对她万般的怜惜,她却举重若轻地处之泰然:

“不管濒临死亡的体验多么痛苦或是多么快乐,它都给你一次机会。过来的人都像洗礼过了,回来以后就不害怕死亡了。像我回来了,最重要的是不能怀着怨或是恨,因为再给你一次机会唷,你没有时间浪费。你爱都来不及了,哪有时间跟人家计较、浪费?没有时间了,所以我觉得濒临死亡是个恩宠,但是是可遇不可求。”

“再活回来的生命不是来谈情说爱、不是来寻仇解恨,生命有太重要的问题要了解,很多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可以在这一世学起来有多幸福?我的亲友不能了解,其实现在的我真的不介意。我花了十年离开了这个漩涡。我慢慢体会,也告诉那些为情所伤的人:‘时间是最好的疗伤。’不需要用许多自怨自艾与谎言掩盖,说她比我漂亮或是我这么好为什么没有人爱;就放在那里,去做你该做的事,就是切断。”她提到一位书中的主人翁,本来是婚姻咨询专家,有一天自己也遭到丈夫背叛,历经痛苦考验,才知道每一件事都是精心设计:“意外的发生不是为了给你教训,而是给你启示。你说是光也好、伟大的神、佛,或是造物主也好,他们把我们送到这个世界来,经历一个一个的事件,好让我们得到启发。”

走过死亡幽谷,赵翠慧活力充沛的面对每一天:“我现在的人生观,就是敬畏、谦卑、感恩,没有人定胜天这句话。人是很渺小的,所以要感谢每一件事情带给我们的启示。有些人活得很辛苦,是来示现另外一种法,来告诉我们道理,我们如果视而不见,很可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